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御鼎记 第二卷 第六十五章 天阙峰上俩活宝
    伤愈以后,石青峰又在千丈岩上多住了几天。这期间月微澜来了一趟,霜儿来了一趟,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涿光峰上的王帽居然也来了一趟。

    王帽来到千丈岩上,简单明了的说出了来意:“青鸾伤势已好,脸上没有留下任何伤疤。这次前来,是受了林逾静的委托,专程赶来致谢。”

    对于叩鼎礼上石青峰与青鸾的那场对决,王帽似乎颇有兴趣,趁着这次来到千丈岩,缠着石青峰把整个过程跟他讲了一遍。尤其是对于里面的一些细节,更是边听边记,比起他以前学习《太长经》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末了,把那些写满了字的纸张仔仔细细收好,在上面标注上页码,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发明了一种新的画法,回头把你和青鸾对决的过程画出来装订成册,然后拿到山下集市上去买,肯定能挣不少钱!”

    又道:“当然,这画作的版权咱们五五分账!等卖了钱,扣除纸张、印刷的费用,你我各分一半!”

    石青峰笑道:“分账的事儿好说,你只要别把我画的太丑就行!”忽然灵机一动,问道:“王兄,你懂雕刻吗?”

    王帽自信满满的说道:“你说吧,是刻印章,还是刻画,只要你能想象到的,我王帽都能依样不差的刻出来!尤其是——”瞅了瞅四下无人,凑到石青峰耳边悄声说道:“尤其是宫廷仕女图、女子春闺图、玉女心经等等,只要你看了我的手艺,保准你看了之后仿若置身画中,身临其境,径入春闺深处,沉醉不知归路……”

    石青峰耐着性子听他说完,问道:“你那刻画的手艺,以后有空时能不能教教我?”

    王帽双眼一亮,抬手拍了拍石青峰的肩膀,笑道:“好说好说!没想到,青峰兄弟居然也是同道中人!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包教包会!”

    送走王帽,石青峰去千浔峰上和陈玄清、霜儿、丁若尘以及十八等告了个别。

    由于雪千浔正在巡视炼丹房,石青峰没法当面向其告别,只能让陈玄清带了几句感谢的话给她,谢谢她给了自己一颗大髓丹。

    作别众人,石青峰一身轻快,哼着小曲儿,一路小跑,径直上到了天阙峰上。

    在他即将上到山顶的时候,抬眼望见两个小童,一人抱着一把扫帚,正沿石阶一层一层往下清扫。

    他认出那是南辕北辙,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打趣道:“两位仙童,这是改行做执事弟子了吗?”

    两个人不约而同朝身后瞥了瞥眼,努了努嘴。

    “你俩瞥什么呢?嫌一千个台阶有点少是吧?”

    山路最上面,传来何吕施暴躁的声音。

    石青峰抬头一看,只见何吕施正双手叉腰,伸长了脖子对着山下大喊大叫。

    他快走几步来到山上,冲何吕施施了一礼,笑道:“何师叔,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南辕北辙又闯祸了?”

    前面两次,月微澜来找他的时候,曾跟他说过南辕北辙经常闯祸,简直成了天阙峰上的一对“祸害”。

    据月微澜所说,这两个家伙表面看起来本本

    分分,但其实里面憋了一肚子的坏水。而且说来也怪,不管哪一个单拆出来,都很安静听话,平时端茶倒水也好,学习功课也好,都是人见人夸的好孩子。然而,如果让他们两个待在一起,不出半天,准会惹出祸端。

    用月微澜的话说,这两个家伙一个是满脑子的歪点子,但是没胆,只敢想,不敢做;另外一个则恰恰相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管什么事情,说干就干,一股子憨劲儿。

    尤其是这两年随着年龄长大,破坏力与日俱增,甚至连何吕施藏在枕头底下的逍遥丸都偷来吃了半瓶。两个人吃完以后,犹如癫痫发作一样在山上蹦来蹦去,直到何吕施找到他们,把他们按到水缸里面待了半天。

    那次事故以后,何吕施再也不敢把东西藏在枕头底下。而且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会在门上加一把锁。

    何吕施怒容满面,长长的吐出口气,指了指山下,说道:“这两个小兔子崽子!前几天和两个从皇都中来这儿的官宦子弟打架,被人家仗着人高马大揍了一顿。这不,昨天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个马蜂窝,给人家用铜盆扣在了桌子上,还偷偷躲在一边,趁人家进屋以后把门给锁了!这下倒好,马蜂窝直接捅到了皇宫里面!人家两个孩子的亲妈来了之后,盯着自己的儿子愣是没认出来!”

    “扫快点!中午之前扫不够一千个台阶,罚你们再扫八百!”

