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二十一章 小院风起 江湖夜雨(2)
    众人跟着小蝶出门悄悄穿过走廊,此时夜已深,凉风吹起。项羽在龙且肩头感觉腿根处清爽。又有几滴雨点滴在他半露的屁股蛋上,他清楚的知道,要下雨了。

    少年们把项羽仍在小蝶床上,奸笑着散了。

    小蝶在门头瞅了瞅无人,当下关好门窗,吹灭油灯,哈哈一笑,搓了搓手,甩掉秀鞋。爬上了床。

    在小蝶关门窗的时候,风吹的紧了些,雨已经狂暴的下了起来,雨点打在屋檐哒哒、沙沙作响,而黑暗的小院里几个蒙着草帽的人影汇合在一起,其中一人说道,“都到了?”

    另一人道:“怎能错过这等好戏?”

    “走起!”七八个身影轻手轻脚地挪到小蝶房间外,在窗外地屋檐底下蹲下来。

    只听小蝶伸手一巴掌拍在项羽脸上,愤愤道:“你个登徒子,哼,老娘坐你身边你不睬我,要我扮委屈才肯哄我,那妖女一勾引你就上当,她哪点比我好?”

    项羽:你就没勾引我?是谁装可怜,我还道自己真宝刀未老呢,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窗外一人对其他人说道:“卧槽,小蝶姑娘挺狠呀!”其他人纷纷点头。

    小蝶又是一巴掌,“我出现你不赞叹,陶婉儿一出现你就流口水!”

    项羽:这都打我,风吟坊里是个男人都会这样好不。

    窗外又一人道:“小蝶姑娘好没道理,我不也流口水了。”其他人道:“对对,我们都流了。”“你们不知道,这才是最不可忍的!”“为什么?”“等下就知道了。”

    “啪”又一巴掌,“我要不是易容,她陶婉儿算什么东西?”

    项羽:你给我看过吗?话说易容了也这样好看,看来所言不假,只是真容什么样子呢?

    窗外一人道:“嘘,专心听戏!”众人都闭上了嘴巴。

    又是一巴掌,“你跟那狐媚子琴箫合璧,玩得挺好呢?”

    项羽:你不也怂恿我参与了吗?

    还是一巴掌, “虽然我也怂恿了,可我是为了让你引这女子上钩?这叫大义凛然,义薄云天!你。。。你是故意讨人便宜!”

    项羽:把我当诱饵还有理了,额,我没说话,你怎知道这么清楚。

    小蝶啪啪用力不听抽着项羽巴掌,“你还偷偷摸我胸。。。胸部。。。还柔,还有亲我。。。亲我嘴巴,我虽然喜欢媚惑人,可也从没让哪个男子真正讨了便宜,哼!我打死你个登徒子!我墨媚行走江湖,只有我勾引人,不能我吃亏!”

    项羽:摸你胸部你就打这么狠?让你摸回来还不行么。原来你叫墨媚呀,确实举止风情万种,充满媚惑,一会儿我用绝技抽回来,让你骗我感情。看墨不凡在你的淫威下竟然敢背叛大哥,想来你在墨门也算号人物了,哼哼!

    窗外一人道:“我媚师姐果真霸道无理!”另一人道:“原来小蝶姑娘是你师姐。”那人道:“嗯,江湖上有墨氏四英,人称‘墨门双影,布谷玉龙’,媚姐是双影之一的魅影。”“另一影是谁?还有‘布谷玉龙’是什么东西?”那人道:“另一影是‘霜影’,我大师姐墨柳依,‘布谷玉龙’不是东西,啊呸,布谷玉龙是指小师妹墨小贝,人称‘布谷鸟’,至于‘玉龙’,就是区区在下了。”又一个声音道:“哈哈,你这小白脸叫玉龙?”众人哈哈大笑:“哈哈哈,就是,还真是区区在下呀!”“对,为什么不是‘玉龙布谷’?”被众人讥笑,那叫‘玉龙’的人低吼道:“不知道女士优先嘛!”“哈哈哈,有理有理!”

