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九章 项羽护花 初识桓楚
    眼见猎物已经售卖完,大家开始动手收拾东西。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肉全部换成了铜钱,竟有十几麻袋。

    村民都围着钱眼冒火光,傻眼的嘴角淌河,小财迷芳儿早就挂在了一个麻袋上打秋千。

    在大家心情稍微平静一点后,虞伯跟项羽商量怎么处理。

    项羽沉吟片刻,郑重地说道:“今天难得来一次县城,大家每人拿上一百钱去买东西,逛个够,剩下的回去处理,分给村民一部分,留一部分虞伯你来保管,日后有用,你知道的。”

    “如此便好,我带几人看管下钱,你们领上钱各自去采买物件吧,记得腌肉的粗盐多买点。”

    虞伯让香姐给村民每人分了一百钱,村民们领到钱,乐呵呵的各自去置办物件去了。

    “芳儿,走,叔哥哥带你去买糖吃。”

    项羽抱起芳儿,手拉向香姐,没拉着,径自走进人群。

    妇人微一犹豫,也移步跟上,众少年也欣喜着一哄跟了上去。

    市集上很热闹,卖糕点的、卖糖果的、卖肉包子的,卖各种饰品的,包罗万象。

    怀中的小丫头一手吃着包子,一手拿着糕点,吃的嘴角流油、满脸沾着糕点屑,看到好吃的就嚷着买买买、要要要,项羽这个便宜叔哥哥都予以满足。

    还买了些山楂、蔗糖,想着回头做些冰糖葫芦哄孩子。

    妇人默默跟在身边,手里拿着买给孩子的糕点物件,笑脸若花。

    只是虞子期猴子几个少年不太识趣,跟屁虫一样贴在身后狂吃海喝,在项羽赶苍蝇一样轰了几次后才跑进人群里玩去了。

    带着娘俩沿着街道慢慢前行,走得一处拐角,看到一个饰品铺子,门上写着几个篆字,项羽显然还是不认识的,但闻着浓浓的香味,也知道是个水粉店了。

    心头一动,拉起香姐,信步走了进去。

    店里胭脂、水粉、金银玉器摆了满满地两排,一个老者正招呼着客人挑选物件,有男有女,人多客满。

    项羽驻足看得花眼,却耐心挑拣比看。

    好一会儿挑中一件凤钗,待向掌柜问了价,正要付钱时,一只手将凤钗抢了过去。

    “这么美的凤钗,小娘子带上正合适,小爷给你买了当作聘礼如何,跟着小爷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一道轻浮惹厌的声音从旁边一个年轻浪荡子嘴里传出,这人拿着凤钗抓起香姐的手就要往她头上插去。

    芳儿被吓呆了,香姐也被突然的变故弄得惊慌失措,挣扎着抽出手来。

    “呔,放开那个女人!”

    项羽怒火中烧,一把将香姐拉到身后。

    项羽劲力太大,浪荡子也被甩了个趔趄,吼音也将他炸懵。

    不待浪荡子站定,项羽提小鸡般的把他举了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哦……这句不对,你个纨绔仗势欺人、调戏民女,大秦律法何在?你问过他男人了吗!”

    听着男子搞怪,香姐这才从慌乱众定下心来,只是一听他后面的话,红霞缀脸,顿时啐一口,偏生恼人作怪。

    芳儿却拍着手,喊着叔哥哥打坏人打坏人。

    “你把我放开,知道小爷是谁吗,我老爸是张刚!”

    浪荡子在空中蹬着腿挣扎着,却猖狂地、面目狰狞地看着美妇,一脸猪相的炫耀着。

    那模样比猴子还猥琐。

    (人群里,猴子说道:谁叫我?项羽:继续吃桃!)

    “我管你是谁呢?就你这歪瓜裂枣,也配摸老子的女人——我自己还没摸呢?”

    美妇往旁边撤了两步,小声的嘀咕,你要死啦,我不认识你,只是众人没人理会。

    “劝你赶紧放了我,否则让你好看!”歪枣气急怒道。

    “你怎么让我好看,这么让我好看吗?”项羽手中微用力,歪枣脖子被掐的通红。

    “壮士,快放了他吧,会出事的,他是郡丞张刚的儿子,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被欺负的人都忍者怕报复,敢怒不敢

    言呀!他养了五条恶狗,动不动就放出来咬人,娶了十房姨太太,有一半是四十岁的寡妇,他还哄着五岁的妹妹天天表演脱裤子。他还动不动架着他家的宝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就在昨天早上,刚撞伤了一人,拖着走了五丈路才发现是他四舅奶奶,得罪不起呀!”

