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御鼎记 第二卷 第五十六章 钟声齐鸣
    负责报名的执事弟子抬起头来,朝何吕施看了一眼。

    何吕施稍稍一顿,冲下面点了点头。心里面就像有件事情突然落了下来,心道:“怪不得觉得少只羊呢,原来是少了这只。”

    霜儿飞一般冲下来,径直扑在石青峰身上,眨了眨一双大眼,问道:“小师弟,你破镜了?”

    石青峰点了点头。

    霜儿又道:“真的呀?什么时候破的?”

    石青峰转身指了指山路,道:“刚才,就在这来这儿的路上。”

    霜儿皱起眉头,似乎没大明白。但很快便明白了过来,跳着脚道:“快快快,快让他进去,他是我小师弟!”

    那名执事弟子按照何吕施的指示,在报名册上添了一个名字。

    石青峰用了十六个月的时间,练到了四拳之地。比起之前那位最终练到七拳之地的师兄,快了整整一年!

    这个速度让童无忌在惊讶之余更多的是不解。尤其是石青峰在踏进了三拳之地以后,修行速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对于内外之气的感悟、控制,简直到了炉火纯青、信手拈来的地步!就像体内本来就有这样一种能力,只是现在被激活了过来。

    放眼整个修仙大陆,哪怕是天资卓绝、百年不遇、精进速度令人发指的修仙天才,也没有哪个能像石青峰一样表现出如此精湛、娴熟的御气能力。

    更准确的说,石青峰表现出了一种感觉,一种超越了绝大多数人的,对于“气”的感觉。

    童无忌甚至觉得,石青峰表现出来的这种感觉,似乎已经超出了人类!而且,随着这种感觉的出现,其心性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从深潭中走出来以后,童无忌与他对了一拳。十丈之内,树木尽折,就连地上的草都扑了一大片。

    童无忌道:“你现在去天阙峰,或许还能赶上。至于破镜,只要你能在一炷香内跑到天阙峰,应该不成问题。”

    石青峰抹了抹脸上的水渍,拔腿就跑。一路上山也好,树也好,飞禽走兽也好,通通视而不见。

    一路绝尘,风驰电掣,只用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便跑到了天阙峰。

    观礼台上,众人对于这个姗姗来迟的少年颇有些好奇。尤其是东方正、慕北辰、王帽等人,更是像发现了什么稀有物种一样,争相伸着脖子朝石青峰站着的地方看了过去。

    走进钟林,石青峰来到第一口钟前。钟身一亮,现出字迹:一人读经(太长经),有一人之感;千人读经,有千人之感。尔有何感?

    石青峰想也没想,抬手在上面写了两个字:太长!

    钟身一暗,瞬间寂灭。

    “这——”

    石青峰上来摔了一跤,心中一愣,不由得皱了皱眉,心中念道:坏了,这下可能要栽了!

    走到第二口钟前,钟身再次亮起,一行小字写道:仙器谱记载,青云门下曾有一把诛仙古剑,有通天之威,亦有灭世之力。请在下面绘出此剑。

    他想起读《太长经》时,确实在“仙器谱”一篇见过有关“诛仙古剑”的介绍。但现在突然叫他画出来,却是实在没有印象。

    钟身再次暗淡下来。

    走到第三口钟前,他看到了自己最担心的一幕:请写出《太长经》中,鹤仙人写给龟仙人的书信。

    苦笑了一下,他直接越了过去。

    当初刚来御鼎山时,丁若尘教授他入门功课。但无论是让他背诵《太长经》还是教授他其他仙史、仙理,都被他变成自己的理解装进了脑子里面。

    就像他对于《太长经》的记忆:讨论并解释天、地、人的关系。有的有图,有的没图,黄色,线装,有前言、简介、目录、索引,用于修行者悟性的启示,理解,改进,加强和点化。通过视觉实现,有时也用触觉。

    这样的答案,自然不是仙师们想要看到的答案。

    前面他在回答对《太长经》的看法时,写下“太长”二字,虽然是心里面真真切切的想法,但显然也不是仙师们想要的答案。

    他心里面有无数个问题,也有无数个答案。但他心里面的那些问题,都不是仙师们想问的问题。他心里面的那些个答案,也没有一个是仙师们想要的“标准答案。”

    他像走马观花一样,接连走过十几口编钟。一路直下,很快来到了最后一口编钟前面。而在这之前,他连一道题目的标准答案都没有写对,成绩直逼王帽。

    “该不会他也带了一把锤子?或者其他东西?”

