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三十五章 泗水亭外 金兰结义(1)
    清晨时分,天微亮,微风习习,很是清爽。

    离彭城约三里外的官道上,两匹快马比肩而驰,策马扬鞭的两个人,长发、青衫飘舞,一人面容刚毅英武,一人白面俊美,正是项羽和墨不凡。

    二人昨夜决定今日出发,寻找钟离昧,同时在论道大会前见几个门派,一方面探听阴阳门和六合门针对各门派的动作,另一方面确认几个大门派对联盟的看法。

    墨不凡见项羽沉默不语,嘿嘿笑道:“项兄可是舍不得佳人?”

    听到这风中的凉话,项羽转头给了他一个眼神,便继续面向大道前方,只是眼神又恢复了涣散。

    他确实在想昨日黄昏的事情。黄昏树下赴约,欣赏着美景佳人,打了个盹,甩了根鱼线,刚要跟婉儿姑娘就钓鱼的事情做些深层次沟通,便被另一个戏精找了过来,想着陶婉儿走后‘小蝶’的表现,项羽摇头打了个五分。

    小蝶瞅着陶婉儿走远,伸长脖子直到确认她消失不见,毯儿往项羽怀里一塞,摸着他脸蛋深情款款,连道抱歉,忘了自己身子还不舒服的事情。等项羽反应过了,只看到人影在院门中一闪,砰的一声,木门在风中凌乱。

    项羽只想着一件事情,这个女子脸皮有多厚,易容术听说都是贴面皮的,可是为什么她表演时脸都能看出来真的红了。他摇摇头,将毯子往黄花树上一仍,便躺在了黄花席上说道:“你最讨厌这种麻烦事,怎么还来此处,看星星吗?”

    树上黄花从中一阵轻动,一人伸手揭开落在脸上的毯子,顺手将它铺在旁边斜伸出来的一段枝干上,躺了上去。此时天色向晚,但依然可见这是一张白皙的俏脸,一面有个红彤彤的掌印,嘴角叼着一根茅草,他望着寥落的星辰叹道:“可我喜欢看别人麻烦!”

    项羽说道:“其实挺有意思的。”言语中却难掩烦躁。

    那人说道:“嗯,挺有意思的。”

    “明日清晨出发,找到钟离昧,是仇出头,是敌杀头。”

    “好。”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明月从云里露了出来,皎皎如银,星辰闪动。静谧的夜,只听溪水汩汩,不时清风徐来,从树上摘落些花瓣洒出一阵花雨。

    这便是项羽此时想得故事。

    两骑并排奔走,马蹄带着一连串节奏,在路上留下两行蹄印,拉出两道连续的烟尘。

    前方约一里处有个驿亭,待行的近了些,项羽双瞳逐渐收缩起来。

    墨不凡皮笑道:“威武雄壮的汉子,妖娆的姑娘好求。”

    项羽恼道:“昨晚该趁你睡着,把你双脚绑在树上吊起来。”

    驿亭外,驰道边,柳树下,

    一人一骑正在等候,这是个白衣女子,容貌娇好,有些妖娆。

    “吁!”两马在路旁停了下来。

    项羽对女子笑道:“婉儿姑娘等了好久?”眼神灼灼,颇为玩味。

    陶婉儿迎上项羽的眼神,爽朗笑道:“奴家有些好奇所谓江湖的样子,想随公子走走,也可给公子唱些小曲解解闷,怕公子不肯,便于此间等候。怕赶不及,已有一个时辰了。”

    项羽笑道:“不至于此,有姑娘同行,项某荣幸,那么这便启程?”

    “嗯。”陶婉儿翻身利落的坐于马上。

    “想不到姑娘一介女子竟有这等马术?”

