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岁的春天 第十二章 两人夜不归宿
    真的有坚贞不渝的爱情吗?

    常青和于华章两个人的感情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幸福,幸福到我这么一个单身狗都能感受到浓浓的甜味,浑身都是牛皮糖,腻歪又粘牙。

    下班我走在路上,常青对我说道:“苏昊,要不要去喝两杯?”

    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已经半个月有余,生活总要有点色彩才不会显得很单调,于是我答应了下来,道:“好啊,去哪?”

    “我们去吃烧烤去。”

    上海很多夜市,上了一整天班骨头都快散架的人都会选择去路边的夜市放松放松,补充能量。

    烧烤架立在路边,摆上几张桌子,这种临时烧烤摊比大排档更受欢迎。烤肉滋滋冒油,滴在火炭上,冒出巨大的浓烟,把整条街弄得乌烟瘴气,几百米外都能闻到各种炒米粉、炒面、烤肉的味道。

    和我想象中的城市不一样,作为一线城市的上海在我上班的地方,周围看不到多少高楼大厦,一眼望去只有一片一片的厂房,马路没有路灯,如果蒙着眼睛把我带到这里,没人告诉我这是大上海我一定想不到这就是很多八十年代电视剧中的“上海滩”。

    找了个看起来不错的摊子坐下来,先上了几瓶啤酒,趁着烤肉还没上,我俩边喝边聊了起来。

    “大叔今天没来?”

    很奇怪,我和常青竟然孤男寡女单独出来吃夜宵,按理说于华章应该一起来才对,而且常青对他的闭口不谈更是火药味十足。

    “我们吵架了。”

    虽然对常青的身世之谜很感兴趣,但这件事传到我的耳朵里总有一股莫名的烦躁,可能这不是我应该知道的,我也没兴趣知道今天常青是不是和于华章吵架,更不想知道她们为什么吵架。

    “不要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今天只喝酒,就要喝个痛快。”

    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了,把命豁出去了的喝,一杯一杯复一杯地往下灌,灌了几杯后,我慌了,万一喝醉了岂不是出尽洋相。

    工厂食堂的东西说不上难吃,也说不上好吃,比乡下奶奶喂猪的菜好点,和喂猪不同的是猪的食物放在猪槽里,工厂食堂的饭菜是把猪食放在我们的碗里。

    今天这一顿大餐这么多烤肉吃的我很满足,感激地说道:“老是让你请我吃饭,我都不好意思了。”

    常青很豁达地叹口气,道:“这有什么,眼镜吃我们这么多也没给一分钱。”

    说到眼镜这个人,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常青也不太喜欢这个人,表面上还要装作是很好的朋友,只因为眼镜是于华章八年的朋友。

    “我跟你说,每次我们出去吃饭都叫眼镜一起去,吃完了都是我们买单,吃不完他还要打包回去。”

    常青有点生气了起来,继续道:

    “最让老娘生气地是,他这个人手脚不干净,喜欢搞一些小偷小摸。我和老于去买苹果,我们挑苹果他也挑,然后我们这袋给钱了,他那袋没给。”

    和眼镜不熟的缘故,我只知道他人品不是很好,让我感觉很有趣,电视桥段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离我这么近,这个世界和电视上终归不一样,有些东西在电视上没办法感受。

    “我们经常叫眼镜来我家里吃饭,我跟老于说我吃不完了,老于说他也不吃,眼镜就把筷子伸到我的碗里,把肉夹到他碗里吃了!”

    我们同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烤肉吃的多,喝了啤酒的我竟然没醉,头只有一点晕,让我很确定我没醉的原因是看到常青买单的时候我羞愧难当,那种深深的不爽一刀一刀刻在我皮肉里……

    吃白食吃多了就变成理所当然了,最后变成了眼镜那样的人,因为我讨厌他的人品,所以要跟他不一样,活成眼镜那样就是在犯罪。

    “苏昊,今天我们出来吃烧烤的事,别跟老于说。”

    我不知道常青是何用意,只能答应下来。

    半夜两点多,夜市慢慢散了。宿舍大门早已经关了,回不去了,常青也不想回到出租屋,看起来她和于华章闹得很僵,已经闹到了那种你死我活的地步。

    “路口有个宾馆……你去开个房间休息吧!”

    一个男的提议去宾馆开个房间有点“浮想联翩”的味道,但常青在宾馆房间里休息了一晚上,我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一晚上,楼上楼下相隔十几米,楼上的人半夜剁猪肉馅楼下都不一定能听见。

    天刚亮,常青还没起来,我就自己先上班去了。回到厂里的时候还很早,在厂门口的长凳上几分钟,眼皮就抬不起来了,浑身难受,酒劲还没过,眼神呆滞,现在我只想睡觉,没有别的想法。

    “苏昊,看到常青来上班了吗?”

    于华章为了昨晚上常青夜不归宿的事,今早上来的很早,一副紧张的样子。

    “没有。”

    我打了个哈欠,随口蹦出两个字,没有在意到我已经撒了谎。

    我心想:

    “我好像没有说谎,常青的确没有来上班。那为什么不告诉于华章说常青在宾馆?他也没问啊!”

    我的左右思想在激烈的战斗,最后我什么都没说,常青和于华章的事因为我的乱说变得更严重,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