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十九章 全军突击 提壶大战
    项羽走到少年们中间,跟他们交代了几句,拿过两杯酒返回了廊中,将一杯酒硬塞到花魁手中。

    环顾堂中宾客,项羽举杯说道:“今日项某有幸胜出两局,不可专美于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能睹美人天颜,又能看美人表演,不可无酒助兴。婉儿姑娘也想借此机会敬大家一杯,甚是殷勤,我拦不住——”项羽转头冲花魁一挑眼,笑道:“是不是啊,婉儿妹妹?”

    对堂中客人来说,能看到这花魁真容已经很是满足,今日还能让花魁敬酒,即使是一杯敬一群,好歹每人还能占个几百分之一不是。

    一时间群情高涨,果断站队,就像是被点燃的干柴,纷纷称赞项羽一表人才、雨露均沾、英雄侠义,所有的嫉妒、羡慕、气愤全部变成了敬佩。

    而婉儿姑娘看着项羽煽动众人声讨,嘴角抽搐,咬牙强笑道:“奴家正要谢各位赏脸!”说完举杯走进人群,虚空碰盏,一饮而尽,灿烂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项羽却被孤零零的落在廊中,心里突自恨恨,却扔装作随意地饮掉杯中酒。好重的心机,亲民、一笑就攻破了自己建立的大众防线。

    接下来自然是项羽给花魁精选的节目,本来想惊艳一些,唯恐又被网络狱史屏蔽,只能来点阳春白雪了。

    却见项羽傲然地从花魁手中接过一支竹箫,待她在古琴前坐下来,酝酿了下感情,一人一箫缓缓的开场,音律从竹管中传出一股岁月悠悠的味道。

    花魁沉吟,看着古琴旁墨迹未干的白绢,拨弦唱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原来,项羽见花魁琴技高绝,邀请她合奏一曲,方才与她在珠帘后给她唱了一段,花魁却很快就能用琴弹奏曲谱,不得不说,此女却非凡人。

    两人配合极为默契,我欲往天宫为间,却更留恋人间,可是红尘虽好,却难免悲欢分合,幸好明月懂得,千里可婵娟。

    正当大家沉浸在这唯美的意境中时,八个少年持剑走到项羽和花魁身后。八个男子俱是披散长发,赤脚、光着上身,露出线条分明的肌肉,下身青色裤子束着裤脚,长裤鼓风。上身刚猛,下身步走飘逸,手里长剑刚中带柔。正是与起初那八个巾帼女子柔中显刚互相附和,精彩绝伦,看得观众拍案叫好。

    一曲罢了,项羽持箫吟道: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

    小蝶注视着他,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戏谑,旋即变得神采奕奕。

    婉儿看着他,竟好奇猜想他有什么故事,她有酒。

    赵胖子带头鼓掌叫好,冷不丁一句:“项兄弟与佳人配合实在羡煞我等,只是这第三关是不是要开始了?”那意思就是你别忘了任务,只顾自己。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尝到了甜头,不介意再看看花魁让谁做今晚的入幕之宾,纷纷喊道:“就是,花魁还是出第三题吧!”

    “奴家的入幕之宾,不仅要文武兼备,更要气度不凡,而气度当然要首推酒量了,奴家这第三题就是比喝酒,看谁最后一个倒下!”

    婉儿下意识地看了眼项羽,也不知他酒量如何,如果——我该当如何?她悄悄移步到项羽旁边说了一句:“你不许再收钱!”随即就回到珠帘后,也不知是何心思。

    这时,二十几个大汉抬着十几大瓮酒在廊中放好,舞

    姬们重新换好了长袖裙装,伴着欢快的曲子飘飘起舞。

    客人们各怀心思,开怀畅饮。有的士人知道酒量不济只挑达官显贵一一敬酒;有的想今夜酒有赵公子买单,倒要喝个痛快;也有的呼朋唤友联络感情。

    赵公子看到这十几瓮酒,暗暗懊恼这得多花多少冤枉钱,小爷的目标可是婉儿!只是看到这上百人,又心虚打颤,那哥们儿能行不?也不见他接活儿挣钱。

    不待他心中多想,却见一群人围了上来,正是些文人骚客,想借酒探路,做了赵小侯爷的入幕之宾。

    危难时刻小厮挺身而出,给赵公子挡酒,连着二十杯下肚:公子,你且坚守,容我去搬救兵!

    赵公子:好兄弟,速去速回!

    小厮拔腿就走,心中尿急,冲到茅房里,方借下裤子:公子,这么快?

    赵公子:高调过头,场面一时太过隆重,风紧,扯呼!

    两人正要夺路而走,不料茅房里拥入士人无数,见不得脱,双英奋起再战,无奈众人提着酒壶如车轮转灯,最终遮拦不住,二人就此送身茅房。

    且看大堂内,不知谁人起哄,诸客俱要跟今晚连中二元的项羽敬酒,见众人情谊难拒,项羽让八健将一一接下。

    婉儿初时心中莫名紧张,唯恐那人抵挡不住,待见八健将已将数十人放翻在地,这才长吐出一口气。

    忽而项羽大吼一声,中军突进,全军出击!八健将左右两翼贴身护住,提壶再进!九人于坊内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地,此间不管有无来拼酒的竟都躺倒外地,男女老少、概莫能外,酒场厮杀难免误伤。只有小蝶、花魁置身事外,有幸感受到这现场的惨烈。

    红灯如血,郎心似铁,项羽犹感不能尽兴,竟是举起酒瓮豪饮不止。地上除了昏死过去的,还有几人在狂吐呻吟,看到项羽这般勇猛,已经是心胆俱裂,号叫着往门口跌爬出去。

    项羽放下酒瓮,狂笑道: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一首感叹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千古绝唱,却让他吼出来登泰山而小天下、举世无双高处寂寥的感觉,却又有些无可奈何、意气阑珊的落寞,也许这就是项羽一生的写照吧。他的一生,就是历史上定论的一生,也将是他当下要经历的项羽一生!

