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才不要当骑士 第二章 内心日了狗的男爵大人
    老管家希尔曼体内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势,在整个房间中蔓延,那些奴隶,男仆,女仆早就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一众家族护卫骑士,也都是各个脸色惊骇。

    守在门口的扈从骑士穆尔最先反应过来,唰得拔出宝剑,顶着这恐怖的气势,咬着牙冲过来:“希尔曼管家,你要干什么!”

    不过,还不待他靠近,老管家希尔曼就微微一抬手,他的身体便保持着前冲的姿势,瞬间停滞在半空中。

    穆尔身体定在半空,却依旧狰狞地大叫:“希尔曼管家,你大胆,你要对男爵大人做什么!以下犯上,你这是谋逆!”

    希尔曼微微摇头,低垂的眼帘闪烁着冷芒:“一个人憎恨一件东西,憎恨了十几年,却又忽然说喜欢上它……你觉得,可能吗?”

    哈?

    林克一脸懵逼。

    扈从骑士穆尔却是脸色一变,片刻才犹豫:“你是怀疑男爵大人他……怎么可能!”

    希尔曼道:“先祖大人们有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元帅大人生前也多次说过,一个人再伪装,本性都不会变。”

    穆尔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男爵大人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是假的!”

    “这就要问他了。”

    希尔曼目光直逼林克,“说,你到底是谁!真正的男爵大人在哪里……”

    林克一脸懵逼,脑中拼命地回忆着前身的记忆,半天才反应过来。

    原来,自己附身的这个家伙,从小就不喜欢吃魔兽肉,甚至还有过敏反应。

    然后自己刚才忽然说要吃魔兽肉,所以老管家希尔曼才反应这么激烈。

    当然,这或许并不是唯一的原因,可能是自己醒来这段时间,无论是表现还是性格,行为举止,都和前身有着不小的不同。所以,忠诚于家族的老管家希尔曼,才会怀疑他的身份。

    mmp……

    林克心中不禁骂娘。

    特么的!

    不就是想吃块肉吗,搞的跟谋逆似的!

    这老家伙也太敏感了吧!

    搞明白了原因,林克心中大定,沉声道:“希尔曼管家,你不过是个我们家族雇佣的仆从而已,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怀疑我的身份!你问我是谁,我还想说,你是何居心!”

    面对林克的质问,希尔曼管家脸色微微一动,说道:“老希尔曼从小就在这城堡里,侍奉五十多年,从元帅大人的父亲开始,就一直打理祖地以及城堡事宜,从未有过半点失误,从未贪过一分钱,忠心可鉴。元帅大人离世之前,将男爵大人托付老希尔曼,老希尔曼有守护之责,更要确保家族真正的血缘传承……”

    扈从骑士穆尔听到这,忙是说道:“元帅大人确实是如此说过,但是……希尔曼管家,你怀疑男爵大人的身份,是会被……”

    “老希尔曼这一辈子,命都是这个家族的。就算是舍掉这条命,也不能对不起先祖大人们和元帅大人!”

    老管家坚定道。

    “可是……”

    穆尔还是有些犹豫,身为扈从骑士,他这一辈子,就是守护男爵大人的人身安全。从始至终,毫不怀疑。对于他来说,怀疑男爵大人的身份,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但是,说实话,刚醒过来的林克男爵大人,确实是有很多的可疑。这些,从小贴身跟随的穆尔,自然是比谁都清楚。

    “好了,既然希尔曼管家怀疑我的身份,那你就验证吧。”

    林克看着他们,“要如何验证?”

    希尔曼道:“自有先祖大人传来下的方法!”

    “那开始吧。”

    林克也无所谓。

    反正自己是魂穿,除非是他们能够强大到连灵魂都能检测出来。

    不过,貌似这个世界上,就算是神秘的魔法师,都没有一探他人灵魂的本领。

    要是有什么血脉的验证法,咱也不怕。

    又没有换过血。

    “借男爵大人一滴鲜血。”希尔曼说道。

    林克点点头,抬起自己的手指。

    希尔曼伸出一根手指,在林克伸出的指头上一抹,便看到一滴黑红色的血滴出现在指尖。

    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碗,里面似乎是有清水。

    滴答!

