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四十章
    南唐宣元历二十七年,都城南陵城。

    华灯初上,夜色之下,万籁俱静,此时已进入深秋,天气逐渐变得萧瑟而深凉。树枝上也仅有几片顽强的破败树叶还在顽强着坚持不离开树枝落入土地之中。

    寻常百姓早已吃完饭窝在被窝里一家人说着体己话了。可位于正阳街上的柱国侯府却是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如同过年佳节。

    这柱国侯府是南唐数一数二的豪门大族。一门上下在朝中文臣武将皆有其门第出身,权倾半个朝野那也是说得过去的。

    今儿个,便是这柱国侯府的顶梁柱——柱国候,一品红翎上将军沈威的七十大寿。

    作为两朝元老,战功彪炳手握一军重权的侯爵,这样的人物过寿,那自然是惊动整个南唐。

    南唐朝野,上下权贵门阀无一例外都派人参加,就连皇室之中,都派了如今最受陛下喜爱的宸王前来祝寿,这等恩宠,旁人只有羡慕的份。

    在柱国侯府的门前,有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公子在门外迎接来往宾客。

    虽是书生打扮,但挺拔的身形与不俗的气质,加上硬朗的五官相貌,一点也不显得阴柔,反而有几分沙场征战男儿的气势。只不过,脸色有些惨白,呈现出一种病态,偶尔还会咳嗽一两声,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生病了一样。

    有路过的人悄悄议论着。

    “不愧是柱国侯府,就连迎宾小厮都是这样的俊俏小哥儿。”

    “嗨,他哪里是什么迎宾小厮,他是老柱国的孙女婿。”

    “啊,这样的身份地位怎么还来迎宾啊。”

    “不过他是入赘的,并且是罪臣之后,据说地位比起那些仆人也高不到哪去。”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

    ……

    听到旁人对自己的议论,龙阳也不生气,只是淡然一笑。

    别人说的没错,他是入赘柱国侯府的孙女婿。往好听了说是入赘,往坏了说便是卖了身了,与丫鬟仆人们确实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叫法的不同。

    曾几何时,他龙阳也是这南陵城中数一数二的豪门望族大少爷,龙家更是比得上柱国侯府的名门大族,自己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只不过如今却是寄人篱下抬不起头的豪门赘婿罢了。而那一度声名赫赫的龙家,也仅剩下他一个幸存者和一堆的枯骨累累,以及那难以洗刷的万年恶名。

    他入赘柱国侯府三年了,也早已习惯了别人这样的议论和旁人的冷眼。

    龙阳自己以为,这都是在为父亲的孽障赎罪,是自己应当受到的屈辱。

    现如今的他,的确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锐气与豪情,浑噩度日足矣。

    侯府门前突然出现一大队人马。来参加寿宴的宾客无一例外都是非富即贵,本也没什么稀奇的。但若是由禁军护送开路的,那只能是皇室成员。

    只见那站在马车旁的宫侍太监朗声道:“宸王殿下到——”

    其他的人都纷纷让开道路,毕竟这位宸王殿下是如今陛下最为喜爱的亲王,比起东宫里的那位太子殿下还要受宠。母妃也是正当宠的淑妃,母子皆贵,声望无二。

    坊间都有传言,东宫易主那是迟早的事,接盘的便是这位宸王殿下。

    从马车之上下来一位白衣翩翩美少年。与龙阳差不多的年纪,却有着不符年龄的成熟气质,手里拿着一把描金红木白纸扇,腰间佩戴一枚白玉龙纹吊坠,如同画里走出来的公子。

    世俗小说里的多情主人公,大抵真人就是如此模样。

    他甫一出现,人群中发出一阵不小的呼声,不过大多是来自女子。

    他便是当今的四皇子,有着南唐第一公子之称的宸王李乘皖。论出身,贵为四皇子。论样貌,那也是翩翩公子。论才气,当年东宫之中二十辩论一举夺魁。

    整个南陵城有多少未出阁的姑娘,就有多少人想嫁给这个男人成为宸王妃,包括龙阳自家那位。

    龙阳走上前来,行礼道:“参见宸王殿下。”

    李乘皖打量着龙阳的穿着,眉头微皱,走上前来。

    “龙兄,他们为何让你来做这迎宾小厮的活?”

