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十八章 文武双全 胜局两连
    “好,婉儿姑娘,项某字太好看,还请你来写下!”项羽信心满满道。

    注意这人半天了,无端让人讨厌,可又莫名得想看看他能说出什么小令,婉儿让丫鬟备好笔墨绣绢。

    项羽走上廊中,小厮要拦,被项羽推开,婉儿也示意小厮退下。

    项羽尽量酝酿出更多的感伤,踱步缓缓吟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这首苏大胡子的词,初时项羽想背出来糊弄一下拿到钱就算,却不曾想念到后阕时,想起两千年后的虞阴嫚,一时感伤的竟落下泪来。

    堂中氛围竟被勾得伤感至极,纵然是欢场里,男人们或许也会想起远方的妻子,女人们或许感叹身世飘零,座中之人皆默然。

    看着项羽哀伤难过,被他作弄的那女子只觉心里做痛,呢喃道:“欢也是你,悲也是你,你是怎样的男子呀?”

    婉儿也只觉,这人放浪讨厌,却不想竟有这般才华,而这悲苦的模样竟让自己多了几分好奇。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项公子此令着实别样,却韵味非凡,婉儿心中暖暖。”

    “那此局就算项某胜出了?”项羽擦了把脸,对着赵胖子喊道:“你赢了,赶紧给钱!”

    “表现不错,小爷开心,再多赏你一万钱,再接再厉!”

    赵胖子眉开眼笑,只是眼珠陷在浮肿的眼袋里找着费劲。

    但见胖子挥了两下手,那白天在大街上趾高气昂的小厮屁颠屁颠的抱着二十贯钱跑了过来。

    享受着大家羡慕的眼光,项羽点了点猴子,猴子麻利的起身接过来,这可把少年们乐得合不拢嘴,身边的女子们交流的更卖力了。

    项羽向婉儿一拱手:“姑娘,今日消费赵公子买单,明日项某不得空,就不来叨扰了,消费就按一万钱折成现钱吧!”说罢,潇洒的回到坐上。

    婉儿正盯着手中的白绢出神,乍一听项羽这话,不由气恼:“公子道奴家可欺么,一万钱妈妈还不把奴家往死里折磨,你舍得,在座的公子们难道不怜惜吗?最多给你一百钱!”说着竟潸然啜泣起来,也不知真假。

    一句话可翻了众怒,好嘛,又来!还会祸水东引了。

    众人骂我太无耻,我道你们瞎嫉妒,不惯着你,无视群众聒噪,项羽朝着婉儿喊道:“姑娘,有缘千里来相会,给上一千不算贵!”

    婉儿寸步不让:“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你五十行不行?”

    项羽让道:“天涯何处无芳草,没有两百就拉到!”

    婉儿吼道:“你我相拒万重山,一百省着能过年!”

    项羽点头同意:“成交!”而随后一句话让在座各位仁兄跌倒:“蚊子再小也是肉!”

    项羽抓起桌上这堆钱,大方的给了少年们一人一串,让他们各自与身边姑娘联络感情,又取了一串给了身边的美娇娘,嘿嘿一笑问道:“方才你说的惊喜在哪儿?”

    女子娇笑道:“我道你抠门得紧,听闻给了小厮一个蹦儿,还厚颜要婉儿姐姐一百钱,怎这般大方了,一贯钱给了妾身不见心疼?”

    “钱财乃身外之物,岂不闻牡丹帐里曾风流,樱花浪里也解忧,山花烂漫迷我眼,

    桃上胭脂欲我留,嘿嘿,为女人花钱,天经地义,为你这般出尘的女子花钱,合情合理呀!”项羽恬不知耻的说道。

    “听得你口花花,也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罢了!”女子叹息道:“我叫小蝶,是真名儿,请公子怜惜!”说着女子翻身骑在项羽胯间,双手作势就往项羽腰上摸去。

    项羽被惊得一阵慌乱,我去,秦朝女子凶猛啊,原是为了测试功力是否依旧娴熟,场面中饮酒耍乐助兴,不想竟然玩火了,这处男之身(秦朝的)可得留好。

    项羽推搡着怀中女子,不料手摸到一片湿处,甚是尴尬。

    女子心中暗恼,见项羽不悦,从他胯上下来,突自坐在一边,噘嘴不语。

    项羽怕伤人自尊,正要出言安慰,不想看到女子眼中闪着两朵晶莹,那委屈模样让人好生怜惜,饶是他口舌生花,也不知如何是好。

    女子气道:“公子可是嫌弃贱妾身子不洁?小蝶是坊中舞姬,卖艺不卖身,今日身体不适才被遣来陪酒。也罢,小蝶终是风尘之人,配不上公子人中龙凤!”

    项羽怒道:“风尘女子又如何,如不是世道艰难,谁又愿流落此间,都言婊子无情,我却看真情自在青楼间,小蝶姑娘何必自轻如此!美人在怀男人又怎能不为所动,只是项某心中已经有人。来此不过为图一乐,还望姑娘不要介怀!”

