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不起的修仙门派系统 第11章 天正道门的危机
    11.天正道门的危机

    卢玄一到新封县城内,顿时感觉气氛与平时不太一样。

    街道比平时安静许多,很多行人也是一脸担忧和行色匆匆的模样,一些小摊小贩和街道两旁的店铺也紧闭了大门谢客,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安。

    卢玄正走着,突然旁边一人叫住了他。

    “你不是云沧派的卢玄卢掌门吗?”

    卢玄定住身形,扭头一看,原来是之前在弟子招收大会上曾经帮过自己说话的散修胡久之,貌似他还是新封县散修联盟的人。

    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卢玄一向很客气,说道:“没错,我正是云沧派掌门卢玄。”

    胡久之左右回头看了看,近上身来,压低了声音说道:

    “卢掌门,新封县出大事儿了!”

    卢玄脸色一肃,忙问道:“此话怎讲?”

    胡久之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就在前些时候,光武派不知为何,突然往县城内涌入大批弟子,将天正道门在城内的势力尽数拔起,那潮河水帮一开始还有一些修士在外守着一些产业,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好像接到了什么指令,竟然尽数退到了门派总部潮河水乡,城内产业也不要了,闭守大门,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

    卢玄联想到之前黑衣人所说的,新封县内将会只有一个门派的声音,心中有了一些猜测,嘴上问道:“那天正道门不是说在新封的势力最强吗,灵谷道人也是久在筑基后期的老前辈,肯定不会放任光武派乱来吧?”

    胡久之一听这话,脸上忧愁之色更重了,继续说:“天正道门麻烦大了,光武派敢在这时候发难,显然是有了充足的准备,事实上跟随光武派弟子行动的,还有一大批来路不明的黑衣修士,他们实力强劲,天正道门驻扎在县城内的人根本不是对手,交手没多久,天正道门的人不是被擒,就是逃走,现在整个新封已经彻底是光武派的天下了。”

    卢玄疑惑道:“灵谷道人就这样看着?”

    “据我兄长所言,早些时候,有几名黑衣黑袍修士联合光武五仙柱中的四柱,已经联袂带人攻上了天正道门的长灵山,为首的几个黑衣修士,都有筑基期的修为,而那个领头的黑袍修士更是恐怖,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我兄长只是远远看见就感到浑身战栗,这种气势至少也是筑基后期的高手!那张正和也不简单,一身实力突飞猛进,比原先强上太多,想来也是突破到了筑基后期。”

    卢玄心下了然,这光武派掌门张正和突破到了筑基后期,加上有不明势力相助,自身实力大大增强,确实有了笑傲新封的资本,天正道门这次或许凶多吉少了,只是不知,为何那黑衣修士会埋伏于我,我之前和那光武派虽有冲突,但是和黑衣修士却是井水不犯河水,哪怕其与光武派联盟,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吧?

    胡久之见卢玄不说话,以为是他被这情报给惊住了,自己心中暗想,如果以后坐等光武坐大,如卢掌门与我等散修以后的生存将会更加艰难。

    “卢掌门,今后你我的日子可都不好过了,那张正和与其他几仙柱护短的紧,咱俩上次得罪了左仙柱秦正平的儿子,等光武派一统新封,成就本地魁首,可有的咱们受了!”

    胡九之一直在唉声叹气,对散修们的未来前景的看待很不乐观。

    卢玄一笑,拍拍胡久之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胡道友,我实力不弱,不惧他张正和,若胡兄与散仙会今后有什么难处,可来新封以西,林海内四百里处的林中山谷来寻我,我云沧山门正在此处。”

    胡久之看不透卢玄的实力,但是也只当他是筑基初期或者中期的水平,见卢玄这么说,实在无法理解,只当是眼前这卢掌门心里自我安慰与强撑,也没了心思搭话,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担忧,勉强挤出来个笑容,告了个辞便向自家门派而去了。

    卢玄别了胡久之,心中也一直在思索当下的形势,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尽管卢玄对自己保持信心,对卢灵的手段也给予厚望,但是不能盲目小视对手,于是他在县城内赶紧采购完一些所需的物资,便准备先行折返回门派提前做一些准备。

