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不起的修仙门派系统 第13章 卢玄的行动(爆发求推荐)
    13.卢玄的行动

    眼前是一幕两败俱伤的场景。

    大妖魍纲正面硬扛住卢灵万云暗封台全力一击,受了不小的震荡伤害,还没缓过来劲儿,就被卢灵给后腰又挨上了一招大翻天手。

    这大翻天手属于元婴斗法,招式精巧且后劲无穷,内含无穷奥妙,只短短几天的学习,就已经让卢灵受益不浅,若正常元婴大修,将此招修炼到极致,全力一掌之下,其威势足以翻云裹气,断山裂地,将凡间一座县城整个拍陷入地不在话下,数百里内的风云会为之变色。

    卢灵修为不到元婴,而且参悟时日尚短,没有演化出大翻天手的更多变化,威力也远没到巅峰,但是就观以眼前这一掌对魍纲的伤害,已然不低,恐怕这大妖整个后腰的血肉组织与内脏已经被震成了一滩烂泥。

    而魍纲在惊怒交加之下,爆发的妖气与神通,对卢灵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势。外围法力屏障和护体真气被完全贯穿并打散,他身上多处也遭到了地刺的贯穿伤害,地刺上附着的妖力与妖毒顺着卢灵的伤口缓缓渗透,进入到体内大肆破坏并腐蚀内部组织和经络。

    单纯的贯穿伤还好说,卢灵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捅穿了,毕竟金丹修士的身体不是凡人的肉体凡胎,这种伤势,依靠一些灵药,再加上真气滋润与自身的恢复力兜底,总归是会被治愈,麻烦的是关于妖力的侵蚀。

    于内,顺着伤口的妖力在体内作乱,在外由妖域所形成的妖力毒雾,随着卢灵法术屏障和护体真气的消失,开始源源不断的侵蚀他的皮肉,这两者的伤害不容小视。

    卢灵‘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强行提起真气,暂时压住体内的伤势和侵入的妖力,并勉强又打出一道屏障,拖住外面的妖力毒雾,眼下这关头,不是能安心打坐修养的时机,魍纲虽然伤势不小,但是妖兽身体皮糙肉厚,素质天生比人类强上不少,硬吃一记大翻天手,还不至于立马毙命。

    魍纲的妖躯庞大无比,肉身饱满,肌肉臌胀,形态狰狞,光是放在那里,就能让一般的低级修士和凡人们胆寒,而现在魍纲的后腰那里,一块足有数平方米直径的皮肉,向内凹陷进去,整齐错落的硬化皮毛则大片的豕分蛇断。

    魍纲无力的卧趴在地上,身上萦绕的妖力元素流光也稀少很多,缓慢沉重的呼吸从前方悠悠传过,身旁周围的密集地刺,随着妖力源头的断供,也都变成了松散的浆土,洒落下来。

    卢灵为了节省灵力,没有再使用术法或者法宝,而是拈起手指,具现出一张剑咒符,向魍纲的方向一甩,飘出去的符纸,在空中迅速化为一道剑光,凝聚着相当于筑基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对准魍纲后腰的地方斩去。

    剑光耀眼张扬,足有十米横度,卢灵却指尖微微一压,将剑光又硬生生压缩了数米,威力反而更加凝实,狠狠地斩击在魍纲身上。

    魍纲的坚硬外部毛皮,早已被大翻天手打酥,根本抵不住被压缩过的剑咒斩击,这一下顿时黑血四溅,皮肉翻飞,塌陷进去的身体又被撕裂出一块可怖伤口,里面的血肉被狂乱的剑气绞的一塌糊涂。

    “嗷!”

    魍纲的惨叫声再次响彻山谷。

    这一击加上之前的大翻天手已经严重伤及了本源,他原本已经感受到了剑光的来临,但是一是体内妖力收到封脉的限制,加上自己爆发了神通,现在根本运转不开,而是后腰处的伤势严重影响了他的行动力,剧烈的痛觉也麻痹了原本敏锐的感官,所以当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光嵌入体内。

    魍纲的叫声虽然依旧洪亮,但是任谁都能听到其中的悲壮与虚弱,卢灵趁势而上,两指又夹起一道剑咒符,故技重施,激起一道剑气再度斩向魍纲。

    “噗嗤!”

