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四十一章
    如此一来,店铺和田地的事情都算是解决了。有了龙阳这一整顿,这些人应该能够收敛一段时间,至少再也不敢像原先那般明目张胆。龙阳也重新回到了自己以前的生活。

    他的生活很简单,每天吩咐下人打扫好葳蕤居和照顾好沈君瑶的生活起居即可。只不过与以前不同的是,他多了两份新的差事。

    一是他会偶尔去芙蕖院,在沈威的灵牌前与之聊上几句,顺便帮助蓝萍一起打扫芙蕖院。他名义上是姑爷,侯府的女婿,干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下人活。不过,龙阳这几年也习惯了,并未有什么怨言。

    二是会抽空去店铺看看,以免这些家伙又忘了本,放松了警惕。

    除此以外与以前并没什么不同,他依旧是那个侯府赘婿,也依旧是那个被人所看不起的罪臣之后,也依旧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个无声的夜晚,龙阳正在书房里看书,忽然听得外面有动静,立刻飞身出来,就看见有一道黑影掠过,龙阳立刻追了上去。

    这里是柱国侯府,全天都有人不断巡逻监视,外围更是严防看守,居然能有人能够悄无声息地闯进来。

    那黑影见有人追上,立刻跃上房顶。龙阳也丝毫不犹豫,以壁虎游墙般的轻功轻松跃上,紧随其后。

    两人在柱国侯府的屋顶之间跳跃穿越,身盈体轻,如春燕一般灵活迅捷,侯府之中的其他人根本未曾察觉到房顶两人的存在。

    两人一直来到了侯府的花园内,夜幕之中这里除了他们俩并无其他人,此刻显得静寂之中带着几分诡异。

    那黑衣人却不再跑了,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着龙阳的到来。

    “你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龙阳心知,是这黑衣人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来的,不然的话,以他的轻功早就能顺利逃出柱国侯府,没必要在这里兜圈子,更没必要专门跑到这花园里来。

    黑衣人转过身,看着龙阳,眼神之中有着极其复杂的神色。

    龙阳顿时确认了此人的身份:“那日安山之上偷袭灵柩的就是你?你此番又来到侯府所为何事?”

    “我本以为,镇国将军的儿子,南唐历史上最为年轻的少年将军,那必定是了不起的人物,想不到居然是一个贪生怕死的软弱无能之辈。宁愿被人如此耻笑的耻辱活着,也要苟存一条狗命,真是虎父犬子,玷污镇国将府的名声。”

    龙阳眯缝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神秘人,冷冷问道:“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缓缓取下自己的面罩,那是一张已经完全毁容的脸。连上的肉全部溃烂,似乎是经历过一场大火,被烧的面目全非。在清冷月光的衬托下,更如鬼怪一般让人感到恐惧。

    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这眉目之间龙阳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之感。

    “你是——陈少左参将?”

    “没错,我就是龙家军,镇国将军挥下一品左卫营参将陈少左。于公于私,我都应当称你一声少爷,可如今的你却不配。”

    龙阳欣喜不已,原本他以为龙鳞逆案之后,龙家军的高级将领全部遇难,无一幸免。不想,居然还有人活着,龙家军后继有人,心中自然是高兴不已。

    “陈参将,原来你没死,你是如何避过一劫?”

    陈少左回忆起那个恐怖的夜晚,至今虽已过去三年,可却仍旧是触目惊心,令人背脊发寒。

    “三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与众兄弟在军中开怀畅饮,把酒高歌。岂料靖州守将隋大川居然带着靖州军全部主力突然包围龙家军军营,说是龙家军通敌叛国,证据确凿,凡百夫长以上将领全部斩首示众,普通士兵发配流放。”

    “这天大的莫须有罪名,大家如何能够束手就擒,与那靖州军大战。那一夜,火光照亮了整个黑夜,血腥味充斥着全部的空气。莫怀,王全,李正亭等诸位大哥全部战死,我也因为力竭昏过去。后来他们放火少了整个军营,我们打死都不会想到,龙家军没有输给敌国军队,却被自己人给屠戮殆尽。”