    正当卢玄准备回走时,眼睛瞥见一队修士正围着一处大宅院,与院内一些修士吵嚷着什么,本来卢玄也没想管这么多,但是包围宅院的修士中有不少黑衣修士,这让卢玄不得不注意,于是他收起气势,敛起气息,摸到旁边围观。

    透过人群,能看见宅院大门之上有一块“新封散修联盟”的牌匾,显然是散修们在新封的一块驻地,此时宅院大门大开,有两人正带着几人堵在门前,阻止光武派的进入,这两人满脸怒容,其中一人赫然是分别没多久的胡久之。

    “原来是胡久之和他们散修的盟地被光武派和黑衣修士给围了,胡久之曾声援过我,黑衣修士也无故偷袭与我,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袖手旁观。”

    卢玄观察些许,似乎是光武派的修士们要捉拿什么人,而胡久之则堵在门口不让他们搜查,两伙人剑拔弩张,似乎下一秒就会擦枪走火打起来。

    卢玄对黑衣修士们不会带有好脾气,况且经过查探,这帮人里也没有筑基期的修士,不被他放在眼里,于是他放开气势,运转真气,将降魔五色枪召出,慢条斯理的向这帮人走来。

    “什么人!”

    包围散修联盟的光武派和黑衣修士们见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强大的气息逼近,都大惊失色,而散修联盟也被这股气势所吸引,一时间两帮人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一凝,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扭向卢玄的方向。

    “云沧派,卢玄。”

    卢玄的声音,与他的攻击同时发起,而当众人听清楚这话时,眼中只是感觉有无数金光刺来,等看清时,最外围已经有好几人倒在了五色枪的光华之下。

    “不好,是筑基期!”

    这帮人领头的是个练气九层的光武派修士,看见卢玄展现出的气势和修为已经是筑基期,自知自己这伙人不是对手,于是立即组织开始撤退。

    胡久之看见卢玄竟然直接出手,稍微一愣,又看见光武派的人似乎想撤,眼睛一红,就要下令让自己人也一起上,但是他的身子刚一动,一双大手就拍在了他肩膀上。

    胡久之扭头一看,是散修联盟中一家名为齐云门的帮主刘嵩,是个练气九层的修士,也是目前这院子里所有修士的主心骨。

    只见刘嵩缓缓摇了摇头,对胡久之说道:“久之,咱联盟不比光武,为了以后着想,不可冲动啊!”

    胡久之也稍稍冷静了一些,只是看着外面的卢玄,神色颇为挣扎。

    卢玄步伐始终不急不缓,五色枪的五道流光在四散而去的修士中左突右冲,斩落不少修士,自己的双手也时不时的掐出几种法诀,将一些跑远的两派修士炸倒在地,只不一会儿,除去那个领头的和其他零散几个修士属兔子似的,已经窜没影儿了,其余人等则是七零八落躺了一地,身上大小伤势不等,重的已经昏迷了过去,而轻的在不断呻吟。

    胡久之复杂的看着慢慢走来的卢玄,等他走到面前站定时,不等他说话,便深鞠一躬,同时说道:

    “胡久之感谢卢掌门援手,久之本想带领人手一起支援卢掌门,只是我们散修联盟人少势微,万万不敢得罪光武派,让卢掌门失望了,若有责罚,久之愿一力承担,只是希望卢掌门念我盟弟子在新封地界生存不易,放过他们。”说完,又鞠了一躬。

    卢玄将胡久之扶起,说道:“不必如此,我知道你们不敢轻易得罪死光武派,并不曾怪罪你们,何况就外面这些人不过乌合之众,我一人收拾足矣。”

    刘嵩从边上一步踏出,也对着卢玄深行了一礼,说道:“我是齐云门门主刘嵩,今日刘某感谢卢掌门大义,替我们散修联盟解围,如若不弃,还请卢掌门赏脸入内说话。”

    卢玄点点头,先扭过身子,右手一抓,将外面躺了满地的修士身上的行囊、包裹与蛇皮袋等物尽皆被卢玄收入芥子袋中。

    这帮修士实力低位,没有人有资格购置芥子袋,芥子袋互相不可放入其他芥子袋内,倒是免了他一派掌门手里拎着一串芥子袋的滑稽模样让别人看笑话。

    心里念叨着门派发展不易,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一边顶着胡久之和刘嵩奇异的目光,跟着他俩的脚步,进了这散修盟的宅子。

