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二十章 小院风起 江湖夜雨
    “剩下的三种呢?”听项羽说出第一种女人,吕雉看向项羽,若有所思。

    “第二种女人,才貌双绝,倾国倾城,像你这般,哈哈,不过最重要的是能与君相知、相守,同甘、共苦,至死不渝,不离不弃!女子当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男子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见云!这叫爱情!”项羽心中感到难过,愈加后悔对虞阴嫚的所作所为,可是,已经没有如果,及时完成任务能顺利回去,也已无法挽回。

    吕雉默默点头,想必这是她心仪的女子了,只是不知她比自己如何?若是他能爱我,我会倾我所有去成就他?摇头驱散乱七八糟的荒唐想法,想这些毫无意义。这是个有点让自己动心的男子,可惜今晚就要死了。因为心动对自己修炼的功法更有益处。

    “第三种女人,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会担忧在外的夫君睡得可好?穿得可暖?吃得可饱?会为夫君捶背、洗脚,会为他端茶倒水,为他缝衣暖被,而男子也会同样待她,男耕女织,举案齐眉。只是女子会很辛苦,一直要等待,或是等他的人,或是等他的爱。这叫柔情!”项羽不由想到了香姐,恍惚还有小蝶的影子。

    “前面三种女人并非泾渭分明,却可大致做此区分。”项羽总结道。

    “那第四种女人呢?”吕雉心想我或许会比你身边的任何女人做得都好。

    “第四种女人,还是不说了吧。”看着吕雉直勾勾的眼睛,项羽心里感到一丝冷意,那道闪过的狠唳让他惊疑是不是错觉。第四种女人,那是绝情之恨。项羽感觉冥冥中像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还好让她去帮助刘季吧,终是天命!

    但是无论如何这里不能待下了,怕今晚会出问题,项羽连忙说道:“吕姑娘,今夜能与姑娘长谈,项某心愿已了,这就去了,明天自会来解救你,还请稍待。”救是肯定的,没有她,我再放水,刘大无赖也搞不定我,只是这货也不知在哪儿,老婆还得我帮着救,奶奶的,这叫什么事呀!

    “公子稍等,饮了这些酒,还让奴家吩咐厨房做碗醒酒汤。”吕雉娇笑一生,欠身一礼出了屋子。

    项羽也不好追上去走掉,人家一番好意不领,伤人。而且项羽想到虞阴嫚和香姐心中难受,别说她是吕雉,她就是小蝶我也不能在这过夜呀,口花花可以,真做了,就是禽兽,不做禽兽不如,可男人能克制成柳下惠,当然不像禽兽了。是以,项羽坐在屋中等候,待喝了汤,再闪人。

    良久,吕雉端着汤走了进来,项羽谢过,端起来趁热一饮而尽,入口有一丝幽香。吕雉又拉住项羽追问第四种女人,项羽顾左右言他一阵乱扯,突然感觉头晕目眩,手脚无力软倒在地。

    吕雉将项羽拖到床上,甩掉秀鞋,上床为项羽宽衣,挨着他躺下。

    不知何时,项羽感觉一阵口干舌燥,浑身发烫,睁眼看来却见梦中的虞阴嫚就在眼前。。。

    。。。。。。

    原来在片刻之前,吕雉走进厨房,吩咐小厮做了碗汤。她端着汤走到后院时,左右看无人,悄悄将一包药粉加了进去。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的屋子里,一个女子正望着这边,在观察着。

    而在僻静的一处屋顶角落,窝着两道黑影,身穿夜服,与黑暗浑然。其中一个小点的影子打了个哈欠,从怀中取出一粒糖豆塞进嘴里含下,正要咀嚼,另一个影子轻拍它肩头,它回头望去,对方摇了摇头,它点点头,轻闭小口,仅用舌头拨拉那粒糖豆。

    它开口轻道:“师姐,这妖女要使坏了。”开口清脆,是个少女声音。

    另一个影子声音冰冷:“城中近日已有多精壮男子被她吸了精血,这小子必然要被害了。”

