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了不起的修仙门派系统 第16章 白漆楼
    16.白漆楼

    张正和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十拿九稳的计划于行动,居然被逼到如今这样进退维谷的境地。

    黑袍修士此时也是一脸阴沉,太阳穴上青筋暴起,显然也是到了暴怒的边缘。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原本那不被放在眼里的的卢玄。

    长灵山上,雾气浓浓,灵气流转,这是天正道门祖传的护山大阵——天极灵踪阵所带来的效果。

    天极灵踪阵最为擅长遮蔽阵内修士的五感与行迹,这些天来不知多少光武两派修士在这阵内迷失方向,最后被埋伏的天正道门弟子所杀,天正道门也正是依托这阵法,面对熏天赫地的光武派和白漆楼联军的围攻下,顽强坚持到了现在。

    风水轮流转,原本的两派联军,此刻万万没想到,短短几天,整个新封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外来小门派掌门卢玄,异军突起,先是一敌四击溃埋伏的白漆楼四位银牌杀手,接着展露出筑基后期的修为,煽动往日如同乖猫一样的散修联盟奇袭了新封县,重创了两派的后备力量,最后卢玄利用信息差,同时巧借时机,于半途截杀两派援军,导致两派折损大量中高战力。

    光武派此时可用的筑基战力已经所剩无几,五柱中的左柱秦正平与后柱吴正本战死,前柱戚正云驻守门派大本营光武灵湖。核心弟子中紧跟自己其后、秘密筑基的一名修士也折在了卢玄手中,环顾四周,张正和悲哀的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只剩下了光武右柱,筑基初期的凌正群。

    白漆楼损失也不小,三名银牌杀手受伤,一名银牌杀手身死,同时自己两大臂膀,实力达到筑基中期的白漆楼金牌杀手也损失一人,此刻自己所能调动的楼士,也极为有限。

    天正道门此前被两派联合斩去一名筑基弟子,但是总体实力依然留存在长灵山,随着卢玄的云沧派和散修联盟的加入,双方攻守之势逆转,两派对长灵山的封锁也名存实亡,因此他们有意撤退,即使是心中充满了不甘。

    “可恨!卢玄这厮,我定斩不饶!”张正和双眼通红的看着长灵山,懊恼不已,只差一步,自己就能摧毁这天正道门,问鼎新封阔达近千里方圆地界,就差一步啊!

    “走吧,长灵山的乌龟壳还能坚持多日,卢玄却已经近步逼来,这一次是我们失算了,不过这笔账我们白漆楼会记下的。”

    黑袍老者宽慰道,只是只有他自己明白,一下折损如此多的金银牌杀手,恐怕楼主不会善罢甘休。

    一想到这里,黑袍修士浑身为不可查的抖了几下,随后便恢复了正常神态,将恐惧埋藏在心里。

    “走!”张正和盯着长灵山看了又看,双拳数次紧握,最终却颓然下来,大声呼喝道,准备带领弟子们撤退。

    联军骚动了几分,随后一众便开始缓缓退去,长灵山脚下逐渐空旷起来。

    开始撤退后,两派后队修士变前队,开始有序撤离。

    在整个队伍的最前方,几人正互相谈论并时不时怒骂着,表达对行动的不满,这时,其中一人却突然说道:“停,你看前面,那是什么?”

    旁边那人正骂着云沧派骂的起劲,被同伴这么一说,也是一愣,随着他的话语向前看去。

    只见远方的天空处,一个光点隐隐出现。

    光点在众人视野中越变越大,最后竟一分为五,眨眼间便突到了联军阵前。

    “敌袭!有敌袭!”

    为首几人这才后知后觉,赶忙鼓动真气大喊道。

    声音未落,五色光华已经切入阵中,顿时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扫落一大片联军修士。前队大多是炼气弟子,实力不济,自然抵挡不住这五色枪的攻击。

    张正和和黑袍修士一见前队骚乱,同时又感应到强大真气波动,赶忙上前,各自出手,将五色光华击退,这才稳住了队形。

    而这时,卢玄也随风御空而来,单枪匹马,立于两派阵前,修长的身影,面对人多势众的两派修士,显得异常孤单,但是卢玄身上的气势和战意,却又无比坚定。

    张正和怒气迸发,指着卢玄喝道:“卢玄,你这是想与我光武派鱼死网破不成!”

    “土鸡瓦狗,尔等也配?”卢玄冷笑一声。

    张正和深吸一口气,说道:

    “很好,卢玄,这是你逼我的。”

    说罢,张正和气机大涨,五柄飞剑如孔雀开屏般现于身后,杀意死死的向卢玄笼罩而去。

    这时,又一声洪亮的长笑声在众人后方想起,几人定眼望去,只见一位白袍老者从长灵山上驾鹤而行,飘然而至,两名道童并排跟在后方。

    老者鹤发童颜,脸色红润,待他行至卢玄和张正和等人后,几人只感觉一股气息如同春风般拂面而来,温暖异常。

    “诸位来我长灵山拜门多日,老朽有愧,今日方出关待客,几位不放来我长灵山内,饮茶煮酒,坐而论道,岂不美哉!”