    悬浮在指尖的血滴落进了碗里,很快就沉底。

    然后,在林克的见证下,老管家又进入了城堡里的祖堂,从角落放着的一个特质的青铜盒子里面,取出来另外一滴鲜血。

    “这是……”

    看着这动作,林克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老管家希尔曼,包括扈从骑士穆尔,城堡里的护卫,家仆,奴隶,都是虔诚地跪在那滴血液之前。

    老管家口里念念有词,手指一动,鲜血滴进了碗中。

    玉碗放在了地上,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玉碗中的两滴鲜血随着水波荡漾,最后融在了一起。

    呼!

    看到这一幕,老管家希尔曼身上的恐怖气势瞬间消失,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匍匐在地,老态龙钟。

    穆尔也是松了口气,男爵大人的身份是真的。

    其他仆从护卫更是谢天谢地,心中大安。

    只有坐在椅子上的林克,有些懵逼地咽了口唾沫:“完了?”

    老管家起身,虔诚地跪倒在林克面前:“男爵大人,请宽恕希尔曼之前的无礼。希尔曼有罪,愿……”

    “这就完了?”

    林克却是蹦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

    特么的,这搞了半天,说是要验证老子的身份,就他么是……

    滴血验亲?

    他么……

    老希尔曼以为林克对于先祖传来的方法并不了解,随即道:“男爵大人,后面那滴血液是元帅大人离世之前留下来的最后一滴血液。您的血液和元帅大人的血液相融,便代表了您的身份。这是先祖大人们传下来的验证血脉的方法……”

    相融你妹!

    先祖你妹!

    传你妹!

    林克忽然有一种日了热狗的感觉。

    幸好是融在了一起啊!

    幸好啊!

    要是没融,林克之前希尔曼看自己的那种冰冷的目光,和绝情的态度,这老家伙绝对会毫不留情,一刀宰了自己。

    怕是一刀宰了都是轻的……

    最关键的是,林克清楚知道,所谓的滴血认亲,完全是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

    那血能融在一起,完全他妈是巧合。

    想到自己刚才真的是鬼门关前走一遭,险些成了冤死鬼,林克差点一口气憋死。

    他喵的,不过就是想要吃口肉嘛!

    至于就来这么刺激的嘛!

    “男爵大人,希尔曼对不起您,对不起元帅大人,对不起先祖大人们啊!希尔曼这就……这就随元帅大人而去……”

    匍匐在地的老管家忽然一挺身,手掌就要朝着自己脑门上拍去。

    “不要……”

    林克吓了一跳,忙是上前要阻止,却还是差了半步。

    眼看着这忠诚的老管家就要自毙,他急忙大叫:“我命令你,住手!”

    呼!

    老管家的手掌停在距离自己脑门两厘米的地方。

    爆发的掌劲,直接吹得花白的头发乱飞。

    还不待林克松一口气,后面的扈从骑士穆尔忽然唰地拔出自己的宝剑:“男爵大人,穆尔守护不利,愿以死谢罪!”

    “停停停……我命令你们,所有人,都原地不准动!”

    林克忙是吼道。

    真害怕自己一个阻止不及,这些家伙一个个在自己面前自裁,那就真的罪过大了。

    最后,看着眼前这一个个,谨遵自己命令,身体停在原地,然后又扫了一眼那个滴血验亲的碗,林克内心真的是哭笑不得。

    就算是真的有些气愤,但是自己也不可能把这一堆人都杀了啊。

    随即摆摆手:“传我的命令下去,所有人,都不准死。你们要是有个意外,以后谁伺候男爵大人我啊!”

    ……

    最后,这一口魔兽肉终于是吃上了。

    一想到,这一口的魔兽肉是他用命换来的,林克就有些热泪盈眶。

    不容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