    说到此处,那晚惨绝人寰的景象仿佛历历在目,陈少左的心如同针扎一般。

    “可怜我龙家军上下一片忠心,换来的却是这永远洗刷不掉的叛国罪名,这如何不令人心寒。”

    “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老天爷也无法忍受这样大的冤屈无人平反,我居然在那场大火之中侥幸活了下来。我明白,我捡回了一条命,就是为了给将军和枉死的众将士讨回一个公道。我受伤太重,寻了一处偏僻之所养伤整整半年才康复,这一康复径直来到京城,可却看到了你,你居然成为了沈威的孙女婿?”

    龙阳神色颓然,无奈的摇了摇头:“父亲通敌叛国,罪证确凿,就算是我,也不得不面对。”

    陈少左闻言直接走过来给了龙阳一个响亮的巴掌。

    陈少左习武多年,加之这一巴掌并未留力。这一巴掌下去,龙阳直接左半边脸就肿了。

    “这话是谁给你说的?”

    “我亲眼所见,那封由父亲将印盖章的通敌信,以及在镇国将府里搜出的北梁永文帝呼延照的信物,父亲更是在狱中写下了悔过书,皆是如此,你让我如何不信?”

    陈少左一把揪住龙阳的衣服,怒目相视,恨不得生吞了龙阳。

    “谁都可以不相信将军,唯独你不行!你难道真的相信那些人所说的,你的父亲是那通敌叛国之人?”

    “我——”

    龙阳话到了嘴边却不说不出来。曾经的他,视自己的爷爷,父亲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是自己的前进目标。

    可直到三年前那场龙鳞逆案,龙阳所有的信念一夜之间全部崩塌。

    自己所仰慕的父亲居然是卖国求荣的大奸大恶之徒。原本功勋卓绝的镇国侯府一夜之间满门被屠,只留下当时候并不在军中而在卫山执勤的龙阳。而十万龙家军,也是烟消云散,物是人非。

    这对于龙阳的打击可谓是灭顶之灾,以至于自己心中那最后一点的傲气也都消弥殆尽。

    “我告诉你,若是这南唐还有一人能够称得上是当世英雄,那只能是你父亲。龙阳,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能够继承将军的衣钵,没想到你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你不配姓龙。既然你不愿去查明当年的真相,那么就由我陈少左来查。你就安心当你的侯府女婿吧!”

    说完,陈少左转身离去,龙阳却叫住了他。

    “你有我父亲被冤枉的证据吗?”

    陈少左虽然停住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他背对着龙阳,冷冷道:“没有,但我相信将军是忠国忠军之人,绝不做那卖主求荣的事。”

    陈少左重新戴上面罩,纵身一跃,随即消失在夜幕之中,唯留下站在原地怔怔出神的龙阳。

    龙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沉默不语……

    龙阳没有直接回到葳蕤居,却鬼使神差一般来到芙蕖院。

    也并非是特意,就是那么偶然而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来到了芙蕖院的大门前。

    偌大的柱国侯府,龙阳竟然找不到一个可诉衷肠之人,唯有这里才能算是片刻心灵的栖息之地。他这个侯府女婿,当的的确是有些失败。

    沈归尘来到芙蕖院的佛堂里,这里现如今不仅供奉着佛像,还有沈威的灵位。

    沈威生前就曾交代过,说他死后灵位不必移至祖宗祠堂,只需要供奉在芙蕖院的佛堂即可。沈构虽然不理解,但作为遗训,身为人子的他还是照做了。

    龙阳望着沈威的灵位,想起了陈少左对他说的话。

    “爷爷,我父亲真的是被冤枉的吗?可若他是被冤枉的,那到底是谁设计如此周密详细的局来害他?我们龙家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招致如此灭门之祸?”

    在今天以前,龙阳从未对当年的龙鳞逆案产生过怀疑的想法,所以这些年才会心怀感激与愧疚在侯府生活下去,为的便是赎罪与谢恩。

    可如果,一开始,这件案子便是一件冤案,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意义又是什么?镇国将府一百多条人命,龙家军十万将士的性命与荣誉谁又来偿还?

