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十二章 墨家聚首 新墨巨子
    眼见三人仪态俱是不凡,虞子期迎了上去,拱手问道,“小可乃虞家村虞子期,不知几位兄台贵姓,来会稽山所为何事?”

    “山野之人,云游罢了,敢问小兄弟适才这弓箭是谁射出,竟有如此霸道威力?”中年汉子略一示意向虞子期问道。

    “此乃我大哥项羽所射千步追魂箭!”虞子期傲然鼓吹道。

    “项羽?是不是身高八尺,天生神力?”中年汉子眼神迫切,其余二人也面带惊喜。

    “我大哥确实天生神力,你们是?”虞子期被三人的表情弄得疑惑了。

    “我是项羽的叔父项梁,这是项羽的亲生弟弟项庄,这位是墨家‘墨辩’派传人墨不凡。”

    “叔父您好,我是项大哥的结义兄弟,我们原来是一家人呀,走,我带你们去见我大哥!”

    没想到眼前的三人跟大哥有如此深的关系,还有墨辩传人,虞子期欣喜若狂,果断引着三人去找项羽。

    边走边与三人说笑,诉说自己与项羽在山中的奇遇,也与墨不凡详细说了墨侠一派的兴衰传承,众人感慨不提。

    “大哥,你看谁来了?”眼见项羽几个少年远远打量着,虞子期兴奋的冲他们喊道。

    项羽带少年们迎了上去,不待他张口大话,却见来人中一少年跑过来冲自己喊道:“大哥,真的是你!哈哈哈”,说着给了自己一拳,“哎吆,疼死我了!”但见少年揉着手继续说道:“几日不见感觉你怎么又结实了不少!”

    看这少年,感觉他跟自己有七分相像,体型稍小,年龄十六七岁,就是个小号的自己本人,愣在了当场。

    少年看到项羽木讷的样子,张着手在他眼前晃动。

    正待项羽要开口询问,却听中年人走向前来大喊:“籍儿,连你亲弟弟都不认识了!”

    “大哥,方才见到你叔父他们来寻你,我便带过来了!”虞子期嘿嘿笑道。

    项羽这才恍然,压下心里地错愕,赶紧冲项梁一拱手,掩饰道:“叔父,孩儿可想煞你们了,正要寻你们,只是自寻得凤鸣戟后,不知怎得头脑错乱,竟忘了回去的地方!”

    言罢,一手把搞怪的项庄提溜起来:“臭小子,难道大哥还忘了你不成,休得胡闹,屁股又痒了不是!”

    项羽隐约记得这个弟弟一向对自己崇拜得很,两人感情很好,只是这小子太皮,好惹货,一出事自己就替他挨叔父的板子,完了后头就去收拾他。

    “但见公子眼生双瞳,可见凤鸣戟已经唤醒你的血脉,可喜可贺呀!”墨不凡对项羽骚骚一笑。

    项羽未掉包之前,曾于一风月场撞见他被十几个人围杀,便将他救出,事后便一直跟随项羽。只是这货长着一张小白脸,很是讨女人喜欢,动不动就带着项羽跑去喝花酒,大好的青年差点被他带坏了。

    项梁眼中精光一闪:“是呀,籍儿,大业指日可待!”

    “

    大哥就是神勇,刚才的箭差点射到叔父!”项庄张口便说,不知道是夸项羽还是损他。

    “就是就是!”虞子期补刀。

    项羽冲两人一瞪眼,两人吓得讪讪缩头,“叔父,孩儿孟浪了,请叔父责罚!”

    “无事,你的箭术都是我教的,还伤不了老子,虽然略有小成,后续还得勤加苦练!”项梁早知项羽用凤鸣弓穿射千步的事情,已经欣喜万分,却怕他骄傲,佯装教训道。

    众少年听得有趣,暗道终于有人能制住他了,嘿嘿。

    “叔父教训的极是!”项羽连忙认错,生怕这叔父再说出什么,让自己在这群混蛋中丢了面子,赶紧说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回村再说罢。”

    项羽扫了眼冲自己骚笑不停的黑衣青年,暗想这货笑得渗人,也不知自己掉包前跟他有啥故事,疑惑着引着众人来到虞伯家中细谈。

    却说众人到了虞伯家中,早有虞子期跑回跟虞伯通了气,虞伯在院里接待项梁,一阵寒暄后,大家跟随他到客堂入座。虞伯母给大家一一奉茶。

    “墨家‘墨辩’弟子墨不凡见过虞伯!”众人方一落座,墨不凡执弟子礼,郑重向虞伯唱名见拜。

    “不凡不必多礼,自从我们两派分开百年之久,法学独步天下,儒门和墨门两大显学举步维艰,我墨侠一脉避祸隐居于此,无奈战火连年不断,门中青壮都被征召入伍,能幸免归来的了了,到现在全派只有村里这区区数百人老弱妇孺了,唉!”虞伯说着浊泪涕下。