    来者正是灵谷道人,卢玄听闻多日,如今终于见到他的真人,第一印象只觉得灵谷浑身上下充满了生机,整个人如同枝叶旺盛的湖边巨榕,木属性浑厚悠长,随后感叹,不愧是在筑基后期参悟多年的修士。

    “哼,灵谷老儿当真是虚伪的很,之前跟乌龟一样不敢出来,现在有帮手了立马假惺惺的出来助阵。”黑袍修士出言嘲讽道。

    “哈哈哈哈,”灵谷身旁两位道童打扮的修士已经被光武右柱和白漆楼剩下的筑基修士拦住,不过此二人焕然不怕,双双展开气势,赫然是两名筑基中期的修士,灵谷也哈哈一笑,毫不在意黑袍修士的嘲讽,只是对着他们说道:“天道有常,凡人安居乐业,修士参演天机,张正和,你却被凡世红尘所蒙蔽神智,实在不该。”

    张正和剑意四射,手挽一剑遥指灵谷道人,说道:“灵谷,你与你天正道门时刻压我半头,我终日修炼数十年,目标就是超越于你,斩杀于你,了却心魔,今日你既出,那就来战吧!”

    说完,张正和身后剑光四射,几柄飞剑灵光大振,齐齐向灵谷斩去。

    架说打就打,几人都不含糊,卢灵虽战意满满,但是也没有去插手张正和挑战灵谷的争斗,而是将目标转向了黑袍修士,脚下一蹬,整个人向他冲去。

    黑袍修士桀桀一笑,两手黑气弥漫,缓缓左右摇动,面对突进过来的卢玄,不慌不忙,当卢玄快至身前时,黑袍修士两手突然紧握,接着其身上骤然炸起一团黑雾,卢玄撞上黑雾,掀起雾团一丝波澜,接着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卢玄皱起眉头,黑雾中五感封闭,黑袍修士气息难寻,自身真气也有隐隐陷入泥潭般迟滞的征兆,这黑袍修士一身真气诡异非常,竟有些近似妖气的感觉。

    正想着,卢玄身后的黑雾,形成一张人脸,狰狞着咬向卢玄。

    反身一枪扫过,搅散人脸,脚下又出现数双鬼手,纷纷抓住卢玄的脚踝,向下拉去。

    卢玄看着脚踝处不断冒气轻烟,心中知晓这鬼手正在不断侵蚀护体真气,当下一掌击出,拍散鬼手,同时快速掐出几式手诀,将速构阵法斗金虹吸阵架设而出,吸力直指向一处雾气微薄的地方。

    黑雾运转忽然快了几分,卢玄警惕起来,果然周围的黑雾又幻化出数十柄各种奇门兵器,如****般攻向卢玄。

    卢玄将五色枪注满真气,舞动的虎虎生风,将无数攻击如数挡下,这时后方虹吸阵出现响动,卢玄扭头一看,只见虹吸阵正源源不断的将黑雾向阵法中心牵引,雾气形成了一处旋涡,四周破绽尽出。

    卢玄对准一处破绽,手握五色枪猛然刺去,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却是已经突出了黑雾的范围。

    卢玄突出来后,发现长灵山下已经成为了一片混战之地,张正和乃是明显的剑修,一人操控五柄飞剑,手中剑招光华凌厉,而灵谷道人则始终面带微笑,端坐于灵鹤之上,双手妙法生花,无数衍化出无数灵植奇术,一一将剑招化解,两人一攻一守,越斗越远。

    而灵谷道人的两位道童则与四五位两派筑基修士斗在一处,两道童配合默契,功法娴熟,五名两派修士修为高低不一,彼此间配合生疏,倒是一时间奈何不了道童们。

    而从长灵山中也不知何时杀出一批道士模样的修士,实力不凡,将两派联军杀得大乱,而联军修士正借助人数优势,试图稳住阵脚,反攻长灵山修士。

    后方黑雾开始收缩,黑袍修士的面具鬼脸从黑雾中探出,看见卢玄后又是阴森一笑,然后将脸缩了回去;黑雾一两息的时间就被压缩成足球大小,雾内的虹吸阵也早已被破去,黑袍修士身形已经出线,两手抓着黑球,大笑着抛向卢玄。

    卢玄闪电般折行几下,黑球却如附骨之躯尾随而上,看样子是避开不得,于是打出几记伞障,挡在黑球之前。

    黑球被高度压缩,真气凝聚极强,几道伞障纷纷破碎,黑球余势不减。卢玄借由伞障争取来的一些时机,构造出一记法术,将左臂加持成一个金色巨爪,黑球压来时,卢玄一声喝响,左手一掏,巨爪死死抵住黑球下方。

    “刺啦刺啦!”