    “公子言重了,没想到你竟是痴情之人!”小蝶粲然一笑,梨花带雨,甚是好看,只是画眉轻皱,笑中带苦。

    “哈哈,别人只看到我放荡不羁的外表,小蝶却能明白我内心的火热和赤诚,知己呀!小蝶,我给你一笔钱,为你赎身,你自去追寻幸福吧!”眼见姑娘小雨转晴,项羽又开始厚颜无耻。

    项羽想起什么说道:“姑娘,我知道了,你身上是牵牛花香,真实好闻啊,哈哈”

    小蝶得意笑道:“是吗,那你多闻闻,嘻嘻”

    项羽正要用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三千歌女情埋柳三变的段子鞭策佳人,却见廊中多了五个壮汉,目光被吸引过去,而小蝶默默将臻首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墨不凡方才看项羽和这叫小蝶的女子越玩越离谱,为大哥捏了把汗,想到项羽被做弄还自鸣得意的样子,实在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不想暗地里一只秀足蹬了过来,痛得大叫。

    对上项羽疑惑的眼神,墨不凡尴尬道:“没事……被狗……”突然腰下穿来熟悉的痛感,“啊……”他倒吸口气,面目抽搐了下说道,“被蚊子咬了下。”项羽不疑有它。

    项羽不疑有他,看向廊中,眼见五个壮汉手中拿着一根粗绳,这第二关武斗,想必就是角力了。

    果不其然,珠帘后婉儿风铃般的声音传了出来:“第二关,武斗,角力比赛,只要能胜过场中五人,就算赢!”

    话音刚落,底下就吵作了一团,抱怨不止,耍人玩呢?就连方才替花魁鸣不平的人,也都大叫不公。

    而少年们此时却默契的将头转向了项羽,怀中小蝶大惊,莫非……

    得,这题我会做,再杀杀你的不良风气,教你还那眼瞅我。项羽起身,在众人的诧异中第二次潇洒上台,对着大家随意拱手站定。

    婉儿见没人敢应,正心中暗喜,只是不知怎的看了眼那讨厌之人,而他竟走上台来。哼,自讨难堪罢了,看你如何收场,教你出风头。

    项羽拾起绳子,试了试,够结实,承得住力,对五个壮汉一摆手道:“你们

    且出全力,只要能将我往前带动一步,算你们赢!”羽爷就是这般自信,想谦虚,实力不允许,想低调,妄为古往今来第一猛男!

    诸人摇头,对项羽颇不为意,婉儿也道好大的牛皮!只有八个少年、一个女人,外加一个赵小胖叫好不疑。少年是习惯了,大哥早封了力神,就要与刑天比比劲!女人是莫名的坚信,没有理智的笃信!赵小胖当然是希望项羽能为自己再下一城,打着呼哨,兄弟挺你!

    听得项羽目中无人,五个壮汉想揍扁他那带着嚣张与不屑地臭脸。

    “手底下见真章!”五人呼喝着拉动绳子,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只是任他们怎么拉,项羽就是原地不动,更可恨的是他还一只手颇为轻松。

    堂中人都目瞪口呆,少年们哈哈大笑,赵胖子更加兴奋,婉儿姑娘咬牙切齿。

    而小蝶儿面色桃红,心中只想道:你心上的人儿定然是世上最美的女子,可小蝶舍不得、也不愿你走出双眼,你乱了我心,哪怕无名无分,我也不教幸福离我太远!末了加了句话,如果小蝶真存在的话,必然会说这样的话,呵呵。

    看着五人脸坚持得这般痛苦,项羽一手捂嘴打了个哈欠,后撤一步站定,虎躯一阵,五人纷纷倒地、解脱!

    惊声尖叫,项羽摇着手,朝众人打招呼,看像赵公子,目光如炬!

    胖子会意,一边竖着大拇指直呼项羽文武双全,一边招呼小厮抱起一箱铜钱送到猴子手里。

    项羽转身对花魁说道:“项某不才,侥幸赢了第二局,眼下婉儿姑娘要履行承诺了!”

    “不知公子有何要求,只是还请公子照料,莫要奴家难做。”

    眼见项羽又胜一轮,婉儿不禁对他多看了几眼,只是适才看不真切,却不想眼前男子勇武刚毅、气度不凡,想到他连胜两轮,文武双全,心跳竟不由加快了,听得项羽问话,心中慌乱。

    项羽凤眼圆睁,目光穿透珠帘,射进花魁双眼,一字一字说道:“我—想—要—跟—你——”

    啊?众人惊掉了下巴,不少人酒杯摔在地上。

    “公子休要胡言!”

    花魁脸上白纱掉落,露出了一张朦胧俏脸,项羽清楚的看到了惶恐不安心中好笑。

    “听我说完,我想要跟你给大家表演个节目!”

    “公子就会作弄人,”花魁红脸发烫,还好不是,可是为何心里会有那么点点不舒服,难道我——竟如此入不得他眼?想什么呢,摇头驱散纷乱的念头,娇嗔道:“公子要与奴家表演何等节目?”

    “大家且容我与婉儿姑娘商量片刻,不管节目如何,今日保教大家一睹花魁真容!”项羽拱手一揖,转身朝珠帘走去。

    听闻有节目,还能一睹花魁容貌,坐下众人俱道公子仗义。

    五个壮汉都拉不动他,小厮们掂量了下,人家花魁都没说啥,不好喧宾夺主。

    其实,哪是婉儿不想说啥,而是被这无理之人突然闯入,弄得心神慌乱没了脾气。

    大家看着二人在珠帘后亲密地坐在一起,暗暗羡慕不已,就连赵小胖都心里不平,还好是帮小爷办事,且看着。

    就在大家快被折磨得发疯的时候,项羽一手抱起古琴,一手牵起花魁玉手,从帘后走到了台前。不用说,除了早先已经见过花魁真容的还稍自镇定,多数人都疯了,眼见又有几人晕倒在地,被小厮们架了出去。

    项羽叹息道,粉丝到哪儿都是这么狂热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