    剑气一路披靡,大妖残破兽躯被拦腰切断了近乎一半,魍纲这一次,连惨叫声都发不出了,意识以及陷入了模糊。

    但是在意识消失前,魍纲心中的恨意加上执念,引爆了自己的妖力神通。

    卢灵面板提示不断闪烁,魍纲的技能详情已经被收录,可是卢灵根本来不及去看,因为数百米方圆的妖力神通领域骤然散开,凌乱的黑雾开始疯狂向魍纲处挤压而来,身旁的卢灵被这暴乱的妖气所波及,稀薄的屏障瞬间被撕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妖力直接卷了进去。

    妖力的爆发持续了一分钟后逐渐散去,卢灵整个人也被余风狠狠的扔了出来,整个人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肉,密密麻麻全是一块块被腐蚀出的伤口,一些伤口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

    熊妖魍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引爆了神通,只为同归于尽。而卢灵的心中也是憋屈不已,这大妖虽强,但是毕竟自己已经迈入金丹后期,但是奈何自己手边的法宝符篆实在是太少了,而这大妖的本命神通也忒多了一些,让人心生无力。

    他的眼前逐渐模糊,当他陷入黑暗前,朦朦胧胧的看到了几个焦急的身影往他的地方赶来。

    太一门幸存几人,匆匆赶来时,被眼前惨烈的一幕惊呆了,当他们看见卢灵的伤势时,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赶忙将他背到了据点的一处房屋里。

    燕石玉眼见庇护自己一干人等的前辈成了这副模样,心中万分焦急,却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跑回自己房间里,从一个大包裹里左翻右找,最后两手恭恭敬敬的捧起一个灰色的石匣。

    这个石匣造型外观颇似卢灵之前抽取到的任务奖励,但是上面却印满了玄奥古朴的花纹,石匣正上方篆刻着四个小字——太一宝匣。

    燕石玉祈祷了几下,然后缓缓打开了太一宝匣,里面盛放的东西也慢慢映入他的眼帘。

    ----------

    新封县郊,净心谷。

    这里是新封散修联盟的总部,同时也是散仙会的门派洞天所在。

    卢玄与胡久之等人现在正在此处。

    至于他们为何在此,这缘由要从头讲起。

    光武派的发难,虽然第一时间对准了天正道门,但是其野心是整个新封县,所以散修联盟自然也在光武派的清扫目标之列。

    只不过由于散盟的实力实在是太弱,所以光武派虽然将他们列入了清扫势力名单之中,但是最终目的却是想着彻底收服而不是清除剿灭,也因此,散修联盟没有第一时间被光武派所攻击,而是被监视看管起来。

    之前在新封被卢玄击败的那一队修士,是光武派在新封县城内的分支部队在完成了对天正道门的清缴任务,除去分出了一些前往天正道门增援大部队的与驻扎在各个要口的修士后,所剩余的一批人马;他们接到的目标,也不是武力驱逐新封县内的散修联盟修士,而是尽可能的收编散盟在新封县的产业与弟子。

    那所之前被包围的宅院,则是散修联盟位于新封县的产业总部,里面有大量的相关产业资料,对于散盟发展重要无比,里面的散修们怎么可能同意光武派的要求,于是他们就在外面对峙了起来,一直到卢灵到来,将他们击败,这才解了围。

    散修联盟式微,在新封县内存在感不高,多数的新闻热点也都是一些盟内某某修士又被三大派哪位弟子欺压,所以这些散修们,往往对几大门派,尤其是光武派没有什么好感,但又不得不屈服。

    虽然这一次面对光武派的威逼,胡久之和刘嵩难得的硬气一下,但是这是因为涉及到散盟的原则问题,若没有外部因素的压迫,以刘嵩为首的散盟隐忍派依然主张忍辱负重,低调自守,不想去再行招惹光武派。

    但是目前的形势,与和平时期的环境截然不同。

    刘嵩所想,在和平时期,倒是有几分道理,但是目前来看,他却是过于乐观了,或者说,他已经是在自我催眠并安慰了。当光武派成功击败天正道门之后,散修联盟被吞并是迟早的事,这一次虽然是云沧派的卢玄出手击败了包围光武派修士,但是在之后他们肯定会借此由头,卷土重来。