    墨媚一连抽了几十下,抽得手疼了才停下,看着项羽红肿的脸,有点不忍,但想到这坏人在酒廊好像还碰到了自己那里,更是气苦,用力一拍。

    不想这下打在项羽下身,疼得他狂吸冷气。

    项羽:打了这么多下脸,我脸皮厚点,想必你手也不好过,可我兄弟哪儿惹你了?

    窗外异常安静,七八个人默不作声,捂着脸,那啪啪的巴掌声打在项羽脸上,却疼在他们腮上,也震慑在他们灵魂中,他们决定,以后都要离这“魅影”远一点。

    墨媚看了眼手里的东西,“啊”的大叫一声,俏脸生红,旋即咬牙用力打了两下,“我打死这个坏东西,要不是看你中了妖女的郎情妾意,只有男女欢。。。欢好才能解,我哪能看这你们做那龌龊之事,要不是知道你是门主,我。。。我懒得救你!”

    项羽:我胆子就够大了,你比我还猛,明知道我是门主,还敢行险。

    窗外众人心惊,原来‘小蝶’说的春药叫郎情妾意,还好大哥有惊无险。

    墨媚委屈道:“我只是疑惑城中有很多男子莫名失了精血,大都跟风吟坊有关联,这才伪装进来刺探真相,只是怀疑是这妖女,想确认她修炼什么功法,怎么知道她会用春药嘛,又没有法子,只能便宜你了,再说。。。再说我不是救了你嘛。”

    项羽:要不是想知道你在窗外,我也不敢跟她那样,虽然事实证明我自己也能避过这劫,但也算你有功。算了,等下少抽你几下。

    “那妖女身后竟然是阴阳门,这门派专门跟六国后裔作对,先不必打草惊蛇。你不

    知道,但已经赚了人家便宜,你心里愧疚吧?必会给她赎身,看妖女对你恋恋不舍的样子,又为了练功,多半会答应,如此就可以顺藤摸瓜,哈哈,大功一件。”

    项羽:卧槽,怎么又是我?还要玩火?也罢,不失为一个办法。阴阳门倒是第一次听说,残魂穿越之后,之前的江湖记忆都没了,闲来得找墨不凡好好补补课。

    墨媚又道:“我还要加一把火,哼,我墨门双影之一的魅影,以媚惑和轻身功法擅长,竟然不被你放在心上,我就作弄作弄你。”

    项羽:你搞什么?

    项羽贪婪的嗅了嗅身边的牵牛花香味,很是好闻,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悄悄睁眼,顿时血脉喷张,小蝶脱得只剩亵衣,露出白皙的身姿,那处玉峰比起吕雉更胜一筹,之前卸去的邪火瞬间又被点燃,身体瞬间反应起来。不是吧,死丫头,你真的在玩火,怕你不成。

    项羽装作郎情妾意未彻底解掉的样子,翻了个身,将墨媚压在身下,双眼迷离,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嘴里喃喃道:“婉儿姑娘,我好热,好难受,我是怎么了,我做了个梦,梦到方才与你好不快活,给我哦。”

    墨媚大叫一声,挣扎着脱离项羽怀抱,拍开他的脏手,气恼道:“你个坏痞,干什么!”

    项羽赤红的双眼盯住墨媚,坏笑道:“当然是疼惜婉儿姑娘你了,我好难受。”

    墨媚恍然,原来情毒未解,这可怎么办?一时慌乱起来,既怕他使坏,又怕他中毒身亡,“项公子,我是小蝶呀!”

    项羽笑道:“小蝶?不,你比小蝶可要丰满多了。”

    墨媚原本还在担心,听到项羽说自己比不过婉儿,也不知怎的,当下无名火起,挺了下双峰,“你摸清楚,我比她大!”说完就后悔了,双耳羞红,却仍愤愤不平。

    “有吗?婉儿你自己跟自己怎么比,我帮你量一量。”项羽心里偷笑,手伸向墨媚胸前,却被她用手抓住。

    “不要,我是婉儿,项郎不要量了。”

    “你放心,我就量一下。”

    窗外一人道:“大哥春药没解?”第二人啧啧嘴道:“我不信!”第三人道:“想都不用想,装的!”第四人道:“把我们都骗了!”第五人道:“彼此彼此,我们不也搞他了!”第六人道:“彼此彼此!”第七人道:“心照不宣!”第八人道:“大哥果真有才,还玩出了新花样,以手丈量玉峰高度。”众人道:“是极!”

