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十四章 山中岁月 英雄红颜
    会稽山下一处山谷,像一个酒壶,一道小流从壶口出来,蜿蜒流向青色的原野,蓝天白云。

    山谷不大,周遭是数十丈的崖壁,山花青草遍布山崖,谷中有个水潭,一道白练从山崖飞落潭中,激起氤氲的雾气,阳光照上去很是好看。

    从水潭流出的小河旁,有个开阔的小河床,两队少年正列阵相对。

    两队各二十来人,身穿鹿皮短甲,手持木质长戟,一队臂束绿带,一队束红带。

    绿队领头之人喊到:“虞家小儿有本事放马过来呀!”

    身后齐喊:“放马过来!”

    红队当头一人也不甘示弱:“项家军?我呸,看尔乃插标卖首,取汝首级犹如探囊取物!”

    身后齐喊:“探囊取物!”

    绿队又喊:“黄口小儿,休得猖狂!”

    红队回道:“粗鄙莽夫,叫爷求饶!”

    绿队:“乃母叫乃回家吃饭!”

    红队:“乃爹叫乃下地种苗!”

    绿队:“大海无量!”

    红队:“傲气中华!”

    。。。。。。

    两队人马怒目而视,双手端举长戟,造型已经摆了半个时辰了,针锋相对,嘴不留情,却不见动静。

    最后两队人无奈的一起冲旁边喊道:“好了没有,打就打了,要什么背景音乐!”

    却见旁边柳树下站着两男子,一人在无聊地转着竹萧,一人正在用力地槌一面大鼓,还有个小姑娘在不远处嘟着嘴编花环。

    持萧男子悠哉悠哉地吐掉嘴里的茅草,回道:“别逼逼,一会儿输了的今晚只能吃干饭!”言罢又对敲鼓的男子说道:“我说龙且,你都练了三天了,这会儿也试了快半个时辰了,还能找到调不?我看出来了,你天赋都长那方面了!要不用那个敲鼓试试?!”

    被说的尴尬,龙且擦了把汗,急道:“行了行了,开始!”

    不多一会儿,鼓声起,萧声和,铁血丹心在群英谷里飘起,犹如千军万马纵横天下,又像英雄豪侠江湖天涯。

    倏而鼓声更急,萧声愈进,谷中两队人马热血沸腾,只听当头两人大喝:“杀!”四十个人大喊大叫的厮杀在了一起!

    自项羽跟叔父汇合后,项羽出任新任墨家巨子,对墨门进行了整合,而项梁也从会稽城外把项氏宗族嫡系三十多人带到山中,又联络项氏近支一百多人赶来。只是项氏远支还有几千人分布在故楚各地,时机未到,出于慎重,暂未联络。

    到来的这些人分别加入墨门各堂,讲武堂挑选精壮五十人,项梁出任兵法武学教练,项羽带领五十人参与训练。此时虞家村已经聚了三百多号人,好不热闹。

    项羽带人在山中寻找煤矿和铁矿,已经发现两个大矿,虞伯安排人手开采,并组建了兵器作坊,炼制精铁打造戈矛剑戟、弓弩盾甲,已颇俱成效。

    而训练上,项羽提出了精兵特种作战大纲,未来要组建亲兵营、侦查营和军谋教官处,亲兵营锤炼近身搏杀技艺,学习山地丛林等地形环境作战技巧;侦查营除武艺骑射,还要具备侦查、间谍、刺杀、攻城等作战能力;军某教官处研究战法,指定作战方略,同时培养带兵将领。

    项羽根据后世部队训练方法,设定了训练科目。早上擂鼓即列阵,绕山长跑五公里,饭后在讲武堂学习兵法战例,然后是完成匍匐、跳跃、翻墙、攀爬、空中行走等一系列简易科目。下午是训练格斗、对阵和山地丛林作战,山地丛林由大白辅助监督。训练强度高,但少年们确实成长很快,几个月下来已经是弓马娴熟,技艺高绝,就差战场磨砺了。

