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三十三章 凤蝶之乱 项羽很烦
    太阳终于有些倦了,它敛起炽热的光,逐渐往西山落去,将天上挂的白云染成一丛丛彤色的花海。

    阳光柔和起来,不再那般刺眼,然而空气中依然有些烫脸,地面上炉温尚存。

    盛夏的黄昏有些沉闷,就如项羽此时有些纷乱的心神。

    项羽每天要思考很多事情,还要应付两个人,两个表面温婉美丽,实际或妖邪、或妖媚的女人。

    想着墨不凡等人脸上的惨状,项羽刚毅的脸上泛起苦笑,他在庭院中踯躅了片刻,最终还是走上了二楼。

    沿着回廊,踱步到尽头,在一间房的门口停了下来。

    抬手准备敲门,然而手在空中微顿,旋即便抚在门上。

    他叹了口气,转身、轻移两步,伫立在门外的栏杆旁,对着小院石亭中一个人摇了摇头。

    那人眼含希冀,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然后对着项羽握了握拳。

    那是张白皙俊朗的脸,只是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掌印。

    这时院内起来一屡微风,项羽闭眼感受这难得的片刻清爽,深吸了口气,然后转身敲门。

    石亭中的人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看到项羽走进了房中,他开心的跑去了厨房,去煮个东西。

    他有两个姐姐,一个冰冷如霜,一个妩媚动人,冰冷的那个从来不会管他,妩媚的这个偏偏喜欢欺负他,最是让他头疼,他是真希望有人能帮忙管一管。

    他有种预感,这个能管她的人出现了,虽然这个人目前还有些抵触,这场戏演的并不像他本人装的那般随意,但他相信这个人与这个喜欢扮演各种角色的姐姐早晚会假戏真做。

    或许因为他的这个姐姐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演过戏,尽管她自己还不曾察觉。

    。。。。。。。。。。。。。。。。。。。。。。。。。。。。。

    一个房间中,一个身着绿衫的女子正坐在窗台,手中有一面铜镜,镜中映出一张绝美的脸,眉眼、朱唇让这张脸看起来多了几许妩媚。

    门外走廊的一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带着熟悉的韵律,踏在木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最后在她的门外停了下来。

    她有些慌乱,她当然知道来人是谁,那道气息瞒不过他,何况,声音就停在门外。她突然觉得不应该有这种情绪,有一点心烦。

    然而下一刻她并没有听到敲门声,有些疑惑,接着听到轻微的挪步声,她笑了起来。

    镜中那张绝美的脸如百花绽放。

    过了会儿,终于敲门声响起,她纤手在脸上一抚,放下镜子,起身去开门。转身的那一瞬,镜中一张清丽的脸影一晃而过。

    门开了,正是她想到的那个男子。

    她略显慌乱,随后展颜一笑:“相公,你来了!”

    看着她初时略有些刻意的神色,项羽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待看到她俏脸上的笑,他也对她笑道:“蝶儿。”

    小蝶将项羽迎进房中,让他坐下来,倒了杯凉茶。

    “相公辛苦,喝杯凉茶解渴。”

    项羽接过茶杯,一饮而尽,赞道:“眼下酷热难耐,蝶儿做的茶当真甘冽香醇,项羽有福气。”

    小蝶乖巧道:“小蝶谢相公夸赞。”她轻手理了下项羽鬓角几缕凌乱的发丝。

    项羽看着眼前这看似贤惠的女子,一个存在

    好久的念头有一次浮现出来,想看看这张清丽背后又是怎样的风景。

    小蝶被瞧得有些羞捻,问道:“相公在想什么?”

    项羽心想我当然不能告诉你。

    “你真好看。”

    小蝶娇笑道:“怕是不及某些人好看?”

    “好大得醋味。”项羽知道她说的是哪个。

    “哪有。”小蝶拿起桌上的圆扇走到项羽身侧,轻轻扇起些香风。

    项羽觉得她有些矛盾,似乎不太想多说那个人,但偏偏又是她主动提及。而按照真实情理,她应该对那个人的动向很关注才对。他觉得没法理解,于是抽了抽鼻头,闭目养神。他觉得有一点很好,至少身旁的这个女子身上的香是真实的。

    看到项羽的神情,小蝶呆愣了下,然后脸上露出自然的笑。

    过了片刻,小蝶放下小扇,走到项羽身后,双手在他肩头揉按起来。

    房中铺满了好闻的牵牛花香,有些醉人,他不觉轻依在她身上,味道更浓郁些,却感到身后娇躯略微后移。他想终不是香姐啊,脑海中浮现出香姐温婉贤淑的样子,一时有些想念、有些怅然。(当然,香姐的美貌不逊于方才铜镜中那张绝美的脸。)

    晃神中,项羽觉得肩头揉动的小手力道加重了些,想了想有些好笑,忍不住发出声来,然后便感到背上吃了一拳。

    他睁开眼,回头望向身旁的女子。她有些气恼,嘴巴嘟起,她还有些哀婉,眼中浮着层薄雾。

    他明知这并非真实,却也不忍道:“对不起,我想起一个人。”

    小蝶有些楚楚可怜:“奴家知道相公心中有个人,当初也是因此痴情于你。”她当然知道,那个小子已经什么都告诉了她。

    “这个有些复杂,并非你想象的那样。”项羽随口说道。然而他又想不是那样,那又是怎样呢?他又自嘲一笑,我又何必说与你知道呢。

    “小蝶并非蛮不讲理的女子,若有一日见得姐姐,定会尽心服侍。只是奴家也是女子,心中对此难免有些。。。还望相公怜惜。”

    项羽心想,哪儿跟哪儿呀?“那以后你可要下手轻点了。”

    小蝶神情微变,旋即扑哧大笑:“奴家近来身子不适,不能服侍相公,心中烦乱,你让三个小叔传话,奴家一时气急,失了礼数,让相公难做了。莫若让奴家给他们道个错?相公以为如何?”

