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二十二章 小院风起 江湖夜雨(3)
    此时已是七月中旬,彭城迎来一场大雨,这场雨伴着狂风肆虐了两天两夜,雨水像瀑布一样狠狠地摔打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房屋瓦片上,狂风也嚣张地从街头刮向郊区的田野里,想来今年人们的日子会更艰辛些。

    雨夜难眠,客栈的凉亭里,项羽独坐,听着风声雨声默然愣神。风不时穿过空旷的凉亭,卷来些雨水,湿了他散乱的长发、面容、衣衫和布鞋。

    他想起的是曾经见过的风雨雷暴摧残百里良田的画面,现在的这场雨虽有不及,但在这万民困苦的初创帝国里,粮食产量有限,收成大减,人们只会被动地继续水深火热。

    他到来这个陌生的地方,逐步一点点收起局外人的淡然和玩世不恭,试着融入进来。知晓并唤醒了身体的秘密,得到了凤凰功法,成为了墨门之主和项氏一族事实上的精神领袖,责任在慢慢变重,可还是有些随波心态。而两天前的那个夜里,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江湖,然后这最后的无谓感终于消失不见。

    不管是否是被安排,不管真实历史走向如何,他只知道当前这个历史是特殊的,也是需要去努力才能完成那份任务的。

    而要做到,就必须真正成为那个铁血的楚人。

    去做一些事情,比如,举六国之力,比如,摧毁这神秘的阴阳门,又比如,在战场上封神!还有,尽可能让这个时代的黎民过得好一点。

    “大哥,雨夜漫漫,却让佳人独守空房?”

    听这懒懒骚骚的声音也知是墨不凡来了。

    项羽转头,盯着他,不语。

    本来墨不凡如平日般玩笑,可被项羽凌厉如刀的眼神看得发毛,心中又有鬼,一时间笑容凝固在脸上。

    “陶婉儿身份我当时不确定。”

    项羽不语。

    “小蝶姑。。。她是墨门的。”墨不凡举手投降, “额。。。我是被逼无奈,打又打不过她。”

    “其实。。。我觉得陶婉儿貌美如妖,媚。。。媚姐也是明月般的美人,也不是件坏事,虽然她俩都有九九,在你那定是讨不到便宜的,所以。。。”

    项羽还是不说话,只用眼神盯着他,稍微变得柔和了些。

    “大哥,我觉得你变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觉醒的缘故?”

    项羽心中一动,这才开口道:“怎么说?”

    “以前的你,铁血霸道,无情果决,从来不会对女人客气,也从无怜惜,对朋友情谊也不会显在脸上,当然那时你也没有朋友,虽然也算对我豪气干云,但总是跟那人比,除了练功就是挂在嘴边的复仇,说实话实在无趣。”

    墨不凡摇头笑道:“现在的你,简直换了一个人,有些侠骨柔情,明明有时让人觉得忧郁重重,却大多时候洒脱不羁,当然对朋友同样义薄云天,只是懂得表达出来。”

    项羽笑道:“那你更喜欢哪一个?”

    “那个身上有更多的霸气和统帅气质,自然让人臣服,从而追随,现在不够果决,但更懂得发掘身边人的能力,让每个人都心中快乐,甘

    心为你所用。依我看,那一个可能适合行军打仗,从黑暗到黎明,而现在更适合从黄昏到黑暗前的陪伴,当然,我个人还是喜欢现在的你,你知道比你更放荡不羁,也算臭味相投。”

    项羽默然,他明白墨不凡的意思。

    “也许,我的变化是注定的,真的会符合你心中的样子,那个我在某一天会——回来的。”项羽感到有些悲伤。

    “那个你怎么会关心一个女子的心情,怎么会懂得怜香惜玉?现在呢,你喜欢香姐,我知道,但不是那种喜欢,说不出原因,就像一种既是哥哥又是弟弟的依赖,你对陶婉儿和媚姐虽然也会逢场作戏,但我能感受到那点怜惜和尊重,那是欣赏?好笑的是,明明都在演戏,你能演出一丝真诚。”

    项羽笑笑,她们是女人,女的人。

    “什么时候留意我的?”

    “父亲临生前叮嘱我将墨门托付给天命之人,那次相逢是场巧遇,我们躲到东郡后才发现你身上的血脉印记,结合你姓氏才想起你是芈姓一支,虞舜后人。”

    墨不凡遵从父亲的遗命,始皇勒令中车府令赵高盘查咸阳城,搜捕墨门余孽。他师门四人入城,打探巨子消息同时寻找天命之人,赵高公开在城中审判墨门巨子,用死囚吸引墨门中人去救,那时巨子已被车裂,四人中计后各自突围。墨不凡躲入青楼,遇到在公子扶苏门下为客的项羽,被他所救。

    “不要叫大哥,他们小,需要照顾,你我年龄相仿,兄弟相称即可,休要赚我便宜。”

    墨不凡恢复了欠揍的笑脸:“你还不回房吗?”