    水粉店老板一边急急地对项羽说道,一边抱住歪枣的双腿使劲下拉,还暗中抓了两把,把歪枣折腾得更难受了。

    “哇,好帅呀,要有这样得男子为我挺身而出,我死也值了!”一个胖妹眼睛泛星的说道。

    “你又吃多了吧,就你跟旁边这女人比,一个野鸡、一个凤凰,也就我还勉强比过,你死了估计能找一个男鬼——俏郎君,你是我的!”胖妹身边一个满脸雀斑的女人眯着眼睛说道。

    “你两个都死了这条心吧,如果我有这样的男子,我原为她生十个孩子!”一个旗杆样的女人迷恋地喊道。

    “你们都不行,我守了三十年地处子之身,就是为他留得!”

    一个嘴角长着两道胡须的女人用粗粗的嗓音说道,当然,只有胸前的两块鼓起,表示出她的身份。

    一时间,水粉店莺莺燕燕吵个不停。

    项羽没心关注这些,本来想把这歪枣扔出去了事,奈何听到老者数落歪枣的劣迹,罄竹难书,此刻心里已经从私人恩怨上升到公理正义,说不得要让这小子长长记性。

    于是,手上加重了力气,“今天你犯我手里,说不得我要替天行道了,听着,跪地上自己抽自己两百下,说自己是废物!”

    “休想!”

    “还嘴硬!”

    项羽又加重了力气,歪枣开了翻着白眼。

    。。。。。。

    “我是废物……啪……我是废物……啪……”

    歪枣一边轻抽自己,一边偷偷瞅着项羽。

    “没吃饭?用力点,不许停!”看着这货磨洋工,项羽呵斥道。

    眼见对方伸手又要掐自己脖子,歪枣哭丧着脸,闭上眼睛用力向自己脸上掴去。

    “我是废物……啪啪……啪啪”

    众人纷纷叫好,在抽了三百下后,项羽叫停,歪枣已经肿成了猪头。

    项羽看着芳儿说,小猪在这里,小姑娘捂嘴偷笑。

    “行了,念你悔过良好,就滚吧,以后莫要让我再见到你作恶,不然……哼哼!”项羽威胁道。

    歪枣慌乱地滚爬起来,跑向门口,临出去时愤愤说道:“有种你给我等着!”说完仓皇跑了出去。

    项羽不屑地笑笑,回头继续挑选物件,最终选中一款胭脂、一个玉手镯和和那件惹事的黄金凤钗。

    胭脂是粉色的,项羽喜欢的唇色很是好看,手镯是翠绿的玉质,晶莹剔透,金钗上有只精美的凤凰,钗头镶着一颗纯白的珍珠,光彩夺目。

    向老板问了价,交了钱,项羽让老板将胭脂包好。

    项羽取起玉镯,拉起香姐的手戴了上去,又将凤钗轻轻地安在她地发间。

    美妇纤手轻拢秀发,目光流水,面如霞云。

    正待三人要走出铺门时,又起一桩乱子。

    “桓狱监,就是他,欺压良民,无端冤枉好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铺子里冲进一人,指着项羽,转头对身后紧跟进来的一个公差叫喊,公差后面跟着几个兵卒,原来是歪枣带人回来找场子了。

    没去理会歪枣,项羽看向公差,巧合的是,这人正是适才收费钱、买肉的年轻男子。

    年轻差人见到项羽,略一错愕,冲项羽点了下头。

    当下歪枣就对着公差一顿哭诉,什么自己看中一只凤钗,对方男子也看中了,非要让自己让给他,自己不依,他就动手打人强抢,悲切哀婉地样子像极了被抛弃的闺中女子。

    “兄台,张晓竹说的可是真的?”年轻公差不耐的对歪枣摆摆手,对项羽问寻道。

    听得芳儿一声噗笑,原来这歪枣还真叫小猪啊。

    项羽摇摇头嘿笑道:“官人休听这厮毁谤,这小猪无端调戏我家娘子,是以我与他起了

    纠纷,我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改过自新,说不得他还得感谢我呢?”