    刘嵩阻止胡久之援助卢玄,除去想给散盟尽可能留一些生机,幻想以后能和平解决问题外,还保有了不想结下血仇,防止自己的门派被光武派所吞并后,自己一帮人备受针对的情况发生。

    卢玄看出了刘嵩的一点小心思,但是没有点破,他更为在意散修联盟真正的领导者同时也是散仙会的门主——邢安平。

    于是卢玄在与胡久之和刘嵩进行简单交流后,便提出了想拜访邢安平的想法,顺便建议刘嵩与胡久之将新封县的产业资料与剩下的人手撤回散修联盟总部,防止光武派反复袭扰的同时,让整个散修联盟尽可能将有生力量聚合在一起,共同应对此次危机。

    刘嵩还有些犹豫,但是胡久之却立即同意了卢玄的提议,刘嵩见此也只得同意,反正眼下还天正道门的长灵山战局尚未明朗,还没到散盟最后危机的时刻,刘嵩还不愿这么早就放弃身为散修的自由与自己白手起家建立的小门派,就此加入光武派成为鸡尾。

    在他们撤离新封县的时候,光武派没有怎么阻拦,一是之前被击败的光武派修士们已经是他们在新封县不多的一批有生力量,二是很多人都想着,反正等他们门派击败了天正道门后,这些散修的产业与资源迟早要到他们手里,煮熟的鸭子飞不了,让他们聚在一起反而方便以后一次性解决问题,现在刺激他们反而讨不了什么好,于是干脆放任。

    顺利回到散修联盟盟地后,卢玄也如愿在山门处就见到了邢安平。

    这是一位外貌看起来约莫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相貌和顺,脸上始终堆着笑容,第一眼观感是此人比较和善。而当看见卢玄后,邢安平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连忙快步前来,向卢玄行了个礼。

    卢玄回礼后,就跟随邢安平引领,越过山门,来到了散修联盟议事厅。

    由于莫名被黑衣修士所偷袭,因此卢玄深知自己已经趟入了这一潭浑水,依照光武派的风评,他们以后不会轻易放弃纠缠自己,所以卢玄为了自己,也为了云沧派的安宁,早已决心要好好会一会这光武派,因此,争取散修联盟这股力量,是在以后的博弈中一个重要的举措。

    “只是不知散修联盟原意对上光武派的决心有多大,”卢玄边走边想,“看来我必须得透露一些底牌和情报,给他们打入一针强心剂。”

    来到议事厅后,几人随便谈了一些客套话,邢安平便找个借口支开刘嵩与胡久之,自己单独跟卢玄进了议事厅的里屋进行密谈。

    约莫一小时后,两人从议事厅中走出,卢玄一脸淡然,而邢安平的脸上的笑容却已经消失,多出来的是夹杂着惶恐、坚决、激动等好几个复杂情绪的纠结表情。

    出来后,邢安平对卢玄长鞠一躬,说道:

    “卢掌门,我即刻便通知散修联盟所有盟帮掌门来议事厅正殿,散修联盟在这场风波里,是存是亡,全看卢掌门了!”

    卢玄摇摇头,回道:“邢盟主,这一次不是我在帮你,而是你们在自救,我卢某只不过是推了一把,坚定你们反抗的决心罢了。”

    邢安平还想说什么,但是犹豫片刻没有说出口,卢玄看了一眼,接着说道:“邢盟主,决定一旦下了,就不要再回头了,况且,最大的压力在我这里,你们只需要配合我就可以,天正道门不知道会坚持多久,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邢安平听后,重重的点了点头,两人就此分开,卢玄驾着五色枪冲天而起,朝着天正道门的方向而去,邢安平则掏出一个法器,驱动后便回到正殿等待,不多时,包含刘嵩在内,四五人很快从四处赶来,齐聚在了这里。

    卢玄赶在路上,心中燃起一团火焰,那是充满愤怒与战意的火焰。卢玄生于金丹之体,身为被无上存在筛选入天土神园的纯净灵魂,一身道心坚定,念头通达;光武派,这一个新封县上至各个散修修真者,下到凡人百姓人人谈之色变,如今就连三大门派隐隐的龙头天正道门都被压制的一个门派,已经在卢玄心中,成为了他自己选中的一块磨石,这乱局,卢玄自信,在自己的参与下,将会很快被终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