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番外篇:前尘过往 龙脉之殇
    项小鱼在国庆节第二天就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开古城。

    心已死,天香已沉,红颜已旧,此生已无颜色,唯有守着这点记忆,在山林孤独终老了吧。

    他生性不喜大漠戈壁、不喜大海草原,只喜欢山林,像东北深山针叶林、川中阔叶林和云南雨林,此行就是要去四川,寻个山寨了此残生了。

    只是,在上学到工作的这么多年里,于古城也待了这些年头,却从未去过皇陵兵马俑,于是,也就带着行装去了,也算了了一桩憾事。

    其实,对他抑郁的内心来说,去哪儿都无所谓了。

    “大家看下这些坑里面是不是有些黑色的土,据考古学家们推测,这些就是当年楚霸王项羽挖掘烧毁秦陵的证据,项羽灭秦后当上了天下霸主,却没想到比秦始皇还要残暴,他坑杀20万秦兵,火烧咸阳宫,少了三个月大火不灭,又率兵大四挖掘秦陵盗掘金银财宝无数。没想到他比秦始皇还要残暴,最终被汉高祖打败,丢了江山。”

    秦陵兵马俑一号坑遗址里,一个导游正义愤填膺地给游客们讲解着。

    一号坑里放眼望去,人群如蚁,国庆节一天就有十几万兵马俑游客,节假日出行要的就是这份热闹吗?

    项小鱼循着导游指的黑土看去,突然看到有个黑色扁形的土块有些莫名的熟悉,正要走近些。

    却见它闪出一缕红光,穿进了自己的胸口,那是他胸口胎记的地方。

    他胸口一直有个胎记,鸟形的样子,虞阴嫚还老开玩笑说他是个鸟人。

    因为刚才的这道红光,他胸口疼痛难忍,感觉要被火灼烧成灰烬,他拨开人群,疯狂地像外面跑去。

    意识已经不由他去想跑向了哪儿,他感觉胸口一遍一遍的被熊熊的烈火燃烧。

    直到承受不住痛苦晕倒下去,晕倒前依稀记得他的在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里,旁边是一个大大的山丘,被密密的绿草覆盖着。

    他的胸口,鸟形的胎记早已变成了一只飞舞的彩凤虚影样子,虽不是光彩熠熠,却也栩栩如生。

    …………………………………………………………………

    会稽山中,一处山洞内传来一阵嗡嗡嘶鸣,洞口闪出彩光,就像什么东西突然醒来,打破空寂,倏而归于平静。

    而山脚下的一个山谷中一只白虎正在酣睡,身边趴着两只幼虎,听到响动,白虎和幼虎从沉睡中惊醒。

    白虎身子颤抖,嘴角露出人性的笑,虎目圆睁,两行水珠从眼角滑下,打在青草上。

    它狂啸一声,声音中带着怀念,又充满欣喜。

    两只幼虎早已欢快地滚成一团。

    白虎起身朝着山洞处跑去,像是要去确认某件事情。

    两只幼虎也晃了晃脑袋,前后追了上去。

    …………………………………………………………………

    徐州某小学一个教室内,后排角落,围着一群小孩儿和一个年轻的女老师。

    女老师身着一件绣满牵牛花和叶藤的棉布连衣裙,白净的脸不施粉黛却倾城绝丽,她媚眼弯如月牙,含笑看着人群中间的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眼神中满是疼惜和怜爱。因为这个小男孩儿已经失忆了两千年,而那段日子正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女老师怀中还偎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生得瓷娃娃般漂亮,尤其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扑闪着甚是好看。她也是一身棉布连衣裙,只是却绣的是兰花。

    她正嘻嘻笑着听小男孩儿讲着一个战神的故事,一个令她骄傲的大英雄,是她的叔哥哥,也是她的爸爸。

    只听小男孩儿老气横秋地说道:“各位客官,今天小可讲的是《楚霸王逐鹿中原,巨鹿城问鼎天下》,话说楚霸王破釜沉舟,以两万精兵扼秦兵咽喉,率三万虎狼之师大战章邯,八千江东豪侠施展九死饮血剑阵,九战九胜,追得四十万敌军狼奔豕突……”

