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不起的修仙门派系统 第10章 秋风起(感谢书友墨菲支持)
    10.秋风起

    在卢灵的照看下,燕石玉等五人寻得了一处灵气充沛的山林深处,重新开辟了一个简易的据点,准备以此为基石重振太一门。

    有金丹期的大高手坐镇,这几人明显干劲十足,行为举动也颇为大胆,而那个最小的太一门小女孩,甚至没有被金丹修士的气势所震慑,时常向卢灵求教各种问题,吓得燕石玉频频来向卢灵告罪。

    卢灵倒是没有什么身为高手的傲气,面对这么一个灵动的小女孩,他每次都是很和善的为她细致去讲解,哪怕很多为问题在卢灵看来非常的幼稚。

    这个女孩叫墨菲,颇有天赋,经过系统面板的查证,她的主灵根乃为水木双系一品灵根!而根骨、悟性评价也有7,同时拥有一个的特殊状态,天生拥有更高的气感,在修行上的天赋不可谓不高。

    卢灵起了爱才之心,只可惜自己主修金系功法,对水木二系的功法虽了解一二,并且在触类旁通之下也能指导墨菲的修行,但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好在目前只需要照拂他们五人十三天,等把这个挑战任务完成之后,自己说不定就重新穿越回修启大陆,不用再为此事多做操心。

    头几日风平浪静,五人经过激情澎湃的多人运动,已经把据点建设的初具模样,同时几人还在附近发现了珍贵的火铜、寒铁等矿藏资源,卢灵甚至在几公里外还意外发现了一颗巨银杏。

    巨银杏是通灵古树,每一棵巨银杏都有着至少五百年的树龄,树干、枝叶都蕴含着丰富的灵气。

    用经过燕石玉回忆起曾经大师兄的话来说,每一株这种灵树,不但拥有良好的聚灵功能,可以缓慢聚集四周的灵气,同时也能证明这附近拥有一处灵脉,没有经过灵脉的洗刷,一般的银杏树不会蜕变为巨银杏,这是是珍贵的宝物。

    卢灵在发现这等奇物之后,大喜过望,将自己闭关打坐的地点直接挪到了巨银杏的树冠上。在灵脉与聚灵的双重加成下,卢灵甚至可以发现自己的修为以可见的速度在快速进步着,按照这等速度,不消几年,自己就可到达金丹巅峰,再下一步,则元婴可望!

    卢灵恨不得在此好好闭关个几十年,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是不现实的——别的不说,假设挑战任务完成后,自己穿越回修启大陆,是不是会重新回到金丹中期,这是个问题。

    不过能修炼一天是一天,蚊子腿也是肉不是?

    ······

    安宁不可能长久,在第六天,在巨银杏上打坐的卢灵,突然张开双眼,死死盯住北方远处,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弱的气息正在逼近,方向虽然不是正对着燕石玉他们的据点处,但是这个修士在此地经过时一定会发现太一门幸存的五人,来者敌我不明,要谨慎小心为妙。

    卢灵毫不犹豫的将自身气势外放,一身金丹后期的精湛修为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同时驾驭着万云台,朝前来的修士飞去。

    刚飞了数公里,两人就迎面相遇,对面那人也早就发现有一不明修士径直对着自己飞来,气势很冲,于是已经减缓了速度,这下两人贴脸相遇,这个修士更是运转起三四个法宝,环绕周身,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你是何人,为何打扰我在此清修?”

    卢灵为了夺得语言高地优势,先发制人,质问道。

    “吾乃栖霞洞天精英弟子黎庆,敢问阁下是何派修士?”

    那人见卢灵没有出手,而是质问自己为何打扰他修行,心中暗松一口气,刚刚他观察卢灵一身浩然灵气环守萦绕,磅礴的气势毫不遮掩,这等修为必然已经到达了金丹后期,自己只是金丹初期的普通门派精英弟子,若跟他对上肯定讨不了好,于是客气的回道。

    卢灵暗暗咂舌,这人一身真气精纯不已,至少有金丹初期的修为,甚至是金丹中期也说不定,若在我之前的清宵派,至少能当一个实权长老,而他在那栖霞洞天居然仅仅只是一名精英弟子。

    这方世界灵气如此充沛,修真界的平均实力肯定不差,自己虽然是金丹后期,放在修启大陆或许是一方诸侯,但是来到这里还是得夹着尾巴做人。

    心中虽然百转千折,表面上卢灵却也收拢了不少气势,不再那么压人,也拱手回道:“原来是栖霞洞天的弟子,吾乃此地散修卢灵,不知阁下突然到来是有何事,此处是我的闭关之处,一直以来不曾被外界所打扰。”

    黎庆虽然听卢灵自称是散修,但是脸上丝毫没有露出异色,金丹后期的修士,即便是散修,也没有一个是简单货色,自己虽然是大派弟子,却也没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原来是卢灵前辈!”

