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四十章 泗水亭外 金兰结义(6)
    李由走了,消失在竹林深处。

    项羽望着李由消失的地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有点意思。

    中年男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致谢,项羽摆手,示意先看下众人的伤势,其他事等下再说。

    当下项羽、墨不凡和钟离昧三个还站着的男子开始给地上躺着的人查看伤势,将受伤处的穴道封住,并运功替他们疏通脉络,加快身体恢复。

    他们受伤都很重,基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但并不致命。

    由此可以看出,李由也许有临机决断之能,有谋略、够聪明,适合打架,更适合战场,但他并不是个合格的“反派”角色,尤其是江湖之上。当然,可能他根本就不喜欢赶尽杀绝,毕竟,有能力的人都有点性格,他也有这个资格。

    项羽与墨不凡在五人穴道被封住后,便挨个给他们运功疗伤。

    其他四人示意先给中年男子疗伤,项羽点头也不多言,盘膝坐下来运功。

    看着身前的中年人,项羽感慨万分。这个四十出头,头发有几缕发白,慈眉善目、一脸敦厚,在酒馆放浪形骸,路见不平挺身拦人,为兄弟以身挡刀,如此有勇有义有人情味道的人,便是从他项羽手中夺走江山,让他魂断乌江的刘邦,也是为十几亿汉人立族的高祖皇帝。

    他果如史书般有些无赖,与女人当街调笑,与兄弟混吃斗殴,也有些义气,能让兄弟服气,甘愿为他赴死,他整个人充满浓浓的市井气息,是一个过得有滋味的人。他又满脸仁义,面相确实不俗,想来也是蛮会笼络人心的人物。

    想着以后与他的恩怨,项羽心中唏嘘不已,该来的陆续来了。

    约一炷香时间,五人伤势缓解,已经能够站起来走动。

    他们对项羽等人很是感激,拱手言谢。

    中年男子道:“泗水亭长刘季,替我们兄弟五人谢过几位援手之德!”

    项羽抱拳道:“墨门项籍,字羽,故楚项燕后人,刘兄有礼了。”他说话时中气十足,声音足已传到竹林深处。

    墨不凡也抱拳道:“墨门墨不凡,项兄乃我墨门门主,这两位姑娘一个是门主内子小蝶,一个是我墨门朋友陶婉儿姑娘,诸位壮士有礼!我们几人适逢其会,不过略尽绵力,怎及刘兄等人今日侠义风范!”小蝶和陶婉儿依着墨不凡的介绍对大家弯身施礼。

    墨不凡开口声音嘹亮,声音也透过竹丛传了进去。只是他此时玉面持重,一派玉树临风、温润公子形象,完全不似平时的浪荡做派。

    小蝶看到墨不凡的样子,眼中一丝赞赏闪过,随即消失不见。他真的长大了,在外行事不失墨门少主风度。

    刘季猜到对方出身不俗,但没想到有这般来头,当即爽朗大笑道:“想不到四位竟然来自墨门,项兄还是故楚贵族,失敬失敬!”然后对其余四人说道:“今日我兄弟小命险些交代在此,多亏几位壮士搭救,众位兄弟快些见过恩人。”他略带疑惑的看了眼陶婉儿,见她面无表情,猜想她在项羽身边可能有所图谋,便装作初识的样子。他这一眼恰巧被小蝶瞧见。

    刘季将几人一一介绍,每说一人,那人便拱手见礼。

    胖汉子是樊哙,健壮男子是周勃,瘦高男子是夏侯婴,年轻人是曹参。

    双方这便彼此结识了。

    钟离昧面带感激道:“钟离感谢各位英雄相救之恩,来日必当后报!只是诸位因钟离招惹了朝廷,我心中甚是惭愧。”

    项羽和墨不凡哈哈大笑。

    项羽指着竹林道:“朝廷早已对我墨门下了追杀令,只是一直找不到我们隐身之所,今日李由得知我与不凡行踪,已然不虚此行。我见李由行事倒有些意思,他对刘兄等人也未真有杀意,还带些敬重几位义气,他也应该不会借此为难泗水亭。”

    众人望着项羽手指的方向,大笑起来。

    此时李由正坐在竹林中运功疗伤,伤势略有转好,听到项羽此话,差点吐血。

    而墨不凡补刀道:“况且,他还欠野竹林五位好汉一千金,哪有欠债人向债主讨债的道理?”