    “那要不要救他?他可是凡哥

    哥朋友哦!凡哥哥还传书他是继承师祖遗命的天命之人,新任门主哦。”

    “口花花的贼子,死了消停。”

    “不是哦,我倒觉得这坏人还挺本事的,你看他长得跟你多般配,能文能武,还有他的女子四论蛮有道理的,至于口花花我看准是凡哥哥带着他瞎混,你又不是不知道凡哥哥的臭德行。。。咯咯”

    “墨小贝,你皮痒了是不是,记住,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墨小贝嘴巴嘟起,不依道:“嘘。。。又打我头,你怎么跟媚师姐一样老敲我脑袋,就知道欺负我,都被你们打坏了。”

    冰冷女子指着小蝶藏身的房间说道:“小媚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次竟来这烟花地,不自爱。她在这捣乱,懒得管,走了。”

    墨小贝咽下化掉的糖丸,无奈的吐吐舌头。两人从屋顶往外跃下,消失在黑夜里。

    。。。。。。

    项羽初感身体无力时,已知中了蒙汉药,暗中运功将药性化去,却装作昏迷不醒,躺倒在地,任由吕雉将他拖在床上。心中暗想,我道自己魅力无限,果然还是别有目的,本以为你一弱质女流,却不想竟有功夫在身,我且看你有何目的,再作计较。却突感身体燥热难忍,心中情火焚烧,项羽暗骂卑鄙。

    却听吕雉自得道:“项公子,想不到世上还有你这样的男子,能入我吕雉眼睛的男子,既要英姿俊朗,又要孔武有力——”

    吕雉指尖一点点在项羽纹身上游走,“就连这只凤凰纹身都让我痴迷好奇,要亲手毁掉这样一件完美的宝贝想想还真是可惜呢,可是——为了我的血影功法,我还是忍不住要吃掉你,你一个人顶得上十几个男子了。项哥哥,不要责怪奴家,你在酒廊以一敌五大展神威,奴奴真的害怕呢,在汤里加了些七香软筋散,可是不要难过,为了补偿你,我还加了我阴阳门的郎情妾意,你等下醒来看到的我就是你最爱的女子。休要怪我,你对我动情对我修炼功法更好。”

    感受着自己和身边女子越来越滚烫的皮肤,闻着越来越浓烈的女人香,项羽痛苦不跌,最难过的是,此时身体如烈火焚烧,头疼欲裂,一时之间只能强行忍耐。

    原本凤凰神功秘籍中有行功法门可解百毒,蒙汉药、软骨散等对作用于筋骨的药物也可化解,只有催情药物比较麻烦,需要身体至于冰水中全力运功才可解去,或者是连续运功一刻才能烧尽邪火。

    项羽想过可能汤会有问题,只是猜中了蒙汉药,却没想到还有份霸道的催情药物,方才略一运功还加快了药性扩散。

    眼下想运功解毒,面对吕雉也颇多顾忌,虽可将她打晕,但没有冰水也不知会不会走火入魔。

    项羽感觉头脑越来越昏沉,就要失去意识,一咬舌尖强行恢复一丝澄明,睁开眼装作醒转的样子,双眼灼烧的通红,瞪着吕雉喊道:“婉儿,今晚不要离开我!”趁势一把将吕雉抱在怀里,翻身将她压住,心中暗说罪过,虞阴嫚,我是骗她的。

    正要点吕雉睡穴,此时,项羽听到窗外传来一声轻微的冷哼,微不可察,奈何自己耳力惊人,而这声音甚是熟悉,心中暗笑,就知道你也不简单,有意思,如此不必担心被吸精血,还能解毒。吕雉,怪不得我了,阿弥陀佛,刘大无赖,我也是被逼无奈。

    吕雉被项羽眼神盯着,心里打突,正自疑惑他中了七香软筋散怎么醒转的早了半个时辰,却听他喊自己名字,还说对自己说情话,心想或许他意志惊人吧,反正郎情妾意已经有效,还不是任自己摆布。她自负美貌,见惯了男子初见面就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听项羽说话,心中更得意,哪还有怀疑,媚笑道:“相公,奴家好幸福,一面就成你最爱女子,让奴家好好服侍你。”

    项羽听

    到窗外又是一句轻微的“贱货”!

