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三章 秦时明月 山野秘事
    一轮明月挂在山头,月光温柔的倾洒开来,彷佛给大地穿上了柔柔的白衣。

    漫天的星辰垂落在山谷上空,似闪烁的萤火,点缀着原野,就像一个多彩的梦。

    吃完饭,项羽拉着芳儿教她打太极拳,小丫头跟在他后面有板有眼的学着。

    香姐一边看着两人一边将桌子和吃食收拾完,她端着两条清蒸鲫鱼,招呼芳儿,“芳儿,把鱼给你虞阿爷送过去,就说你叔哥哥感谢他给的方子。”

    “香姐,天太晚了,我陪芳儿去吧,再说我也得当面跟虞伯道谢。”

    小小的山村早已睡下,偶尔传来几句大人呵斥小孩的声音,远处的深山里不时传来野兽低沉的呜咽。

    项羽在这一刻仿佛看到了童年的影子。

    “芳儿,晚上可不许一个人出来了,被山里跑出来的野兽叼走怎么办呀,野兽最喜欢吃细嫩细嫩的小孩子了,不害怕吗?”

    原本以为这么个瘦瘦的小姑娘会害怕黑夜和野兽的声音,却没想到身边的丫头哪有半分害怕的样子,神色从容的像个小大人。

    “芳儿不怕,芳儿从小就在这里,野兽都在深山里面,村里的人只要不去里面,它们是不会出来伤人的。它们出来也不怕,芳儿要保护娘亲。”

    听着她天真的话,项羽却感觉到眼前瘦弱的小姑娘心里的坚定和勇气。

    “前面就是虞阿爷家了,”大概走了一百步的样子,芳儿一指面前一座茅屋,拉着项羽推开栅栏们走进院子里。

    虞伯家的房子跟虞家村里村民房子一样,很是奇特,项羽在芳儿家里就感觉到了,今日路过村里几处房子也发现都是一样的特征。

    房屋是木桩与茅草简易搭建的,但木桩搭建的结构很是机巧,简单的几根圆柱承载着整个木质屋顶,从承重柱到房梁龙骨衔接紧凑,整体稳重坚固,让人觉得安全。

    屋顶铺的茅草极具规律,严丝合缝,雨水难浸,就连作为院墙的围栏都向精心计算过一样,齐整严谨。

    这让项羽心存疑惑。

    进得院里,只见院中一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光着膀子用布条擦拭着身子,一老汉在碾着石磨。

    少年生得七尺样子,容貌俊美,身形比项羽略小一号,但上身筋骨突出,肌肉结实,显然常年锻炼,应该颇有力气,若不是光着身子,倒看起来一副书生模样,想不到山野中竟生的如此人儿。

    再想到二十六岁的香姐,虽已为人妇,多年辛苦劳作,却依然貌美如芳,哪有小说里秦朝这个年龄的农家妇人面容苍苍的样子。

    还有天真可爱、机灵古怪的瓷娃娃小芳儿,项羽不得不感叹,虞家山水养人呀。

    “芳儿呀,来看你阿爷了呀?”见芳儿来了,少年笑着走过来揉着她脑袋说。

    “石头,有客人在,还不赶紧拿坐去,”虞伯放下手中的活计,擦了擦手,向少年呵斥道。

    少年挠着头不害意思的搬了个木墩过来。

    “阿爷,这是叔哥哥烹饪的大鱼,叔哥哥说这叫清蒸鱼,可好吃了,芳儿给您送来尝尝。”芳儿说着把端着的石盘献宝似的捧给虞伯。

    “嗯,小老儿活了几十岁,吃得都是清水烹鱼,这般做法还从未见过,这回有口福了,谢过壮士了,哈哈哈……”虞伯端起石盘闻了闻,一脸陶醉的说道。

    叫石头的少年从虞伯手中抢过石盘,伸手抓了片鱼肉扔嘴里嚼着,一个劲的点头,连道好吃,把虞伯和芳儿逗得哈哈大笑。

    “虞伯说得哪里话,小子项羽,承蒙救治,救命之恩大如天,小小心意罢了,不成敬意。”项羽拱手致谢。

    “壮士言重了,照实说来,小老儿对百草之事所懂有限,算不得医者,你那病症也只是略尽绵力,亏的芳儿母女照顾,壮士又吉人天相,要说谢,就得谢天命和她们母女了。”说着从石桌上拿起几个果子递给芳儿,笑容里慈爱满满。

