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御鼎记 第二卷 炼鼎篇 第七十四章 问心
    王帽没有直接回答石青峰的问题,而是笑了笑,说了句毫无关系的话:“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很笨。而且很懒!”

    说罢,兀自笑了两声,继续朝前走去。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王帽突然问了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来御鼎山修仙?”

    石青峰心中一愣,犹豫了一下,回道:“来御鼎山和来御鼎山修仙是两个问题。”

    沉默了会儿,又道:“我是在寺庙里长大的。长到十二岁时,寺中突然来了几个恶人。他们在一夜之间杀死了所有的人,还放了一把大火,把寺庙烧成了灰烬。慌乱之中,我被师父从山上扔了下来,掉进了水中。醒来时就见到了玄清师叔。”

    王帽心中一愣,想不到他还有这样一段经历,道:“你见过那几个恶人吗?”

    石青峰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正在睡觉。被师父叫起来后,说是寺中来了恶人,然后就被稀里糊涂的扔到了山下。”

    王帽又道:“那你后来回去过吗?”

    石青峰又沉默了会儿,说道:“来御鼎山之前,回去过一次。但什么都没了,连人带庙,全部化成了灰烬。”

    “所以你修仙的目的,是为了找出那几个恶人,给寺庙中死去的师兄弟们报仇雪恨?”

    王帽瞅了瞅他脸上的神色,问道。

    石青峰心中叹了口气,道:“事情刚发生的时候,确实有过这种想法。但后来,有人给了我一封师父生前写下的遗嘱,他老人家似乎对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早有预感,而且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似乎一直在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他在信中写道,等到那天到来之时,便是‘破除我执,生出光明’之时,还说‘寂灭乃人生之至乐’。在信的最后,他叮嘱我,叫我一定要放下执念,切记不可找人寻仇!还叫我把放下此事当成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放下’二字,便是他教给我的最后一课。”

    “那你放下了么?”

    王帽心里面冒出来好几个问题,一时间不知该从哪个开始。微微皱了皱眉,捡了最近的一个。

    “还没有。至于以后能不能放下,我自己也不知道。”

    石青峰摇了摇头,眼前又浮现出那天夜里的情景,叹了口气。

    王帽又道:“那你来御鼎山修仙的目的,就还是为了给那些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石青峰又摇了摇头,说道:“我十二岁之前的那个师父,叫我放下过去。我十二岁之后的师父,叫我看见了未来。从见到雷兽的那一刻起,我便对这世上的一切充满了向往。九天之上的扶摇万里,藐姑射之山上的缥缈仙人,以及藏在天地间的各种精怪、生灵,我都想去看看,去和他们聊聊。玄清师叔告诉我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不是不去想他,而是要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在想起他时,让他不再挂念自己。这就是我修仙的目的。”

    王帽听了他这番话,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想起自己当初披头散发、干干净净的跨入山门,一心想要

    与过去断绝联系,忽然生出几分犹豫,对于自己这两年来的所作所为,竟然有些怀疑。

    石青峰见他面色凝重,在他肩上推了一把,笑道:“怎么,你也有不开心的事吗?不妨——不妨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哈哈!”

    王帽转过身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可不像你这么没心没肺,我比你——”

    顿了一下,忽然苦笑道:“我比不上你。”

    ……

    两个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天亮。回头看看,竟连那道冰墙都看不见了。

    这时,王帽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走,能找到那支箭吗?万一偏离了方向怎么办?”

    石青峰一拍脑袋,道:“对啊!这样漫无目的的走,想不偏离方向都难!”

    抬头看了看天,只见天上灰蒙蒙一片,根本看不见太阳。搭起眼帘朝前面一看,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天地之间惟余莽莽。

    “这——”

    “这——”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僵在原地,没了主意。

    ……

    ……

    酒肆最边上的一间房中,金先生端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面,和颜悦色,脸上带着笑容,像极了一尊活佛。

    那椅子又宽又大,似乎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制而成。尚若换了旁人,即使是两个人同时坐上去,也撑不满那椅子。

    此刻,原先酒肆中那个丰乳肥 臀叫做“菜汤儿”的女子正跪在地上,身上五花大绑,好几处地方都勒出了血印。

    旁边躺着那两个厨子,身上皮开肉绽,看样子是受了不小的刑罚。

    金先生咕咕一笑,缓缓问道:“再问你最后一遍,行凶的那几个人,你到底认不认识?”