    突然,他感觉一阵头痛,接着痛苦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无数的意识在他脑中冲撞,两千年前的一场场大战的情形,飞快的在眼前闪过,最后看到凤鸣戟陨铁灵石损坏,而他也神智失常。

    女老师冲上前抱住小男孩儿,小姑娘也焦急地喊道:“小老鼠,你怎么了!”

    小老鼠是小姑娘对小男孩儿的称呼,从最初见面到今天已经叫了两千年,却并没有将他唤醒。

    一串泪珠儿从小男孩儿脸上滑落,带着浓浓的委屈哽咽道:“霸王……我终于……等到你了……呜呜”

    幺桃桃在女老师怀中痛哭,抽泣道:“媚……媚妈妈,我……记起……记起……来了,我是……凤鸣戟,霸王……霸王回去了,他……就要……就要回来了……呜呜”

    “小老鼠,你想起来了?那么叔哥哥也要回来了?真的吗?”小姑娘激动地问道。

    “芳……芳儿,都……都是真的!”

    “是真的……是真的……呜呜……媚妈妈!”

    芳儿喃喃几声,哇得一声,也扑进了女老师怀中。

    女老师身躯一震,瞬间红了眼眶,幺桃桃语无伦次,她却清楚知道意思,因为“他们”这些人已经等了两千年。

    天命注定,他要回去完成某些事情,如此,才会有今日历史和“他们”这些人存在。

    天命注定,他会在现在苏醒,继续完成某些事情,如此,才会有这个民族真正开启复兴之路。

    母子三人哭了好一会儿,连带一群小孩儿都大哭一阵,这才停了下来。

    幺桃桃开心地举起芳儿不停的转圈圈,小身影里蕴含着极大的力量。

    芳儿在空中开心的咯咯大笑。

    墨媚擦了擦脸,心想得赶紧把消息告诉香姐和虞子期他们。又想他曾说喜欢我身上的牵牛花香,我用了后世的香水,应该比香粉更好闻吧?这回无论如何要让他就范,想到此处,红晕从脖颈染到脸颊,只是,痴痴的笑。

    芳儿促狭道:“小老鼠,快看快看,媚妈妈春天到了,咯咯咯……”

    墨媚气恼:“死丫头,敢开老娘的玩笑,我非在你娘那告你状。”

    “只怕呀,我娘亲更开心了!”

    “是

    啊,她承受了两千年的痛苦,每个月圆之夜……唉”

    “媚妈妈,臭丫头,我要去找霸王!我醒来的这一刻,使命就到了,他回来时是一张白纸,太弱,需要我!”

    “一切小心!”墨媚叮嘱道。

    “妈妈,霸王不在,我天下无敌!”

    幺桃桃说完,凭着感应独自离开了学校。

    ……………………………………………………………………

    “他来了,哈哈哈哈哈……两年了,终于等到了他,朕定要一举成功!徐福,带他来见朕,朕要看看这当年打败朕,继而摧毁朕万世基业的人今日是何等人物。”

    “诺!”

    始皇陵山丘一侧突然出现一个洞口,缓步走出一人。

    此人一头白发束起,一身道袍,手持拂尘,竟是个术士装扮。

    他面色红润,长须苍白,只能看出是个老者,却叫人难以猜测具体年纪。

    道人环顾四周,徐步走向晕倒的项小鱼,看似漫步而行,却几步就到了近前。

    他轻松地抱起项小鱼,转眼进入洞口,洞口随后消失不见,只见洞口处仍是葱葱青草,随风摇舞。

    …………………………………………………………………

    不知过了多久,项小鱼醒了过来,可他打眼一扫四周,心惊胆颤。

    “我这是在哪儿?”

