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御鼎记 第三十三章 第四道禁制
    谢长风道:“蚩山一事的始末,其中原委,现在总算明了。”

    慕容爵神色一怔,随即恢复镇定,淡然说道:“知道了又如何?就凭你们几个,也想和圣使作对?和圣魂作对?识相的乖乖投降,或许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不识相的——”

    “住嘴!”

    井瞳真人不等他说完,怒喝一声,身形暴起,携着一股凌厉之势向他扑去。

    与此同时,谪仙剑青光一闪,以一化三,分从三个方位刺向鬼面。

    鱼俱罗五指生冰,化作五根冰锥,脚下一动,眨眼间出现在鬼面背后,抓其后心。

    鬼面以一敌二,丝毫不慌,在二人攻击到达身上之前,突然迅速缩小,从五尺多长变成了手掌大小,犹如一片树叶被风吹起,飘飘忽忽一闪,轻描淡写的避开了二人的攻击,让谪仙剑直接迎上了鱼俱罗。

    还好谢长风久经战场,临阵经验丰富。刚才出剑之时,担心鬼面故技重施,像之前一样将谪仙剑收进鬼洞里面。因此,特意留了几分气力,做好了随时收剑的准备,眼到心到,心到剑到,在鬼面变化突起的一瞬之间将谪仙剑撤了回来。

    鱼俱罗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眼见鬼面变小,手腕一翻,径直追了过去,似乎完全没把迎面而来的三把仙剑放在心上。

    就在几个人混战之际,通道中的黑暗经文爬出通道,一路蔓延。之前那个鬼洞也随着经文来到外面,越来越大,越升越高,朝悬棺上面挪了过去。

    鬼面被鱼俱罗与谪仙剑追着接连换了十几个方位,最后绕着鬼洞转起了圈子,时而从左到右,时而从上到下,瞬息变幻,眼花缭乱,只希望能让背后追击的二者撞在一起,或者一不小心跌进鬼洞里面。

    谢长风、鱼俱罗同时施展神通,一有机会,立刻出手试探,只希望将那鬼洞阻止在八根铜柱之外。

    林逾静紧紧盯住蔓延而来的黑暗经文,千玑文分作横竖撇捺无数笔画,挡在黑暗经文边缘,极力阻止其向前蔓延。

    圆光法师运转芥子心法,地面、石壁上绽放无数金莲,拦住黑暗经文,与其全力周旋。

    八根铜柱上面,十六名守棺人齐齐祭出仙剑,在空中结成一道剑网,将八根铜柱严严实实罩住。

    突然,鬼面身形一转,钻进鬼洞。接着,里面飞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鬼面,分别与谢长风、鱼俱罗斗了起来。

    两个鬼面攻势凌厉,身法诡异,俨然不是一般分身可比。

    谢长风有谪仙剑在手,渐渐占据上风,瞅准机会,青光一闪,把其中一个斩为两段。但那鬼面被斩断以后,不仅没有毙命,反倒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再次扑了上来。

    鱼俱罗赤手空拳,与另外一个展开肉搏,虽然尚未落败,但已经露出败相。

    黑暗经文继续蔓延,将千玑文、金莲一步一步向后逼退,很快来到了距离铜柱不到一丈的地方。

    而半空中的那个鬼洞,则已经来到悬棺上方,阴风大作,黑气滚滚,即将撞上剑网。

    情急时刻,谢长风身形暴起,来到鬼洞边缘,神识飞出,谪仙剑青光一闪,钻进了鬼洞里面。剑在里面,人在外面,两边御敌,全力周旋。

    这时,林逾静、圆光法师已经被逼到了剑网边缘,无奈之下,二人只好跃上剑网,将字阵、金莲与剑网融为一体,一起抵抗。

    那鬼洞在悬棺上方停了片刻,滚滚黑气里面,窜出几个阴兵,一头撞上剑网,化成一点魂火,在剑网上烧出了一个黑点。

    谢长风心中一凛,大声喊道:“保护剑网,别让阴兵进去!”