    听她翘舌争辩,项羽心中莞尔,你倒会说,我能让你道歉,他们也不敢接受啊?你既将此事堵上,我也不好再过问责。

    “女孩子,温柔点,多给相公些面子。”

    小蝶点头道:“奴家一心系于你,不善与他人相处,相公既如此说,那奴家以后也当他们自己人吧。”说这话时,她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项羽此时已转过头去,并未看到。

    项羽越来越觉得跟“小蝶”相处的多了些意思,墨不凡,你这个师姐说她不善与人相处?

    他好像想到更有趣的事情,于是起身准备离去,这时偏偏不知为何从他怀中掉出一只竹片,他慌忙低头去拣。

    不料小蝶先附身将竹片拾起,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他没有看小蝶的眼睛,从她手中拿过竹片,淡淡的说了句:“你且宽心将养,我让厨房送些鸡汤过来。”便要推门离去。

    小蝶看着他的背影,柔

    声道:“‘黄昏时分,盼君相见,黄花树下,不见不散’,相公可是今夜就要去府上?”声音中带着几丝冰冷。

    项羽驻足,“你想多了,身体不适,早些歇息。”

    墨门和项氏族人出山到彭城救灾,赵舒很是大方的给了几个宅院让他们暂时安顿下来,还专门将一间大些的别院修成项府送给项羽。项羽几天前曾带几个少年和两个女子专程去看过,这几天便要住过去。

    可是曾经在风吟坊至少面上很好的两姐妹,近日来相处的有些不愉快,吕雉也就是花魁陶婉儿在看完宅子的当晚便住了过去。

    小蝶和吕雉偶然会去广场或是难民棚处帮着做些事情,偶尔遇见,也是彼此冷哼一声,快步错开。

    然而她们多数时间都是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边,殷勤着做很多事情,倒有些像风吟坊中为某个达官显贵或是俊杰才子争风的样子。

    女人之间变脸,或许只有一个可能,几个少年看得也很清楚,但都不敢、不便说些什么,于是谁都默默旁观,看戏一样,只能让一个人自行处理。在山上或城中忙碌一天后聚在一次,他们都会先用眼神交流,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还没动上手?”

    这些并不重要。

    在项府的院子中,有一棵如车盖的黄花树,开得很是灿烂,风吹过时总会落下许多黄色花瓣,在黄昏的斜阳下,洒落如相思情雨。

    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个女子,在黄花树下总会等一个人,脸上的深情,分明便是在等她的情郎。小蝶想问,她凭什么?

    两行清泪自眼角流下,如春雨打湿了海棠。

    “小蝶身子并无不适,也并非不想服侍公子,只是。。。只是奴家在公子心中始终不如姐姐情深意重,奴家便应有此自觉,待姐姐来时,先行拜过,再与。。。可小蝶已是公子之人,今生也非公子不嫁,自应替姐姐看好你,如果不是歹毒女子,公子想要那便要了,可就是她不行!”

    项羽心中冷笑,墨不凡,你这个师姐可算把人心摆弄到极致,先前以身子不舒服为理由,现在又以退为进,主动否认,然后又扮作伤心欲绝的样子编出另一个无懈可击的道理出来,若不是知道身在戏中,又哪知这不过又是一层伪装呢?

    他回过头来,想做出入戏的样子,说些什么安慰下她,可是迎上小蝶的眼睛,他恍惚了。

    不是因为她的眼神,他知道这是假的,可是他竟然莫名的感觉到她眼底藏着的一丝。。。真情?

    是的,就像曾经虞阴嫚痛心时的那种感觉,不同于香姐的那种爱怜。

    他自嘲的一笑,墨媚果然厉害,我墨门的骄傲,随即便走了出去,手一挥,关上了房门。

    小蝶静立在房中,看着关闭的房门,沉默无语,清泪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眼底还残留着些东西,她自己也感觉有些不解。

    她咯咯笑了起来,说道:“好一个门主,好高深的武功,你是逃避?警告?还是察觉到了什么?嗯?量那小子也不敢!”她想到,他去找那妖女,便是自己一直希望之事,最近怎么了?怕他这个门主着了妖女的道?不,我就是要作弄他,让他愧疚、让他做了坏事后好指责他这个门主负心薄幸,我本就是这么想的,很有意思的事情,对,就是这样。可是他与妖女一起会是什么情形呢?我不是好奇,只是抓些他负心的证据。

    她感觉心里有些好笑,但却是笑不起来的那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