    或许,这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些,想的仅仅是纵使无双武帝又如何,我问一句安好,你可能知道?你怎能知道!

    小蝶依旧媚笑,心中多了些异样,眼中多了些由衷地欣赏,只是掩饰地很好。

    至少在项羽看来已然是一副身心沦陷地样子。

    而婉儿,她起身默默地走了出来,拉着项羽向后院走去,任他摆动,死死拉着,就不放手。

    这一刻,她确定,自己正一步步迈进深渊,有惶恐、有兴奋,却没有畏惧。

    她不知道,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千古孽缘,历史,不会记载!而碧海青天夜夜心,将是她之一生!一个恨字,就是无言!

    望着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小蝶轻叹,冤家!随即起身招呼小厮们帮忙,将几个少年扶进后院。她略一犹豫,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她也不知道的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将是她一生的写照。一个等字,就是千言!

    却说项羽被婉儿带进她的闺房,临进房前,他示意众少年带女孩儿们回房各自玩乐,招呼小厮取了些吃食和酒水,与婉儿两人随意地聊天。

    “奴家敬公子一杯!”婉儿倒满两杯酒,一杯递给项羽,举起另一杯敬道。

    “哈哈,婉儿妹妹不会在酒中放蒙汗药吧,我可是你的入幕之宾哦?”项羽调笑道,接酒就干

    。

    “适才公子在场中那般作弄奴家,奴家已经履行承诺,将你引入闺中,现在公子还要奚落吗?”婉儿说着竟抽泣起来,哭得煞是缠绵哀婉。

    “哎吆,我就见不得女人哭,来妹妹到哥哥怀中抱抱,不哭哦!”

    项羽作势就要将人抱住,见女子扭头,嘿嘿一笑,讪讪地把手收了回去,“来,妹妹,陪哥哥再喝一杯,故事就酒,交个朋友,漫漫长夜,我们当推心置腹、亲密无间。”

    当下两人推杯换盏,项羽对姑娘讲了很多故事,还留下了禽兽和禽兽不如的问题把姑娘一阵为难。

    倏儿,婉儿幽幽道:“跟公子聊天奴家心中不知怎的,明明被你调戏得脸上发热,心中却莫名欣喜。”说着起身对项羽一礼。

    项羽赶紧扶道:“姑娘开心便好,项某就是大秦活雷锋,真心希望你好!”跟我聊天的女子都这么说,我就知道你也如此。

    “自从半月前与老父和妹妹分离,被贼人劫掠至此,婉儿心内悲苦——”婉儿说着竟扑入项羽怀中大哭起来,这回倒想必是真的了。

    美人入怀,项羽怎能不为所动,当即凛然安慰道:“光天化日,国法在前,想不到这个作坊竟敢如此!姑娘不必难过,今日既然你有幸遇见项某,我必助你逃脱牢笼,教你与家人团聚。你且细细说来!”项羽一手拭去美人泪珠,一手摸着香肩,愤愤不平。

    当下婉儿讲事情详细说了,她本姓吕名雉,字娥姁,乃齐地单父人,月前因躲避仇家,与老父和妹妹去往沛县避难,不料去一泉中取水时被贼人劫持,自此与家人失散。她被卖入风吟坊,花名婉儿,因容颜秀美又能歌善舞,被包装成花魁,为坊中敛财。

    项羽听后,自是一番安慰,同时猛烈抨击贼人与作坊狼狈为奸的恶性。等等,你叫吕雉?刘邦的老婆?还没成家?被我遇上了?项羽心中一万只马在夺路奔逃!

    项羽一把推开怀中女子,女子不解方要问话,却听得邻屋一声开门声,随即传来一个男子霸道的声音:再带五人过来!这声音项羽很是熟悉。

    两人尴尬,项羽摇头掩饰,却不想看到桌上一方白绢,只见娟上写着不少秀气的篆字,他第一次为不识字暗恼。还好旁边有一副画,只见画中一桀骜不驯的男子,举杯对着一轮明月,月中正是那广寒宫,宫中有一女子的纤影,看不清模样,想必是那嫦娥了。

    项羽问道:“这是你画得?想不到你于珠帘内竟画下此画,也算与我那小令相和,姑娘才艺无双,想不到世间竟有你这般奇女子!”这倒不是项羽恭维,在这大秦,诗书笔墨琴舞画,男人都不多见,何况为男子附庸的深闺之人呢?而且果真绝色。

    “公子此言当真?自古女子无才便为德,女人纵使有才又有何用?心有所属,却还需看父母之命。女人的命运,不过是一件衣服、一道浮萍罢了。”吕雉难过道。

    “吕姑娘不要自轻,女人并不是男人的附庸,只要心性坚定,很多事情未必弱于男子。”眼见吕雉不信,项羽就差跟她说她日后成就和女皇武明空了,项羽叹道:“我知在这大千世界有一个地方,男女平等,男人可以出外工作、可以从军、可以当权,而女人同样可以,事实上在那里很多女人自强自立,做得要比男人更好。”

    吕雉睫毛闪动,眼带光彩的问道:“真有这个地方吗?”

    “当然,不过离我们太远。我们还是就说当下的这个时代,确实女人身不由己,但你需知道,即便女子处于弱势,对男子帮助会有多大,”项羽想到吕雉成就刘邦的事情,继续开解道:“依我看来,女人当分四种,第一种女人,聪明睿智,有自己想法,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去引导男人,帮助男人成长,让他站在最高处,与他一起分享荣耀!就像妇好一样!这叫成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