    何吕施说完以后,又指着山路上那两个家伙吼了一句。

    石青峰心中一乐,忍不住朝山下看了几眼。心道:这两个家伙挺聪明的嘛,还知道把门锁上。

    何吕施瞧见他脸上带笑,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想着我被两个妇道人家教训,很好笑吗?”

    石青峰赶忙摇了摇头,道:“不好笑,不好笑。我只是在想,他们是怎么把马蜂窝弄到屋里去的?”

    何吕施哼了一声,道:“这两个小兔崽子,干别的不行,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倒是比谁都在行!”又道:“这还不简单,趁着晚上马蜂回巢的时候,拿条床单把蜂窝包住,然后带回屋子里面,再拿铜盆扣住,最后把床单从铜盆底下慢慢的拽出来就是。”

    石青峰明白过来,微微点了点头,心里面忍不住对山路上的那两个家伙竖了竖大拇指。

    “那边沏了茶,是明前的龙井,过去喝点儿?”

    何吕施转头望向不远处的凉亭,说道。

    石青峰看看天色尚早,又感觉当着何吕施的面直接说出“月微澜”三个字有点儿不好意思,只好跟在他后面,朝凉亭走去。

    两个人在凉亭里面分主次坐下,何吕施给他倒了杯茶,道:“尝尝,是不是正宗的明前龙井?”

    石青峰端起来啜了一口,细细一品,咽了下去。端起杯子正要喝第二口的时候,只听何吕施得意洋洋的说道:“这茶叶是涿光峰上御经阁中的林长老——”

    “噗——”

    石青峰听他说到林长老三个字,突然忍不住喷了出来。还好他反应够快,及时把头转向了旁边。否则,坐在他对面正提着茶壶的何长老

    可能就要坐不住了。

    “水——水太烫了!”

    石青峰急中生智,赶紧打了个圆场。然后把杯子里剩下的茶水端起来吹了吹,一口喝了下去。

    何吕施给自己倒上一杯,端起来凑到嘴边试了试,道:“也不烫啊,你是——呛到了吧?”

    石青峰捋了捋胸口,说道:“也有可能是呛到了。这茶叶——真是林长老送给你的?”

    他想起林逾静给陈玄清送假画的事情,心里面偷透着一乐,问道。

    何吕施又给他倒满一杯,疑道:“是啊,怎么了?也给千浔峰送了?”

    石青峰赶紧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千浔峰哪儿有这么大的面子!”

    何吕施放下心来,自语道:“就是嘛,这种事情,林长老是不会撒谎的。他既然说了御鼎山上只有我有这口福,就一定不会骗我!”

    忽然转念一想,又道:“林长老有没有派人去千浔峰上讨要治疗外伤的草药?”

    石青峰心中一亮,明白过来。但是没有说破,依旧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段时间,除了你和——你和澜澜以外,从没有其他山峰上的人去过千浔峰。”

    何吕施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稍稍一顿,偷偷瞅了瞅石青峰,故意伸了个懒腰,说道:“你能不能替我上去一趟,去山上最高的那个地方把澜澜喊下来,我找她有点儿事情。”

    石青峰端着茶杯的手突然一停,然后仰头喝了下去。带着满脸兴奋,说道:“请何师叔稍待片刻,我这就上去。”

    说罢,放下茶杯噌的一下窜了出去。

    “不着急,山高路滑,走慢点儿!”

    何吕施转头喊了一声,脸上露出笑容,将两只茶杯并排放在一起,挨个儿倒满了茶,起身离开了凉亭。

    山路上,石青峰跑出去十几丈后,突然脸上一热,停了下来。转头朝凉亭一看,哪儿还有何吕施的影子。

    ……

    天阙峰最高的地方,月微澜正像往常一样练剑。

    风起,叶落,剑出。

    但接连试了几次,每次都会有几枚树叶落在剑网外面。

    定了定神,她将心里面放空,把全部注意力全都放在一个“势”字上面。

    风起,叶落——突然,一枚石子破空而来,径直打在她刚刚祭起的剑上,把积聚起来的剑势全部打散,竟连一片叶子都没接住!

    “谁在哪里?”

    她朝石子飞来的方向望去,同时喊了一声,立刻警觉起来。但话音一落,又有一枚石子飞来,又一次准确无误的击中她手中长剑,剑身一颤,嗡嗡作响。

    月微澜纤眉微蹙,心中略一盘算,飞身向前扑去。与此同时,心中念了个剑诀,长剑飞出,径朝身后奔去。

    “砰——啊——”

    石青峰从藏身的石头后面冷不丁跳了出来,迎面与月微澜撞在了一起。

    当看见远处那把长剑把山石击穿,插在上面以后,禁不住冷汗直流,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