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十七章 巾帼剑舞 花魁婉儿
    看着少年们很快进入了状态,项羽放下心来,转头找身边的女子,只见她人正在沉默的磕着瓜子,眼里泛红、口嘟成樱桃。

    这才想起,方才女子拉扯他,而他正在一旁专注看戏,貌似推了她一把。看这女子皮肤白皙秀气,耳边发丝依依,很是耐看,重要的是这副委屈的样子让项羽心中微起怜惜。

    而且,这女子身上香味很是独特,跟香姐身上的兰花味道大大不同,额,是什么味道呢?

    奶奶的,前世在商场应酬不断,他也算花丛老手,就见不得这个。是以项羽将杯中酒一含,脸凑在娇娘耳后,拍了拍她肩膀,女子侧头。

    这时,大家心里想的那一幕发生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对嘴了。

    女人眼中诧异、睫毛扑闪,一时间蒙住了。男子受到鼓励,大手一拦,娇躯在怀,用嘴顶住女子,嘴一张,一道酒液度了过去。

    不待女子反应,项羽吸溜一下将酒液吸回口中吞下,接着舌头探入香口,循序诱导,两道小蛇互相勾住,你来我往,竟战了个平分秋色。只是男子力猛,女子阴柔,慢慢的女子丢盔弃甲,只得急踹讨饶。

    “啪!”项羽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项羽也不恼怒,见女子眼中怒色,说道:“我见姑娘美貌,一时迷失情难自禁,还望恕罪!”

    女子低头,眼神闪烁,倏而嘴角勾起,像是决定了什么。::

    “咳咳,方才本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不成想你竟是头猛兽豺狼!”女子媚眼如丝,幽幽说道,哪还有方才的落寞自赏。

    “哈哈哈,姑娘真善良,君子全靠装,你若寻阿郎,劝你找个狼。”项羽嘿嘿道。

    “就你作怪,端的是厚颜贫嘴!”女子纤手一打,佯怒道。

    项羽一本正经道:“嘿嘿,姑娘慧眼,本公子除了长得高大威猛,器宇不凡,力量持久——哦,这个你已经试过了,除了这几点缺点,剩下全是优点。”

    “哦,说来看看!”女子饶有兴味的追问道。

    “就是有点贫、有点坏、有点无耻和无赖,有点皮、有点帅、有点厚颜加可爱,哈哈哈……”

    女子噗嗤一笑,笑脸若桃花绽放,这才对嘛,看来老子宝刀未老!

    接下来项羽带着女子各种花样,什么石头剪刀布,输了让你亲一下,赢了我亲你两下;什么诚实和大胆,不能选诚实,我们都大胆,你隔着衣服点一下我的胸,我得伸进去抓一会儿,美其名曰抓大放小,发育更好。

    两人配合默契,玩得不亦乐乎,完全不顾旁边一群少年惊呆的脸。卧槽,大哥,滔滔江水东流去,黄河泛滥冲千里,花海无涯,我辈自当勤勉更进十层楼!

    。。。。。。

    突然,女子臻首埋进项羽怀里,轻声道:“公子外表放荡,心中坦荡,似你这般人贱妾不曾遇到,也不知何人有幸能伴你天涯!”

    项羽心想,我外表放荡,内心更荡,只是看你这模样,难不成……秦朝女子都这么天真烂漫吗?

    正待项羽说话,只听坊内客人又是一阵起哄:“出来了!出来了!花魁出来了!”他转眼就看去,全然不顾怀中女子在自己腰间拧来拧去。

    接着就是一阵聒噪:

    “花魁!花魁!婉儿!婉儿!”