    训练营地项羽选了离虞家村五里的这块宽阔谷地,起名群英谷。

    此时谷间喊声阵阵,少年们正捉对你来我往厮杀,被戟头砍中者自动出局。

    眼看着双方从日头西斜打到了黄昏,却不见有几人淘汰,暗暗满意少年们战力的同时,项羽着急的说道:“你们在跳大神呢,下盘虚飘、手上无力,老子还要回去吃饭呢,赶紧速战速决!猴子,项声上回戳你你能忍?项庄,石头拍你脸那下你不报仇?还有你项左,阿水都砍你头了你不剁他手?奶奶的,老子吹得嘴都起皮了,对得起我给你们选的曲子么!要不我再给你们加点难度?今天输了的,明天负重……”

    “打……我们打!”听着旁边这人咆哮,看他笑得天真无瑕,场中剩下的人赶紧高声回道,开始拿出吃奶的力气撕打起来。

    他姥姥的,能不回吗,这货太狠,可是什么馊点子都能使出来。

    一不高兴就饭食减半,晚了一会儿就要再加一圈,课堂上稍一走神就要站一上午还要写检讨,能不能过得他说了算,打架打输了要举牌子在全村游行,牌子上写着’我是废物’,游泳游不过大白就要伺候老虎一晚上,娘的老虎也是一般人能比过的?

    最蛋疼的是,跟虞

    猴子比攀岩,输了的要管他叫爷爷,那么多人叫也不怕把他叫的嗝屁了,想起这厮端坐着接过茶来喝一口,装模作样的答一句’孙儿免礼’就想抽他!

    可是,能怎么办呀,这个狗日的教习就不是人,四十个人一起不够他三拳两脚的,打吧!于是只能将悲愤招呼在对面之人身上,好歹能有点机会。

    见两队人有如此觉悟,项羽满意的对龙且说道:“看他们战斗得这般酣畅,一时技痒,陪我活动下拳脚!”

    芳儿耳朵一动,一把扔掉花环,拍着手叫道:“好啊好啊,我赌龙叔叔这次能撑下五合!”

    龙且苦着脸道:“这回不兴打脸!”说罢,双眼泛光,一拳朝项羽头上招呼。

    “卧槽,懂偷袭了。”项羽将袭来的手牢牢抓住,另一只手将龙且手臂抓住,顺势一带,龙且被高高甩向空中,龙且空翻落地。

    他方一站定,提着拳头向项羽冲来,项羽原地提拳格挡,两只拳头重重接在一起,龙且吃痛腿了两步。

    项羽也觉铁拳微麻,暗道龙且已能挡自己两分力气了,喝道:“再来!”飞身踹向龙且,凌空对他胸前踢出三脚。

    龙且抬左臂格挡,吃了一脚但觉手臂震麻,来不及多想,又见第二脚迅疾奔来,运力抬右臂接上,但觉这脚更猛,右臂已经疼得失去知觉。这时却见第三脚踹了过来,威势更盛。自己双臂已经垂落,暗暗叫苦不及,只得生生受了,想来接了这脚,自己又要躺半个月了。不料第三脚落在龙且胸前,只将龙且凌空登了出去。龙且只是跌落出两丈,并未受伤,欣喜下翻身站起。

    项羽收脚,对龙且招了招手,你来!

    龙且双臂疼痛稍缓,大喝一声,迅捷如豹,刚猛如虎,侧身向项羽踢来,项羽空门大开,硬接下这一记飞腿,猛力将他逼退两步。不带项羽感受力道,龙且长拳左右冲击,项羽抬臂当下,电光火石间两人空中拳影对接无数,脚下错步踢打,两人身形转了两圈。龙且气息粗喘,感后劲不足,正要撤步推开,被项羽抓住手臂,一个扫腿,跌落在地。

    龙且落地后,以手撑地,双腿猛攻项羽下盘。项羽双腿被踢的碰碰作响,突然他双腿将龙且一腿夹住,旱地拔葱而起,将龙且待往空中,龙且在空中无处借力,另一只脚正要蹬在项羽胸前拜托身子,却被项羽一拳击打在脚心,身形又往两丈外跌去。

    龙且爬起来感觉右脚脚心疼得难受,张口说道:“你逼我用绝招了!”

