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三十九章 泗水亭外 金兰结义(5)
    面对突然出现的四人,场中众人反应不一。

    钟离昧知道这便是刚才解开自己穴道的恩人,于是从狂暴中的状态中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看到是酒馆中休息的四个人,登时紧张起来。他知道凤姑娘在阴阳门秘密做事,先前在酒馆见到他们,以为他们是阴阳门的人,不便打招呼。既然来人是阴阳门的,那便多半会帮助李由了。

    而其他四人听到来人说话,便以为是钟离昧的朋友,都放下心来,心中却无不惊叹两男两女气质不凡。

    在钟离昧的蹂躏下,李由已经濒于崩溃,他抬起有些肿胀的脸,向来人投去感激的目光,只是看到说话者后,知道正是酒馆中所见之人。想到多半是这人解开了钟离昧的穴道,才害得自己如此狼狈。

    他暗叹对方手段高超,要知道隔空解穴非绝顶高手不可为,他所知普天之下怕是只有了了数人而已。

    同时,他却有些讨厌这张比自己还略微英气的脸,便将头低了下去。

    他不知对方有何用意,如果要救人,为何在酒馆不动手?

    但所有人在此刻都觉得来人很是气度不凡。

    说话者身上带着自然的贵族气质,有些霸道带着丝铁血,有些忧郁却也有些矛盾的洒脱。

    他身边的白面年轻人更是风流倜傥,信步翩翩,像一个富家公子哥。

    而他们身后的两个女子,一个宛若天颜妩媚的灵狐,一个仿佛恬静清新的牵牛花。

    他们四人一起出现,任谁都忍不住赞叹,心中生出些萤火与日月之感。

    钟离昧一脸感激,抱拳道:“感谢四位出手相助,不知恩人何故来此?”

    项羽笑道:“为你而来!此事说来话长,待会儿我们再细谈。”

    他转头凝视着李由说道:“回答一个问题,你走!”

    李由没想到对方有意放过自己,一瞬间有些发愣,但他知道对方要问什么,而他却不能奉告,随即便洒然笑道:“你要问的那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尽管动手吧!”

    说完话,李由将头扭向一侧。

    然而,他很快便感觉到一股压力向自己袭来。

    整个场间起了一阵轻柔的风,绵柔却又极具压迫和穿透力。

    不知是不是巧合,天空好像也要

    迎合这阵风,无数的乌云遮挡住了日光,眼看不久就要响雷,继而落雨。

    压力正是来源于说话的那个贵族公子。他觉得双腿有些不自主的弯曲,感到身体和精神正遭受雄浑的内劲碾压,于是他将全身所剩不多的功力全部运到双腿上,才堪堪顶住,不至于太过狼狈。

    他撑得很辛苦,但依然咬牙挺着。他从对方气定神闲的样子中看出其并没有用全力威逼,有些不解。

    除了墨不凡和两个女子,其他人的表现也大抵跟李由差不多,他们在顶着巨大压力的同时,暗里吃惊项羽的强大武力。他们在心中默想,只是内劲释放便有如此威势,如果对战恐怕没有人会接下一招吧?这样的人实在恐怖。

    墨不凡三人明显觉察到此刻项羽身上傲然的气势,他原本高大的身躯变得更加伟岸,仿佛拥有拔山般的英雄气概。他们从项羽的身上便能感受到这些,其实并没有受到项羽的内劲压迫。但从其他人的表现足已看出,项羽明显是避开了他们,他真气收放自如。

    而这,墨不凡和小蝶从未见过。

    陶婉儿也只见过两个人能做到,其中一个是云中君,而另一个人是一个将军。

    项羽轻声问道:“他是谁?”

    声音不大,却仿佛在李由耳旁炸开。

    李由自嘲一笑:“动手吧,还要感谢你在我死前留了些体面——只是大丈夫不能马革裹尸,实乃人生憾事。”

    项羽当然知道李由在将来会成为大秦能征善战的名将,他敬重这人是条汉子,也能看出他没有故意为难钟离昧,或许其中有什么内情,便只用了几分内劲外放。然而他没有刻意攻击,但却保持了一定压迫,因为他真的想知道那个“公子”到底是谁。

    虽然,他猜到一些。

    “那么,换个你方便说的,他跟中车府令什么关系。”项羽再次问道,威势略盛。

    李由还是保持沉默。

    项羽再三问道:“他是否比扶苏等人都年幼?”

    李由感觉有些诧异,眼神微变,旋即掩饰过去。

    项羽笑道:“或许有一天你我会同时在沙场尽兴驰骋。”说罢摆手示意李由离去。

    李由感到压力顿减,双腿有些麻木,可是他有些沮丧的是,对方还是从他这里知道了答案。他看

    的出来,对方根本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即使自己什么也不说,也会活着离开。只是,对方说会跟自己同时驰骋沙场是何意?难道他也要从军?如果是这样,真的是荣幸之事。

    他有些好奇对方的身份,奈何对方没有要说的意思,而他更不好发问。难道要让对方觉得自己输不起,临走放话找个面子?对方的强大让他心服口服,他还有什么面子可言?或是让对方觉得自己要秋后算账?

    不好解释,便不好问。

    泗水亭拦路的几个人在项羽挥手时,也感到精神和身体上的压迫骤减,浑身轻松下来,不禁再次感慨项羽举手投足间的绝世英姿。

    小蝶在项羽问话时,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项羽,嘴角在一瞬间勾了起来,同时眼中神采溢动。

    感受到项羽此时展露的凌厉的英雄气概,墨不凡心想,原来你只是敛去了这种性格,并不是消失。他这时跟龙且等人一样,想知道项羽的武力到底到了怎样的程度?

    追随这样的人,不论到达哪里,都会轰轰烈烈、不虚此生了吧。

    他轻撇了眼小蝶,恰好瞧见那弯月牙儿般的微笑,以及那抹流光溢彩,便开心地笑了。

    这时,一只手在他腰间一掠而过,他脸上的笑容僵住,眼角抽搐了几下。

    项羽连换三个问法,第一问陶婉儿是理所当然的表情,第二问她有些变色,第三问她脸上便换成一副钦佩的表情。

    显然,她知道那个“公子”是谁,身为阴阳门的四大护法之一,又与圣女绿映红相交甚厚,又怎能不知六合门副门主是谁呢?

    只是,那个“公子”一直隐在暗中,除了朝廷势力中的某些当权人物,便一直是个秘密。

    始皇有三十几个子女,除了公子扶苏素有贤明,其他人虽或多或少有些名声,但并不值得世人关注,更何况是始皇最小的那个在世人看来最无能、最娇惯的儿子呢?

    谁能将最昏聩无知、荒淫享乐的他与那个“公子”联系起来呢?

    那么,项羽是怎么猜到的呢?

    李由看了眼旁边的野竹林,心念一动,对钟离昧和泗水亭五人说了句“得罪”,又对项羽四人拱手,便转身走入林中。

    他浑身已经脱力,咬紧牙关慢慢的挪步,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