    “虞伯、石头,风和月明,佳肴果珍,如此良辰,没有美酒岂不遗憾,”项羽说着拿出酒葫芦晃了晃,“此秘制佳酿,今夜当畅饮一番,石头兄弟,取碗来。”

    三只大碗里装满美酒,项羽将两只碗推到虞伯和石头面前,自己端起一碗,“虞伯、石头,请!”言罢一饮而尽。

    虞伯和石头二人,端着酒碗,手哆嗦着让人唯恐酒水洒落出来,项羽酒干后,看着二人表情,细一思量,便了然。

    秦朝粮食产量极低,亩产不足两石,也就是一百二十来公斤,赋税繁重,余量温饱都成问题,遇上天灾百姓更是食不果腹,饿殍遍野,吃饭都成问题,又怎能用粮食酿酒。

    况且为控制风气,确保粮食用于百姓生存,避免不稳定因素以延续苛政,官府明令禁止百姓私自酿酒,逮住是要掉脑袋的。

    虞家村民,赶上丰年,才舍得偷偷用糠皮酵一点略带糟味的水出来,这已经事虞伯这些人喝过的最好的美味了。当然,这算不得酒,不必担心祸事。

    想到这里,项羽劝解道,“大家喝吧,我这葫芦乃仙人之物,只要放进清水和酒引,都可得一壶美酒,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项羽卧床的几日,心情苦闷,就会喝葫芦里的酒,喝光后就让芳儿灌满清水,不曾想葫芦中的清水喝到嘴里却成了酒,只是度数低一些,像米酒一样。

    有一次芳儿放了

    几个野果,想给他喝糖水,项羽喝到嘴里,竟发现放了野果的清水成了地道的果酒,野果消失不见。

    项羽这才知道,徐福这个葫芦是个宝贝,像个超级发酵器一样能把放入的东西发酵完全。

    酒引就是放入之物,放入粮食就成白酒,放入野果就成果酒,只放清水就是低度水酒,端的神奇,只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项羽再三相劝,虞伯和石头二人才放开畅饮。只是他们听到这么神奇的事情,眼神里的震惊久久不能平息,两人看向项羽地眼神有些惊异。

    小丫头啃着野果,耳朵竖地高高的,眼睛盯着酒葫芦,满是好奇。

    “石头,今年十六七岁了吧?”项羽看着石头说道。

    “项大哥,石头今年十五岁,明天过后就整整十六岁了。”石头喝了口酒,酒精让他白白的俊脸变得通红。

    “我来到此地也算有缘,能安然无恙也多亏村人相助,我想在此地多住些时日,以后也要大家多多帮衬了。既然明天正好是你的生辰,我想邀请村民,大家开个篝火晚会,一起为你庆祝,也借此机会与大家熟悉一番。”

    项羽醒来后就决定在虞家村生活一段时日,一来等待那个历史时刻的到来,二来山村的生活让他有些迷恋,前世的那件事让他心无牵挂,也本准备到山林度过一生的。

    大事即将到来,这段山村生活实属难得,算是战前的宁静吧,他贪婪地闻着空气中飘荡地青草香味。

    “项大哥,听你说的热闹,什么是篝火晚会?”

    “就是村民欢乐会,大家围着火堆唱歌、跳舞,吃着烤肉、喝着美酒,一起为你生辰祝福?烤肉知道吧,明日我要进山打猎,晚上就办晚会。”项羽微笑地说道。

    听着新鲜,芳儿跳了起来,拍着小手期待地叫道,“好呀好呀,芳儿要在晚会上唱歌给叔伯婶婶们听!”

