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不起的修仙门派系统 第14章 散修联盟(感谢书友叶千裘支持)
    14.散修联盟

    在净心谷议事大厅,邢安平缓缓环顾着四周整齐落座之人。

    在他副手位置上的是散仙会副会长胡悠之,散修联盟仅有的两位筑基之一,同时也是胡久之的哥哥。左边首位坐着一位国字脸修士,脸上线条分明,此人乃金鸣派掌门叶千裘,练气大圆满修士,是整个散盟仅次于邢安平和胡悠之外最强者,天赋也不错,未来晋升筑基的概率很大,在附近名气不小。

    右手第一位则是歌乐府的府主南茗,此人修为炼气十层,差一步就臻至大圆满之境。

    特殊的是,南茗是一名乐修,当他在还是凡人时,偶然间于山谷之中听闻仙乐,于是有感顿悟,从此踏入修真一途。此人凭借天资,以乐入道,步步登至如今境界,虽然对于那些天才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也比寻常修士强上很多。

    左手末位就是齐云门的刘嵩,是炼气九层的体修,而右手末位则是长兵山的山主枪将李。

    说到枪将李的真实名字,众人从未听他何时提起过,而他因为酷爱长枪,所以自称枪将,久而久之大家就以枪将李来代称他。此人炼气八层,在散修联盟的几个门派掌门中修为最低,但是为人脾气最为急躁,是个直性子。

    在座众人被齐齐召集而来,心知有大事发生,结合外面光武派的强势,大家不由得心情沉重,脸上表情一个比一个凝重,而刘嵩因为之前引领卢玄来到门派,所以他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此时眉头更是拧在了一起。

    邢安平将众人表情收之眼底,手指敲了敲桌子,引得几双眼睛下意识的侧目,随后,他开口一句一顿道:

    “各位,今日通知大家来议事厅,我是想告知各位,我已经与云沧派合作,共同对抗光武派,还我新封一个干净的苍穹!”

    “盟主,万万不可!光武派实力强大无比,光武五仙柱各个也是人中龙凤,而那张正和更是一举突破到筑基后期,加上此时有大批来历不明的神秘黑衣修士来相助于他,我们散修联盟家小势微,万万不能与参与到这盆浑水中啊!”

    刘嵩豁然站起,大惊失色道。

    刘嵩说完,南茗立马附和。歌乐府这位府主,沉迷音乐之道不可自拔,对外界之事一向不怎么关心,而且他内心厌倦征伐相斗,性格也是憨厚谦和,虽然不同于刘嵩的胆小怕事,但是也是联盟内鸽派人物。

    枪将李这时候不耐烦了,他性子直,对光武派早已看不下去了,咋咋呼呼道:

    “刘嵩,你胆子小你就别去了,我早看那光武派不顺眼,张正和再强,那灵谷道人好歹是在筑基期修炼了数百年的老前辈了,怎么会轻易败给刚刚到达后期的张正和?即便加上黑衣修士的头领,灵谷打不过,就不能钻进天正道门那由几位凝元前辈联手布置的护山大阵中,慢慢消磨光武派吗!有灵谷他们在那边牵制光武派的高层,我们怕他们干甚!”

    叶千裘沉默不语,此时胡悠之倒是开口打断了下面的争论。

    “邢师兄既然决定与那云沧派合作,那必然有其中的道理,我们不妨听师兄说完。”

    座下几人听完胡悠之的话,都点点头,不再争吵,各自坐回座位,齐刷刷的看向邢安平。邢安平微微深吸一口气,说道:

    “诸位盟友,我之所以敢和云沧派合作,其一是因为有云沧派卢掌门的加入。那光武派仗着卢玄是外来修士,先前主动招惹了他,结果左仙柱秦正平的儿子被卢玄狠狠教训了一顿。秦正平护短,两派就此结下仇怨。”

    底下几人听后纷纷点头,光武派在新封行事嚣张,云沧派也不是第一个被他们欺凌的门派了。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卢玄,我们都以为是筑基初期,最多是筑基中期的修士,但是他实际上却是筑基后期的修为···”

    邢安平说道此处,刻意顿了一下,将四下几人听到后纷纷震惊不已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满意,接着趁热打铁道:

    “而且,其门派曾是源自于外郡的一个金丹名门,云沧传承深厚无比,卢玄更是已经准备在最近一两年闭关突破凝元期,其人实力深不可测,未来成就必不可限量!”

