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三十八章 泗水亭外 金兰结义(4)
    天空不知何时笼在暗色的云影里,几声轻雷响过,雨点便开始落下,打在竹叶上,化成水珠儿滑落下来,滴在一个华衣男子鬓角的青丝上,又顺着额头滴下,在他的脸颊铺洒开来。

    不一会儿功夫,雨滴便成了细细的丝线,随风倾斜而下,密密麻麻的敲打着竹叶丛,然后寻着空隙穿落,渐渐地沾湿了男子有些凌乱、带着血污的衣衫,也一点点冲刷掉他脸上的血污,露出他有些肿胀、略带点英气的面容。

    李由此时正打坐调息,他已忘记在此待了多久,终于感觉恢复了力气。

    他并不在意伤势,只是些皮外伤,但他在意伤在脸上,只是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为此讨到说法。

    他并不气馁脸上的伤讨不到说法,那个人在此,能全身而退已经万幸。

    他并不是侥幸能全身而退,而是想起那支亲自刻出并签名的竹片有些恶心,那上面写着一千金的欠条,正是凭此奇耻大辱才脱身。

    他并不是接受不了这个恶心的回忆,但他却感觉之前的一幕让他心有余悸。

    特别是,那个人,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聪明。当然,也包括那个人不经意展露的强大内力,实在是平生仅见,也许只有云中君才堪与之一战吧。不,云中君也没有如此强大的气场,那么,陛下和中车府令呢?

    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起身折了些竹条,顺手编成一个斗笠,遮在头顶,觉得雨丝小了很多,有些清凉,很舒适。

    可是他的心还是很烦躁,并不舒服。

    想到此次任务失败,也许会给父亲和自己。带来一些麻烦,他脸上泛起苦笑。

    他一直喜欢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活,当他骑着战马带着一群战士在塞外沙场驰骋,将匈奴追击的肝胆俱裂,那是他曾经最快乐的事情,也是他现在和将来最希望做的事情。

    可是,因为父亲在大秦的地位,他只得被迫远离疆场,做一个典军校尉,每天在宫门处做一个麻木的守卫者。

    这一次,父亲好像与那位公子达成了某些共识。

    父亲和那位公子最忌惮的人只有三个,一个便是当今陛下,而只要对他最够忠诚,便不会有麻烦。云中君虽然实力强劲,但也不过是陛下最信任的人,等于陛下的分身而已,想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么除了陛下,便只剩下公子扶苏和掌管三十万北疆兵团的蒙恬将军。

    而公子扶苏有稷下学院支持,更危险的是,蒙恬也是他暗中的支持者。

    好在年初的一场策划,将稷下学院势力削弱,公子扶苏也因此

    受到牵连,太子地位眼看不保。

    可是,近来那位公子得到消息,公子扶苏要被调到上郡去守边。公子很是愤怒,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陛下对扶苏恩宠未减,不过是明贬实则暗中培养罢了,要知道,那可是三十万军队呀。

    所以,父亲向那位公子推荐了他。

    因为,两大武将世家,王家和蒙家,王家已经没落,王翦已殁,王贲老矣,剩下个王离徒有纸上谈兵的虚名,从未有过大的实战能力,而蒙家想来支持扶苏。那么,便只有另外选人,立些功老寻机安排到军中掌握军权。他自负武功,又深谙兵法策略,又有实战能力,所以便得到那位公子的认可。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叫章邯的人,只是此人虽身负领兵大才,却始终没有机会打过什么像样的仗,而且,也不比自己有父亲的关系,在公子心中还并未受重视。

    公子一直在为陛下做事的同时,有自己的打算,他在暗中招纳门客,以对抗公子扶苏。凡是有一技之长的人,不论是书生、武人,抑或是江湖匪寇、能工巧匠,他都会网罗,而他恰好与绿映红同理六合门,那么六合门便是他最好的掩饰。