    散修无门无派,虽然没有后盾,但是修行经验丰富且交游广阔,跟一位实力可观的散修接下善缘,在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用上,因此黎庆稍稍起了交好之心,同时又回想起门派下达的任务,虽然内容令人感到疑惑,但是也没什么保密的必要,于是当下便说道:

    “前辈可能一直在闭关,故而有所不知,前一段时间,有魔道大派百蛮山一批弟子在此出没,不知意欲何为,而据传闻此地东方数百公里处曾有一小门派惨遭百蛮山毒手,因此最近我栖霞洞天掌门令我等前来周遭搜索一切可疑人等,除我们外,丹霞洞天还有紫霄宗也派人来协助我们搜索。”

    说完,黎庆还随口又说一句:“丹霞洞天和我派是故交也就罢了,那紫霄宗虽是正道砥柱,但门派弟子一向眼高于顶,门派长老更是出了名的自负,而且门派离此也有数千里地,不知为何却也要来凑热闹,莫不是那百蛮山拐了紫霄宗某长老的子嗣不成?”

    卢灵通过黎庆的话,顿时琢磨出来不少有用的信息,这太一门灭门惨案,与那魔道的百蛮山一定脱不了干系,说不定就是那百蛮山动的手,而紫霄宗此番行动可疑,说不定也有一定程度的参与,但是消息有限,推测不出其真实目的为何,但是可以已知的是,对太一门的遭遇,此修真界的正邪两道都有牵连!

    这背后的黑幕,可是大到天上去了,这可不是自己一个区区金丹后期就能查清楚的事情,怪不得是跨等级的稀有挑战任务,难度果然吓人!

    卢灵又与黎庆交谈几句,侧面问到一些这个世界的一些信息后,看出了黎庆有几分想与自己交好的心思,便借坡下驴,对他说道:“唉,没想到一闭关几年,外面竟发生这么多事,黎道友,这次可多亏你的情报,让我知晓原来那可恨的魔道弟子也在附近,我会仔细注意洞府周围,若让我发现有贼人出没,定斩不饶!”

    卢灵说着,脸上适时展现了一副痛恨的表情,似乎与那百蛮山有什么仇恨似得,“我在此正打算闭关突破金丹后期,为将来晋级元婴做准备,这次算承黎道友一个小情,能提前防备魔道小人,等我闭关成功,一定会去栖霞洞天找黎道友好好喝上几杯灵酒!”

    黎庆见目的答道,对方又隐隐有送客的意思,同时隐隐看见远方有一灵气充裕之地,似有巨银杏的存在,便意会那里就是卢灵闭关之处,忙不迭说道:“卢前辈太客气了,黎某只不过说了一些人尽皆知的事情,哪里敢承前辈人情,不过等前辈修炼有成,可以通过讯石知会与我,我必会提前准备,邀请前辈来我栖霞洞天好好参观,我想像前辈这样的天才,历彬掌门一定不会拒绝您的参观礼帖的!”

    说完,黎庆操动灵气,以双手奉上的姿势,将一块标记好的传讯石递与卢灵。

    修启大陆也有类似的东西,只不过比较珍贵,一般的门派弟子很少拥有,卢灵也不客气,伸手拿去,又与黎庆又客套了几句后,黎庆识趣的告辞请去,互相别过,之后便掉头向另一个方向飞去了。

    卢灵目送黎庆远去后,放下心来,回到巨银杏继续打坐,可是还没过几个时辰的时间,南方却发生了变故。

    “吼!”

    只听一声巨吼却突然传来,一股浓郁的妖气也随之在远方爆发,黑色的气浪如同龙卷一般在数公里外席卷天地,同时一股可怖的压力向四周滚滚传来。

    “大妖!”