    王帽低头看了看库管里面的那个硬物,心里面乐了起来。

    观礼台上,众人望着石青峰接连放弃了十几道题,只剩了最后一道,禁不住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尤其是那些进过钟林,看见过最后一道题目的人,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觉得已经没有任何看下去的意义。

    最后一道题目,似乎是一道没有答案的题目。

    董棋写出了一个答案,青鸾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就连交了白卷的王帽也在使用锤子之前写出了一个答案。

    但所有人都错了。

    最后一口编钟上写道:假若众生需要你的欺骗,你会去欺骗吗?

    枯禅子手中捻动着的佛珠还有一颗。但在这颗佛珠前面,他停了下来。

    陈玄清似乎有些困倦,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白色小丹,吞了下去。然后,使劲儿睁了睁眼,强打精神,望向钟林里面。

    石青峰在最后一口钟前站了许久,直到执事弟子宣布叩钟考试的时间已经用完,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他没有留下任何答案。无论对,还是错,他几次抬起手来,又几次放了下去。

    观礼台上,众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放开了心里面紧绷着的心弦。

    “这最后一道题目,终究还是没人能够答出!”

    有人唏嘘道。

    “你赌输了!连董棋、青鸾都没能答出来的题目,他怎么可能答出!”

    有人打赌赢了,兴高采烈。

    “倒数第一也有人抢啊!”

    有人看了看王帽,又看了看石青峰,打趣道。

    ……

    枯禅子微微一笑,现出慈悲相。拇指轻轻一动,捻过最后一颗佛珠。

    “咚—

    —”

    钟林里面突然传出一声钟响,就像有座藏在深山里面的古庙,突然有人走了进去,撞响了里面的古钟。

    古钟上,尘土簌簌而落,露出斑驳钟身。上面魑魅魍魉,凶相毕露。钟声一响,纷纷蜷作一团,瑟瑟发抖。

    这警世之音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将观礼台上坐着的众人全部卷了进去。

    “咚——”

    第二口钟接着响起。众人心头一亮,仿佛从一个幽深黑暗的洞中走了很久,最后听到钟声,眼前一亮,看见了出口。

    “咚——”

    第三口钟响起。众人心头一沉,仿佛看见一叶扁舟,于风浪中飘摇而行,渐行渐远。突然,有巨浪打来,小舟随浪而上,眼见着就要倾覆,但在最后关头,又有惊无险的落回了水面。

    少了一只浆。

    “咚——”

    又一口钟响起。众人耳畔传来隆隆之声。犹如山石滚落,无处可躲;又似大车奔来,避无可避。突然又有虎豹豺狼守在一侧,伺机趁火打劫。几名年轻弟子急出汗来,左顾右盼,手足无措,但就像被牢牢绑在了椅子上面,只能坐以待毙。

    ……

    钟声一下接着一下,直到第四十四口编钟响过,终于停了下来。

    众人回过神来,谁都没有出声,也都没有鼓掌。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梦,又像走过了一生。

    林逾静紧紧皱着眉头,想起往届叩鼎礼上自己设置的考题,陷入了沉思。

    何吕施作为本届叩鼎礼的主考官,面对刚才钟林里面传出的动静,心中毫无波澜。

    因为留在钟林里面的那一分禅机,本来就是御鼎山的主意。

    这届叩鼎礼,他不仅找了云涿光,还找了陈玄清。让陈玄清带着他去了一趟芥子寺,去向禅子求了一分禅机,也就是最后一口编钟上出现的那道题目。

    而枯禅子这次前来观礼,也是受了芥子寺住持的委派,来这天下第一的修仙大派,看一看道门中人对于天下、对于苍生的理解。

    百余年前天下大乱,佛道联手解救苍生于水火之中。百余年后,尚若再起战火,佛道两家是不是还能像之前那样联起手来,共同抵御强敌,以民为贵,山门次之?

    御鼎山想知道答案,芥子寺也想知道答案。

    于是,何吕施在叩鼎礼开始之前去了一趟芥子寺,去求了一分禅机。

    枯禅子看着石青峰停在最后一口钟前,犹豫了很久,几次抬手,又几次放下,终究没有写出自己心里的答案。

    当看到他最后从钟林里面走出来时,枯禅子微微一笑,缓缓松了口气。捻过最后一颗佛珠,诵了一声佛号。

    一百零八颗佛珠,终于转完了一圈。

    “此子,能敬苍生。”

    枯禅子心中念道。

    石青峰没有写出自己的答案,是因为既不想欺骗苍生,也不想欺骗自己。

    就像当初离开寺庙的时候,师父告诉他的那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他那时候不大理解,现在好像明白了一点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