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二十七章 桃花之约 云中仙谷
    赵府,一间客房,窗上挂着油灯发出的昏暗的光。

    房间内的床榻上,一男一女盘膝同向而坐,二人衣衫整洁,在他们身周却似蒙了曾薄薄的雾气。男子双掌覆在女子背上,正全身贯注为女子运功疗伤。

    正是项羽和重伤的蒙面非烟。

    这是项羽第二次运用凤凰神功疗伤,他调集真气灌注燕非烟经脉中,帮她理顺受损的脉络。

    燕非烟感到源源不断地真气游走在自己地奇经八脉,内伤在以很快地速度见好。她不仅疑惑,以前也受过内伤,叔父用精纯内力帮她调理,但效果并没有这次显著。这个男子的功法很是特别,就像会涅槃重塑机理一般,而且内力深不可测,不仅自己不如,哪怕叔父也没这般深厚吧。

    她觉得内伤已经好了,回头去看男子,此时他正闭眼运功,豆大的汗水从脸颊滚落下来,她想用衣袖帮他擦一下,却又不敢。她握紧了两只拳头,感觉心头有些不舒服,脸也有些烫,她想,此时肯定又是红红的吧。

    “专心!”项羽轻喝一声,运足功力从双掌注入燕非烟体内。

    燕非烟感到一股比疗伤时更澎湃的力量进入了自己经脉,她有些感动,于是全心运功导引这股真气。她知道,他是帮他打通任督二脉,这两脉相通后,她的实力会大幅提升。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项羽睁开了双眼,下床舒展了下身子,连续运功一个时辰,让他有些吃不消。但看到一个重伤之人在自己手中痊愈,而且还能帮其打通经脉,这个发现让我很是兴奋。

    “多谢公子相助!”燕非烟羞赧说道,蒲扇面具上只能看到一双黑白分明却有晕红的眼睛。

    她很感谢今日的机缘,因为能帮人打通任督二脉的,只有传说中的人物,她行走江湖,从未见过,叔父告诉她,也许世上只有云中君一人可以做到。没想到项公子竟是比肩阴阳门主云中君的人物。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当下的心情,她自认带上面具就能率性而为,然而这是她遇到的第一个人,让她在面具后也像个普通女子的人。

    “燕姑娘不必客气,我想我的收获不比你少,一直不知自身功力如何,没想到竟能到这一步。”项羽开心的笑了,他的凤凰神功真的很厉害,他身边的那些人将会受益很多,“我觉得赵舒说的不对,其实你逗比起来更好玩,下次让这小子哭。”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燕非烟开心的笑了,羞涩道:“那么,本宫欠你个人情!”

    项羽玩笑道:“也许某一天,我会邀请你一起做件大事!”

    燕非烟伸出如葱般白嫩的食指摇了摇,“难道我一直做的还不够大吗?”

    项羽转头看着她的蒲扇面具,郑重道:“那件更大,也许会杀几十万人!”

    燕非烟两只拳头紧握,眼中有些害羞和兴奋,“那么你要先给我封个将军!”

    项羽走向墙边,墙上挂着一段桃花枝干,桃花已经干涩,失去艳丽、没了芳香。他伸手折下一截,转身走到燕非烟面前,将花枝轻轻捌在她的发间,说道:“其实桃花与你更般配,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会送来一枝鲜艳的桃花,挂帅点将,但愿大事做成后,面具终被桃花替代。”

    “你去哪儿?”看他推门,燕非烟问道。

    项羽随口说道:“让小侯爷哭,近日风吹雨打,城中多残破,居民多遭难,他有钱!”

    燕非烟笑道:“他比我还爱钱!”

    项羽摇了摇指头,“他那么高调,当然更爱名!”

    此时折腾了几天的风雨终于彻底停下,天有些凉,但很舒服,空气里

    飘着荷花香,来自院中的那方荷塘。

    。。。。。。。。。。。。。。。。。。。。。。。。。。。。。。。。。。

    骊山脚下,有一个山谷,叫云中谷。山谷虽在山脚,却有一道云瀑从山顶流淌而下,山谷便常年隐在云雾中,故名云中谷。

    谷口不远处传来一声鹰啼,一只雄鹰在天空翱翔,在鹰的下方的山道上,有一个人信不而行。此人一身银色衣衫,有一对锐利的眼睛和一只鹰钩鼻,来人正是阴阳门银鹰堂护法高客。

    原来金蛇在彭城受重创后,就被高客带到彭城分堂疗伤,高客径自回门中禀报事情。想起金蛇的惨状,高客总会不自觉偷笑。他堂堂一个金蛇堂主被蒙面非烟打败,这可能是他一辈子耻辱的事情了吧。

    金蛇恼羞成怒道:“为什么不出手!”

    高客笑道:“我说过不插手公子的事情,如果要动赵舒,也要禀明门主后,由我银鹰堂处理。”

    金蛇怒道:“你去告密好了,反正我和你向来不对付,你也不会放弃奚落我的机会。”

    高客摇头道:“你当真糊涂!”

    金蛇道:“我已经选择了。”

    高客道:“我意思是你可以选择站队,但不应做的那么绝,让自己没了后路。”

    金蛇从床上坐起来追问道:“那应该怎样?”

    高客解释道:“云中君和公子都是老谋深算之人,我们下面的动作又怎会不知?可是云中君可曾责罚过你我?那是因为他们有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对抗六国余孽。只是手段不同而已,云中君要剿灭,公子则相收为己用,至于目的你肯定不难猜到。”

    金蛇眼睛一亮,说道:“是了,为云中君做事也可以为公子做事,为公子做事也不影响云中君的支持,只要把握好度,及时知会他们表示足够的尊重,抱着对付六大派的目的行事,如果抓到人就交给公子,抓不到杀掉也是对云中君有功,哈哈哈,高客,真有你的!”

