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野赘婿 第七十一章 失去左手
    京城医院。

    战机在一块空地上降落。

    身穿军装的沙金,早早等候在那里。

    魏小宝看到沙金肩头的勋章,才知道这家伙军衔不低,竟是个少将。

    沙金跟二人握了握手,便带着他们直奔急救室,顺便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他们得知敌军有一队精锐士兵,准备越过停火线,汪福海便带队前去阻击。

    结果这是敌军设下的陷阱,汪福海小队遭到伏击,整个小队差点全军覆没。

    “这么简单的陷阱,你们都没看出来?”魏小宝皱眉质疑。

    汪福海从未上过战场,并不懂战场上的这些门道,但沙金能够混到少将,难道也不懂?

    边境的主帅和将军们也不懂?

    只从沙金简单的描述中,魏小宝就知道事情绝不简单。

    他隐隐觉得这是有人刻意策划,目标自然是汪福海。

    来到急救室外,抢救还在进行中。

    看着“急救中”那三个闪光的大字,汪小贝坐立不安。

    急救室外,还有一些士兵。

    他们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满脸缠着纱布,有的衣衫褴褛,显然都是汪福海小队的成员。

    他们都没有说话,脸上写满悲伤。

    若非汪福海,他们根本不会活下来。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

    一个中年医生走出来,摘掉口罩,露出挂着笑意的脸:“汪先生没事了。”

    所有人在焦急中等待的人,全都欢呼起来。

    汪小贝高兴地直抹眼泪。

    沙金也是长舒口气,要是汪福海出了事,很难跟汪家交代。

    汪家为这个国家做出的牺牲已经够多了。

    待到众人平静下来,那医生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他叹了口气,轻声道:“但汪先生的左手,没有保住。”

    很安静。

    “没事,只是一只手。”还是汪小贝打破沉默。

    魏小宝笑道:“也是,比断腿好多了。”

    其余人都笑不出来。

    没人愿意缺胳膊少腿的。

    汪福海很快就被推出了急救室。

    他的神识已经清醒,看到汪小贝时,微微一笑:“小贝,让你担心了。”

    “爸,你没事就好。”汪小贝握住汪福海的右手,眼睛不受控制地看向汪福海的左手。

    左手不翼而飞,断腕处缠着厚厚的纱布,隐约能够看到血红色。

    汪福海道:“比起那些丢了性命的人,我已经够幸运了。”

    战场无情。

    生命在战场上非常脆弱。

    尽管参军不过月余,但汪福海已经经历太多的生死离别。

    想到他的那些兄长,全都将鲜血洒在这里,汪福海总算是找到了归属感。

    来到病房,那些伤员全都回去休息,只有沙金留了下来。

    有些问题,沙金还需要询问汪福海。

    汪福海能够活下来,对他们查明真相非常有用。

    “沙将军,我只能说,我们遭到了伏击。”汪福海努力回想,想起的全是战火硝烟,“我们落入了敌人的圈套,差点全军覆没,就是这样。”

    沙金皱眉问道:“没有任何征兆?”

    两国交战,像汪福海所经历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这一点都不奇怪。

    汪福海苦笑道:“要怪只怪我是个菜鸟。”

    沙金叹了口气,没有再问。

    魏小宝坐在凳子上,斜眼看着沙金,冷声问道:“你们让我爸带队去打伏击,却没有派遣有经验的战士?”

    “他们都是身经百战……”沙金自知无法自圆其说,索性闭嘴不再撒谎。

    刚才等在急救室外的伤员,清一色的都是新人。

    魏小宝一眼就能看得出,汪福海本就是菜鸟,再带着这群新人,他们不是去打伏击,而是去送人头。

    “老汪,你好好休息。”沙金转身离开。

    魏小宝诡异的眼神,看得他全身都不舒服。

    “身为九阶武师,刚上战场,就断了一只手,很丢人吧?”汪福海自嘲地笑笑,“我本可以救更多的人,但……”

    汪小贝紧紧握着他的右手,含泪说道:“爸,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魏小宝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药丸,递给汪福海,笑道:“爸,先把这颗药吃了。”

    汪福海没有多问,接过药丸放进嘴里,一股辣味差点让他剧烈咳嗽。

    他强忍着痛苦将药丸吞进肚子里,黑着脸问道:“这是什么药?怎么能这么难吃?”

    “大补药。”魏小宝猥琐地道,“柳阿姨还等着你呢。”

    没个正形。

    汪福海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

    魏小宝也没有询问什么,和汪小贝一起守在病房里。

    次日接近正午时,汪福海才从睡梦中惊醒。

    他满头大汗,身躯轻颤,嘴唇都被咬破了。

    梦中。

    他看到那些年轻的战士,满脸是血地朝他伸出血淋淋的手,他努力去抓,却是没有抓住一只。

    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想再上战场了。

    不是他怕死,而是他惧怕他救不了年轻人。

    一颗炮弹下去,有太多的残肢断体。

    那场面不是所有人都承受得了的。

    沙金再次出现时,已是在四天后。

    汪福海彻底恢复精神,每天都要出去散步,感觉伤势已经痊愈,但医生没有批准他的出院申请。

    魏小宝却知道这一定是沙金的意思。

    沙金没有穿军装,灰色夹克搭配黑色西装裤,皮鞋锃亮,简单大气。

    他们坐在住院部楼下的长椅上,交谈甚久。

    送走沙金后,汪福海的脸上有了少许笑容。

    “爸,沙将军跟你说什么了?”汪小贝拿着水杯过来,身后跟着魏小宝。

    汪福海道:“牺牲的人,全都追认为烈士,伤员也得到了补偿,我这心里也就好受了些。”

    “这几天我也查到了一些内幕,不出意外,应该是罗家搞的鬼。”魏小宝挨着汪福海坐下,在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爸,还记得这个人吗?”

    照片上有一个排的人,全都扛着枪支,面对镜头笑得很开心。

    这正是汪福海当时所带领的小队。

    看着魏小宝指着的那人,汪福海点点头,道:“他叫叶逸,是我们小队的侦察兵,据说有着非常丰富的侦察经验。”

    “他是阎罗殿的人。”魏小宝低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