    都不知这一量又是许久,项羽和墨媚两人在床上推推挡挡,左一下,右一下。

    “有完没完了?还没量够?再动手我阉了你!”墨媚双眼蒙雾,打湿了长长的睫毛。

    项羽心想,我还没抽你脸,已经手下留情了,让你玩火,再来。在墨媚身上嗅来嗅去,说道:“婉儿,怎么你身上的味道变了,这牵牛花香真好闻,还真有点像小蝶身上的味道。我感觉浑身舒服多了,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窗外几人相互看了看,眼中都是一副不信的表情。

    墨媚本来生气,正在犹豫是不是动手阉了这登徒子,乍一听他喜欢自己身上的香味,貌似牵牛花香还对情毒有用,愣了愣神,这才怒火渐平。

    她下意识的问道:“真的好多了?”

    项羽点点头道:“嗯,多吸几下我想会更好。”

    “那。。。那你闻。。。闻吧”墨媚说完平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窗外几个人已经懒得说话。

    项羽俯下身去,在她耳根用力嗅着,偷偷看向墨媚,暗笑道,死妮子,让你作弄我。看到她眼角的泪痕,项羽不忍,用唇一点点吻去,睫毛微动,像风在青草地吹过。她的真容是什么样子呢,还真有些好奇。那粉色的香唇让项羽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墨媚让突然的变故震惊的脑中一片空白,双眼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项羽。感受到有东西在嘴中乱动,她张嘴用力咬了下去,手指在项羽睡穴上重重一点,项羽登时晕倒。

    全然不顾噙在嘴里的血水和脸上滚烫的泪水,墨媚用拳头疯狂的在项羽身上招呼,苦喊道:“上次是意外,为了大事我忍了,你还欺负人,我打死你个坏东西!打死你!”不知打了多久,墨媚停手,趴在项羽怀中呜呜啜泣。

    窗外听戏团听着没了别的声音,知道项羽惹恼了人在装死,顿感索然无味。一阵风吹过,雨水打在众人身上,他们摇摇头,撤了回去。

    一人道:“阴阳门怎么办?”

    另一人道:“大哥既然也知晓,自有主意。”

    又一人道:“眼下重要的是,他既然是装的,明天大伙怎么交代?”

    “既然他装,我们也索性装到底。”

    “对,就这么办。”

    “还有个更棘手的,不凡,你个帮凶,你说怎么办?”

    “我觉得媚师姐不好得罪,以我对她了解,她原意是制造被大哥欺负了的现场,好报大哥没第一眼看她的仇,她以媚惑擅长,素来心气高,更有吕雉反衬,她定然要好好作弄一番。”

    “唉,也不知他俩谁作弄谁?”

    “反正要瞒着她,就让她以为我们所有人都不知情吧!”

    “对,两边都不说,他们神仙打架,关我们凡人什么事!”

    “心疼大哥呀!”

    “他俩半斤八两!”

    “不管了,顺其自然!”

    “今晚我们谁都没来过!”

    “嗯!”

    其实,项羽这次是真晕了。

    不知过了多久,项羽醒了过来,感觉到嘴唇的疼痛,血迹已干,用手擦了下。他摇头苦笑,还真是一个霸道的丫头,这回要被记恨一辈子了,麻烦。看着身边的墨媚,她已陷入熟睡,双眉紧锁,双手双脚抱成一团,像个受伤的孩子。轻轻擦掉她嘴角的血渍,又见她半身露在被子外面,把他拉进怀里,盖上被子。墨媚在睡梦中抿了抿嘴,背上感受到项羽温暖的胸膛,转身抱住,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头枕在他臂弯里继续沉沉熟睡。

    项羽用力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牵牛花香,这沁香难得的让他静下心来。他默默地听着窗外渐小的雨声,嘀嗒,嘀嗒,一时思绪万千。

    阴阳门?墨家门徒?那个腰缠万贯的赵小胖想必也没那么简单,房顶上最初探听的两个女子也不知是谁,没有听清说话,不过想来不是阴阳门人,那么还有多少江湖势力会粉墨登场?在这一刻,他知道,这个属于他的江湖,就像这场风雨一样到来了。既然天命选择了他的降临,就让它来得再猛烈些吧,他要做天命战神!

