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一章 山村觉醒 将星当空
    阳光暖暖,洒在翠色的山野,微风习习,荡起野花的清香,还有那流水潺潺,和着婉转的鸟声。

    风和、日丽、春光好,山清、水秀、景色新,春日的会稽山宛若秘境福地。

    这是个只有几十户的小山村,一户农家的院子里,一个年轻的妇人正在用蒲扇扇着土灶,简陋的灶台上烧着个陶罐,罐中飘起的热气顶着盖子呜呜作响。

    过了许久,妇人将罐里的汤倒进碗里,端起碗喊道:“芳儿,他醒了吗?”

    “娘,还没有呢,不过虞阿爷的方子真管用,这个大哥哥脸色好多了哦。”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从屋子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说着帮着娘亲收拾起陶罐。

    小姑娘梳着羊角小辫,淡黄的衣衫有些发皱,干净却有几处布丁,却掩不住眼里的天真灵动。

    “从我们娘俩在田里捡到他,已经多日,终于好转了,喝了这碗药,应该就好了吧。”妇人走进屋里,来到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男子,轻叹一声后,扶着他将汤药喂下。

    只见床上的男子身长八尺,形体魁梧,脸部线条刚毅如刀刻,眉如韧剑,虽脸色苍白,却难掩英气。

    两天前,妇人带着芳儿去田间劳作,发现男子躺在田地里,脸色乌黑,见他气息微弱,便找来村民将他背到家里,请村长虞伯救治。

    虽然虞伯懂些岐黄之术,村里有谁病了,也都是他医治,但项羽这种情况并不曾见过,他也只能猜测这是中毒了,他思索不得医治之法,于是死马当活马医,给虞刘氏说了些解毒的草药。

    妇人就在山里寻着草药混到一起,熬制汤药后给男子喝下,也算男子命不该绝,两天后黑色迹象慢慢消退,男子奇迹般的好了过来。

    坐在床前,妇人看着眼前的男子,熟悉的两道剑眉、同样的脸型,她想起自己苦等多年的一个人。

    他的丈夫自从八年前去服役就失去了音信,尽管村里去服役的男人从没有一个回来过。但她一直不敢往坏处想,这些年都欺骗自己丈夫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就这样一个柔弱的女人独自带着女儿生活,此间有太多苦楚。

    初见男子时,虞刘氏仿佛认为消失多年的丈夫回来了,明知道并不是,可心里却一直不能平静。也许,是坚持多年的痛苦让她这样,谁知道呢,只是感觉好奇又有些失了方寸。

    他一直在昏迷中叫着一个名字,阴嫚,阴嫚是谁?是他的妻子吗?看着男子微皱的眉头,她心里微动,不禁用纤手抚上男子面颊。

    就在这时,男子睁开了双眼。

    一双泛着精光的眼睛对上了一双忧伤含泪的眸子,后者逐渐从忧伤变得惊异,继而变成了慌乱。

    一声惊叫中,一只慌乱的手收了回去。

    气氛有点尴尬,刚穿越过来,就被人这样占了便宜,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项小鱼心中暗骂,貌似醒来时候不对,破坏了这么好的一幅画面。

    也无怪他会这样想,眼前的妇人画眉如细柳勾勒,玉鼻精致细腻,粉唇轻启、嘴角微翘,细长的睫毛下,一双如弯月的眸子里两朵晶莹如水。

    此时的她俏脸羞红,精致的五官

    很是好看,如云的秀发束在黄色的头巾里,粗布的衣衫也掩不住曼妙的身姿。

    万种风情,美人如画。

    而最特别的是,这女子身上有着淡雅的兰花香味,清新、醉人。

    这样一个女子,果真如深谷幽兰。

    “请问这是哪儿?你是何人?我这是怎么了?”

    穿越显然成功了,项小鱼变成了前世项羽。

    记得吃了回元丹后突然出现在一个山里,他灵魂深处疼痛难忍,而身体却又像中了剧毒一样麻木肿胀,丹药之力在不停的让残魂夺取他的身体,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他并不清楚自己穿越到了秦朝的什么地方,也出于打破两人的尴尬,于是保持了穿越者“穿越三问”的良好习惯,向面前的女子问询。

    “大哥哥,你醒了吗?太好啦太好啦!”

    寻着清脆的童音,项小鱼看到女子身后露出一张瓷娃娃的脸蛋儿,两条羊角小辫儿,加上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可爱极了。

    这个娃娃让他想起了前世玩过的一款游戏里的一个人物——密探李元芳,“你所说的会成为呈堂证供,小李飞刀刀刀致命”,两句台词自然地在脑中冒了出来。

    “公子,这里是会稽山虞家村,你在两天前因中毒晕倒在田里,是村民们救了你。”

    虞刘氏面色微红,眼睛躲闪的说道:“不知公子贵姓,怎么到了这里?”