    “我墨辩一门又何尝善了,这些年被始皇以全族性命相迫,驱使我们为其设计修建陵墓和阿房宫,年初又因卢生一事,始皇动怒,下令焚毁门派典籍,逮捕迫害我门中多人。我父让我带族人逃避到族地东郡,自己杳无音信。我与师姐妹四人又赴咸阳探听消息,只得父亲血书锦帛一件,客栈不敢投,我藏身青楼被围杀,幸得项公子搭救才杀出重围。”说到此处,墨不凡英俊的翘脸憋得通红,愤愤不平。

    少年郎们听得青楼二字,俱是鬼笑地看着项羽,项羽被瞧得恼怒,拿起茶碗自顾品茶,这茶生涩的很,对肠胃不好,看来要普及下炒茶之法了。

    “贤侄节哀,你我两派皆为墨翟传人,感同身受,暴秦无道,我辈当待时后图。但不知你父亲血书中有何交代?”虞伯用袖子抹了把泪,开口问道。

    “父亲说了会稽山中巨子墓和凤鸣戟的事情,我后面得知项氏乃芈姓,是虞舜的一支后人,凤凰血亲,于是建议项梁公与公子来山中寻找凤鸣戟以完成逐鹿大事,不想公子竟匹马来到这山中,后面大家也都知道了。”墨不凡叙述道。

    “项贤侄果真是宿命之人,不知因何晕倒在虞家村田里,被我族侄大山遗孀芳儿母女所救,醒来后忘掉很多事情,不想竟然与你’墨辩’一门也早以相识。可叹我’墨侠’一脉竟不知巨子墓就在身边,未曾想到他机缘如此深,竟得了这

    番奇遇,也算命中注定。如今他既凤凰血脉已醒,又得凤鸣戟认主,按我墨家祖训,当为我派新一代巨子!”虞伯说到此处,向墨不凡和项梁问道:“不知二位如何看?”

    “虞伯,此事我父已在遗书中有言,我自当遵循,希望父亲在天有灵,能助我墨门重振声威!”墨不凡斩旌截铁道。

    “此事是你们门中之事,我不好说话,不过,我父项燕以身殉国,始皇对我楚人奴役如羔羊,故土之人皆为之恨恨,楚南公云‘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籍儿既已得此天命,更当举全族、故国之力,扫荡不平!若能得贵派相助,如虎添翼,似凤落梧桐、凰饮醴泉,哈哈哈……”

    项梁并未直接表态,但显然是很赞同了。

    项梁话音方落,虞伯和墨不凡起身对着项羽五体伏地拜道:“参见巨子!”

    虞子期见状也拜倒在地:“参见巨子!”

    随后猴子龙且等一干少年俱都朗声拜地。

    项羽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本为突然的事情发愣,待看到众人毅然决然的样子,又见项梁面带赞赏冲自己点头,项庄这货正嘻笑着对自己一个劲的狂点头。

    “虞伯,不凡,你们都起来吧,我非虚名假意之人,你们如此倚重,我当尽全力光耀我门!”项羽扶起虞伯和墨不凡,接着说道:“你们几个也起来吧。”

    看到项羽接受得这么干脆,虞伯和墨不凡暗暗点头,而猴子几人却愣愣的,按照剧情不是应该一群人伏地不起,再三劝谏,项羽谦让不止,待到你劝我拒演上半天,等众人饿了,才接受的么。项羽这些天讲完西游记又给少年们编了个位面空间的三国故事,正讲到刘备让徐州这段。

    不管众人心思,项羽在正堂中背对着沉吟片刻说道:“你们几个小子别胡寻思了,跟着哥哥走天天鱼肉酒——虞伯,不凡,我既成新任巨子,必会悉心为我派争取,只是普天之下,自春秋战国以来,百家争鸣,学说纷纭,各有道理,我们需以开放心态取长补短、接纳吸收!不可故步自封,试想,嬴政何以扫荡六合纵横环宇,想必你们知道秦强自商君变法,军功爵位,人人遵从,才得百万虎狼之师,商君做法自缚,就可知秦法效果之通达,几代君主并非都是明主,却能逐步蚕食诸侯土地,可见秦法之凌厉。诸侯有的用儒、有的学庄老、有的师我墨门、有的法纵横,也有参秦法而半道废者,待秦王嬴政雄韬伟略,又得猛将如云,天下方定。可见,乱世之中,法学为上。而秦朝一统,书同文、车同轴,南征北伐,疆域无限大、君权至高无上,这是夏商周以来从没有过的,虽然我们憎恨秦人,却不得不承认始皇帝之丰功伟绩!”

    “那依大哥所说,始皇帝这么好,秦朝这么强,法学这么善,那我们还反什么秦!”龙且气呼呼的说道。

    “籍儿休的胡言,别忘了我们的血仇!”项梁也怒斥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