    他身处一座高大空旷的宫殿之内,整个殿顶有二十四根雕刻龙纹地石柱支撑。

    大殿之内亮如白昼、富丽堂皇,正前一张巨大的龙椅让人感到气势威严。

    大殿是开放的,被千军万马组成的军阵拱卫着,远处是一条气势磅礴的银色大河奔流涌进。

    宫殿之上,一条巨龙在飞舞遨游,雷霆万钧的力量喷薄欲发。

    “你在朕的地宫之内。”一个声音在大殿内回荡。

    “你是谁,在哪儿?”项小鱼感到这个充满压迫的声音让自己心神俱荡。

    “小朋友,朕是嬴政——也就是你们历史里称的始皇帝。”

    龙椅上出现一个头戴旒冕、身穿龙袍的人,只是仔细看,感觉哪儿不对劲。

    是了,这个人的身体是透明的,尽管他坐在龙椅上,却是能透过身体看到龙椅的。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竟然见到了千古大帝秦始皇,哈哈哈,说出去别人都以为我疯了。”

    项小鱼难以置信的看着始皇帝,眼前的一切那么的真实,他还用力掐了自己好几次,确认不是做梦。

    “这当然是真的,只是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我苦等了两千多年,终于等到了你这宿命之人,让你来这里,是要交给你一个任务。”秦始皇显得很是激动。

    “什么任务?还有宿命之人,是怎么回事?”

    项小鱼越来越感觉糊涂了,无缘无故来到了皇陵地宫,见到了已经死去两千多年的秦始皇,还被说是什么指定的宿命之人,要去完成什么任务。

    自己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心死之人,难不成在自己身上还有啥秘密?

    “朕十三岁即大秦王位,二十二岁亲政,十五年间扫六合一统天下,三十九岁登基为始皇,成就不世伟业,原本可传万世,”秦始皇诉说着自己的经历,脸上表情变换未名,“你可知为何仅仅十几年就二世而亡?”

    “秦皇您雄韬伟略,功业千古无双,第一次建立大一统王朝,书同文、车同轨,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奠定华夏两千多年大一统集权制基础。这是历史公认的,但要说失败,就是暴道亡国。明明打下了天下,就应该与民休养生息,教化六国后代天下同心,却仍然严刑峻法、徭役繁重,尤其是修秦陵、建阿房宫、建长城三个工程,征发几百万民夫,他在位期间还能靠威严镇压住,可底下已经是暗流涌动,等您驾崩后,亡国是必然的。”项小鱼忐忑说道。

    中华几千年历史,几个大一统王朝国祚基本都能延续几百年,却只有秦朝和隋朝短短十几年就亡国,不得不让人唏嘘。

    如果扶苏公子登基不知道会不会有所不同,如果杨广没有登基会不会不同?

    谁知道呢,历史没有如果,而且,即便扶苏登基,秦靠商鞅变法后的军功律法体系统一天下,又那是那么容易更改的,除非始皇亲自推进秦国二次变法。

    “你说的是历史书上记录的吧,很多事情除非亲自经历,否则都是在猜测中失了真相。朕年少在赵国为质时,得遇一奇人,也就是你们口中传承神仙的鬼谷先生,他确实是仙风道骨腹有乾坤的人物。”

    始皇一脸追忆,继续说道:“他告诉朕,朕将天命在身,日后一统天下,给了朕二十四个字,‘飞龙在天,秦扫六合;凤凰涅槃,亡秦必楚;龙凤呈祥,汉耀中华。’朕知天命在身,回国继位后就开始准备统一大事,但亡秦必楚的话朕怎么会信,朕灭楚国就叫它不得翻身。”

    “朕加紧修建陵墓,其实是给龙脉修筑祭坛,朕建长城是阻龙脉北去,建阿房宫为龙脉花园,使龙脉享万世供奉,将其永久留在九州之内,佑我大秦可传万世。实现一统只是第一步,朕要用强权开创万世基业,朕克情欲、重峻法、忘情绝义,整个形势也按照朕的设想走了下去。”