    话到这里,几人惊讶之余,也都了然,有金丹一郡名门传承、同时已经半步凝元的高手卢玄,却实有资格与那光武派叫板,这样一来,对抗光武派的势力,已经涵盖了两位筑基后期,而张正和境界不稳,对上灵谷和卢玄,落败几率不小,剩下黑衣修士头领一个筑基后期,独木难支啊。

    刘嵩回想起卢玄一人砍瓜切菜般顺手击败了一整队光武派修士的场景,暗暗惊诧卢玄的强大,同时又有些后悔没有在这样一位未来的凝元修士前多表现自己,只当是普通的筑基初期修士对待。

    不过有了一位筑基后期修士加入对抗光武派,众人的情绪也都稳定下来。邢安平见状暗中点点头,散盟内部阻力消失,于是他开始利落的布置各种行动方针。

    不多时,六人从议事厅中鱼贯而出,分为三队,邢安平与胡悠之一队,带着人数最多的一批修士,直奔新封而去;叶千裘与枪将李一队,带着一批精锐人马,饶向新封背面,而刘嵩则带一小批人坠在主力部队后面,南茗带着剩余修士坚守净心谷。

    新封县目前有两位筑基修士坐镇,一人是光武后仙柱吴正本,他盘坐于毗邻潮河水帮的一处客房中,死死的盯住潮河水乡的一举一动;而另一位筑基修士却是刚刚从前线退下来的一位黑衣修士,代号杨九。

    说来也巧,杨九此人正是之前埋伏卢玄,却被打的仓皇而逃的黑衣修士四人组之一,他们逃到最后,退到长灵山的队伍前,被黑袍修士狠狠骂了一顿,同时打发其中一人退守新封,增援光武的驻守力量。

    此人正在县府后院的主卧中静调养伤,旁边是新封县凡人县令亲手倒的温茶和端来的各式点心,服务的很是周到。

    只是还没坐一会儿,县令就从外面慌慌张张的往里跑,一边跑一边喊着“大人,大人!”

    就在县令慌不择路推门的一刹那,杨九眼光一凝,一股杀意对着县令当头罩去,县令脸色一白,‘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

    “我说过任何人不得打扰我,讲不出理由,死。”杨九的语气很淡漠,看着县令已经跟看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大··大人,出···出大事了!”县令嗓音打着颤,坑坑吧吧的说,“外面···外面有一大批仙师,好··好像是散仙··仙联盟的,正在带头···往县里强攻!”

    炼气一二层的修真大道入门者,就已经能与世俗苦修数年甚是数十年的一般武者相媲美,而炼气四五层的修士,已经能完胜凡人绝大多数的武士、侠客,凡人们只有一些稀有的绝世天才,将江湖武功练到先天后,才勉强能与炼气六层的修士匹敌。凡俗人士,正因如此,看待每一位修真者,都如同看待天上的仙师一般。

    杨九怪叫一声:“什么?”身影一闪,县令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被他一把掐住脖子举在空中。

    县令脸色顿时变得跟猪肝一样,强忍着恐惧继续说道:“外面的···光武··仙派的大人们抵挡不住···正··正在败退!”

    杨九脸色黑沉,顾不得再调养伤势,一把把县令甩到一边,再一步冲出门外,跳上一个备用的次品法器,冲上天去,在空中寻到了远处那北门光影闪动,于是赶忙打了个呼哨,聚集起一帮匆忙响应的黑衣修士和光武修士,一起赶往那里支援。

    北门处正是邢安平和胡悠之的主攻方向,有两个筑基修士的带领,散修联盟势如破竹,城门被他们一次强攻便一举拿下,接着他们分派数人看守大门,两人继续带人追剿四散的敌人。

    “何人敢在此作乱!”

