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岁的春天 第八章 嘿!那屌丝
    常青这件事逐渐地抛在脑后,难熬的是日复一日朝七晚十的三点一线生活,车间,宿舍,食堂,每个人都有减压放松的娱乐方式,我没有。

    那种娱乐方式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煎熬。

    逛街要面对一群又一群的陌生人,逛夜市吃夜宵要面对一群我讨厌的人在我面前秀着他令人讨厌的吃相,为什么不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用自己的方式去娱乐呢?

    我找到了,那就是阳台。

    车间里来了个新人,是个老太婆,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穿着超短裙,黑丝袜,头发染成黄色,尽管她涂抹再厚的化妆品,也遮盖不住她脸上深如鸿沟的皱纹和乌黑的老年斑。

    老年斑,皱纹,化妆品,丝袜,短裙等等东西加起来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形成了鬼畜的画风。

    本来我没这么讨厌她,因为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但是事情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甚至是让我讨厌她这个人,就连她的名字也一样让我讨厌。

    陆小英,这个名字就像她脸上深深的鸿沟一样那么具有年代感。

    “小孩子,老大叫你去搬货。”

    我只知道我们组长姓盛,是个同样年纪的老头,工厂里不成文的民间规律,但凡是组长线长等之类的领导,都是“老大”。

    反正我没见过这么牛x的尊称,好好的一个正规工厂非要搞得跟“黑社会”组织一样,路小英这句话让我很不舒服。

    我是只有十八岁,但是我已经是成年人,不是她口中所谓的“小孩子”。仗着她是组长的“老婆”发号施令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拿根鸡毛当令箭的人,和她吃了臭豆腐一样的嘴巴同样都让我觉得恶心,但我能干嘛?

    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普通员工,捏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我这只小蚂蚁就靠着这份工作养活自己,收入我已经无所谓了,只要给我吃住就行,就算如此,还不能让我好好地静下心来思考人生。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陆小英再一次叫我“小孩子”的时候,我恶狠狠地怼了回去:“我有名字,如果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可以问我。如果我叫你老太婆你愿意吗?”

    一个爱美的女人永远接受不了别人叫她老太婆,看到陆小英生气地表情我心里暗自得意。

    “苏昊,别理她!”

    常青把我拉住了,不让我继续骂下去,不过我也不打算再和她计较,不和上个世纪半死不活病殃殃的人一般见识。

    “谢谢阿姨。”

    我礼貌地感谢常青的帮助,她看出了我的虚伪,一眼看穿我是一个不会跟任何人说“谢谢”的奇怪的人。

    “苏昊,我跟你说,以后不要去惹陆小英。”

    “哦!”

    我早就听说过,陆小英和老盛有一腿,没想到却是真的。接下来常青的话更毁三观。

    老盛的老婆是一个教师,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女儿,陆小英,是她的情人。陆小英的老公是个干部,他们两个人各自都有家庭,真的舍得一手把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毁于一旦吗?

    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是幸福美满的,有一些家庭,冷漠无情,把对方当成仇人一样看待;有些人好吃懒做,没有用心去经营一个家……

    想想也是,如果组成家庭的两个人都感到幸福,为什么世界上还会有“离婚证”这种东西?

    “我叫你小孩子怎么了?”

    陆小英嚣张的气焰,让其他人都露出了“你死定了”的表情。

    “路小英……阿姨,我不管你是谁的情人也不管你是谁的老婆。我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懒得搭理你这种老太婆。对了……美是由内而外的,有些人再怎么化妆也掩盖不住她丑陋的内心和地缝一般的皱纹。”

    陆小英道:“看你可怜,不和你一般见识。”

    我是可怜没错,但这又关她什么事?

    社会上总有一些形形色色的人,千奇百怪,我不想接纳这个社会是对的。

    和陆小英闹僵了以后,我被针对的日子也即将来临,再也过不回那个安静工作的祥和日子。厂里缺一个打扫卫生间的,会把我调过去,我不断地在思考,如果我想要做清洁工,为什么不直接面试清洁工?

    学会接受让人的绝望减少很多,清洁工和也是普通工人,我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甚至我还不如他们,我慢慢的接受了成为清洁工这个事实。

    事实上,第二天我又调回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但仍然逃不出被针对的命运。

    我看看本子上的数量,算了算我的工资,一天能赚30块钱,其实也挺好的。比起路小英一天三四百,我是她的十分之一。

    尽管我来的时候做好了不拿工资的准备,是因为我想做好最坏的打算,我没想到过有这么一天会被一个人渣给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股憎恨无处发泄,满脑子只有一句话:“垃圾工厂。”

    我不能怎么办,也不知道怎么办,维权成本高,无处维权,就算去报警,也不一定有人会管。

    工厂虽然不大,却有一个地方深得我心,那是一个很少有人去过的角落。这是一个思考人生的地方,安静的就连上帝的声音都听不见,在这里可以躲开所有人,这短暂的一刻是真正属于我的。

    我想通了,被针对又怎么样?

    只要我还活着,就还有报复的机会。

    忍气吞声地上班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慢慢的我也看到了一些东西。

    路小英在我们组里了有权有势,不断地有人拍马屁,夸她漂亮,但我知道,没有谁会认为她会漂亮,除非那个人是瞎子。

    现在需要找一个靠山,保证我自己不会被无情的吞噬。通过我的观察,有一些人是路小英不敢惹的,这几个人有的是老板的亲戚,有的人有硬实力,有的人表面上是老盛的朋友。

    如果能找到一个靠山,接下来的日子就不会有人敢针对我,我也许能过几天舒服日子。

    我花光所有积蓄,买了点好酒,准备去拜访拜访这位靠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