    呼喊声愈急,气氛愈加热烈,竟有一个夫子打扮的老丈受不住,一冲动就晕了过去,被小厮抬了出去。

    一时的骚乱并不影响群众的热情,大家依旧涨红着脸,狠狠地拍着巴掌,还有人打着呼哨往廊上钻,被小厮们拦下了。

    原来,在众少年与女子们捉对交流时,台上就有七八个妙龄女子在合着琴瑟翩翩起舞,琴瑟声断,这会儿都站定了身子,显然是有重要人物登场了。

    在千呼万唤中,一个身着白色纱裙的女子出现在珠帘后,隐隐看到她玉脸蒙着白纱,在一把古琴前坐下来。

    她纤手一拨,琴声脆鸣,倏而瑟起,鼓震,廊中八女长发一束,秀鞋一登,衣衫一扯,在众人惊呼中竟露出了——哦,是一身皮甲劲装,八女转眼变成了英姿焕发的巾帼战

    士。

    只是这腰间都别着把剑,弱女变好汉,剑藏裙内,这个让众人不禁裆下发冷。

    音乐开场后慢慢行进,八女缓缓散开阵势,踏着齐齐的步子左挥右砍,脚落齐娇喝,剑送起罡风。突然律动加快,却听琴瑟急如剑,鼓点落不断,却见八女步生风,剑舞劈破空。大家都被这迅疾的音律吸引,为这八名女子的剑术拍案叫绝!

    项羽暗暗点头,玩得挺高级,这年头没两把刷子连青楼都混不下去了。只是,那婉儿忒会玩神秘,在大街上都见过了,还捣鼓这个,啧啧!

    这时又听得一阵百灵般的声音从婉儿的嘴中传了出来: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堂中诸人初闻金戈铁马,心神激荡,说不出的热血沸腾,而后随着婉儿语调转作哀婉,音乐慢慢停了下来,廊中女子也扔掉了长剑,停下了步子,默默感伤,仿佛又变回了闺中妇人。

    众人才恍然这编排的绝妙,原来初始的巾帼模样,竟是恨不得替夫奔赴沙场。

    舞曲落下、八女散去,而座中男女却依旧沉浸感伤,男人握着拳头,女人红了眼眶。

    “各位客官赏光,奴家谢过了!”珠帘后的佳人起身对众人一礼,声音似风铃般清脆,“奴家来风吟坊半月有余,感谢大家照顾,今日与在座诸位依旧约定三章!”显然这约定三章之法是每日常态了。

    话音刚落,顿时有人按奈不住问道:“婉儿姑娘能否降低下难度?”

    堂中做客纷纷起哄询问,熟客则得意的跟身边人卖弄往日情况。

    看现场反应达到预想,婉儿促狭一笑,这丝表情也只有双瞳之项羽可捕捉到了。

    婉儿说道:“奴家今日换三道题目,一文、一武,第三道暂且保留!答对第一题,则可免费在风吟坊玩乐两天;连续胜了第二局,则可对奴家提一个要求,但要注意分寸,若不合适,奴家有权回绝;至于第三局,我还没想好。”

    在座全是骚客,对这花魁早就垂涎三尺,初听赢了一题还不放在心上,赢了第二局就能提要求,虽然她有主动权,可万一能允许摸一把呢?于是暗自偷笑,更想着如果赢了第三把,是不是可以……嘿嘿。

    有人忍不住问道:“那如果赢了第三把呢?如之奈何?”

    项羽忍着笑,眼观鼻、鼻找心,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就以这娘们儿的心思,无非就是借噱头炒作一番罢了。

    能答对一题,你免费玩两天,继续给人捧场;你胜了第二局,而且还得连胜,才能提一个要求,以这丫头的心思,你让她露个脸都能以轻薄的理由回绝;还敢想第三把?肯定是连胜才行!问题要她自己出,她让你喝尿,这个肯定有人,她让你给自己一刀,估计也有人不会眨眼,可她若让你把她从馆子里面弄出去,你能办到?也就项羽可以考虑。

    能赢一次就得坟头烧香,赢两次那得给佛祖磕头磕到他老人家心慌,连赢三次?得了吧,除非你祖上来自宇宙洪荒!

    果然,婉儿捂嘴娇笑、笑弯了蛮腰,说道:“如果能连胜三局,就为婉儿今夜入幕之宾!”

    这下可不得了了,整个作坊里炸开锅了。

    每个人头上仿佛出现了一副入幕后的画面,内容都不相同,却都精彩绝伦。

    即使入不了幕,能看到这高高在上的花魁被人一亲芳泽,也给男人解恨呀!

    是以,各公子才人相互致意、互相打气!项羽身边几个少年也从身边女人的怀里坐直,雄心勃勃!惹得女子们一阵不满。

    也有人很聪明,懂得综合众人之能,将大家揽到麾下驱使,为其闺中事业效力!

    胖胖的赵公子,手里拿着根鸡腿挥道:“诸位听我讲,婉儿姑娘我志在必得!只要有人能为我胜上一局,我给钱一万,连胜两局,给钱五万

    ,若能让我成了入幕之宾,小爷赏钱十万!”