    年初的事情,本意在稷下学院,怎奈陛下和云中君不知为何竟要对墨门下重手,公子曾意将墨门招至麾下,而父亲负责皇陵和阿房宫建设,也多倚仗墨门,或许正是因此公子和父亲便走得近了些。

    当然,也许更早吧,他并未留意。或许父亲也怕若将来扶苏即位,会倚重稷下学院和蒙恬,自己这法家传人地位不保吧。天晓得他为何如此热衷名利。

    基于这些,便有了公子和父亲的无数次同谋。

    而这一次派他行动,自然便是于公子和父亲都有利的事情,公子得了公输班传人,父亲负责的皇陵也有了臂助。

    可是他并不在意他们双方有何目的,他只知道,这次若能成功,便是一个投名状,公子或许会择机让他重新回到战场,这便是他李由折节交换的理由。

    他又想到,这次钟离昧没有带走,却知晓了墨门这一巨擎,不知公子和父子会怎么想?

    随即他想到那个人——新任的墨门门主,想着他强大的武力和自信气度——那种无与伦比的盖世气魄,脸上露出嘲弄,随他们怎么眼热,看来墨门只能是墨门,谁也不能怎样。

    而且,既然陛下与墨门不死不休,即使墨门想跟他们联合,他们敢吗?

    。。。。。。。。。。。。。。。。

    两个时辰前,野竹林,李由正要转身离去。

    当他回头的时候,见鬼似的发现

    钟离昧走到了他身后。他很清楚,凭钟离昧的功力,三个时辰才能冲开一次穴道,而他在一个时辰前才重新补了穴道。

    想不出缘由便没机会再想,因为,从钟离昧猩红炽热的眼神中,他知道,对方要借机报复了。

    而他眼下已经没有了再战的能力,哪怕,钟离昧在他功力未损前只能接下他二十几招。

    他现在却连:钟离昧一招也接不了了。

    一直以来的处变不惊和风轻云淡已然从他脸上消失不见,他挤出比哭还难看的惨笑说道:“能不能不打脸?”

    迎接他的是一声冷哼,他便知道英武的脸要出点事情,但他还是坚持道:“能不能只打一下?就当偿还你先前那不小心的一掌。”毕竟能多保留几分英气的脸,也是好的。

    钟离昧怒吼道:“你说过我再跑便抓住一次打一次脸!”

    原来昨日钟离昧被李由制服后,曾经冲开穴道试图逃走,凭借他对沛县的熟悉带着李由在城中转悠了一晚上,直到清晨他偷偷溜回铁匠铺取那柄七十炼的精钢宝刀(名曰龙吟),结果被李由守株待兔抓个正着。

    两人又大战二十个回合,结果还是被制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知李由有意还是无意,打斗到最后一招一巴掌掴在钟离昧脸上,将他黑乎乎的脸搧得通红,然后还牛哄哄的说道:“以后抓住一次打一次。”钟离昧被气得一路冷哼。

    风水轮流转,这次钟离昧在考虑打几次。

    “那次是个意外!”李由心中苦笑,平生向来稳重,怎么无意的一掌,竟然就顺嘴装了个范?之前还感觉蛮爽?

    钟离昧终于笑了,露出一扣大白牙:“难道这次你落入我手里不是意外?”

    李由听出了他言外之意,感情你是庆幸如此难得的机会,要好好把握了?

    “这次我算栽了,你赶紧的!”李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钟离昧此时很是感谢帮他解开穴道的人,决定一会儿见到对方,一定答应对方一个要求,只要自己办得到,他心头暗爽,嗤笑道:“我不欺负你,我不用武功和内劲,就街头对打!”说完便提起沙包大的拳头向李由冲了过去。

    李由比较了下双方的体格,心中暗骂,不用内力,单凭力气,你可真没欺负人!

    接着便是砰砰哐哐持续了一炷香的打击乐声,中间还夹杂着五个人此起彼伏的喝彩声。

    和谐的音乐被一个声音打断:“钟离兄还是给李校尉留些英武的面子吧!”

    声音落下,从竹林中走出来四个人,两男两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