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万重横炼剑圣 037 金丹剑仙?认怂!
    虽然没有从陈正道的身上感受到法力的气息,但是那股恐怖让人惊悚的意念威压,还有那一身凌厉的剑气、一拳打爆空气碾压自己的力量,都让马韫强恐惧。

    而这种感觉,马韫强只从那些陷入到心动境的长老,乃至是即将渡过心动境,准备结丹的长老、门主身上感受过。

    最直观的一个感受就是,面对陈正道的剑,他会死。

    “他是心动境的强者?不对,如果是心动境,那么这样的人物怎么不找个地方渡过心动危险期再说,哪怕是心动境顶峰的境界,都有可能会陷入迷茫,乃至是走火入魔,不会轻易出来行走!”

    “不是心动境,又给我如此恐怖乃至是畏惧的威胁,莫非,他是金丹境老祖不成!?”

    这个念头一出,马韫强顿时就屏住了呼吸,后背冷汗横流,面色苍白。

    他的身体轻轻颤抖着,感觉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马韫强连躬身一礼拜下:“陈……陈老祖误会了,我们是沧日门的门人,这一次前来南宣郡城,主要是想来拜会新出现的一位剑仙,没想到会冒犯陈老祖,还请陈老祖恕罪!”

    陈,老祖?

    马韫强身后三个门人一个激灵,目瞪口呆看着陈正道。

    陈正道也微微一怔,面不改色,看着如此惶恐的马韫强,心里琢磨一下,这仙门沧日门似乎把金丹境称之为老祖,他们门内的修仙者最强就是金丹存在,所以,他这是把我当成金丹老祖了?

    “炼气、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现在我剑体十九重前期的修为,能比得上金丹?”

    不动声色琢磨一下,陈正道看着马韫强,平静道:“起来吧,说明你们的来意,还有,为何要对我的家仆出手?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沧日门认为我比较好欺负,所以来我南宣郡城,宣示一下你们沧日门的威风。”

    这……

    大秦似乎是我沧日门的势力范围啊。

    马韫强心里吐槽,但可不敢硬刚陈正道,连道:“不不不,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查看一下,以防有修仙者祸害世俗之人,真没想过要冒犯陈老祖。”

    “至于陈老祖说的仆人,莫非是之前带着三个三仙宗修仙者回来的那人?他现在就在子牙商会,可没有少一根头发。”

    马韫强心里发苦,小心翼翼看着陈正道。

    他对老同出手,只是不想事情继续闹大,不想招惹上三仙宗,引发两大仙门的争斗,不然,说不定还会引起其他仇敌的注意。

    哪知道老同背后的这位,实力竟是如此强横,自己根本就无法抗衡,甚至他们沧日门都不一定惹得起。

    这个麻烦更大!

    “如果老同有事,现在你们几个,就不会还能够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陈正道瞥了眼马韫强,驱动战马,从马韫强几人身边经过。对于马韫强几人,他之所以没有下杀手,也有几分思量,首先是他已经与三仙宗结怨,有了一个不弱的仇敌,其次是他对于这两个仙门了解不深,不宜全都结怨,不然如果自己错估了两个仙门的实力底蕴,他可以跑,但陈家要遭殃。

    最后就是,不论如何,沧日门都算是大秦的守护者,不看僧面看佛面,大秦能够安稳多年,沧日门也有功劳。

    当然,最重要的是马韫强他们没有在南宣郡城里搞事情,也没有对老同下手,不然,哪怕是沧日门,陈正道都不会放过,更别说马韫强几人!

    马韫强闭嘴了:“……”

    莫雄周、李仁杰瞥了眼他们几个,跟随陈正道一起离开,看着陈正道压得几个沧日门修仙者不敢抬头嚣张,李仁杰心里超爽。

    这几天他可真是担心极了,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现在好了,看到原本那么牛哔的沧日门仙人,在陈仙的面前,被收拾的收拾,被压的被压,一点狠话都不敢说,真爽。

    李仁杰昂首,看着陈正道的背影满是敬服,心里暗道:“哼哼,有陈仙在,以后谁敢在南宣郡城放肆。”

    等到莫雄周一行人都随陈正道离开,那几个沧日门年轻弟子才赶紧上前,把那个被陈正道轰飞的弟子搀扶起来,并且给他喂了一枚疗伤丹,为他化解伤势,两个女弟子眼里,还泛着泪光,心痛极了。

    那弟子昏迷了一段时间,被救醒后服下疗伤丹,好了一些,就带着几分怒气问马韫强,道:“执事大人,他敢如此无礼,还对我出手,为何要惧他?”

    “难不成在仙门的势力范围内,都还怕了他?”

    其他三个弟子脸色一变,两个女弟子连忙把刚刚马韫强被一拳打飞,现在都只是压着伤势的事情说了下。

    那弟子眼睛一瞪:“???”哈?马执事被一拳差点打死了!?

    “闭嘴。”

    马韫强毫不犹豫呵斥道:“差点被人杀了,还敢逞强?你可知道,如果他刚刚真的要对我们下杀手,就连本执事,都不可能逃脱!你想要报复,那么你尽管去,不过去之前,先把你的门人令牌交出来,别牵连到仙门!”

    “还有就是,也别连累你师尊,说不定就算是你师尊亲自出手,在陈老祖的面前,都撑不过一招!”

    “怎么可能!”那弟子心神一震,大声叫道。

    他师尊可是沧日门的长老,心动境后期强者,虽然因为意念浮动的缘故,不能随意出现,不能动怒动气,但那也比融合境强得多。

    怎么可能不是那老家伙的对手?

    另一名年轻男弟子心里则是咯噔一下,连凑上前去,低声问着马韫强道:“执事大人,莫非那位,还是一位金丹剑仙?他那一拳的力量,太恐怖了啊!”

    这话一出,其他几个弟子身体颤动,之前发问的那个长老弟子,脸色更是一下子变得惨白!

    什么!

    金,金丹剑仙!?

    “呼。”

    “不知道,先跟上去看看吧。”

    马韫强深呼吸口气,摇摇头,也取出一颗疗伤丹药吃下,一边炼化恢复伤势,一边脚步虚浮,带着几个弟子跟随守军,追着陈正道的身影去,打算再谈谈。

    ……

    陈正道带着莫雄周一众守军,来到了子牙商会的门前,看着子牙商会,陈正道挥手,李仁杰当即领着守军冲了进去。

    “你,你们……”

    “不要砸,不要砸啊!”

    在一番喧闹的动静后,李仁杰从子牙商会里带回了老同和一百的守兵,他们被下了法术封禁,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如果不是慕容千城让人顾着老同他们的饮食和内需,这两天老同他们绝对要遭罪。

    跟着回来的马韫强张嘴,正要上前去说为老同他们解开法术封禁,便见陈正道一手伸出,朝着老同他们一掌推出。

    “砰砰砰!!!”

    剑势碾压,禁锢老同他们的法术法力瞬间崩溃。

    马韫强几人看着心头狂跳,脑袋低垂下来,慌得一批:“……”这位绝对是个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