    说罢,身上衣服无风自起,全身鼓胀,飘然若仙,继而大喝一声,将谪仙剑从鬼洞中唤了出来。

    鬼洞中银光划过,白银战戟跟在谪仙剑后面,也从里面逃了出来。接着就是佛尘,都被谪仙剑从里面带了出来。

    三人手持仙器,一起跃上剑网,与鬼洞里面涌现出来的无数阴兵短兵相接,战作一团,直杀得天昏地暗。

    阴兵越来越多,无休无止

    ,黑暗经文爬上剑网之后,层层向上,一波覆灭,一波再起。鬼面僧、慕容爵忽上忽下,四处游走,时而偷袭剑网上站着的众人,时而迂回到铜柱侧面,对守棺人展开突袭。

    随着阴兵涌出、消散,剑网里面的那具棺椁渐渐起了变化。

    寒气越来越浓,慢慢凝成一团,继而越来越小,凝结成冰,从棺椁上延伸出来,积聚到赤金锁链上面,将其牢牢冻住。

    赤金锁链红光一闪,将寒冰融化,继而水化成汽,消失不见。

    但随着寒气加重,寒冰越聚越多,赤金锁链力有不逮,不能及时融化。由着寒冰一路直上,转眼间冻住了大半。

    谢长风双眉紧锁,砍倒几个阴兵,将谪仙剑高高祭起,大声喊道:“剑心化铜!”

    话声一落,谪仙剑青光迸射,突然炸裂,八道青光同时飞出,附上八根铜柱。铜柱红光一闪,与青光融为一体,接着,青红翻转,沿着铜柱向上升起,裹在十六名守棺人身上,将其变成了十六铜人!

    这八根铜柱里面,蕴藏着海量灵气,当初御鼎山设下这道禁制,将灵气注入其中,以剑心链接铜芯,关键时候,可让守棺人与铜柱心心相印,合为一体,既能够化身铜人,以铜为甲,又能直接汲取铜柱里面的海量灵气,补充剑网,作持久之争。

    剑心化铜之后,灵气通过铜柱、铜人,传到剑网上面。剑网气势瞬间大涨,将棺椁上聚成一团的黄泉之气压了几分。

    在这之前,鬼面唯一忌惮的,便是谢长风手里那把谪仙剑。他心怀忌惮,一是因为谪仙剑是场中唯一一把能够挣脱鬼洞束缚,在鬼洞中来去自如的仙器。另外一层原因,是因为谪仙剑是第四道禁制也就是御鼎山设下的最后一道禁制——剑心铜人大阵的阵眼!

    在四大门派设下的禁制里面,其他三道都是死的,可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点一点破解。唯独这剑心铜人大阵,只能临阵对垒,而且要在破解完其他三道禁制之后。

    若是其他三道禁制没被破解,四道禁制一起发力,形成内外夹击、里应外合之势,环环相扣,层层相护,又有八根铜柱里面的海量灵气作为支撑,到时候莫说他一个鬼面圣使,便是玄天教主亲临,也未必能破!

    方才谪仙剑自毁其身,将谪仙剑灵融入大阵,鬼面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了!

    鬼眼一闭,只见他七窍生魂,绕着身体急速旋转。接着,身体渐渐变淡,最后变成虚无,与魂气融为一体,径直扑向剑网。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传出,魂气与剑网碰撞之处,生出一缕魂火,继而魂火变小变弱,消失不见,仿若浸入了剑网里面。

    剑网上,出现了一个茶杯大小的鬼洞!

    阴兵从空中落下,争先恐后冲进鬼洞,化作魂气,扑向棺椁。

    阴风大盛,黄泉颤抖,棺椁中传出一声沉重喘息,犹如巨 物初醒。继而寒气大盛,凝结成冰,沿赤金锁链盘桓而上。

    谢长风等人被阴兵拖住,无暇他顾,只能眼睁睁看着阴兵钻进鬼洞,扑向棺椁……

    八根铜柱与锁链相接的地方,传来声声巨响,即将断开!

    谢长风心中大骇,逼退几名阴兵,狂吼一声,高高跃起,身在空中,叩开紫府之门,悉数调动紫府灵气,内观自照,神识入剑心,以身作剑,从上到下轰然而落!

    剑光亮起,沿剑网徐徐而下,剑网随之塌陷、缩小。与此同时,一十六名守棺人齐齐念响剑诀,八根赤金锁链同时断开,倒卷而上,一起将棺椁捆住。

    剑网越收越小,最后附上棺椁,与八根赤金锁链熔为一体。

    最后一刻,剑网上窜出一缕魂气,扑在慕容爵身上,从其双眉之间钻了进去。与此同时,空中那个巨大鬼洞骤然一缩,化作一道数十丈长的魂气,在剑心铜人大阵收网之前扑向了棺椁。

    慕容爵浑身一颤,面色狰狞扭曲,抽搐了几下,左眼眶中滚下一颗圆溜溜的东西。

    谢长风被林逾静搀着走到一边,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慕容爵长吁

    一口,体内仿若两人,对着棺椁跪倒在地,虔诚说道:“圣魂归来,玄天当立!玄天教徒——鬼面,恭迎玄火神龙!”

