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御鼎记 第三十一章 失效的禁制
    百余年来,蚩山城主对于一直守着的那个秘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是个秘密,却并不知道秘密的内容。

    现在到了耄耋之年,慕容爵终于见到了自己守着的东西,心中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凝视着那具棺椁呆了半晌,喉咙一连动了几下,最终把到了嘴边的千言万语全都咽了回去。

    他有许多话想说,但不知道从哪儿说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圆光法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向慕容爵欠了欠身,施了一礼,说道:“慕容城主几十年兢兢业业,不辞辛苦,为蚩山百姓、为天下黎民守着这份平安。圆光代表天下,向老城主道一声辛苦!”

    谢长风、井瞳真人、鱼俱罗同时拱了拱手,都向慕容爵施了一礼。

    林逾静目光望向旁边的一根铜柱,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出于偶然,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圆光法师等人向慕容爵致谢。

    慕容爵面上一红,向众人一一还礼。低头转身的时候,在林逾静身上漫不经心扫了一眼,换了一副轻松的表情,说道:“素闻林长老精通符箓阵法,可是发现了什么?”

    林逾静转过身来,对于他刚才的问话似乎有些讶异,笑道:“没什么,只是随便看看。”

    慕容爵又向圆光法师问道:“刚才一路走来,石壁上的经文缺失不少,不知道严不严重?”

    圆光法师顿了顿,说道:“整体来看,尚且可控。但是有一处地方,还需再行看过。这处地方是当年刻这《伏龙经》时暗中埋下的一片逆鳞。我也是在临行之前才被告知此事。关键时候,只要掀开逆鳞,便可一招制敌,将这祭坛底下的东西牢牢制住!

    “只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一下,目光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望向了悬棺底下的祭坛。

    众人静静的候在原地,等着听他接下来的话,谁都没有出声。

    “只是这《伏龙经》太过深奥,逆鳞又能随时变幻,可能是一句话,也可能是一个字,还可能是一个符号。甚至,可能是字与字之间一段微妙的空隙。当初埋下这片逆鳞,一来是为了关键时候能够出奇制胜。再者,是防止《伏龙经》失去禁制作用之时,能够以这逆鳞作为死穴,替代《伏龙经》发挥禁止作用。”

    圆光接着说道。

    众人听他说完,对于芥子寺留下的这道禁止,纷纷露出敬佩之情。尤其是以符箓、阵法闻名的涿光峰长老林逾静,以及在此守了几十年的蚩山城主慕容爵,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眼神中的欣羡之情几乎满溢出来。

    这时,井瞳真人向前踏出一步,整个人凌空而起,伸出二指,指向一条青色带红的水线。

    水线一动,里面夹着的血线突然向外挪了几寸。井瞳真人手指一挑,想要把那血线分离出来。但接连发力几次,那血线被他拉出来几寸,又缩回去几寸,来来回回拉锯了数次,始终没能分出胜负,僵在了当场。

    井瞳真人有些诧异,但比诧异更多的是尴尬。自己作为悬水洞第二十四洞的洞主,竟然控制不了自己门派设下的禁制,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众出糗。这事儿要传了出去,悬水洞作为享

    誉已久的四大门派之一,还不得被天下人笑掉大牙!

    一念至此,手上顿时加了把劲儿,同时念个法诀,冒着指断手残的危险,大声吼道:“出来!”

    一道青光飞出指尖,径直奔向血线,死死咬住。

    那血线被青光咬住,突然狂躁起来,血光大盛,眨眼间把一整条青色水线全部染成了红色!

    与此同时,其他几条血线也都红光大作,嗖的一声齐齐射出,从十几个方位一起朝井瞳真人袭来!

    他一只手被那红线缠住,使劲儿挣了一下,发现根本无法挣脱。眼见十几道红光同时袭来,想要躲避,已经绝无可能。

    情急之下,谢长风、鱼俱罗同时伸出了援手。

    谪仙剑缠上红线,蓦地一转,与井瞳真人一起把红线拽了出来。接着,幻化出无数剑影,剑影再化剑影,瞬间形成一堵剑墙,挡在了前面。

    鱼俱罗聚起寒气,俯身一拳打在地上,结了一层寒冰。寒冰向上升起,顷刻间聚成两道冰墙,挡在了剑墙后面。

    红光倏忽而至,撞上剑墙,传出“噗噗噗”的撞击之声,就像箭矢撞上箭靶一样,深深扎了进去。

    有两道红光竟然穿透了剑墙,撞在了冰墙上面,还好经过剑墙的阻挡,已经是强弩之末,在冰墙跟前停了下来。

    慕容爵、圆光法师以及林逾静三人看到眼前一幕,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谢长风作为御鼎山万仞峰峰主的亲传大弟子,十几年前便已经踏入了御神境,紫府元鼎灵气充盈,已然可见莲子花开,即将幻化。这些年来,又跟随峰主白万仞到处惩奸除恶,降妖除魔,临阵经验可谓是极其丰富。刚才以紫府元鼎之力配合谪仙剑气形成剑墙,虽说没尽全力,但也用了一半以上的气力。然而,却被两道红光一击而溃,直接穿了过去!

