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岁的春天 第十章 乱七八糟的东西
    年轻的时候常青也懵懂过,就像当初我离开家一样,而不一样的是,我们遇到的人不同。

    我遇到了她,而她遇到了她大哥文成云。常青的每句话中都流露着她对文成云的崇拜,但我知道这不是爱情,只是一种很深沉的友情。

    “如果我没遇到我大哥我就不会去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东西能把你拖入无尽的深渊,想逃也逃不了。”

    那个罪恶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让常青经历了多少痛彻心扉的事?

    它就像香烟,明知吸烟有害健康,还是有人心甘情愿的叼着根烟走在大街上,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就是时尚,才够酷。它会慢慢地蚕食人的身体,直到变成一副骨架一般瘦弱的行尸走肉,再也做不回一个正常人,一辈子活在黑暗的深渊中。

    活在黑暗深渊中的人能做的只有给它数不清的钱,直至倾家荡产一无所有,一无所有的人只能走向灭亡。

    “我那些兄弟们都被抓了,有的还在戒毒所,有的已经死了,尸首都找不到。我老头就跟我说,你要再不戒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迟早也会跟他们一样。要是没有他我可能早就死了。”

    我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大叔做过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救回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让她的血肉继续流淌在身体里。

    常青继续给我讲述着:“以前我生活的地方,就像城市里的下水道,四处散落的衣服、袜子,随地丢的烟头,满屋子找不到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四处弥漫着恶臭味,这就是我们这些人的下场。”

    常青说的很坚定,一字一句都充满了对黑历史的厌恶和罪恶感,那个瘾上来时被反绑在桌角的女人,身边陪着一个不离不弃的男人,活地像电视桥段,如电视桥段那么激情澎湃。

    人生,就是如此。面对选择的时候,你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泥潭还是高速路,也不知道路上会不会被一辆逆行的车撞到,一不留神就会遍体鳞伤,爬起来继续走下去,陷入泥潭的时候想要爬出来就难了。

    这不是我第二次离“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近,第一次是在初中,我所在的学校是小城镇里的民办中学,离城区很远,离我家更远,学生们一般都寄宿。

    在我的宿舍里,就发生过这样触目惊心的一幕。

    一个宿舍十二个人,那天晚上有人拿回来一包白色的粉末,我始终不清楚这是什么,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宿舍里很嗨的音乐响了一整个晚上,满地都是他们留下的呕吐物。那次以后,我就退学了,我很庆幸我是一个孤独的人,舍友带回来的“好东西”没有给我尝试。

    这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照顾。

    “苏昊,你还小,如果将来有一天你看到那些东西千万不要碰!”

    我把常青的忠告深深刻在脑海里,重重地点点头。

    眼前的常青让我肃然起敬,她正在用她血和泪的历史告诫后人,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该做,我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是个平庸的人,全国同龄人之中,只有百分之一的人会到工厂打工,这百分之的人往往没文化,出身平庸,过着紧巴巴的生活,甚至贫穷。

    我们这类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除了生病的时候,生病对我们来说不是风浪,而是灾难,我就是那个平凡的百分之一。

    人生有痛苦,就会有麻痹神经的东西,比如香烟和米酒,它们的味道并不好,甚至不如一坨黄土烤熟了加点盐好吃,仍然有许许多多的人依靠它去麻痹自己的神经,从而短暂地逃避现实。

    因为他们活得太痛苦,这种痛苦不经过人的中枢神经,是心理的上的痛,他们或多或少在生活上有某些让他们伤心难过的事,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才会选择逃避。

    那么,我是不是也是那一类人?

    那些东西真的会让我好过一点吗?

    我点起一根烟,这跟烟并没有麻痹我自己,我还活在精神的外面,并没有什么用。

    我走出常青的出租屋,走在没有路灯的小巷子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过了几秒钟后这种感觉又随即消失。由于时间还早,我不想那么早回宿舍,但又不知道去哪里。

    “要不试试一个人喝酒是什么感觉。”

    我就是有点好奇,我好奇是那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怎么把一个人麻痹地忘掉自我的,由于没地方买到那东西,我便买了瓶啤酒。

    一个人坐在黑暗的角落里,独自喝了起来。

    原来我和别人并没什么不一样,别的男人喜欢喝酒,我也会,别的男人喜欢抽烟,我也会。

    抽烟喝酒是一个成熟男人的特征,是帅的表现,喝下第一口啤酒的时候,我感觉我又离他们更近了一步。

    我也慢慢变成了那个酷酷的男人。

    “苏昊,你还不回宿舍啊?”

    常青站在阳台上,对着我喊道,我收起刚刚要死要活的心情,笑道:“还早,我想在这坐一会。哎,你要不要下来喝酒?”

    “好啊!”

    常青的突然下来让我有了一点点欣慰,我们就像两个老朋友一样坐在树下的石凳上,一人一瓶啤酒,慢慢的享受着。

    “你一点也不像女人。”

    半瓶啤酒下肚之后,我又开始晕乎乎了起来。

    抽烟喝酒这种发生在男人身上的事,常青样样精通,看起来比男人还能喝的样子。于是我继续问道:“你怎么这么能喝?”

    她看出了我酒量不行,答道:“酒量这种东西,喝多了就能喝了。你现在能喝半瓶,坚持每天喝半瓶一个月后你就能喝三瓶了。”

    就这么干喝酒没什么意思,常青从家里拿来一包花生,吧嗒吧嗒地剥了几颗,终于没有了刚才那么晕。剩下的半瓶啤酒我是不愿意再喝了,想到啤酒在我口中留下的一股苦涩的味道我就反胃,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醉了。

    强行让我自己镇定一下,好看起来没喝醉一样,埋头吃花生,缓解一下喝醉的尴尬。

    走回宿舍的路上,就连喝醉的我都能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在摇晃,我能感觉到的只有浓浓的困意,恨不得倒头就睡,胃里翻江倒海一样的翻滚,吃的拿点东西就要吐出来了一样。就是很难受,难受的所有难受的事情都不存在了。什么被老盛针对,什么被我爸妈赶出家门,什么狗屁亲戚通通不存在,剩下的只有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