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岁的春天 引子
    自打我出生以来,我就特别不受父母的待见,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人,到了该出去务工的年纪。

    “昊儿,出门留点心眼,钱和手机要收好,到了那边给母亲打电话!”

    父母送我上车时,眼里含着泪花,而我此时心里只有喜悦,对母亲的眼泪无以动容。

    上海的夜景对于我这个在农村呆了二十年的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那闪烁的灯牌,明亮的路灯,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

    我低头看了看粘满泥土的破布鞋子,望着远处干净整洁的街面,脑子里蹦出来的念头就是,难道城市里大街还有人专门打扫吗?

    我疑惑的眼神中写满了“没见过世面”几个字。

    大巴车颠簸了一路,十个小时后,我终于平静下来,脑子里再次回荡起了那句话:“苏昊,有本事你就滚出这个家,永远都不要回来!”

    这是父亲昨天对我说的话。

    说起我和父母的矛盾,从记事起就已经存在,父亲好赌,是村里麻将馆的常客。读书的时候,年少无知的我经常在同学面前吹嘘我父亲打麻将多厉害多厉害,父亲就是我从小的神,我把他当做神一样崇拜,自从那一次父亲和母亲吵架,彻底改变了这种崇拜感!

    那一年,爷爷奶奶卖了家里的老水牛,父亲把卖了老水牛的钱全输光了,更多的细节我记不太清,但是这种对父亲的崇拜感已经彻底烟消云散。

    大巴车“咿呀”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我的感慨,停在了车站,我下了车。

    这时已经是晚上一点,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车站,陌生的人。四处望了望,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它让我开始感到恐惧、空虚,我在这么一座大城市里,就像一只蚂蚁那么渺小,可能是夜晚的缘故,让我更加感到害怕了起来。

    我害怕被抢劫,东西被偷,迷路,被拐卖......总之,上海这个城市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阴森和恐怖。

    我拿起手机打着微弱的光照亮四周,车站里空无一人,我又找不到出去的路,只能在一排一排的大巴车之间来回穿梭,乘坐的那辆大巴车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次,真的是只有我一个人了。

    “明天总该有人吧。”

    自言自语过后,我多少有些镇定了下来,找了个角落,坐在背包上等着天亮。

    拿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喂!”

    “妈,我到了,很安全,你放心吧!”

    借着报平安的借口给母亲打电话,其实是因为我开始想家了,但我没有说出来,只是说了一句:“我很好,你放心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天朦胧亮了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找了个人问路。

    “阿姨,请问一下怎么出去?”

    环卫工人似乎被我吓了一跳,也似乎没有理解我的话,我继续道:“阿姨,怎么出去?我找不到出口在哪了。”

    尽量的说的通俗易懂,环卫工人也反应了过来,道:“小伙子,你找不到出口了哦?”

    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点了点头,和环卫工人聊了起来。她听到我昨晚在车站的停车场呆了一宿的时候,露出惊讶的表情。

    一番攀谈过后,我心里暖和了起来,这是我在上海遇到的第一个人,在心中已经给她贴上了“好人”的标签。

    走出车站,下意识摸了摸口袋,脑袋“嗡”的一声!

    “不会吧?”

    翻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背包,也找不到了。出门时,母亲给我的400块钱不见了,就连最重要的身份证也不见了踪影,手机也不见了踪影。

    财物丢失对于独自出门的我来说就是突如其来的灾难,我深深的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我哭了,但是没有眼泪,浑身都在颤抖,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脑子就像是一团乱麻。心里不断幻想着来来往往的路人能有人看出我的困境,给我帮助,但是并没有。以至于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有妄想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