    龙阳微微一笑,坦然说道:“鄙人一届罪臣,怎敢与殿下称兄道弟,殿下直接称呼我为龙阳即可。客人太多,府里的下人们都忙不过来了,所以我出来帮帮忙。”

    两人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见面一般。

    “那也不成,你是什么身份,岂能做这样的事情。本王等会就去找沈尚书说道说道。”

    龙阳赶紧拦住:“殿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若您真心为我,就不要做任何事,说任何话,方是对我好。”

    李乘皖看着龙阳,当初那个在京城之中意气风发,在青花楼一夜豪掷千金的少年似乎不见了,变成了眼前这个畏畏缩缩有些病态的男人。

    “好,本王答应你。当初与你一别,如今三年有余,本王一直忙于身务,等会咱们俩可得好好喝一杯。”

    龙阳面有难色:“殿下,如今你我身份有别,我不过戴罪之身,乱臣之后,不配与您同桌饮酒。”

    李乘皖把手放在龙阳的肩膀上说道:“胡说什么呢,你是本王的朋友。再说你的戴罪之身早已被革去,当年的案子与你也没有关系,你现在是身份清白的柱国候孙女婿,怎么没有资格。本王先进去拜见老柱国,一会见。”

    从始至终龙阳都保持着弯腰行礼的姿势,直到李乘皖离开后才缓缓起身。

    看着李乘皖好看的背影,龙阳露出了一个包含深意的笑容。

    “朋友?若果真如此,又岂会三年不露面,当年又岂会一言不发……”

    突然,一个穿着一身绿色衣裳丫鬟模样的姑娘从侯府里跑了出来。

    龙阳认得,她是自家娘子的贴身丫鬟绿萝。

    “姑爷,姑爷,小姐让你赶紧回房去。”

    龙阳眉头微皱:“出什么事了吗?”

    “不清楚,小姐很着急的样子,正在后院大发雷霆呢。”

    龙阳预感事情不对,赶紧说道:“这就来!”

    龙阳赶紧跟随丫鬟绿萝来到了内堂的葳蕤居,刚到院子里便听到了娘子沈君瑶的声音。

    “赶紧找,要是找不到,我拿你们是问。”

    龙阳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原本就有些佝偻的背更加弯了下去,整个人就显得更加卑微了。

    房间里,四五个丫鬟正在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而正中央站着一位华装女子。身材高挑,肤若凝脂,眉眸之间更是如水月色,让人不禁心生亲近之心。

    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感慨一句,好一位佳人俏姑娘,怎可惜已嫁作他人娘子。

    只不过此时脸上全是怒容,平白无故减少了几分美感。

    这便是龙阳的娘子,柱国侯府的三小姐沈君瑶了。

    “君瑶,发生什么事了?”

    成亲三年,沈君瑶不允许他称呼她为娘子,只能呼其名,最多省去姓氏,而沈君瑶自然也不会唤他为夫君。

    见龙阳进来了,原本怒容的沈君瑶转而换上一副一脸嫌弃的模样。

    “去年皇后娘娘送我的那对鸾凤碧玉耳坠寻不见踪影了,怎么都找不到,我寿宴上要戴的。”

    “我知道在哪里。”

    说着,龙阳来到书架前,推开上面的一本厚厚的《诸国通史》,然后轻轻推后面的木板,居然推出一个暗阁,在暗阁内有一个装饰精美的圆形木盒子。

    龙阳小心翼翼地取出木盒子,端到沈君瑶的面前。还不及开口说话就被沈君瑶一把夺过去。

    沈君瑶打开一看,是一对碧玉耳坠,上面雕刻着两只圆形拱凤,精美细致,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就是这个,怎么会放在那里?让人半天也寻不见,都快急死了。”

    沈君瑶的语气略带埋怨,显然是觉得龙阳藏在这么个地方,任谁都找不到。

    “君瑶,当初这个是你说的,这对耳坠由皇后娘娘所赠,珍惜无比,所以让我放好地方珍藏的。”

    “我那意思是让你放好没让你藏起来,你怎么那么笨啊。当真是武匹夫出身,啥也不知道。真不知道爷爷他老人家究竟是看上你哪一点了,就因为一个几十年前定下的如同儿戏般的娃娃亲,就非要我低嫁给你这样的一个窝囊废。”