    他话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然后便听到剧烈的咳嗽声从竹林深处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截断竹,被项羽随意抬手击落。

    项羽郑重道:“李由多半会将此时记在我墨门头上,但难保他背后的那人追查到诸位头上,还需小心行事。”

    刘季等人纷纷点头。

    刘季向来喜欢结交四方豪杰,见钟离昧成功救出,又结识了墨门中人,心情大好,便提议大家去酒馆中坐坐。

    项羽知道以他的性情,定然是大喝一场,他对刘季的性格很是喜欢,便欣然应诺。

    不知何时,天色暗了下来,几滴雨点儿掉下,然后便成了绵绵细雨,在空中随风斜落,千丝万缕。

    竹林中的李由愤怒的从肩头解下一个包裹,从中抓起一大块牛肉,狠狠地咬了下去。

    。。。。。。。。。。。。。。。。

    戚姬站在酒馆小棚的一角,倚靠在柱子上,凝望着棚外的雨,不知在想着什么。

    或许是担心那人受了这般严重的伤,依然在欢饮吧。她素来知道他性子,这样的事情也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她已经习惯。对此她也不多管,只是在那人酒醉后默默地为他收拾好,并服侍他好生歇息。

    或许,这便是她与他十几年来的感情吧。

    她打了个哈欠,随后转头向人群中那个中年男子瞧去,看着他嬉笑怒骂的样子,笑了起来。他容颜已经沧桑,头发已经见白,却永远活的那么年轻,而她便是这群人里“三哥”的女人。

    此时的敞篷中,酒肉飘香,人声嘈杂,好不热闹。

    酒是戚姬珍藏的美酒,肉是樊哙亲自宰杀的肥猪肉。

    刘季喝到痛快处一定要拉着项羽划拳。

    项羽顿时头大,他两千年后都只会小拳,哪会什么“哥俩好”?于是便教刘季钟离昧等人划起小蜜蜂,结果大家初次尝试很是兴奋,一时间棚中全是嗡嗡嗡,就连小蝶等三个女子也加入进来。

    大家纷纷称赞此法好玩,不以胜负分胜负,只以反应定输赢。

    当然,老实的樊哙是输得最惨的,但这货憨厚地摸摸头,乐呵呵地将酒尽数饮下。

    小蝶想起了项羽的另一个游戏,不觉瞥了他一眼,见他看过来的似笑非笑的眼神,轻哼一声。

    没人注意到,昏黄的灯光中,她那晕红的脸。

    喝到尽兴处,刘季拍案高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行侠仗义兮上山岗

    惩强扶弱兮守故乡

    项羽闻歌有些诧异,一想便心中了然。

    此时的刘季也只是个市井之徒,他心中一直希望的还只是做一个侠客,有一帮兄弟,守护父老邻里。这便是他此时的志向。或许,他幻想过大丈夫当如是——男人要当秦始皇,但也仅是一瞬的热血。他的野心和抱负是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其中,有机遇、有人谋、有不得不前进的若干理由。。。

    念及此,项羽指着棚外说道:“刘兄从那块空地上可看到了什么?”

    刘季有些疑惑,说道:“雨,好大的雨,还有大风!”

    项羽笑道:“那是千军万马!刘兄,天下风云出我辈,潜龙终能腾云雾,伏虎他朝霸群英!”

    刘季等人目瞪口呆,除了项羽四人,只有一人面色如常,他只是看了看项羽和刘季,然后便听他们继续说话。

    那人国字脸,眼睛很有神,三十岁年纪,文人装扮,位居沛县功曹,是后来被曹参唤来的,名叫萧何。

    刘季赞叹道:“项兄人中龙凤也!”

    项羽摇头道:“不,每个人生来都是人中龙凤。”

    他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包括几个女子,然后说道:“所以,每个人都会执着于干一件自己认为的大事!你是否说过’大丈夫生当如是’?”

    刘季有些惗然,又有些惊奇道:“年轻时一时失言,项兄怎么知道?”

    项羽笑道:“叔父告诉我的,因为在你说过那句话的几年后,我也曾说过’彼可取而代之’,我比嬴政要强!岂不是比你更狂妄?”

    众人哈哈大笑。

    刘季摇头道:“项兄年轻有为,武艺超群,智谋出众,依我看来他日必有翻成就,或许不一定比得上嬴政,但。。。”

    项羽起身唱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歌罢,项羽转身说道:“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谁会成为谁,或者超过谁,你只能超过过去的自己,一生执着于一件事,你便是自己命运的主宰,你便是自己的战神!”

    萧何终于不再沉默,他朗声道:“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项兄说的好!”

    钟离昧也拍案道:“钟离日后但凭项兄驱驰!”

    众人纷纷附和。

    “做自己命运的主宰,便是自己的战神!”

    “俺樊哙不懂大道理,反正这辈子就跟着三哥了。”

    “干一件大事!”

    “对,干一件大事!”

    他出口成章,却又极有道理,几句话便教群情涌动。小蝶看在眼里,回想起风吟坊中他文武双全的英姿,想到近日来的种种门中安排,她此时心中有丝冲动,想摘下脸上的东西,让他看到自己真实的样子。但她看了看身前的陶婉儿,便将这个念头生

    生忍住。

    刘季喃喃道:“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他看了看几个兄弟,看了眼戚姬,以及微不可查的看了眼陶婉儿,随即拍案而起,“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归故乡。。。这样的人生,难啊,但这样,才够滋味!”