    一想到此处,龙阳就是一阵冷汗直冒。

    “三姑爷,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拜见老太爷啊。”

    蓝萍不知何时起来到了佛堂外,手里执着一盏蜡烛,微弱烛火之下,她着一身淡蓝色青花瓷长,身段优美。她并不想绿萝那般明丽也不似春菊那般妖媚,女性的恬淡之美在她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最近时常睡不着,这侯府之内又无人可诉心肠,只能在爷爷这里寻得片刻安宁。蓝萍姑娘,多有叨扰之处还请见谅。”

    “奴婢哪敢当,老太爷生前就喜姑爷。这芙蕖院自老太爷走后就清凉了许多,平日里根本无人来祭拜,也唯有姑爷你还挂念着老太爷。”

    龙阳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道:“素闻蓝萍知书达理,更是少见的博学多才的女子,我心中有一个疑问还望请教。”

    蓝萍掩嘴微笑:“奴婢不过一介卑贱丫鬟,的确识得几个字,但远远称不上才女二字。不过,既然姑爷心中有疑问,又看得起奴婢的话,姑爷但说无妨,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若是你一直以来认定对的事情,到头来却是错误的,你会怎么做?”

    蓝萍想了想,把右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事无对错,皆是由心之所向,世间大体皆是如此。善恶好坏,唯心而已,亦唯心从之。”

    “从心?”

    “奴婢认为,答案从不在他人告之,内心之中往往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有些人没有勇气或者不愿意去面对罢了。”

    龙阳恍然大悟,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立刻起身对蓝萍作揖道:“姑娘一言如清风掠过,疑云顿散。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多谢姑娘。”

    蓝萍也是微微欠身:“能够对姑爷有帮助就好。”

    龙阳起身告辞,离开了芙蕖院。

    回到葳蕤居的时候,惊讶的是,平日里一贯信奉早睡早起有助于养颜美容的沈君瑶居然还没有睡,正带着葳蕤居的一众丫鬟和下人在院子里等候着他。

    “君瑶,怎么还没有睡?”

    沈君瑶冷哼一声:“你最近经常半夜不睡觉跑到芙蕖院去,是不是为了私会蓝萍那小贱人?”

    龙阳眉头微皱,沈君瑶平日里如何辱骂自己都没有任何的怨言,可是如今却牵连到了毫无关联的蓝萍。

    “君瑶,我只不过是想念爷爷,就去芙蕖院看看他罢了。”

    “哼,你少在那里那爷爷当幌子。整个侯府的人谁不知道你和那个卑贱丫鬟眉来眼去的。我告诉你龙阳,你不要脸我可是要脸的,你要是胆敢做出让我丢脸让整个侯府现眼的事,我绝对绕不了你了。不要以为爷爷把他的财产留给了你,你就觉得自己翻身当主人了。”

    沈君瑶走到龙阳的面前,她的个子比起龙阳矮了太多,虽然气势很足,却只能仰视。

    “你终究只是我们沈家的一条狗,要不是我们沈家收留你,在陛下面前力保你,你觉得你能活过三年前的那场龙鳞逆案吗?”

    龙阳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心理波动,看起来无动于衷。

    沈君瑶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果然还是他熟悉的那个软弱的龙阳,自己居然一度产生错觉他是一个男人了。

    “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一个罪人。今晚不许回房睡,我会觉得恶心。”

    丫鬟下人们也是带着嘲讽意味的眼神看着龙阳,心想或许在想这可能是他们见过最窝囊的男人了。

    “对了,明天我大哥就要回来了,你知道我大哥讨厌你,你不要出现在他的眼前即可。”

    “明白!”

    沈君瑶带着一众下人散去,独留下龙阳一人。

    沈君瑶的大哥要回来了,柱国侯府未来的真正继承人,那个名叫沈君昭的男人。若非是有龙阳的存在,南唐历史上最年轻的将军恐怕是要落到这个人的头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