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四十一章 名楼孤影 傲世无双
    大梁城,一座中原历史名城。曾是战国七雄魏国都城,后南北朝、五代十国也多为重城,大宋更是拔高为汴京,设开封府。能与它齐名的也只有汉唐东西二都长安和洛阳,以及明清金陵与燕京。

    这座千年古城,历经风华沧桑,见证了无数的经典历史故事,留下了灿烂的名人传奇。

    此时的大梁城成了大梁郡治所,十几年前这里曾因鸿沟和黄河水倒灌被毁,经过多年的重建如今已经恢复了往日繁华。

    大梁能重新焕发生机,归功于一个家族,便是故魏王族后裔。

    江湖之人更习惯称这个家族叫凌烟阁。

    凌烟阁以中原独特的位置,遍及天下的门人,以及阴山派的财力支持而做着一种生意——情报交换。他们对情报有分级评定,根据难易、时间、距离,以及秘密程度对委托人要探听的事情分成不同的等级。

    大多时候,如果他们接了委托的任务,只要你出的起价钱,你能打探到任何想打探的事情,找到任何想找的人,哪怕再难的事情时间也不会超过七天。

    当然,如果过了承诺时间而没有让委托人满意的答案,那么他们会赔付双倍的违约金。而这种情况通常不会发生,因为每一个交易场所的负责人都是经验老到的人物,没有答案的,他们会以无可奉告而拒绝接单的。

    这些交易场所有一个名字——名楼,因为打听人或者事情都叫“问名”,问名得名,是为名楼。

    天下名楼分部各地,足有四十二座,而最大的一座便在这大梁城中,是凌烟阁总舵,一座气势居天下第三的五层高楼。第一是咸阳宫,第二是尚在建设中的阿房宫。

    大梁名楼占地方圆五百步,一楼二楼通透,是歌舞演绎场所,中间是宏大的殿堂,四周是无数或敞开、或半开、或闭合的独立厢房,厢房中可以单独表演和欣赏节目,都以帷幔与大堂隔开。表演者都是天下闻名的怜人和技艺高绝之人,宾客也都有或富贵或不凡的出身。整个阵势比风吟坊恢宏了无数倍。

    三楼是客房和人员休息区,四楼是情报交易场,也就是委托者查探消息的地方,买情报又叫“登楼”。

    五楼是阁主所在,也是凌烟阁禁地,除了阁中重要人物,一直是个秘密,外人更从知晓其中样子。哪怕六派贵客来临,也只能在五楼之下活动。

    除非有一个人点头,这人就是魏无双,凌烟阁的右阁主。据说阁主魏豹一向不问世事,沉迷于闭关练功,阁中事务都由左阁主薄红袖和右阁主魏无双处置。薄红袖主持咸阳名楼,因而大梁名楼实际上是魏无双理事。

    。。。。。。。。。。。。。。。。。。。

    对于大梁城,城中百姓有两大骄傲,一个是绕城滚滚东去的黄河水,一个便是城中最高的一栋建筑。

    黄河曾哺育他们,也曾

    给他们带来很多次灾难,最近的便来自十几年前,竟彻底摧毁了他们的家园。而城中这座最高的建筑起于十年前,短短十年时间便教一座新城拔地而起,也让他们梁地百姓日子过得好了起来。

    对于梁地百姓而言,故国不在,固然痛心,可他们更在乎的是能否活下去、活的再好一点而已。

    这座高楼给与了他们这些,更难得的是,高楼中的人是他们曾经最自豪的无忌公子的后代。

    是以,城中百姓们每日繁忙劳作,往来穿梭,却感觉过得很快活。

    他们每次经过名楼时,总会自然的抬头望向五层楼,眼神中带着感激、敬畏,还有些许渴望与好奇。

    他们好奇的是,无忌公子的孙女,这个给了他们好日子的奇女子有着怎样的风采?是否如几十年前的公子那般风华绝代、国士无双?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她,只知道所有的恩惠和争取皆源于她,比如大梁城赋税只交一半,四十岁以上男子或家中独子不必服役,比如田地和商铺租金取半,比如陆运、漕运中转用工,比如天下商旅、江湖人士来往纷扰随之带来的一系列繁荣。。。