    若不是鱼俱罗及时补上,打出两道冰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井瞳真人看了看刚才被红线缠住的双指,只见指端已然裂开,隐隐有血渗出。叹了口气,对众人说道:“悬水洞设下的一百零八根锥龙刺,现在看来,已有大半失去了作用!”

    顿了一下,又道:“我作为悬水洞一洞之主,竟然被自己设下的阵法困住,真是可笑至极!可怜至极!”

    一面说着,一面摇了摇头,退到了一边。

    谢长风微微挑了挑眉,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幕生出些许顾忌,对井瞳真人说道:“真人不必自责!这些红光看似简单,但其根本却是下面祭坛里的东西。想当年,四大门派一起合力才将里面的东西制住,现在仅凭你我二人之力,斗不过它也在情理之中。”

    井瞳真人听他这样一说,心里面多少好受了些。但仍旧站在一边,默默不语。

    林逾静一直没有说话,直到红光褪去,缩回到悬棺下面的祭坛里面,这才说道:“鱼兄,你对这悬棺上面的寒气怎么看?”

    鉴于刚才井瞳真人的教训,鱼俱罗不敢贸然出手,神识飞出,绕着棺椁转了几圈。然后张嘴吐出一口寒气,凝成一团,被他轻轻一吹,朝那棺椁飘了过去。

    离明海作为四大门派中唯一一个常

    年生活在海上的门派,对于水中灵力的萃取、运用,早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在水中修炼。修为每上一层,便会下到更深的地方。以海流之力锻压筋骨,以深海中的寒、黑以及随时都会到来的攻击淬炼心智。

    久而久之,便可练就像海流一样的气力,更能将体内吸收的极寒之气化为己用。

    据说有修为极高之人,常年居于海底 火山之内,以一己之力与火山喷发之力抗衡,借此炼化冰火二气。炼到最高境界,能够点燃寒冰,化成冰焰,摧枯拉朽,无往不胜!

    鱼俱罗作为离明海大领主的亲传弟子,年纪轻轻便已经到了御神炼神的境界。在离明海七大海域里面,论及天赋资质,他算不上最优秀的那个。但若论及勤奋、吃苦,却是无人能及。与巨鲸同潜,跟白鲨抢食都是常有之事。

    前面斩断瀑布一事,虽说离明海中的许多修士都能做到,但在斩断之后,以一己之力托起半条瀑布,却是极其困难!

    然而,即便是像他这般强大之人,在看到悬棺上面裹着的寒冰以及那层出不穷的寒气之时,还是皱了皱眉。

    那是一团诡秘的寒气!

    被他吹出的气团渐渐变小,继而从一团气变成了一滴水,一滴比冰都要冷上许多的冰水。

    过去,这滴冰水曾经冻碎过海底的礁石,冻穿过海兽的头骨,甚至冰封过一些普通匠人打造出来的所谓的“神器”。

    可是现在,面对着眼前那具悬棺,鱼俱罗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不安。

    神识一动,他引着那滴冰水向棺椁慢慢靠近,同时身上生出寒冰,给自己附上了一层冰甲。

    林逾静向前一步,挡在众人身前。取出一卷竹简,翻开之后,对着上面的经文念念有词。接着,就见那些经文从书里一下子飞了出来,密密麻麻垒在一起,砌了一堵字墙。

    他将竹简收起,单手结印,向前一推,字墙上的经文立刻活了过来。墨迹流转,笔画横飞,字与字之间互拆笔画,重新组成新字;句与句之间互相借字,重新组成新的经文。构思之妙,变幻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鱼俱罗见他准备完毕,身上冰甲又加了一层。神识一动,将那滴冰水引到了棺椁上方。

    众人屏住呼吸,即便有鱼俱罗以及林逾静挡在前面,还是各自祭出仙器,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冰水一滞,突然瑟瑟抖个不停,就像见了某种极其恐怖的东西!接着,鱼俱罗神色骤变,身上两层冰甲从内到外裂出了一道缝隙,继而缝隙越来越大,冰甲层层裂开,化作无数碎片落到了地上!

    随着冰甲落下,鱼俱罗身子一晃,差点儿摔倒。

    林逾静赶紧将他扶住,同时神识一动,字墙上千字流转,发出道道金光,将众人严严实实罩在了里面。

    众人凑上前来,只见鱼俱罗面色苍白,微微颤抖,有冷汗流出。

    他向众人望了一眼,又四下看了看,定了定神,缓缓说道:“棺椁上面的寒气,似乎来源于一个传说中的地方——黄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