    “你只随便来,我只你身上去!”项羽不屑地笑道。

    龙且瘸着腿跳到项羽面前,说道:“大哥,你说猴子的绝招好使不?”

    不带项羽答话,只见龙且蹲在项羽身下,双手如飞攻向项羽内胯。

    项羽气笑,抓住龙且的身体就提了起来,一边转一边猛拍龙且屁股,口中教训道:“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你学猴子偷,把你打成球!”

    “大哥我服了,我服了……”

    龙且杀猪样的尖叫响彻山谷。

    转了一百圈,项羽眼有点晕了,把已经没了声音的龙且扔在地上。龙且只感到像醉了一样,头痛脑晕,眼冒金星,已经是只剩下喘息了。

    项羽大手一拍,向河边看去,二十对人已经互相压着躺倒在地,正愣愣的看着自己。对上他双眼,这群人才哎吆哎吆的叫起来。

    但见四十个人鼻青脸肿、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扭打在地,已经光剩下哼哼了。

    心中偷笑,项羽板着脸说道:“让你们尽力搏杀,点到为止,看看你们像一群泼妇,真丢我讲武堂的脸,行了,还能喘气的,赶紧滚起来,香姐今天做的大锅饭!”说罢,把芳儿放到肩上,踢了龙且一脚,大摇大摆地哼着小曲儿回村了。

    后面这群人,恨得牙痒痒,草,让打的是你,骂人的是你,再听你的就是孙子。

    一群人相互扶着,龇牙咧嘴起身回村里。

    “石头,你眼睛怎么比山里的熊瞎子还霸道呀!”项左嘿嘿挖苦道。

    “滚蛋,你脸上是不是被狗啃了,这么多牙印!”突然,虞子期嘿笑着摸了摸项左的屁股,问道:“天虽然暖和了,可你穿成这样不漏风吗?”

    众人顺眼看去,哄然大笑,原来这货屁股后面被撕了个洞,两片白花花的屁股蛋在风中晃动。

    项左脸色大红,一手捂屁股,另一手翘起兰花指遮面,羞骂道:“清河你个狗日的,讨厌!”说完捂着屁股跑离了人群。

    眼见龙且躺在地上,善良的猴子跑过来问道:“龙且,咋了,我看大哥这回没下死手呀?!”

    “猴子,你二大爷!”龙且悲苦地骂道。

    猴子一脸无辜,忍不住想,我二大爷不是你爹吗,看来被揍得不轻,心中怜悯也不计较,只道这货被打坏了脑袋,招呼阿水抬上,一群人嬉笑着开饭去了。

    。。。。。。

    “开饭了,开饭了!”芳儿端着一小碗大锅饭,拿着半块粗面馒头咋咋呼呼的在梧桐树下跑。

    香姐领着妇人们给三百多口人盛饭,领到饭的人嘴里塞着馒头,一阵狼吞虎咽。倒不是训练劳累,吃麻麻香,而是这大锅饭太好吃了。这要感谢项羽,组织村妇发明了酱油醋,从山里寻了葱姜蒜开了菜田,将炒菜绝活传授给了她们。

    像这道大锅菜,绝对是大伙的最爱。鲜肉丸、白豆腐、冬瓜白菜片、猪油炸豆腐块,还有肥瘦相间的五花肉,那叫一个香。

    在项羽后世的农村里,谁家结婚都是众人帮忙,屋顶挂喇叭,放着四大天王,邻居家里都帮忙摆酒席,村民帮着上菜、分盘、整理肴货,连续两天。那时吃的就是这口火房大锅饭,简单,却香。好东西在哪儿都是被喜欢的,而它对项羽却有特别的感情。会记起前世的热闹,会想起教他厨艺的父亲,还有那些已经在梦里的时光。

