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野赘婿 第四十章 九阶武师
    什么叫顺手解决?

    阎罗殿是乡下的小混混帮派吗?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想到这里,汪路路歪着嘴说道:“太爷爷,咱四大家族同气连枝,既然阎罗殿想动我汪家,就是跟四大家族为敌,只要我们……”

    汪远山怒斥道:“老子都跟你说了,四大家族跟阎罗殿相比,屁都不是。”

    更何况四大家族尔虞我诈,没有共同利益的事,怎能做到团结一心?

    “路路,你先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汪福山看着那张肿胀的脸,就觉得心疼。

    汪路路本不想去,但看到汪福山怜爱的眼神,便听话地离去。

    汪远山过完九十大寿后,整个人就变得非常古怪。

    有好几次,汪福山都看到汪远山在对着假山哭泣,嘴里叽哩咕哝不知在念叨什么。

    汪福山请昆仑最好的医生来给汪远山检查身体,得出的结论是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症。

    汪远山一代宗师,竟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蚀。

    事实上,没人能够跟时间抗衡。

    再牛的人,也会被时间打败,沦为枯骨烂泥。

    九年过去,只怕汪远山的老年痴呆愈发严重,才会将魏小宝错认成自己的师父。

    魏小宝或许跟汪远山的师父长得很像。

    汪福山了解父亲的脾气,这事得慢慢来,不能着急。

    现在谁站出来质疑魏小宝,汪远山的拳头都会毫不犹豫地砸过来。

    “鼻涕虫,看来你的仇家这回真是下了血本。”魏小宝仔细研究着那封信上的字迹。

    汪远山笑道:“想请动阎罗殿消灭一个家族,能不下血本吗?”

    “不不,这信是阎罗殿青龙堂堂主上官正我亲自写的。”魏小宝神情玩味,“那老家伙轻易不出动,出动必斩草除根,我估摸着至少得花一百亿,才能请得动他。”

    上官正我?

    一百亿?

    汪远山再也笑不出来。

    汪福山插嘴问道:“谁是上官正我?”

    江湖中貌似没有这号人物。

    “没听到师父说是青龙堂堂主吗?”汪远山颇为恼火。

    汪福山没有接话。

    阎罗殿非常神秘。

    别说四堂堂主,就是十二金钗,在江湖中也无人知晓。

    至于阎王,更是处在云里雾间,更像是个传说。

    江湖中人都知道,一旦被阎罗殿盯上,不管是谁,必死无疑。

    请阎罗殿出手肯定很贵,但也绝不会需要一百亿,这太夸张了。

    然而就是如此扯淡的言论,汪远山都是深信不疑。

    汪福山揉揉额头,真是头疼。

    上官正我在信中说,将会在今晚亥时造访,单独跟汪远山聊聊,若能谈妥,汪家就会平安,若是谈崩,汪家就会灭门。

    魏小宝倒想看看,上官正我能猖狂到什么地步。

    “福海,你过来。”汪远山朝汪福海招招手,如今汪家有难,汪福海回来得正是时候。

    汪福海神情微滞,走过去问道:“爹,您有什么吩咐?”

    “当年你执意脱离汪家,我便封了你的丹田,如今也该解开了。”汪远山叹口气,“汪家需要武者。”

    汪福山闻言大惊,急声道:“爹,这可万万使不得。”

    要是让汪福海恢复武者身份,他们嫡长一脉将如何在汪家立足?

    “阎罗殿杀来,你挡?”汪远山一句话就呛得汪福山无言以对。

    别的家族,哪怕是小家族,他们的家主都是武者,唯有汪家,身为四大家族之一,却是个例外。

    汪远山看中的是长子的敦厚老实,高瞻远瞩,谁知到了古稀之年,长子反变得鼠目寸光,私心泛滥。

    这绝对是汪家的悲哀。

    汪福海很是激动,缓缓跪在汪远山面前,泣道:“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

    “唉,其实当年只要你再坚持坚持,爹又怎会不同意你们的婚事?”汪远山也不是那种老古板,非得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爱子的幸福。

    联姻固然重要,但跟所爱的人在一起不是更重要?

    汪福海听到这话,双眼顿时被泪水糊湿。

    “槐花呢?”汪远山苍老的手轻轻按到汪福海的头顶,精纯的真气从百会穴注入,如洪水般冲过汪福海的奇经八脉。

    汪福海全身剧颤,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槐花在生小贝时,难产去了。”

    想到从没见过面的母亲,汪小贝也是止不住地抽泣。

    轰隆。

    真元如陨石般砸进汪福海的丹田。

    所有的封印在瞬间被冲开。

    汪福海瘸掉的一条腿,也在这冲击中,骨头被重塑,直接恢复正常。

    “九阶武师?”汪远山惊道。

    汪福山也是一脸懵逼,这怎么可能?

    汪福海当年离家时,乃是六阶武者,真气被封后,修为难进一步。

    封印刚被解开,他就爬升到了九阶武师?

    尼玛,坐火箭也没有这么快啊。

    汪福山近乎绝望。

    纵然爱孙汪路路能练出真气又如何,也不过是区区一阶武者,比起九阶武师,那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汪远山也是在去年,才刚突破到九阶武师。

    江湖中无人知道这点,只知四大家族的最强者,全都是八阶武师。

    “爹,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汪福海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觉他在做梦,梦醒了还会在大荒山给果树施肥。

    汪远山看向魏小宝,顿时了然。

    有魏小宝在,汪家定能平安度过此劫。

    汪福立即派人去打扫别院。

    那座别院正是汪福海的住所,二十多年来,一直有清扫和修缮,所有的物品全都保持原样。

    汪福海随后来到别院,看着熟悉的一切,心情复杂。

    院子里有棵槐树,还是他亲手栽的,离家时不过手指粗,如今已长成盆口粗的参天大树。

    槐花正盛开。

    蜜蜂在花间嗡嗡叫着,忙着采花酿蜜。

    空气中飘浮的全是槐花的清香。

    “爸,我看鼻涕虫打算将汪家交给你,那果场是不是就是我的了?”魏小宝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汪福海凝视着魏小宝,表情凝重地道:“小宝,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谁?”

    如果魏小宝真是父亲汪远山的师父,那他的来头只怕会非常惊人。

    他被封的经脉刚打通,就踏进九阶武师,这不是偶然,而是魏小宝造成的必然。

    汪福海想起了魏小宝给他熬的药,还有那痛不欲生的针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