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御鼎记 第二卷 炼鼎篇 第六十九章 疤脸
    大风裹着大雪,将几个年轻人困在及膝深的雪中,寸步难行。

    那几个年轻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背上背着一把长剑,像几块木头一样,已在雪地中站了大半个时辰。

    距离他们十几丈远的地方,是一堵墙。

    一堵十几丈高,无边无尽,用巨大冰块垒起来的巨大城墙!

    此刻,在冰墙的尽头处,有一个长有无数触手以及一张巨大方口的雪怪,正在那里吸风饮雪。

    那雪怪通过触手将风雪吸进肚子里面,然后凝结成冰,再通过那张巨大的方口将冰块吐出,整块垒在冰墙上面。

    因那雪怪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的劳作,所以这堵冰墙成了全天下最长最厚,也最难逾越的一堵城墙。

    除去北地中的那些妖物,从未有其他人走到过冰墙尽头。

    冰墙是活的,人却会死。在这个连驭剑行空都会被冻伤或者被大鸟撞死的地方,很多人在还没有达到城墙底下的时候,便已经被冻死在了野外。

    或者,被藏在雪下的东西咬住,吸干精血,稀里糊涂的死去。

    就像此刻,那几个身上背着长剑,已经在雪中站了大半个时辰的年轻人。

    吸干他们精血的是一种以鲜血为食的诡异物种——血绳。

    血绳是一种动物和植物结合在一起的奇怪东西。食物充足的时候,它们会成为动物,疯狂掠食;食物匮乏的时候,又会成为植物,像植物一样紧靠雪水活着。

    它们具有上千年之久的寿命,是北地最古老的物种,也是最冥顽不化的物种。

    再过一会儿,那几个年轻人的尸体会被第二批赶来此处的怪物吃掉。然后,会有第三批怪物赶来,吃掉他们的尸骨、衣服、甚至是背上的铁剑。

    在这片极寒之地,食物是最珍贵的东西。

    一切皆可为食!

    那几个被血绳杀死的年轻人,是来此打猎的猎人。

    敢来此处打猎的人,一般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这些人大多在一些小的修仙门派待过几年,觉得继续修行无望,又进不了有声望、有资源的大门大派,于是便做了雪地猎人,来此捕捉一种火尾貂,然后通过皇都城中的地下黑市,高价卖给皮草商人。

    皇都严禁闲杂人等进入北地打猎,即使是皇室子弟,也不能擅入北地。神皇甚至亲自颁布指令,让几只驻边小队彻夜巡逻,一经发现有人偷猎,可以就地击杀。

    但这样一来,却把火尾貂的价格炒了上去。引得那些偷猎之人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偷入北地。一旦能够成功捕获一只火尾貂,便能立刻翻身,接下来几年以内吃喝不愁。更有一些烂赌烂嫖败光了家产的富家子弟,跟着偷猎之人前往北地,希望能够碰碰运气,借此翻身。

    然而,不管是真正的雪地猎人也好,还是那些来此碰碰运气的人也好,大多都成了北地的猎物。更有一些杀人越货的黑心猎人,将人带到北地以后,抢去财务,就地杀死掩埋。或者把人独自扔在雪中,让其自生自灭。

    临近傍晚时分,通

    往冰墙后面的大门涌进了最后一批人。这些人中有从皇都城中来此做买卖的商人,大多持有皇都城中签发的文牒,可以凭此自由出入两地。有一部分夹杂在商人里面的雪地猎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些亡命之徒,随时都有可能杀死别人或者被别人杀死。

    石青峰夹在这些人中,像其他人一样带着斗笠、披着蓑衣,尽量不让人认出自己。

    从皇都城来的人,大多数受不了北地的极寒天气,即使穿的再厚,也感觉挡不住北地的风雪。但石青峰却只穿了一件单衣,而且因为走了很长的路,感觉有些微热。若不是有那蓑衣盖着,恐怕早就引起了别人注意。

    按照童无忌的嘱咐,过了冰墙不远,便会看见一排酒肆,那是专门接待雪地猎人的地方。大部分雪地猎人会在夜晚到来之际,来此过夜。久而久之,这酒肆越来越大,从最初的两三间发展到了现在的整整一排。

    石青峰一路上走的小心翼翼,由于走的是官道,并没有遇见血绳。一路上除了雪还是雪,甚至连座像样的山都没有看到。

    本以为穿过冰墙以后,能够看见点儿像样的东西。但过了城门一连走了数里,眼前还是白茫茫的一片,甚至这里面的风雪,比城墙外面还要猛烈。

    直到掌灯时分,这才远远地看见一点儿灯火。

    众人看见灯火,立刻发出一片欢呼,争先恐后向那灯火跑去,很快来到了酒肆跟前。

    让石青峰始料未及的是,这一排十几间的酒肆,竟然也是用冰块垒成。冰块里面镶了一层石头,石头里面又包了一层不知什么动物的毛皮,让屋子里面与外面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个季节。