    在进来之后,刘嵩想了想,又吩咐一些手下,让他们把门外的光武派和黑衣修士安置整齐,拿些垫子被褥盖上,并去寻叫一些医师前来救治。被吩咐的那些弟子虽然不忿,但也知道光武派开罪不起,只得领命去了。

    卢玄对刘嵩的行为心里有些不认同,这光武派已经欺负到自家门口了,居然还行如此软弱作风,当真是助长他人气焰。此前畏惧光武派实力强大,不敢支援自己也就罢了,现在事情已经惹下,不管散修联盟动没动手,光武派必定不会轻易罢休,而刘嵩却安排手下后行救助这些伤者,难道会指望那光武派因为此时网开一面化解恩仇吗?

    卢玄认为,修行之道,虽是一条逆天前行之路,但是却不能轻易逆心而为;慢慢长路,既没有坚守本心、斩却执念的毅力,也不存迎难而上、我欲登天的气魄,只会畏手畏脚,踌躇不前的话,一辈子终将困守现在的境界,永远进取无门。

    相比于刘嵩,这胡久之虽然只是筑基六层的修为,但是心中阳刚血气尚存,心性刚正,未来成就会比这刘嵩高上不少。

    心中虽观念不同,但是卢玄表面对刘嵩还是很客气。被请到散修联盟大厅后,刘嵩安排杂役沏取灵茶之余,卢玄又借机说出了想交易修炼物资的想法,两人欣然应允,一时间主客尽欢,气氛逐渐热烈。

    不过这气氛终究潜藏着不安,卢玄脑海中灵光一闪,在套取当下局势情报,分析敌我状态之余,一条计策浮现在卢玄脑海之中,经过他反复验证,觉得可行,于是当下叫住刘嵩与胡久之,向他们提出了一条建议···

    ······

    卢玄在这新封县掀起了小小风浪,而卢灵却头疼了起来。

    打发走之前那栖霞洞天的黎庆之后,卢灵又遇到了来自妖兽的麻烦。

    起因是太一门幸存五人中除去天才墨菲之外的另一女子,唤作蒋幽(酱油)。

    她在搜集一些可用作果腹的龙涎果时,意外发现了一处洞穴。洞穴阴森可怕,但是她心里想着有金丹前辈在外照应,洞内就算有些小妖小兽自己也浑然不惧,此前几天这位前辈已经斩杀了不少附近有威胁的蛮兽,于是便径直往里探去。

    走入几十步,蒋幽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处灵石矿脉,顿时心中大喜,加快了向内探索的步伐。洞内黑暗,不过无数灵石如同点点星光,如银河版铺就在洞穴两侧,清蓝的光芒,将黑暗驱散不少。

    酱油越走越喜,这里的矿藏十分丰富价值十分惊人,可是也就是在这时,她也发现了洞穴再往里不远,有一只正在沉睡的妖兽。

    蒋幽经过卢灵的教导,这几天刚刚突破练气一层,但也就跟一般的凡人武者差不多实力,哪里敢惹妖兽。

    “如果妖兽苏醒攻击自己,这么短的距离,谁能保证外面的金丹前辈能比妖兽更快?”

    想到这里,蒋幽心中一慌,转身就往外跑去。

    眼看就要跑出洞穴范围,好死不死的,蒋幽往外奔跑的动静有些大,同时自己也有些疏忽,不小心一脚踢飞了一块散落的灵石。这块灵石在洞壁两侧反复横跳弹射,最后撞向另一块灵石,只听‘咔嚓’一声,灵石块碎开,一些灵气溢散出来,而这这妖兽居然就此苏醒过来。

    人都有起床气,更何况妖兽,他见有人类打扰自己清梦,顿时大怒,一声怒吼发出,一身浓郁的妖力也随着怒气四下散发出去,威慑恐怖异常。

    经过卢灵远远感受,发现这厮竟然有着金丹期的大妖修为,这才感觉事情顿时棘手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