    当下,烛光熠熠,不知时间。

    吕雉良久自语道:“项郎,你知道吗,你身体好特殊,运功许久,我才得你一丝精血,可这已经让我突破血影功第四重,到了第五重就可施展离魂大法了。我想我是真要爱上你了,我应留你一半精血,可我讨厌这种感觉,而且我还有大仇要报————罢了,谁也不能阻挡我!”继续运功。

    窗外又是一声轻微的声音:“也不知毒解完没有,再晚这登徒子就玩完了。”

    项羽假装仍在迷失在情欢中,自然已经听到吕雉的话,心想血影功果真邪门,多亏我运功死扛,你吸走的这一丝精血,我都要多吃几个鸡蛋才能恢复。能想到留一半精血也算你还有点良心,哪怕只是念头,就且留你性命。感觉情毒逐渐消失,项羽手指垂落在吕雉脑后,装作彻底昏睡过去,心中却在想,窗外的臭丫头还不动手,真舍得我被吸成废人呀。

    “噗”一声轻响,一粒石子从窗外射了进来,朝着吕雉脑后飞来,她此时正全心运功自是没有察觉。

    在石子飞来的同时,项羽假装身体一翻,快速用手指夹住,同时,食指在吕雉睡穴一点,装作无意触碰到她穴道。只听吕雉轻呼:“项郎!”随即昏睡过去。项羽继续装睡,且看窗外那人又有何目的。

    在窗外那人看来,自然是项羽因失了精血太多而虚弱晕倒,而吕雉是她用石子点了睡穴,一切是那么完美无缺。

    过了片刻,“吱呀”门被推开,屋内走进了几人。

    只听一人说道:“大哥这么轻易被吃豆腐了?”

    项羽略感意外,竟然是龙且。

    又听另一人说道:“想不到花魁为了得到大哥,竟然用这下流手段。”

    这人是虞子期,项羽又是心里一句麻麻批。

    第三人说道:“依我说,其实大不用这么麻烦,主动投怀送包,以大哥性情,自然笑纳,真是多此一举。”

    这欠抽的人是猴子。

    第四人说道:“还是小蝶姑娘善良,告诉了真相,不然香姐那真不好交代,你们知道主动和被动是有区别的。”

    这人是阿水。

    其他人齐声道:“同意!”

    项羽暗骂,原来都来了,我说能先给老子穿上衣服不,还有女人呢。

    又一人说道:“大家客气了,奴家虽一介蒲柳之身,不幸沦落红尘,却也明是非,这种事不能强人所难,况且人家心里爱煞了项公子,不忍见他为人所欺。”说话娇滴滴,柔腻腻,特别是说道“蒲柳之身”时更是模仿吕雉之前的语气。

    闻着这女子身上淡淡的牵牛花芳香,项羽心想,小蝶呀小蝶,原来真是你,还道你不会武功,你先前在窗外自语的声音又怎能瞒过我,看你耍什么花样,连这几个笨蛋也被你耍了。

    “小蝶姑娘客气了,大哥虽已失身,但你有传讯之恩,既然你喜欢大哥,我们就替大哥做主,今晚把他安置在你房间,还望你能多加照顾。众兄弟觉得怎么样?”

    项羽心中哭笑不得,墨不凡你个瓜蛋儿,咋这么有才,这都想得出来。忍不住偷偷眯眼瞧了一眼,却正好看到小蝶暗地里给墨不凡竖大拇指,哼,喝酒的时候就觉得你俩有情况,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放心选择冒险与吕雉双修解毒了。

    “同意!”众人又一致通过。只有项羽在心里苦喊,我不怎么同意。

    小蝶瞧了眼项羽身躯,在某处扫了一下,轻啐一声,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红着脸柔声道:“先给公子穿上衣衫吧!”

    “大哥睡觉向来嫌麻烦,还穿个甚!”龙且把项羽外衣在他身上关键处一遮,扛起来道:“姑娘带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