    “石头,明日你带人跟项公子一起进山,互相照应好,注意安全,多打些野味!”虞伯喝了一大口酒,也乐得开怀大笑。

    酒若遇良辰与良人,绵长的醇香自然增益情感。

    “多谢项大哥,既然是我的生辰,那明天我们一起进山,也好叫大哥看看小弟地本事,哈哈。”石头拍着胸脯大声喊道,显然对自己很有信心。

    “虞伯,我看石头筋骨有力,想来平时除了农活打猎,应该是个练家子,不知可曾习得武艺?”项羽看着石头一身铁皮筋骨向虞伯问道。

    “也罢,我观公子非常人,能来此地是有缘之人,也许对虞家村是个契机。墨家自第一代巨子——墨翟创派之后,于战乱年代艰难传承。经两代巨子传承至两代至商君变法时,受变法影响,各国纷纷效仿,寻求变法图强之策,因墨家理念本难融于乱世,此时矛盾更加激烈,于是分为‘墨辩’和‘墨侠’两派,经一百多年到现在,两派均已近消亡,难以为继。我虞家村,乃‘墨侠’传人,自百年前便躲避战乱于此,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名显于江湖,只期待一个时机,能匡扶公理正义,争仁政于万民。”

    虞伯诉说着墨家的兴衰,感慨唏嘘,碗中酒水一饮而尽,“我墨家子弟,尚武成风,自幼时便要学墨家拳法,我大哥本是墨侠第十一代传人,无奈十年前故去,将衣钵传于大山,大山也就是芳儿爹爹。只是芳儿刚出生时,大山便被征召参加征战南越的战争,从此杳无音信。如今,我墨家一派传承无人,全族的希望系在了石头身上,可是希望渺茫啊。眼下始皇帝虽一扫六合,纵横四海八荒,奈何几年下来不施仁政,横征暴敛,百姓生于水火,只是大秦强大,无人能撼动这颗大树。除非,我墨氏失传的凤鸣戟重现人间,凤凰涅槃,方有逐鹿天下的可能。”

    “难怪我见村里屋舍建造的精巧奇特,原来你们是墨家之人,但不知凤鸣戟是何物,为何失传?”项羽听到凤凰涅槃四个字,想起始皇曾说“凤凰涅槃,亡秦必楚”,隐隐感觉跟自己有莫大关联,是以问起。

    “凤鸣戟乃是墨翟创派时,受鬼谷先生指点,倾全派之力以天外陨铁打造的神兵利刃,相传有凤鸣九变绝学,是我墨家镇派之宝,成兵之时,墨翟交于鬼谷先生收藏在一个秘密之所,以待宿命之人开启。这个秘密地方只有墨家历任巨子知晓,墨家分为两派后,由墨辩传人守护。”虞伯将尘封的墨家秘事娓娓道出。

    “虞伯,实不相瞒,我乃故楚项燕后人,秦灭我大楚,秦楚乃世仇,我有祖训‘楚虽三户,亡秦必出’,我虽力有不逮,却不敢忘这国仇家恨,必要将这大树拦腰斩断。”感念虞伯信任,将虞家村的秘密托盘说出,项羽也表明自己的身份。

    “如此,你二人便相互照应吧,这世道终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虞伯拿起酒葫芦给二人倒满酒说道。

    “石头,我给你起个大名吧,期待有朝一日宿命之人出现,你能与他一起将墨家发扬光大,惩恶扬善,扫除世间不平事,还万民一个仁义乾坤。”项羽感觉灭秦大计有了志同道合之人,心里痛快极了,“从今往后,你就叫虞子期,怎么样?”

    “虞子期,好名字,阿爹,您觉得如何?”石头满面红光,开心的说道。

    “甚好!”

    “子期,再过一年你便要服兵役了吧,届时我与你同去,寻找时机。”

    “是啊!到时还望大哥多加照拂。”

    秦朝男子一般年满十七岁岁就要服兵役,到郡上做更卒,从事劳作一月。

    “今日把酒言谈,实乃痛快,子期,明月相照,虞伯为证,不若你我二人今日结为兄弟如何?”

    “阿爹,您怎么看?”虞子期兴奋地站了起来,向虞伯急急问道。

    “甚好,老朽正有此意,项羽、石头,今日我见证你俩在此结为异姓兄弟,祸福同享、生死与共!”虞伯将两碗酒分到项羽和虞子期手里,郑重说道。

    二人看着对方,喊道:“祸福同享,生死与共!”

    酒碗相碰,一饮而尽。

    “大哥!”

    “二弟!”

    二人相视狂笑,笑到兴头,虞子期拔剑起舞。

    月光下,虞子期身姿如行云、似流水,荡气回肠,手中长剑若惊鸿、如游龙!