    。。。。。。。。。。。。。。。。。。。。。。

    翌日,项羽行转过来,见身边躺着一个女子,女子穿着亵衣,白臂如藕,昨夜果真非梦境,他装作顿时惊慌失措。而错乱声将酣睡的女子惊醒。

    女子睁开眼,定了定神,笑道:“小蝶已是公子之人,当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请公子莫要负我!”

    项羽装作糊涂,就当你是小蝶。拍着脑门问昨日的事情,小蝶一一告知。原来竟被吕雉算计了,小蝶昨晚看到吕雉在醒酒汤中下了药,待吕雉和项羽熟睡后,小蝶找来龙且和虞子期说明原委,二人大恼,正要弄醒吕雉讨个说法,被小蝶拦住。小蝶昨日对项羽的情谊二人看在心里,也感谢她的实言相告,二人也觉得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索性成全了小蝶一片痴心。

    项羽轻吻了小蝶额头,也不戳破,默默为她穿好衣衫,自己也穿戴整齐,让小蝶把少年们叫过来审讯。

    看着站着笔挺的八人,项羽默然无语,最后说了一句话:此事暂且不必让香姐知道!

    少年们讪讪答应。

    项羽叹道,墨媚呀墨媚,你这玩得什么道理,还不是赔了本,你就掩耳盗铃吧,你能怎么办,你拿小蝶说事,到时候我找不到人,就说我负心吗?呵呵。项羽昨夜也知这女子性情高傲,索性当被她蒙在鼓里,让她赚个心里安定吧,再说自己也没真欺负她,也不能有那想法。

    随即,项羽带着少年们叫上小蝶和陶婉儿来到掌柜堂中。

    他自然知道,这叫陶婉儿的吕雉身份可疑,可为了探听更多阴阳门信息,索性就在身边了,相信她必然同意。

    事实上,吕雉确实以为昨夜项羽已然中招,意外点中她睡穴而让她昏睡,想来他中的七香软筋散和郎情妾意已解,中途醒来,认为赚了自己便宜躲开了。她醒来后,自然不甘心,昨夜虽得一丝精血提升境界,却并未完全吸收,而且她也对项羽的血脉有所好奇,希望能再有机会获益。本来还担心项羽一去不返,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为自己赎身,正中下怀,心中暗喜,自是千恩万谢。还有,她扮作楚楚可怜模样与项羽交谈,见他全然没有看出问题,便再无疑惑。

    掌柜姓张,衣衫华丽,是个五十几岁的猥琐老头儿。

    项羽招手让猴子把一个箱子打开,里面赫然是昨晚赵公子给的打赏。项羽取出两万钱放在桌上,要求为二女赎身。

    掌柜面带愠色,说道:“不妥不妥,我风吟坊向来诚心待客,项公子此举未免欺人太甚。。。”

    不待说完,吕雉笑道:“婉儿幸得项公子垂怜赎身,还望张大掌柜给个方便。”

    掌柜诧异道:“护。。。咳,婉。。。婉儿姑娘一走,风吟坊没了花魁,生意可要一落千丈了。”

    “掌柜言重了,婉儿蒲柳之身,我走后定有才貌胜我百倍女子为你继续赚钱,不必忧虑。”吕雉盯着张掌柜说道。

    她不经意的眨了下眼,动作自然隐蔽,却落在了项羽眼中。项羽嘴角上扬,心中冷笑。

    “这。。。”

    吕雉又道: “掌柜昨夜可也见识项公子等人个个武艺非凡,想必来头不小,你可要掂量掂量!”

    项羽一挥手,龙且虞子期腰间刀出鞘几寸,寒光闪闪。

    掌柜瞬间大汗淋漓,强自镇定,挤脸笑道:“也罢,就当用花魁交个朋友,买一送一,小蝶姑娘也一并给了,项公子,请!”

    众少年拱手作别,大摇大摆出了门。

    目送这伙人远去,掌柜神情变得沉稳刚毅,一挥手,屏风后十几个大汉退了出去,他突自眉头紧皱,思索着什么,然后摇摇头,又恢复了猥琐样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