    “你胡说,我脸上的伤怎么说,明明就是你随便打人?”歪枣指着自己的猪头狡辩道。

    项羽冷笑道:“这是你感念恶心,诚心悔过,自己动手抽的,休要诬赖好人,在场之人都可作证。”

    店里男女纷纷附和项羽,义愤填膺地指出小猪的行径。

    “张晓竹,如今千夫所指,是你无理在先,你可承认!”年轻公差对小猪训斥道。

    “哼,桓狱监,我爹让你管狱房和城防,你别不识好歹,小心我告诉他扒了你这身皮!”

    眼见胡搅蛮缠不成,不理会众人的指责,小猪恼羞成怒。

    “张晓竹,你平日就仗势欺人、恶行满满,我念你父在县里尽心竭力不忍拿你,今日你无端污人、证据确凿,别说你爹,就是县令大人来了,我也不怕!还不快滚!“

    “好,你给我等着——还有你,一个也跑不了,等着承受小爷的怒火吧,今天的羞辱我一定会十倍百倍的找回来的!”

    丢下狠话,小猪嗷叫着跑了。

    “大人秉公直断,今日之事谢过了!我姓项名籍,敢问大人名讳?”

    事情摆平,项羽向差人拱手致谢。

    “我姓桓名楚,今日有幸能两次遇上项兄,也算有缘,就别大人大人的了,听着不自在,就叫我名字吧。“

    “如此甚好,桓楚兄弟今日得罪权贵,还忘日后多加小心了。”

    听的男子的名字,项羽心中一惊,想必日后与自己起义的也就是他了,恐他为歹人报复,略一提醒。

    “项兄不必理会,大丈夫行事坦荡,张晓竹此人劣迹斑斑,今日你也算为县里父老教训他了。”

    桓楚冲项羽一眨眼,无奈叹道:“说来惭愧,张郡丞一向办事尽心竭力,也算个好官,不想竟生了如此混账儿子,够他头疼了,我今日顾全他面子不能拿他逆子下狱,还望项兄包涵。“

    “了解,今日这厮的猪头估计要将养些时日了,想必也能在家里消停些日子了。”

    两人相顾大笑。

    “张晓竹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日后项兄也当谨慎。”

    “多谢桓兄提醒,我是虞家村一介小民,料想与他也没得交集,怕他作甚!今日幸见桓兄如此妙人,本当把酒言欢,奈何天色不早,还有路程要赶,就此别过了!”

    项羽作揖,招呼香姐娘俩转身就要离去。

    “项兄且慢,我见项兄眼熟,不知是否识得此人?”

    桓楚拦住项羽,从怀中取出一副娟画。

    项羽打眼看去,只见上面画了一中年男子,眉眼跟自己略像,画像下面是用篆字写的告示,心中疑惑。

    “这是?”

    “这是郡里发下来的通缉告示,画中人物跟项兄同姓,叫项梁,官方说他带人抄了个山贼窝点,杀了一百多贼人逃亡,是以通知下来悬赏二十金全郡缉捕。”

    项羽心中掀起巨浪,却装作不经意说道:“此举可谓大快人心,若能识得这等英雄人物,人生无憾呀!”

    “不满项兄,项梁行此壮举,我也是佩服万分,奈何国有律法,缉贼自有官府处置,如此无忌不敢苟同。项兄,市集一见,我就觉你跟项梁相似,所以有此一问,既然你们并无关联,今日就此别过了。”

    桓楚拱手道别。

    “桓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盼有朝一日,把酒言欢!”

    “一定会的!”项羽神秘笑道。

    从店铺里出来,项羽心中仍然激动难平,史上记载这个叔父最是嫉恶如仇,偏好行侠仗义,不想竟做了这等大快人心之事,想来跟随他的就是项氏族人了,唉,不知何时能聚首。

    又想到,项氏子弟各个本领不俗,项氏门人、羽翼遍布江东,叔父他们定然安全,收拾下心情,带着香姐母女去寻虞伯他们汇合。

    待众人汇合之后,一行人又推了钱财和买的物件,悠哉游哉地往虞家村赶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