    对于自己的丈夫,在众多的丫鬟面前,沈君瑶骂起来那是没有丝毫的留有情面,何况是用的低嫁这样的字眼。

    他们成亲三年,这种事就发生了三年,早已成为常态。丫鬟们习以为常了,龙阳自己也习以为常了。

    面对自己娘子的辱骂,龙阳没有丝毫的反驳,反而是弯腰行礼:“对不住了君瑶,下次我一定小心。”

    龙阳越是把自己的身段放得低,沈君瑶就越是瞧不上他。曾经人人都说龙阳是少年将军,战场之上杀敌无数,是一位盖世的大英雄。

    可自己所见,却毫无男子气概,唯唯诺诺,哪里有传言中半分的模样。

    沈君瑶白了他一眼,瞬间觉得索然无味没了生气的兴致:“唯唯诺诺一辈子,没出息的东西。你赶紧去换身体面的衣服,等会寿宴要开始了。你就穿这么一身,别在这些权贵面前丢了我们柱国侯府的脸。到时候别人还以为我们柱国侯府亏待了你。”

    龙阳有些为难:“君瑶,我的衣服大多都是这种,没有太过体面的衣服。”

    龙阳说的是实话,每年老柱国给赏的过岁钱都被沈君瑶拿去买胭脂水粉或者丝绸锦缎了,自己根本就没置办几件像样的衣服。

    沈君瑶已经完全不耐烦了,懒得再继续和龙阳纠缠下去。

    “那就去找我二哥借,他衣服多,总之现在别在我面前晃悠,我看着心烦。”

    “是。”

    说完,龙阳就迅速离去。

    龙阳离开葳蕤居,径直来到柱国侯府二少爷沈君励所在的蘼芜阁。

    刚进入到院子里,龙阳便听到了一阵靡靡之音,龙阳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房间里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

    “讨厌,少爷,奴家还要出去帮忙呢,您就放过奴家吧。”

    “嘿嘿,春菊,外面那么多的人不差你一个,先陪本少爷在这里乐呵乐呵多好啊,又暖和又贴身,主要还舒服……”

    “哎呀少爷,你不要乱摸了啦,奴家真的要走了。”

    “小娘子,你就莫要挣扎啦……”

    ……

    龙阳很是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柱国侯府的二公子沈君励,那是南陵城之中出了名的浪荡子。上至名门闺女,下至红尘女子,皆是他心头所好。要不是柱国侯府威名在外,只怕那些姑娘的家里人早就打上门来讨个说法了。

    这位出身显赫的侯府二公子,什么事都喜欢做,就是不喜欢做正事。凭借家族的关系,在油水最多却又最闲的礼部混得了员外郎一职。有官家俸禄可拿,却不用吃身体力行之苦,还有不少的油水可捞,可不就是世人眼中最羡慕的人生。

    “咳咳——”

    龙阳轻咳了两声,里面传来了慌忙穿衣的动静。然后房门打开了,出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年轻女子,面带红光,羞颜欲滴,便是沈君励的贴身丫鬟春菊了。

    春菊匆匆离开,沈君励才缓缓走出来。

    他衣衫不整,露出大半个如女人般白皙的胸膛,头发散乱,加上原本就生着一副旦角的白嫩脸庞,难怪有那么多的女子流连在他的身边。

    一见是龙阳,沈君励不免面生不悦:“我说龙阳啊,前堂那么忙你不去帮忙,你在这我蘼芜阁瞎晃悠什么?”

    “二少爷,我向你讨借一身体面的衣服,方便出席寿宴。”

    “就因为这事你坏我好事?算了算了,看你那穷酸样。入赘我们侯府三年了,居然连身像样的体面衣服都没有。我说你啊,能不能活的像个男人一点,对我那混不讲理的妹妹硬气点。你但凡有点男人该有的脾气,也不至于被她一个丫头片子吃得死死的。”

    龙阳笑道:“不能啊二少爷。我乃入赘之身,怎能乱了主次。我如今还能活着,至少能吃饱穿暖,饥寒不愁,多亏了老柱国和沈家的收留。这份恩情,我铭记在心,断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僭越礼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