    那女子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微微睁了睁眼,脑袋一耷拉,轻轻晃了几下。

    金先生又道:“尚若下次见了他们,你能不能认出来?”

    那女子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抬头,耷拉着脑袋,闭着双眼,又轻轻的摇了两下。

    金先生似乎有些不放心,又道:“他们要是再来,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本官,记住了吗?”

    那女子勉强吐出几句话:“我根本认不出他们,即使再见,也不知道他们就是行凶的凶手!”

    金先生咕咕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你会写字么?”

    那女子心中一愣,禁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战战兢兢的摇了摇头,道:“会写自己的名字。”

    旁边那老儒生赶紧取来笔墨纸砚,展开来放到那女子面前,解开了绑在她身上的绳索。

    那女子伸出右手,像握拳一样将那毛笔攥在手中,蘸了蘸墨,歪歪扭扭的写了四个大字。

    写完以后,盯着最后那个字瞅了几眼,又在上面添了两笔,抹了一笔,把一个“姬”字改成了“姫”字。

    那老儒生捋了捋山羊胡子,问道:“你叫赫连晓姫?”

    那女子一愣,盯着

    纸上那几个字看了看,嗫嚅道:“赫连晓姬。”

    那老儒生噗嗤一乐,忍不住笑出声来。

    金先生嘴角微微一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过了片刻,对那老儒说道:“让她回去吧。这两个厨子暂且留下,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他们。”

    站起来走到门外,凝视着西北方向看了一会儿,转头道:“取神月弦来。”

    那老儒生神色一愣,接着,一溜小跑跑到后面,很快抱出来一个三尺多宽,镶金嵌银的匣子,双手托着,递到了金先生面前。

    金先生伸手在那长匣上抚摸了几下,双手轻轻一按,将那弓匣打了开来。

    弓匣里面,有张通体雪白的长弓。弓身呈现出青灰色,上面白蒙蒙的,就像地上落了层霜。在弓身正中的地方,刻有半个月亮。那月亮凹向一边,正好可以用来卡住箭矢,帮助瞄准。以那月亮作为中心,上下各有十二颗星辰,大小、形状、颜色深浅各不一样。

    除去这张长弓,弓匣中还有一簇金箭。一支支金灿灿的,一看就不是凡物。

    金先生取出长弓,又拿出一支金箭搭在弓上,瞄准了西北方向。

    “嗖——”

    半空中传来破空声响,只见一道金光划破天际,犹如一颗金色的流星,穿透茫茫风雪,拖着长长的尾巴,朝西北方向飞了过去。

    金先生手中,弓弦微震,发出几道清脆悦耳的铮铮之声,让人听后心神荡漾。

    “希望他们能够对的起这金箭!”

    那老儒生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接过金先生递过来的神月弦,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弓匣里面。

    “前天夜里,你确定见过那几个人?”

    金先生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边,冷冰冰的问道。

    那老儒生将弓匣轻轻合上,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低着头道:“千真万确!一对老夫妻,三个身高长相、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怪人。据巡逻的兵士回报,他亲眼见那几个怪人从酒肆中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一个很大的食盒,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很大的食盒?”

    金先生微微皱了皱眉,继续追问道。

    “差不多有一人多长!负责巡逻的那名兵士将此事告知我后,我立刻赶了过去。但赶到冰墙边上时,却发现除了那几个怪人,还有里面那个叫做‘菜汤儿’的女子。”

    那老儒生将前天夜里看到的情景仔仔细细回忆了一遍,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你可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

    金先生突然转过脸来,望着那老儒生问道。

    那老儒生避开金先生投过来的目光,转头望向一边,很认真的想了想,道:“没有看清。由于隔着太远,只看清了那女子的身材打扮,和里面那个女子一模一样。”

    顿了顿,又道:“里面那个女子,有问题吗?”

    金先生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露出一个有些复杂的笑容,道:“有没有问题,等那两个年轻人回来之后就知道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