    随即抱起一坛酒仰头猛灌,酒水从他口中溢出,顺着脖颈浸湿了衣衫。

    项羽心道,确实很难,但这首《大风歌》就是你的第一步。他也抱起一坛酒对众人示意,一股脑喝了下去。

    棚中重新恢复了热闹,你一碗我一坛的对饮起来,酒格外醇美,肉更感香浓,还有,每个人或许从中品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人群很快分成了两拨,男人一伙,项羽与墨不凡对战刘季等人,女人一伙,三女乱战。

    众人酒酣耳热时,萧何说道:“我观始皇帝已到垂暮之年,故急欲寻虚无缥缈的长生之道,天下苦秦久已,想来天下纷纷揭竿而起之日不远。三哥与项兄都是侠义之人,今日于泗水亭外结缘,不若以天地为证,结为异姓兄弟如何?自此同谋大事,风雨同路!”

    此言一出,大家欣然应和,拍手称善。

    刘季也欣喜道:“项兄以为如何?”

    好一个萧何,项羽此时真的有些羡慕刘季。墨不凡和虞子期尚待磨砺,范增。。。他此时更加迫切的想见到这个老头儿。

    “求之不得!”

    于是大家张罗着摆案几,在木棚中,项羽与刘季面南焚香跪拜,俱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生死与共,福难同当。

    两人碰碗,一饮而尽。

    “项老弟!”

    “刘大哥!”

    摔碗在地,相视大笑。

    “哈哈哈。。。”

    “哈哈哈。。。”

    “以后老哥就跟着项老弟,为你摇旗击鼓!”

    “我兄弟二人同富贵,众兄弟同富贵!”

    项羽心想,的确同富贵,可是最终。。。并无楚河汉界!但帮你,我需要一个他们信服的理由。

    棚中几人见证了项羽和刘季的结义,除了小蝶,都感到很开心,于是便又是一场恶战。

    一场酒喝了几个时辰,夜已深,却仍难抑大家的兴奋,场中已醉倒一片。

    项羽今夜喝了很多,只要有人碰杯,必然是用一坛酒回应。

    也不知戚姬藏了多少酒,她总能将酒及时的送入项羽手中。

    项羽没有刻意压制酒意,终于感觉有些上头,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喝的第三次尽兴。

    他伸着有些大的舌头拍着刘季的肩膀说道:“刘。。。大哥,代表群众问你。。。问你个。。。问题。”

    刘季早已趴在了桌子上,听项羽问话,他含糊道:“啥。。。啥问题。”

    “你为。。。为何叫。。。刘季?”

    “哈哈哈哈,伯。。。伯仲叔季。。。季,我有。。。两个姐姐,可不。。。就是老三么?伯赚。。。人便宜,便省去。。。了。”

    “合着叔。。。叔不是赚人便宜,你。。。幸亏不是排行。。。排行老二。”

    “是哦,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这会儿有些。。。有些不清楚,改天帮你。。。帮你想个正式点的。。。名字咋样?”

    “好。”

    这时樊哙从桌子底下伸出头来,问道:“项兄弟,你和三哥说啥这么。。。这么高兴!”

    项羽瞪着迷离的眼睛看着一脸茫然的樊哙,说道:“樊哙。。。樊哙不错!我欠你。。。欠你顿。。。猪肉!”

    然后便睡了过去。

    。。。。。。。。。。。。。。。。。

    迷迷糊糊中,项羽感觉有些口渴,他张了张嘴便碰到一只碗,然后听到:“喝水,慢点喝。”

    他迷着眼咕咚咕咚将一碗水喝完,然后便重新躺了下来,闻着熟悉的牵牛花香,他抽了抽鼻子,往女子怀中钻了钻了,重新闭上眼睛。

    他想起曾经无数次醉酒后,虞阴嫚都会为他准备一杯蜂蜜水,然而此时有蜂蜜水,却没有熟悉的人,以及熟悉的怀抱。

    他有些想哭。

    “刘季和陶婉儿认识,可他并没有告诉你。”

    “有些时候,难得糊涂,谁没有个无伤大雅的秘密。”项羽说完便呼呼睡了过去。

    小蝶静默的看着项羽,心绪微起,借着油灯的微光打量着他,看到他嘴角淌下的一道水流,她抿嘴笑了。

    可是,项羽闭着眼睛。

    她看不到他眼中的落寞表情。

    她吹灭灯,靠着他的后背躺了下来,尝试着用手轻轻揽在他的腰上,有些生涩,转而便成了自然。

    是的,看不到,但女人有直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