    高客继续说道:“所以,我和你之间的摩擦是小事,或者说是做给云中君和公子的障眼法,有矛盾他们才好掌控,这样让他二人都能放心。越有矛盾,他们越开心,而实际上我们刀口舔血不过是为了活得更好一些罢了。”

    金蛇深有同感道:“我金蛇向兄弟赔礼了,以后我俩还要相互帮衬!”说罢起身郑重一礼!

    高客连忙扶住金蛇,说道:“你且好生养伤,以后我俩来日方长,我要回门派向云中君禀报一下,免得猜忌。”

    金蛇点头道:“去吧,兄弟懂了。”

    高客走在山道上,想着金蛇被自己言语说动,那么在就多了些了解六合派的机会,一旦有变,于阴阳门和六合派双方都多了些进退筹码,不是自己心机深沉,而是。。。他想起那个丫头,十几年没见她还是那般害羞,害羞时总是紧张的握紧拳头,又想到赵舒哈哈大笑引她来援,不自觉笑了,她还是那般逗?戴上面具什么都玩,像个过家家的孩子。只是,想起这个面具,有些心疼呀。

    这般乱想一阵,高客走入了云中谷,天空的那只雄鹰也冲向山巅的云层。

    山谷清幽空寂,谷中流水淙淙,绿草茵茵,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在棉絮般流动的云带中隐隐现现。

    高客来到一处崖壁,上面刻着“阴阳门”三个篆体大字,在崖壁上一块凸起的岩石上转了几下。石壁上出现一个洞口,待他走入后,洞口消失不见。

    高客沿着熟悉的通道穿过山洞,原来,山洞的另一头是一个群山环绕的秘密谷底。在这片旷阔的谷底中,云雾自地下游走,青烟弥漫,缭绕着无数的亭台楼阁、

    雕梁画栋,一层又一层。走在其中,就如踩在云端,置身仙境。这里正是阴阳门的山门。他穿过无数的亭台建筑,途径中间最大的一栋宫殿,略一驻足随即快步穿过。这栋高大的建筑是山门禁地,除了门主云中君,所有弟子外围止步,可是云中君另有居处,并不会常来此地。他一直有个怀疑,只是从未被证实过。他继续前行,来到云中君的居处。

    旁边的亭台中,一个须发皆白的道人在亭中榻上坐着,面前的石桌上有个小灶,煮着一壶茶,茶水开了,茶壶呜呜作响。道人确实仙风道骨,只是精神有些懒散。但高客知道他的厉害,恭敬跪拜行礼,不敢有半分不敬。

    “属下银鹰堂高客,见过门主!”

    “坐。”道人翻身打了个哈欠,拿过拂尘柄挠了挠背,淡淡说道。

    高客起身拿起茶壶将道人的茶杯斟好,然后又拿起一个杯子斟上,放在自己面前。

    道人眼中闪过一丝赞善:“金蛇可好?”

    高客心中略震,回道:“被燕非烟快剑重伤!需调养数月,性命无碍。”

    道人叹道:“金蛇托大,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就当个教训吧,免得以为江湖无人。想不到当今世道又有如此多天赋惊人之辈,客儿,不可掉以轻心呢。”

    高客回道:“高客谨记门主教诲。当今六大派都有几个优秀弟子,高客当竭忠尽智不负门主与大秦重托。”

    道人道:“你也曾是燕千重首席弟子吧?”

    高客心中紧张,脸色镇定如常,道:“属下年少杀人,触犯门规被逐,得门主信任提携方有今日,不敢稍有懈怠,此番不助金蛇,实因敌情不明,本念禀明门主后再做处置,不得门主之令,恐门主不喜,也怕犬堂刑法!”

    道人哈哈大笑道:“你做的很好,不必担忧。”然后端起茶杯将茶水甩掉,从腰间接下酒葫芦灌了两口佳酿,继续说道:“茶和酒都乃极品,但终应选其一。”

    高客心中疑惑,不知云中君说的是他高客曾经和今日的身份,还是说他高客和金蛇的立场选择。

    道人啧把几下嘴,笑道:“雉儿那丫头怎么样?”

    高客笑道:“我此番途径彭城,得吕师妹传书,帮她清理个人,就是这个赵舒,结果她临时改变了任务。”

    道人奇道:“什么?”

    高客道:“她离开风吟坊,跟在了一个姓项的男子身边。”

    道人心头一动,问道:“哦?此人有何不同?”

    高客笑道:“属下也不曾见过,不过师妹血影神功突破第四重了,想来是此人的功劳。”

    道人眼中精光一闪,自语道:“项氏芈姓,大舜后裔,是了。”他忆起几个月前再会稽山中见过的一个人影。

    高客问道:“门主?”

    道人醒过神来,良久,说道:“客儿,有些绝密之事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你,等时机成熟自会交给你去办,你传令下去,着手两件事,一是协助圣女和那个人,破坏稷下学院八月十五的论道大会,二是通知雉儿跟住那个姓项的年轻人,如果能取到他精血最好带回山门,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道人迟疑片刻补充道:“第一件事圣女换成圣童去做。”

    高客附身跪拜道:“是!”然后转身出了山谷。

    道人自然是云中君,此刻他盯着高客的身影自语道:“你可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他的命令才是最大的命令。”他目送高客的身影直到中间那栋最高大的宫殿般的建筑,视线停格下来,“不知驻颜丹是否已尽数吸收,效果如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