    卢灵暗骂一声,心想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样子一定是太一门幸存的弟子招惹到了某个强大的存在,于是不敢耽误太久,把还刚捂热乎的屁股抬起来,然后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流星般飞了过去。

    ······

    修启大陆,新封县,林海边界。

    四个黑衣修士与卢玄遥遥相对,他们分站在东西南北四个角落,把卢玄围在了中间。

    刚刚卢玄遭遇伏击,索性他反应极快,将几道攻击都避开了去,而埋伏的四个黑衣修士见偷袭没有成功,也不再遮遮掩掩,而是结成了一个简易阵势,正大光明的围向卢玄。

    看着逼来的四人,卢玄已经看透,皆都是筑基初期的修士,心中丝毫不怕,冷笑一声,高声道:

    “也不知道新封所谓的三大门派是怎么维持的本地安宁,这光天化日之下,在县城之郊就有大摇大摆的劫路鼠辈。”

    “呵呵,再过不久,三大派就是历史,新封只会有一个门派。”

    说完,黑衣修士便不再言语,与其他三人一起对卢玄发动了进攻,几人攻击手段凶狠毒辣,且配合娴熟,一时间无数法术光华疯狂闪动,各种余波气浪奔腾数离之远。

    卢玄心里一惊,首先心想新封县这是要变天了,接着也凝聚起真气来应敌。

    前后数柄奇门法器,散发着邪恶的黑光,尖啸的各自袭来,远处则源源不断有各式术法喷涌而出。卢灵抬手撑起一道巨大的金色伞障,罩在前方,将一批法术波动、闪烁的黑色法球和各式拟态攻击纷纷挡下,伞障一阵抖动,表面被无数法术轰出一道道涟漪,同时自身气焰大盛,护体金光光芒四射,气浪滚滚。

    远处有一些散修和凡人队伍远远看见,急忙绕路而走。

    卢玄念起咒法,接着左手一记打出,四周数十米内的空间瞬间凝固,几名黑衣修士的法器和法术如同琥珀般被凝固,动弹不得,远远看去,卢玄周围仿佛变成了一个金色的巨大宝石。

    自己一个闪身,卢玄出现的琥珀之外,身后带起一条金色的残影,同时祭起降魔五色枪,转化为五色流光进行反击。这时卢玄身下金色琥珀一阵抖动,震起数股气流,接着便一片片崩解消散,而被凝固在琥珀中的法器、法术流,则随着琥珀一起,逐渐分崩消碎。

    几名黑衣修士遭到反噬,齐齐喷出一口鲜血,但是又赶忙拿出其他的法器,拦截卢玄的五色枪。

    降魔五色枪虽然只是地级法器,但是位列地级精品,一般的筑基修士,常用的也不过地级中下品法器,况且五色枪群战亮眼,加上卢玄修为上的优势,几人还没斗个几回合,随着一连串法术、法器互撞的空爆声不断发出,四个黑衣修士的法器便如脱线风筝般被弹飞回来,几人灰头土脸的落入下风,只得依靠阵法,转入守势。

    “情报有误,这云沧派掌门,绝对有筑基后期的实力!”

    眼见自己一柄法剑被卢玄的五色枪击碎,顾不上心疼,咬着牙竭力操使着剩下一柄法器,恨恨道,“那光武派的人真是废物,连目标是什么修为都搞不清楚,这次是栽了,咱赶紧撤。”

    此时卢玄战意高涨,手中妙法连出,每当黑衣修士们打出一式黑暗阴冷的阴邪术法,总会被卢玄的金色法术所消解,而五色枪则也大放异彩,在与数柄黑衣修士的法器缠斗中明显占了上风,不时有飞剑法印被长枪刺破,或打光法宝灵气,无力的掉落在地,砸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如此下去不时办法,领头那人说完后撤,四个黑衣人一起爆发灵气,将一些瞬发法术和次等法器一股脑的砸向了卢玄。顿时,四人的反扑攻势铺天盖地,凶风阵阵吹过,将卢玄的衣角刮得向后极力摇曳。

    卢玄虽然修为高深,但是面对这密集的攻击依然不敢轻视,于是体内真元加速运转,他双手一撑,一朵巨大的金莲渐渐浮现,莲花盛开,如同无底洞般,将四人的法器和大团的离体法术波动纷纷包住。

    四人见卢玄成功被缠住,慌忙各自使出遁法向远处逃去。

    卢玄打了个响指,金色巨莲径直隐去,失去光华的一些法器下饺子般掉落在地。卢玄顺手打散几道乱窜的法术乱流,顺带将地上的遗弃法器收入芥子袋,望着已经逃远的四人,也没有去追,而是眉头紧锁,加急向县城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