    石青峰跟着商队随便进了一间酒肆,选了个僻静而且能够看见所有人的地方坐下。

    商队众人占了两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放着两把长剑,看样子应该是商队的护卫。

    在他们进来之前,屋子里面还有七八个人,分了三张桌子。

    其中一张桌子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威猛高大,身上系着一条虎皮。女的则生的娇小玲珑,穿一件深褐色的貂皮大衣,手上戴着一副熊皮手套,看起来极为讲究。

    另外一张桌子上,则坐着三个人,三个一模一样的人。那三个人无论穿着打扮还是长相,都是一模一样,而且看起来不男不女,单从穿着外貌来看,很难看出是男是女。

    最后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老人。看起来像是一对老夫老妻,两人都是满头银发,脸上皱纹纵横交错。从其外貌来看,没有一百也得九十。那老头颤颤巍巍撕下一块碎肉,放在嘴边吹凉,又沾了点酱汁,送到那老婆婆口中喂其吃下。然后拿出一块手帕,帮她擦了擦嘴角,笑道:“打年轻时,你就爱干净。现在老了,不能邋遢了你。”而那老婆婆则面无表情的嚼了几口,生硬的咽了下去。

    石青峰临行之前,童无忌跟他说了一些在外行走的经验。尤其是在人多眼杂的地方,一定要选一个能够看见所有人的位置,而且要将屋子里面的人提前观察一遍,对于那些穿着打扮、容貌体型与

    众不同的人,要提前留意,切不可掉以轻心。

    石青峰把这些经验一一记在心里,一路上无论是在商队里面还是在来到酒肆以后,都按照童无忌临行前叮嘱他的,用心观察着身边之人。

    但也许是在山上待得久了,也许是初来北地这种地方,现在将众人观察了一遍以后,突然发现:怎么每个桌子上的人,都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呢!

    正考虑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赤裸上身,身高八尺左右、长相凶悍、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汉子。

    那汉子来到桌子跟前,不由分说扔下一个酒壶,一个盘子。酒壶冒着热气,应该是刚刚烫好。盘子里有些碎肉,但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

    “这是什么肉?”

    石青峰回过神来,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个盘子,问道。

    “大爷,您想吃什么肉呢?小的这就去给您弄!”

    那刀疤脸的汉子转身愣了一下。慢慢弯下身子,用一根胳膊支在桌面上,托着下巴不急不慢的说道。

    屋子里立刻传出一阵哄堂大笑。

    石青峰微微挑了挑眉,道:“我不吃肉。”

    “不吃肉?那就是吃草喽?你瞧我这草鞋怎么样?”

    那刀疤脸儿的汉子脱下一只草鞋,“啪”的一声拍在了石青峰面前,说道。

    屋子里面,又传出一阵哄堂大笑,比刚才笑的更加厉害。

    来过北地的人都知道,在此酒肆吃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给什么吃什么,只管吃,不许问。而酒肆也有一个底线,那便是除了人肉以外,什么肉都可以给。唯独不能给人肉!

    石青峰初来乍到,自然不知道这些规矩。

    那刀疤脸儿看他是个生瓜蛋 子,不由得喜上眉梢,打从他进门时,便打定了主意要捉弄他一番。而刚才众人的喝彩声,则更增加了他的嚣张气焰,让他直接把草鞋脱下来拍在了桌子上面。

    “啪——”

    石青峰突然出手,抬手在那刀疤脸上打了一下。

    “你——”

    “啪——”

    那刀疤脸儿刚要发作,突然另外一边的脸上也被打了一下,而且比刚才那一巴掌还要重些。

    “我——”

    刀疤脸儿暴跳如雷,双手抓住桌子用力一掀。但却发现,那桌子就像长在了地上,竟然纹丝不动!

    石青峰一只手放在桌子上面,若无其事的将那桌子压住。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抄起那只草鞋,趁刀疤脸儿破口大骂之时,猛的一下塞进他嘴中,直接卡在了喉咙里面。

    ……

    ……

    那刀疤脸儿瞪圆了双眼,憋得满脸通红,一手扼住喉咙,一手惊恐的指了指石青峰。然后,紧紧拽住那只草鞋,防止其继续下滑,顶着两个鲜红的手印,狼狈不堪的跑了出去。

    “这是什么肉?”

    石青峰又问了一句。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回答,也没有任何人发出任何动静。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