    项羽拍案高歌: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芳儿,怎么闷闷不乐地,谁欺负你了,告诉叔叔。”

    回来地路上,小丫头在前面低着头闷闷不乐,小脚不时地踢着脚下的石子。

    “叔哥哥,我想爹爹了,芳儿从小就不记得爹爹地样子,娘亲也总跟芳儿说,爹爹去了远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今日听阿爷说爹爹去打仗了,你说爹爹还能回来吗?”芳儿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着项羽脆声声地问道。

    看着芳儿挂着清泪地眼睛,项羽一时愣住了。

    秦发五十万兵丁征讨南越,南越地形复杂,气候恶劣,战争最惨烈地时候,秦兵死伤达三十多万,想来芳儿的父亲已然成为南越的一屡孤魂。

    项羽看着伤心的小姑娘,心中恻然,劝慰道:“芳儿,你抬头看看天上,这满天的星星都是去打仗的人,你看那颗最亮的星星,那就是你的爹爹,他感应到芳儿的心意,闪烁出最亮的光芒,那是在给芳儿打招呼呢?你的爹爹在天上看着你,会永远守护着你。还记得叔叔给你变的魔术吗?叔叔给芳儿再变个魔术,只要芳儿对着明月许愿,告诉她你对爹爹的想念,你的爹爹再天上一定会收到的。芳儿是公主,愿望都会实现的。”

    看着正抬头对着明月闭眼许愿地小丫头,项羽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芳儿,从今往后,我会守护你,项羽郑重地对明月起誓。

    一大一小两个人儿回到院子里,却见香姐坐在月光下等待着,像极了盼归地母亲和妻子。

    “娘亲……”

    芳儿扑到香姐怀里,“阿爷说爹爹去打仗了,叔哥哥告诉芳儿,爹爹是天上最亮的星星,他会永远守护芳儿,芳儿也向明月许了愿望,叔哥哥说爹爹一定会收到芳儿的心愿。”芳儿开心的向母亲说道。

    香姐看向项羽,感激的一笑,项羽对香姐点了点头。小丫头迟早会知道父亲去世的事情,不如引导着她慢慢地一点一点接受吧。

    “娘亲,石头叔有名字了,叔哥哥给他起名虞子期,他俩结成了兄弟呢?还有还有,叔哥哥的酒葫芦是个宝贝,里面有美酒,闻着可香啦,娘亲也尝尝哦。”小丫头几句话就把记着的事情说了个精光,真是个小叛徒。

    项羽倒了两碗酒,递了一只给香姐,“香姐尝下吧,这是芳儿放入野果酿成的果酒,是香甜的。”

    香姐拿起酒碗,轻抿一口,果然香甜醉人。

    “叔哥哥,我也要喝,”芳儿摇着项羽的胳膊撒娇道。

    项羽端起碗将美酒喂给芳儿一口。

    “好了,明天再喝,一会儿你就醉了。”项羽从小丫头口里将酒碗夺过来,惹得她不依不挠,小嘴咬着一角,劲儿还挺大。

    “那叔哥哥要给我讲故事,”芳儿见喝酒不成,眼珠一转,爬到项羽怀里,缠着项羽讲故事。

    原来是以退为进,喝酒是假,听故事是真呀。

    “好,就给芳儿讲一个大闹天宫的故事,”项羽无奈的又扮演起说书的角色,“话说很多很多年以前,女娲娘娘炼石补天,留下一块炼天石,此石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香姐坐在一旁,跟芳儿一起听着孙悟空的故事,不知不觉碗中酒已空空,月光下的俏脸,粉红如霞,酒劲上头,已是醉意朦胧,手扶着石桌困了过去。

    等到项羽故事讲到孙悟空被压五行山下的时候,怀中的小人儿也呵欠连连,弄得项羽哭笑不得,难不成自己讲故事水平这么差劲。

    项羽活动下脖子,抬头望向天空。

    明月当空,可寄万里相思,但在这两千年的时空里,虞阴嫚,你能感受到我的想念吗?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愿思念随月穿越两千年,告诉她我迷了路。

    看着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项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终于找到了些许家的感觉。

    将母女俩一一抱到床上,盖好被褥,项羽来到院子里。

    暮色已深,阵阵的虫鸣和偶尔的鸟啼诉说着万物欢快的心情,暖暖的清风拂弄杨柳莎莎作响,空气中弥漫着些许清凉的草香。

    一盏孔明灯悠悠地向月儿飘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