    项羽摇头苦笑道:“你知道,跟女人沟通,很麻烦,而且我也怕死!”他不曾碰过香姐,爱护和被爱护中总是很尊重,对墨媚的搞怪也被动接受,当然,跟她还不熟,对她也没有门主的威严可用,总是不吃亏就罢,而吕雉他更是敬而远之。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他知道小蝶在窗外守着,于是冒险研究下双修法门,听花魁说可以不必那样,便用功力维护着清明,始终不肯妥协,花魁无奈只能双掌相对运功吸取精血,不然哪能只吸到那一点呢?他用了一刻钟才运功将情毒烧尽,一心两用下,还是损耗了点精血。这种事,打死也不会再尝试了。

    两人都大感头疼,一时相顾无言,只有风雨依旧在左右起舞,湿透了他们的衣衫。

    良久,项羽开口:“说说你知道的江湖。”

    墨不凡收起贱笑,郑重道:“在九州大地,当前有大大小小三四十个门派势力,还有不计其数的山头匪寇,但当前比较有影响力的据我所知主要有九大门派,他们都是背后有资源和势力支持的强大门派,其中,又分六大派和三大派相抗。六大派主要是稷下学院,推崇孔孟仁学,山长是田书来,背后是齐国后裔,支持公子扶苏。阴山派,掌门赵无极,据说活动的都是少主赵叙,是赵国贵族赵括后裔,赚钱功夫很强,估计那位赵公子出自阴山派,很有可能他就是赵叙本人。凌烟阁,掌门魏豹,左右阁主是薄红袖和魏无双,据说美若天仙、旷世绝丽,也不知跟媚姐相比如何。。。额。。。只要出的起价钱,没有

    它提供不了的情报,大梁城有座名楼,是城中第一青楼,我猜想应该是总舵,去过两次没有发现,名楼在各郡都有分店,应是中转点。云湖宫,擅长暗杀和保护,给的起钱,杀的起人,据说掌门燕千里是太子丹之子,手下第一高手燕非烟人称‘蒙面女剑’,从不以真面见人,也不知长相如何。云台山,据说是鬼谷一脉,门下奇人辈出,有一青年书生张子方和老道范增擅长奇门遁甲,更有运筹之能,张子房门下有一徒有些来头,跟韩国后裔有关联,详情不知。最后是江东越女山庄,可算我吴越、故楚势力,用的猿击术和越女剑法,两个姐妹花采莲和花见泪,人称‘秋水莲花,越女双剑’,她们一直不出山门,于中原无争,我猜想花见泪肯定挺漂亮,你想花见了都要流泪。。。”

    “哪三大派?”项羽追问道。

    “额。。。三大派其实算一派。”

    “阴阳门?”

    “嗯,阴阳门势力超群,也最是神秘,因为它是大秦守护者,有无数的人力物力资源,与江湖各门派对抗,负责肃清六国后裔。媚姐这些年与凌烟阁魏无双交好,打探到部分消息,门主是云中君徐道人,据说武功出神入化,座下有阴阳二圣,四大护法和八大使者。阴阳二圣是圣女千里莺啼绿映红和圣童七彩霓裳艳飞红,功法奇绝。二圣独立于阴阳门,圣女主六合派,负责追杀匪寇和逃匿之人,我墨门属于此列,圣童主玉女峰,在百越之地,协助赵佗清洗反抗部族。”

    “这就完了?”

    “所知有限,不然来?”

    “你可知天下有一门派叫墨门?”

    “额”

    “你可知天下第一门派有一天命巨子?”

    “额”

    “我墨门除了你和虞家村,还有啥?”

    “除了我,还有两个师姐和一个师妹,以及大小部众三十二人。你可知‘墨门双影,布谷玉龙’?大师姐墨柳依人称‘霜影’主修寒霜剑阵,这个二姐墨媚人称‘百面魅影’,擅长双刺和暗器,最喜欢易容。。。”墨不凡摇头笑道:“小师妹墨小贝,人称‘布谷鸟’,是布施医道的,别看她小,于医道是扁鹊再生,只要人还没死透,总有法子让你不死。”

    项羽扑哧一笑:“那么你就是玉龙?”

    墨不凡恨恨道:“是不是想说为什么我排在老末?”

    项羽盯着他,不说话。

    “我人长得好看对不对?金龙算不上,玉龙总可以吧?”墨不凡疯了:“你们虞家村的怎么都这样,我好歹也是曾经的墨门少主呀,不要面子吗?”

    项羽起身走进雨中,从柳树上折了段条儿,说道:“龙凤天生冤家,我不喜欢,有龙且一个就够了,龙吟剑等找到钟离昧自会为他求得————学好云海神功和我创的这套九死凤鸣剑法!适合你洒脱的性子,从此只有‘墨门双影,布谷凤鸣’!”

    风雨中,有一道道彩虹,绽放在庭院的夜空。

    风雨中,一段潇洒惬意却决绝无前的剑舞,比这狂风暴雨更嚣张。

    墨不凡眼中剑光闪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