    陶婉儿眼中闪过一抹哀色,“小时多与玩伴骑竹马玩乐,那时曾有人说要骑真马,做个巾帼好女子,便随他学了点马术。”

    项羽一笑,也不多问,以为又是一个戏中戏罢了,他不知陶婉儿说的却有其人,而且是个堂堂大人物。

    三人正要就此上路,不料驿站中走出一人,一袭绿色罗裙,正是小蝶。

    看到小蝶出来,项羽微微一愣,陶婉儿有些惊讶和不喜,墨不凡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小蝶走上前来,对陶婉儿一礼,吃味道:“婉儿姐姐可是要替奴家照顾相公吗?”然后看向项羽,眼神有些幽怨,眸中水波闪闪,仿佛就要溢出来。

    陶婉儿脸上挤出些笑容道:“妹妹莫要不快,我是近来烦闷,想去走走。”

    项羽笑道:“蝶儿怎么这般胡闹,你身子不适,路上风波劳碌,还是回去歇息罢,我不日便回。”说道‘风波’两个字,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咬字有些重。

    小蝶道:“正因路上奔波,相公才需有人照顾。”说道‘有人’两个字刻意显得很重,其他几人听的分外清楚。

    项羽心想,这一路可算奔波了。“那便从驿亭要一匹马同行吧!”

    小蝶摇头道:“奴家不善起马,还是与相公共乘吧。”

    这时陶婉儿开口道:“骑马是再简单不过之事,姐姐可以教你,你二人同骑可能会耽搁些许行程。”

    小蝶摊手道:“姐姐说的极是,我也如是想过,可是驿亭今日已无备马了。”

    “哦?驿亭向来做事周全,这倒也是怪事。”

    墨不凡心想,你可拉倒吧,我明明听到后面院子有马喷鼻声。

    项羽心想,小蝶你这样就有些不合适了,我分明听到马在后院嚼食。

    此事督邮从亭中走了出来,说道:“你们可是要雇马?”

    项羽点头道:“正是!”

    督

    邮面带欠色,指这小蝶道:“这位姑娘问过了,本亭已经无马,实在抱歉。”

    项羽瞧了眼小蝶,对督邮一点头,然后招手让小蝶上马。

    小蝶灿然一笑,轻轻伸出手臂。

    项羽抓住小蝶的手,一把拉起,轻轻放在身前马背上。

    三骑四人扬鞭远去。

    望着远去的几人,督邮从怀中掏出一块金子,自语道:“这年头赚点外快不容易啊!”随即他想着那个女子慷慨的样子,原来竟是为了那个男子,生的确实有些英武,他摇头走进了驿亭,留下一句话,“从来都是男追女,今天见到女追男,姑娘好手段。”

    。。。。。。。。。。。。。。。。。。。。。。。。。。。。。。。。。。。。。。。。。。

    沛县境内一个小镇上,路边有个小酒馆,供行人打尖。

    酒馆门前有根竹竿,上面挂着一面有些破损的旗子,旗子上用篆书绣着一个大大的’酒’字。旗杆拴在一根柱子上,柱子撑着酒馆前的敞篷,敞篷下散落着几张座椅,零星坐了七八个人。

    项羽四人正坐在其间休憩。

    旁边一桌上坐着个中年差人,国字脸,容貌不凡,有两道好看的眉毛,增添了些敦厚和善,他正跟坐在他身边的一个青壮汉子聊天。

    青壮汉子生的五大三粗,看样子很有些力气,他言语间称中年人三哥,看起来很是信服和尊敬,只是与中年人说话多无顾忌,言语嬉笑颇为有趣。

    店老板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妇人,模样生的好看,举止风情款款,游走在酒客中间,热情的回应他们的言语挑逗,却又点到即止绝不让人当真讨了便宜。

    除了一个人,那个中年差人。

    妇人给客人上酒菜时,媚眼总会不自觉看向中年人,而中年人眼神也总会肆意的迎上去。两人在一盏茶功夫中能眉来眼去七八次,这种眼光项羽和墨不凡自然知道是有猫腻的。

    果然,妇人在招待完酒客,躲过背地里一只咸猪手后,扭身坐在了中年人身边,顺手给了他额头一下,惹得众人哄然大笑。

    光天化日自然不是猫腻,而是事实了。

    项羽摇头笑笑,撇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女子。

    却见小蝶也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索性狠狠瞪了她一眼。小蝶瞬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其实,项羽想说,你别再演了,我是真想知道真实的墨媚跟眼前的妇人谁更风情万种。

    而小蝶自然以为他是埋怨自己“身体不适”。

    令项羽疑惑的是,陶婉儿竟然一直盯着中年男子看,见项羽看过来,忙即收回视线,笑了笑掩饰过去。

    而他没注意到,中年男子百忙之中竟然打量了他们这桌几眼,视线还在陶婉儿身上停格了片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