    这句出口后,众人议论纷纷,有的轻叹得罪不起,看今晚免单的份上不参与了。

    有的听到赏钱双眼泛光,项羽就属于这种种。

    有的不屑地想着,老子也能拿钱砸死你,婉儿姑娘一晚就值十万?我若能赢了,给你十万零一钱!

    没钱请兄弟们喝花酒真丢脸,于是项羽先定个小目标,挣他小一万!到时候给龙且找五个。

    看到自己一句话就摆平了大多数竞争者,赵公子很满意,让小厮把钱箱子拉开摆了一地。

    看到这么多钱,三四个女子殷勤地围过来给他揉腿捶背,温香软玉贴在身上,赵公子张嘴咬掉一个女子捡过来的红杏,又喝上一口另一个姑娘倒上的小酒,那叫一个舒服。

    婉儿为赵公子的话吃了一惊,转念又镇定下来,笑道:“第一题,文题,小女子不幸沦落红尘,孑然一身,时时惦记家中老父和妹妹,无奈只能以明月寄托想念,还请大家以明月为题,帮奴家做一曲小令。”说着竟用手轻抚双眼,一副我哭了的模样。

    装吧你,说得跟真的一样,眼眶还真红了,还硬是挤出来两串清泪,欢场如戏,全靠演技。

    项羽没忍住,咯咯笑了出来,只是笑的突兀,引得周边几桌客人侧目,成功将婉儿眼中的寒光吸引了过来。

    众少年往旁边侧了侧身子,低下头来。

    项羽也尴尬的笑笑。

    身边女子突见自己曝光在众人堆里,将头深埋进项羽怀中,手伸向他腰间,弄得他痛呼好大力气。

    还好,大部分人都在专心思索题目,满场才子墨客、达官显贵都抓耳挠腮,搜肠刮肚找寻文辞。

    而墨不凡这才看清项羽身边的女子身影,看着她神态动作若有所思,鼻子用力嗅了嗅,想到了什么,露出了微笑。

    女子这时抬头望了过来,冲他抛了个媚眼,然后怒视着他做了个揪耳朵的手势。

    墨不凡吓得打了个激灵,转过头去,心想大哥今晚玩得那么开,有的受了。

    突然,一个老书生喊道:“有了!有了!”

    读书人就是讲究,书生起身缓缓踱步,摇头晃脑吟道:“天上明月,遥看似一团银,近看近不了,夜来更尽风呼紧,替奴吹掉月中云,照见负心人!怎么样,哈哈哈……”

    饶是和者了了,老书生却捋着胡子感慨不已。

    这也叫小令,老子一泡尿能憋出一百首。项羽又没忍住,哈哈大笑,只是此时众人也大都摇头嘘声阵阵,也就没人在意。

    可珠帘后一双黑亮的眸子还是看了过来,项羽凤眼一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笑得比谁都欢实。

    又有一年轻男子起身说道:“婉儿姑娘,小可不才,也有一拙作,请姑娘指点。人生如浮萍,月是故乡明。饮尽杯中酒,聊慰故人情。姑娘,我是你同乡,还请喝了这杯酒,以解下乡情。”

    男子端着酒杯就要冲上廊道,被小厮们截了下来。

    这一手,这是要动之以情、单刀直入呀!

    众人愤愤骂道:“你知道婉儿姑娘家乡是哪儿,就冒充人家乡里,还恬不知耻的让人家喝酒,都不稀得说你!”

    男子显然脸皮功夫不够,阵阵哄笑让他羞恼,遮着脸尴尬地退回座上。

    项羽怀中女子悄悄说道:“这人恁得皮厚,比你还厚,你可能答上此题?贱妾有惊喜于你!”

    好嘛,男儿吃不得激、受不得哄,这女子可算把握了个通透,本来项羽就想赚点小钱,眼看大伙儿也悄不做声,说不得要挺身而出解围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项羽感觉这婉儿姑娘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

    哼,一会儿就让你笑不出来。

    项羽起身喊道:“赵公子,你说的可作数?我若赢了这局,你给一万?”

    堂中众人都是一副不信的表情,几个少年也满脸疑惑,大哥除了会讲几个故事,弄点成人段子,连大字都不识一个,还会小令?

    “赵某说话算话,你且道来听听!”赵胖子见有人上钩,兴奋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