    黑球与巨爪上的金行真气相互之间产生了巨大反应,细小的刺啦声不断传来,火光烟气也不断冒出。

    “起!”卢玄再次用劲,将浑身气力聚在左手,挥使巨爪猛地一抬,黑球被利用惯性斜抛向上方的高空。

    黑袍修士此时又凝气一道强力法术,身上黑气向前不断凝聚,不多时无数黑色真气结成的冤魂,表露出狰狞面容,惨叫着扑向卢玄。

    卢玄挥动金色巨爪,将冲来的冤魂一一拍散,右手掼出五色枪,集中突破,从冤魂阵中杀出一条血路,刺向黑袍修士。

    黑袍修士这才召出一柄手杖,仗头敲出数张网盾,与卢玄战在一处。

    巨爪狂舞,尖啸冲天,两人翻来覆去斗了近百回合,卢玄左手金色巨爪此时已经接近消散,便聚起其最后一丝真气爆发式扇出,黑袍修士横仗挡下,身形却被拍后数十米,就此两人终于分开。

    “卢掌门,吾等前来相助!”

    忽然听到一阵呼喝声传来,原来是散修联盟的邢安平,他带着裘千仞和枪将李以及一批散修联盟的修士,直杀向联军后方。

    两派联军才刚刚稳住阵势,正在步步为营,试图将长灵山道士往回赶去,却不料身后又遭散修联盟背刺,这一下整个队伍彻底乱了,长灵山修士见机发力猛攻,联军在这前后夹击下不断崩溃。

    “不要管我,你去帮灵谷两弟子。”

    邢安平会意,绕开黑袍修士和卢玄,持剑杀向围住两位道童的修士们,在一位强援加入下,三人奋力击退五名联军筑基修士,两帮人马就这么对峙起来。

    五名修士叫苦不迭,这灵谷道人的两名道童实力非凡,他们五人联手,只能勉强将其压制,至于击败则距离还远,这时再来一名筑基相助,自己五人可不一定能占上风了,而下方炼气期的外门弟子们已经崩溃,如果不加以施救,等到散修联盟和长灵山的道士们将自己围住,那可就凶多吉少了。

    黑袍修士眼见大势已去,也懒得再和卢玄继续较劲,同时暗骂光武派不中用,默默的将其抛下,招呼着白漆楼的修士们开始撤退。

    白漆楼筑基中期的金牌杀手远远见黑袍修士打出一个手势,立即会意,手中银光匕首忽然刺出,在光武右柱凌正群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划去了他的腿筋。

    凌正群一口真气运转不力,加上被背叛的惊讶,顿时僵在那里。金牌杀手趁他行动僵直,一脚踹出,将他踹向邢安平等人方向,然后带着剩下三人快速向远处撤去。

    邢安平等人也被这一幕惊了一下,没想到这黑衣修士这么无耻,说走就走,还干脆利落的拿前一刻的队友当踏脚石甩出。

    卢玄见黑袍老者带人想跑,立即追去,奈何黑袍老者法术诡异异常,他又是一记黑雾打出,自己的身形在雾气中缓缓变淡,卢玄眼看是追不上了。

    “卢玄,我白漆楼记住你了,此仇不报,我誓不···啊!!!!”

    黑袍修士话正说道一半,突然惨叫起来,原来卢玄见赶之不及,心中一动,甩出卢灵走之前给的一张剑咒符,剑咒符化为剑气,速度极快,赶在黑袍修士彻底消散前,径直斩过,黑袍修士话语最后一部分,变为了惨叫,之后整个人被黑雾彻底笼罩,消失不见。

    剑气继续向前扫过,离得近的一些修士纷纷避开,卢玄却若有所思,看着黑袍修士消失的方向,喃喃道:“白漆楼?”

    而在这时,又是几道惨叫声传来,卢玄回过神来看去,原来是逃跑的白漆楼几人,此时一个个如同死狗般被灵谷道人用一些灵植枝条捆着,甩了回来。

    邢安平等三人先接住凌正群并将他拿下后,急忙追向逃跑的白漆楼几人,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眼看几人就要逃远,却见斜向里无数灵枝铺天盖地探来,原来是灵谷道人从远处赶回,顺手捉了这几人。

    卢玄前后看看,灵谷已经赶回,却不见张正和身影,正要发问,灵谷率先开口:

    “卢道友,光武派和这黑衣修士的门派已经大势已去,张正和无心恋战决意要走,他初至筑基后期,但是一身修为了得,作为剑修,功法更是凌厉,我虽修为更高,但是所修玉春真法,守御有成,困敌不足,被他几剑破开挣脱,逃遁了去。”

    卢玄了然点头,内心却腹诽一句:怕是这老狐狸担心逼急了张正和,要与他鱼死网破,不想实力受损,于是故意露个破绽让他逃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