    眼见这人又在发呆,香姐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他喜欢热闹,喜欢金戈铁马,喜欢跟兄弟们把酒言欢,却总会莫名的发愣,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但香姐总会这样默默地陪着他,直到他在自己怀中安静地睡着。

    “籍儿,虞伯已经打造出五十炼精钢刀了,但再淬炼下去,钢刀就会变脆崩断,你说的百炼精钢不好锻造。”项梁带着虞伯和墨不凡走了过来。

    项羽从香姐怀里坐起,香姐被突然的说话声惊得一阵慌乱,玉颈俏脸生红,起身一礼,跑去帮忙。

    “五十炼已经够装备普通马步军卒,对上青铜兵刃游刃有余,只是如果举大事,军中将领勇武对士气影响较大,还需要百炼陌刀利剑傍身,这百炼刀还是劳烦虞伯在辛苦试炼吧。”项羽无奈叹道。

    “还请门主放心,我当尽力研制!我倒有个建议,要想提升锻造技艺,我器堂可以跟众多工艺匠人合作,共同研究。”虞伯拱手建议道。

    “这事可行,眼下就有一人,乃鲁班传人,我探听道他正在沛县以铁匠为生。”墨不凡幽幽道。

    “哦,此人是?”项羽问道。

    “此人姓钟离氏,名昧,本朐县人,因杀人而躲在沛县化名钟长卿,如得他相助,相信百炼精刀指日可成!”

    “明日我们动身去寻得他来!”项羽微微错愕,好你个钟离昧,终于有你音信了。

    。。。。。。

    夜深,梧桐树下,一老一少正在饮酒。

    “籍儿,我观察你与虞刘氏感情非同寻常呀!”项伯喝了口酒,对项羽问道。

    “叔父,香姐母女救了孩儿性命,又对孩儿体恤照顾有加,我早已视香姐为红颜知己,也把芳儿当做自己孩子般看待。”项羽说道。

    “叔父不是要拦你,只是一来虞刘氏乃虞家村遗孀,你是虞家村新人巨子,当为表率,你二人纠缠恐众口难堵;二来好男人当已大事为重,我观眼下民生艰难,入山落草者比比皆是,想来大事不久,到时你要担当重任,我怕你为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影响复国大业!”项伯叹道。

    “还请叔父放心,孩儿自山中寻得凤鸣戟唤醒血脉后,头脑中多了很多记忆,也不知身上有何变故。香姐性子安静,又善良体贴,孩儿跟她一起觉得很舒服,但我也知道大山是她夫君,不管他在何处、是不是活着,我都不敢、也不能陷入太深,至少我没有勇气。可是她们母子这些年来生活不易,孩儿希望凭自己能力给她们安全,让她们过得好一些,一生守护她们。至于爱,孩儿现在也没法确定,只能随缘了。”

    项羽默默解释道,话语一转:“不过,叔父说的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孩儿不能认同,我若为凡夫俗子,当不敢有非分之想,但上天给了我争霸天下的勇武和资本,我当做真英雄!”

    “哦,那你心里什么是真英雄!”项梁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侄儿已经跟以前变了很多,想法也多了。

    “似祖父舍身报国固然为大英雄,像叔父能劳心复国也是真豪杰,但孩儿要做世间最强的男人,既要江山又要美人,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为一红颜冲冠怒发,打下万里辽阔江山!如此,人生无憾!”项羽霸道地说道。

    “籍儿,几年前你见到始皇仪仗,就敢说取而代之,现在长大了,也有自己想法了,只管去做吧,叔父相信你,项氏和大楚就靠你了。”项梁长叹一声,鼓励道。

    他心想我氏男儿从来都是骄傲的,打就打的天崩地裂,爱就爱得轰轰烈烈吧,叔父就在你身后!

    院门后一个女子倚在门上,呢喃道:我不在乎,也请你不必在乎,从今以后,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时间总会让一些东西慢慢成为过去,也会让一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一点点深刻起来,却又不知会有怎样的结局。

    比如,人的感情,只是——远去的那些真的会忘记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