    “可时间弹指一挥,已是晚年,朕感念时日无多,而祭坛和阿房宫却还没有修完,就让徐福去寻访长生不老药,同时征发更多的民夫去完成这两件工程。哪知徐福归来之时,朕已归天。”

    “朕晚年才知天道无情,人生老病死最是无常,朕妄图以强权与天争,又怎么争得过呢?于是朕决议传位扶苏,此子生性仁爱、天资聪颖,或许朕统一之后就该立为太子,使其早掌国事,虽悔之晚矣,但朕还是侥幸其能功成。”

    “无奈天意难违,果然他被赵高李斯设计毒杀,而楚人最终攻入咸阳,毁了朕的天下。等到朕真正醒悟鬼谷先生的二十四字箴言,却已成一缕亡魂。于是,朕为了赎罪,寄身龙脉之上,以吾身镇压,为天下祈福,希望祖脉可以永葆吾华夏千秋万岁。”

    项小鱼已经惊得说不出话了,没想到真实的原因跟我们了解到的历史表面上相差无几,但长城、秦陵和阿房宫竟然是这么来的。

    “中华

    由陛下护佑,曾有世界第一帝国的汉唐盛世,愿吾皇万岁!但不知陛下说我乃宿命之人是怎么回事,又有什么任务要交给我呢?”

    “你看下你的胸前,体会下你体内有什么变化?”

    项小鱼拉开胸前的衬衫,发现原来胸前胎记的位置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飞舞的凤凰虚影,而他体内仿佛充盈着磅礴之力,可是又恍若有很远很远的距离。就像隔了几千年。

    “怎么会这样?”项小鱼惊叹不已。

    “你知道‘凤凰涅槃,亡秦必楚’的意思了吧?你就是覆灭朕江山的那人——项籍的转世,哼!”始皇怒气冲冲的对项小鱼说出了一个在他听来颇为狗血的事实。

    “我……”项小鱼已经不能再装淡定下去了,这老头让我来不会是要报仇吧?

    “你放心吧,我让你来到这里不是报仇,”彷佛知道项小鱼心里所想,始皇开口打消了他心里得腹诽。

    “朕已知鬼谷先生的深意,坐看中华两千年各朝兴衰变化规律,岂能还有强求,只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当初你携诸侯攻入咸阳后,大肆挖掘龙脉祭坛,抢夺金银财宝,完了还装车运回江东,美其名曰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哼,一副暴发户嘴脸。你可知正是那个时候,龙脉之气受到了冲击,从此华夏却多了那么多灾难。”

    始皇指着宫殿之上翱翔的巨龙说道:“你看祖龙尾部鳞片脱落了多少,这可是永久性伤害。你当年与祖龙大战,两败俱伤,你用的凤鸣戟掉落一块陨铁灵石,你是凤凰血身,自动感应凤鸣戟,今日正是陨铁灵石初步唤起你的血脉。”

    “原来曾经我做的事情竟然危害这么大,实在是千古罪人,陛下可有挽救之法?”

    奶奶的,霸王你灭秦就灭秦吧,还挖人家陵墓、偷人家财宝,做那什么卸岭力士的老祖宗,还要把毁坏龙脉的锅让我背,这叫什么事呀。

    “朕和徐福研究这挽救之法,已经两千年多年了,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自己弄得烂摊子你得自己去收拾,朕有方法送你回大秦,你到时记着攻破咸阳后谨慎约束军队,不要再盗挖陵寝就可以了,徐福——”