    话音一落,棺椁上传出几声巨响。

    砰——砰——哐啷!

    剑网撕裂,赤金锁链悉数断开!

    黄泉路旁,奈河桥下,一条巨 物逶迤而行。那巨 物吸足了阴兵魂气,魂力大增,化身烈焰,冲破封印,冲出棺椁,犹如巨蟒从岩浆中爬出,升腾在众人眼前!

    龙魂一出,圆光法师等人不由自主向后退去。望着这个从冥界中爬出来的庞然大物,顿时想起了百余年前,六百里蚩山被它毁于一旦的情景。

    当年,还有一人一剑尚可与其抗衡。现在过去百年,那人早已不在,剑也陨落尘封,放眼天下,又有谁能担起这六百里蚩山、数十万生灵?

    圆光法师叹了口气,虽有大义凛然慷慨赴死之觉悟,但以一己之力,根本不是那玄火神龙的对手,甚至四大门派联起手来,都未必能够再次将其封印!

    生于三界之外,上吞云霄,下饮黄泉,与天地同寿,不死不灭!像这等洪荒异种,该拿它如何是好!

    圆光法师心系天下安危,禁不住牵动禅心,喉咙一热,涌上一口鲜血。

    那龙魂腾在空中略略一停,八根铜柱围住的巨大祭坛缓缓裂开一道缝隙,继而向四面八方裂开,露出一副十余丈长的巨大枯骨,上面荧光点点,诡异森然。

    谢长风等人又退几步,站在铜柱边上,心中惶惶,不知所以。

    龙魂降下,附上枯骨,空洞幽深的巨大眼眶里面,骤然升起火焰,继而燃遍全身,烧裂时空,从祭坛下面爬了起来!

    八根径达一丈的巨大铜柱,东倒西歪,瞬间化作一地铜水!

    十六名守棺人齐齐出剑,携漫天剑光,向前飞去!

    玄火神龙昂然而立,睥睨天下。十六把仙剑飞到一半,猝然熔化!还没来得及落地,便化作十六道白气,消失不见!

    接着,方才出剑的十六个人瞳孔深处露出恐惧,低头一看,只见下半身突然燃起了无名之火,眨眼间变成了一堆堆灰烬。

    鬼面强行压制住慕容爵身体里面残留的神识,森然一笑,说道:“御鼎山,芥子寺,悬水洞,离明海,不久,都将成为灰烬!”

    又道:“现在,你们派一个人出去,去御鼎山告诉姓月的老儿,让他即刻释放圣教教主,否则,你们都将向他们一样——”

    井瞳真人沧然一笑,打断他道:“吾辈修仙,一为证道长生;二为斩妖除魔,替天行道!而今身陷囹圄,虽不能敌,但也不会成为尔等把柄,做出愧对历代祖师、愧对天下之事!”

    言毕,手中佛尘突然变长,化作无数银针,径直刺向了心口!

    鬼面嗤笑一声,与之同时,井瞳真人手中佛尘燃起大火,转眼间成了一堆灰烬!

    鬼面笑道:“诸位想死,以后有的是机会,但今天不行!今天谁若死了,我便用蚩山城一百条人命给他陪葬!谁若不信,可以试试!”

    井瞳真人气得脸色发黑,自踏上仙路以来,何曾受过这等屈辱!以前只听说过向人折辱求生,现在居然连死都不被允许,这等场面,简直比死都难看!

    鬼面又道:“给你们半天的时间,派一个人去御鼎山,让姓月的老儿立刻释放圣教教主!一天之后,若是见不到圣教主平安归来,我便将六百里蚩山烧成灰烬!”

    谢长风等人面面相觑,知道他所言非虚。略一商量,决定让圆光法师前去。一来,圆光法师是佛门高僧,慈悲心切,对于眼下情景比任何人都焦急。留他在此,难免牵动禅心,伤了修行的根基;二来,在四大门派里面,御鼎山、芥子寺是距离蚩山最近的两个,派他前去,既能通知御鼎山,又能通知芥子寺,两派凑在一起,也好有个商量。

    商议完毕,鬼面打开鬼洞,将圆光法师放了出去。对于其他四人,则是不闻不问,视若无物,把全部精神放在了刚刚得来的这副身体上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