    “在下项籍,字羽,下相人,欲去往会稽郡上,路过此地,不想误食毒物,多谢搭救,这几日承蒙照顾,感激不尽。”

    想不到回元丹竟将他带到了这里,后世的残魂记忆覆盖前世记忆,药力使他晕倒,竟被误会中毒,也不知前世这个项羽为何来到这里。

    不管怎样,从进往后,他就是项羽了。

    …………………………………………………………………

    通过跟妇人交谈,项羽搞明白了身处的年代,始皇三十五年,也就是公元前212年。

    在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事情。

    一件是始皇征召大量民夫开始修建阿房宫,当然,现在他知道这是始皇帝在为龙脉修建花园,是供奉的一部分。

    另一件事,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焚书坑儒”。卢生和侯生等方士以炼长生丹谎言欺骗始皇,担心谎言被识破,就忽悠一众方士儒生散布谣言诽谤始皇,二人带着求仙的巨资出逃,始皇知道后大怒,坑杀术士460人,并焚毁大量百家典籍。

    公子扶苏为此据理力争,惹得始皇震怒,被发配到上郡监军。

    历史评价始皇帝,常常将焚书坑儒当成其无道的佐证,特别是与法家对立的儒家学者,尤其愤愤。

    其实,这事难免有失偏颇。你花了大量钱财,到头来发现被骗了,而且骗你的人还对外说你傻,这事搁谁身上也受不了,还不能让人发泄了不满了。

    再说坑杀的大部分都是炼丹的方士,本身也知道炼丹求仙乃无稽之谈,还敢吃这口饭,就应该想到这样的结局。

    至于儒家,更没必要盯着这点不放,毕竟坑杀的儒生并不多,只是因言论受到了小幅波及,儒学经典从后世的光辉发展看来

    并未有很大损失。

    与后面历朝历代的文字狱和谋反事件动不动诛九族波及千人万人的狠厉相比,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估计儒家是因为秦朝崇尚法家,两种理念不同的立场之争吧。

    这次穿越的目的就是顺应历史走向,率起义军推翻暴秦,在这个过程里避免破坏龙脉,同时帮助那个可怜的老人守护他的血脉传承,最后还要培养个刘邦出来取代自己。

    特别是最后要亲自葬送天下,想想都觉得自己是最悲催的穿越者。

    离始皇驾崩和天下大乱,还有两年的时间,自己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和准备。

    前世厌倦了钢筋水凝、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穿越来到的这个山村,宁静祥和,当前来说,是个绝妙的散心地方。

    服了回元丹穿越来的西楚霸王,成了最牛逼哄哄的穿越者,破罐子破摔地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山野隐士生活。

    …………………………………………………………………

    云台山上有座茱萸峰,高耸入云,云气在峰上流走,像挂着的丝带般轻柔飞舞。

    山腰处有间小筑,院内有两人在对弈,两人从中午对弈到了黄昏。

    两人年纪相差甚远,左边人白发披散,长须垂在胸前,看面容是个七十多岁的老朽,老人眼皮微忪,将要睡着的样子。

    对面则是一青年文士,玉簪束发,右手摇着一面羽扇,玉面浓眉,说不出的潇洒气度。

    棋盘上,黑白子交错纵横,四处交战,白子在多面与黑子僵持,中路更是有道大龙势成。

    青年左手食指和中指正持着一颗黑色的棋子,正皱眉思索。

    不知过了多久,夜幕降了下来,童子持着火捻点亮院内的几盏油灯。

    青年叹息一声,摇头将棋子放在身旁的木盒里。

    “师兄,我又输了。”青年抬头,含羞笑道:“师兄棋力登峰造极,普天之下也只有师傅能胜过你了。”

    “师弟不必气馁,你天资聪敏再我之上,现已尽得师傅兵法传承,再过几年,运筹策力将不再我下,我观天下乱势将起,那时正是你我二人一展抱负之时。”老人抚须说道。

    这时忽然风起,吹灭了灯火,拨开头顶的云雾,映出一片星辰闪耀的晴空,两人向夜空望去,寻找着什么。

    在东南方向有一颗星星突然光芒大盛,吸引了两人的目光,那颗星星蛮横地挡住了其他的光,仿佛要夺了整个天空,周边的群星围绕它画出了一只硕大的凤凰。

    老人激动道:“将星出现,问鼎天下!”

    “师兄,你等的人出现了!”

    看着这颗将星,青年眉头紧皱,似是疑惑。

    “是啊,师弟,明日我将出山,先去寻找天命之人!”说完,老者转身近了竹屋。

    青年悠悠道:“凤凰血脉果真霸道,定能夺取天下,只是,师傅说的贤者在哪儿?”

    胶州城观星台,台下浪涛涌动,星光映照在波澜的海面上,如梦似幻。

    一道人站在台上,看着东南的天空喃喃道:“陛下龙体显衰,楚地将星又起,要抓紧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