    杨九一开始没发现对面有两个筑基,只看见胡悠之正带人往县中心冲来,于是怒喝一声,浓烈的火焰气息喷涌而出,径直攻向胡悠之。

    胡悠之见有筑基期修士阻拦,心里一惊,连忙操控起法器抵挡,之后连忙引使出数道法印,招引来几股凌厉的狂风,向来者席卷过去。

    胡悠之天赋一般,主灵根只有七品,但是却是罕见的气灵根,对气流有天然的亲和力。

    远远就能感受到这几股狂风锐利无比,这种压缩气流形成的气刃,将一些修为稍差的炼气修士拦腰切断不在话下。

    杨九大手一扇,一大片火墙凭空出现,高温夹杂着炽热的火浪,将狂风挡散,无数风刃撞在火墙上,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不见声息,火墙被风一吹,气焰反而更盛。

    随后,杨九单手一抓,整块火墙扭曲变形,形成了一个巨爪,抓向胡悠之。

    胡悠之连忙念动法诀,紧接着他身前几米处的空气被极速抽取一空,那火爪奔腾而来,陷入面前近乎真空地带后,失去了大量介质支撑,能量被快速耗减,巨爪火焰开始减速并熄灭。

    杨九见一击不中,又将法器抛了出过去。这是一个笔筒状法器,质地一般,但是法器属性与他火灵根的火行灵气相生,于是就被收为备用。

    笔筒飞出后,他同时手指一点,整个笔筒顿时燃起烈火,威能暴涨,在杨九的指挥下向胡悠之撞来。胡悠之也操起自身法器,拦截燃火笔筒,与其对撞几下,不分胜负。

    杨九实力本身要强于胡悠之,但是毕竟有伤在身,身上本命法器和其他的辅助法器受损的受损,被毁的被毁,眼下只能用次品法器代替,一身实力只能发挥出七成,倒也是和胡悠之有来有往。

    但是没过多久,胡悠之额头上却出现了一层细密的虚汗,他察觉出眼前修士修为要高于他,虽然发现了对方似乎有伤,法器也不行,但是论对真气的操控力与运用效率,对方远强于自己,虽然眼下旗鼓相当,但是再斗上几刻,最后落败的肯定是自己。

    安平师兄快来助我!胡悠之如是想着,心中暗暗发苦。

    杨九又和胡悠之互相poke了几轮,然后凭借更加精妙的微操水平,逐渐占据对线上风,手上愈发游刃有余,他眼中凶光也开始越来越盛。

    而就在这时,两人侧方突然有一飞剑,带着破空的尖啸声,远远刺来。

    杨九提前感应到这飞剑威力不同寻常,于是急忙打出一记火拳,逼退胡悠之,同时调转起笔筒法器,挡在了飞剑刺来的路上。

    邢安平的身影穿梭出现在飞剑之后,他见燃火笔筒挡来,双手连指,将数道真气凌空打入飞剑,而飞剑剑体蓝光暴涨,剑身前刺的同时迅速打转旋转起来。

    空中一蓝一红,两柄法器交错而过,蓝光依旧,红光却黯然熄灭。

    燃火笔筒虽有法力加持,但是被高速旋转的飞剑直接一剑刺穿,杨九呼吸一乱,遭到反噬,深知不是对手,于是掉头就跑,笔筒也丢在地上不管了。

    其实他心里憋屈的很,先是卢玄,现在又是面对散修,短短时间就连跑两次,连法器都被打光了,“只是想我堂堂白漆楼银牌杀手,何时遭受过这等委屈!”

    胡悠之身旁跟着的几个炼气修士,在之前的战斗中插不了手,于是开始另想办法,邢安平就是被其中一人叫来的。

    此时散盟众人见对方筑基修士已败,顿时士气一振,三五下击溃剩下的修士,便一起追着修杨九逃走的方向而去。

    杨九跑到潮河水帮旁边,见着了吴正本,被他赶忙接了进去。

    而吴正本表面关心杨九的遭遇和伤势,并分与疗伤丹药,暗中却对他嘲笑不已,心中暗起龌龊,想着这些白漆楼修士之前一个个高傲无比,没想到也有今天这等狼狈模样。

    不过,散盟众人追的很快,两人刚汇合没一会儿,上空就出现了一批批五光十色的人形光团,气息直指此处。

    两人同时发现胡悠之和邢安平跟着杀了过来,吴正本大怒,刚准备祭起法器,结果后门被突然撞开,一位心腹手下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大声喊道:

    “长老,东门出事了,一帮散修联盟的人突然出现,偷袭并夺走了城门楼,我们的人猝不及防,正在且战且退,但是大伙阵型快被冲散了,长老快想想办法!”

    吴正本顿时破口大骂,这散修联盟平时唯唯诺诺,但此时竟敢趁着掌门师兄带着主力部队包围了天正道门,来新封县内撒野,不仅夺了北门,更是偷拿了东门,当真是不知好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