    “臣在。”一声应诺后,一个白衣道人鬼魅般得出现在项小鱼面前。

    “徐福,道长你就是那个东渡求仙的徐福,你不是——”项小鱼望着这个道士惊叫道。

    奇怪,史书上说徐福带三千童男童女东渡求仙,骗了秦始皇一堆金银财宝,跑到了扶桑,现在日本还供奉着他为农神呢。

    “小友不用猜了,我正是始皇派往东渡求仙的徐福。其实,我一直秘密炼制长生不老药,东渡求仙是为搜集药材,可惜炼制丹药一直缺少一味药材,迟迟没有炼成,待练成时,陛下已——其实,物有两极,既有药可使人长生,便有药使人往生,往生就是承受时空之力,打破轮回壁障,穿越回到前世。”

    徐福手中出现一粒红色的丹丸,“此药名为回元丹,服下后即可破碎虚空使你今世的一丝残魂回到前世,你只要服下,就可以穿越为西楚霸王,挽救龙脉损伤了。”

    “小朋友,你可愿意重返大秦,去挽回历史?要知道,两千年来因为龙脉受损,华夏已经经历过很多灾难了,三国之乱、五胡乱华、五代十国、辽金割据、蒙古入侵、女真入关,还有近代以来外族入侵的屈辱历史,这些已经无可更改。你此次穿越若完成任务,自今天起,华夏将很快实现复兴大业,文武相济、光耀中华了。”始皇淡淡的诉说着,“如此,我也能安心的解脱了。”

    “我愿意!”

    项小鱼感觉千斤的重担到了自己头上,他也光棍,是福不是祸,躲也躲不过,自己前世造了那么大的罪过,理应承担下来,而且这还牵扯到华夏复兴的重任。

    始皇帝只是犯了执念的错,丢了江山,为了赎罪都默默守护了几千年,自己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又要覆灭一次大秦,还请陛下原谅则个,嘿嘿!”

    “哈哈哈……你可别忘了,你也要重新死一回,”始皇突然静默良久,“如果有可能,请帮朕守护好我那些子女,朕忘情绝欲与天斗,却未曾体会人伦之爱,到头来朕之子女竟是二世绝灭。”

    “我向陛下许诺,定保赢姓赵氏一族周全。”

    项小鱼想到了自己逝世的母亲,天人相隔永无再见,父亲也还不知儿子已经与阴嫚分手。

    项小鱼决意终生不娶,所以也不能回家,一时间悲恸万分,是以颇能体会始皇帝心里的亲情感受,也愿让他少了这遗憾吧。

    “好,那你这就服下回元丹,去吧。你要记得回元丹会在你残魂穿越后让今世记忆覆盖前世记忆,并以今世记忆主导,但药力会随时间逐渐消散,到时你的残魂会与前世灵魂渐渐融合,你今世的记忆会逐步消失,你也会忘记任务,因为当残魂和记忆彻底消失了,就只有你的前世。当他死了,现在的你就会醒来,相当于转世成功。回元丹只有一颗,机会只有这一次,所以,你要在药力消失前完成任务。还有,一切以你现在出发的时间为基础,不要改变历史,真正的项羽不能在乌江死去,或者改变了历史,都会出大问题。当然,历史大方向不能变的情况下,其他都没关系了,希望你少造点杀戮,那二十万降兵……唉,去吧。”始皇帝悲天悯人地转过了身。

    项小鱼服下回元丹,瘫倒在地,被徐福放置在了石床上。他的一丝残魂破碎轮回穿越到了秦朝,开始了楚霸王项羽的传奇一生。

    …………………………………………………………………

    “陛下,如此,待他归来时,大事可成。”徐福悠悠的说道,“只是但愿他不要改变历史大向,不然就没有今日的他了,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也许,我们都会迷失在时空里。”

    “当年项羽死后,你用一袋长生丹为条件跟鬼谷先生那换到一颗回元丹和项羽的血液,这是唯一一颗。只有大舜后人才能服用,即使你能用,而你已长生不能轮回,也是回不去的。想来’凤凰涅槃,亡秦必楚’就是大舜凤凰血脉才能重生吧?只愿药效过后,他能顺利归来,那时就再没有遗憾了。”

    始皇帝眼中赤红,胸口起伏,良久才平复,消失在龙椅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