    他们只知道,她叫魏妍,取字无双。

    。。。。。。。。。。。。。。。。。。

    高楼之巅,五层楼上,有几个厢房,还有一个大厅。

    大厅很是宽阔,其中只摆着几个屏风和一面木质几案,除此别无长物。

    在大厅的一侧,有道蓝色帷幔,帷幔后是一个宽大的阳台。

    阳光照在阳台上,很舒适温暖。

    光影折射在帷幔上,显出一道身影。

    那是阳台中斜卧的一个人。

    这个人身披一袭淡蓝色外衫,青丝如云,随意的用一条蓝色绸带束着。

    他有一张瓜子脸,柳眉杏眼,鼻子、嘴巴精致,唇有些厚。

    他不施粉黛,却容颜俊美倾城,或者说却极度英俊秀美。

    他的衣着有些中性,赤着的双足玉润小巧。

    他像个美丽的女子,也像个英俊的男子,但眉间孤傲尽显。

    此时,他正从楼上默默观望着大梁城。

    他看到了河道上如鳞的船只,街道上来往的行人。

    听着行人们嘈杂的浓浓的市井话语,终于,他有了丝表情。

    他唇角微翘,眼中流露出一丝满足。

    然而,不知他想到了什么,随即笑容便消失不见,眼中换成了淡淡的哀伤。

    他举起酒壶喝了几口。

    几滴酒液从唇角滑进他白皙的脖子。

    当他抬起头来,整个人重新变得孤傲,这份孤傲中还有几丝落寞、遗憾、孤独和寂寥。

    在名楼最高处,他人是孤单的。

    当他追忆某些人事时,他心是孤独的。

    他知道自己一直在流浪,但却不知要去往何处。

    因为心之所念,是个无法到达的地方。

    他苦笑着叹息,无数个韶华经年。

    问自己,魏无双,你在一个人流浪什么?像处理阁中事务那般玲珑八面不好吗?

    何必总念着一个遗憾独自躲起来忧伤的活着,他已经死去了三十多年,魏国已然不在,保一方百姓平安喜乐便好,又何必庸人自扰于天下?

    他自嘲的笑笑,感到有些冷,便紧了紧衣衫。

    随即他想到一个人,正是她设计了名楼的机关,心想她不愧出身墨门,竟能教名楼冬暖夏凉。可是,她虽与自己知心,却始终喜欢打打杀杀的日子,并不能真正理解自己藏在心中的事情。

    赵舒也不能,这个小胖子只会赚钱,图谋的不过是复国大业。

    可是,复国之后呢?即使重回七雄时代便又如何?受苦的终究是百姓罢了。

    我所想的,是他所期盼的,愿天下没有纷争,百姓皆能安居乐业。

    复不复国,并不重要。仁义行于天下,才是我心之所念。

    只是。。。随即他发出一声轻叹,眉头皱了起来。

    艳飞红已经下山,率八大使者意图与六大门派为难,以阻止论道大会。

    他不日前已经发信号给各派,提醒他们小心戒备。论道大会不论结果如何,终究是联盟的重要一步,哪怕是微弱的一步,也是那个人几十年前筹划的事情,如此契机便不能错过。

    可是,他想到艳飞红的可怕,魏豹、赵无极、燕千里、田书来、范青云功力略逊一筹,云台山无争,据说燕非烟于彭城挫败金蛇后得奇遇功力大进,可想来仍非艳飞红敌手。

    艳飞红此行第一站便是来名楼示威,借助名楼优势传达阴阳门立场,达到不战屈兵的目的。真正能与他一较高下的,或许只有墨门两姐妹了。或许,还有墨门新任门主的他吧?

    墨柳依正在救灾,墨媚。。。想到墨媚,他有些暗恼。

    他已经传书于她,却不见她有任何回应,像个小孩子一样跟新任门主玩什么捉迷藏?

    他也曾传书赵舒求援,昨日得到消息,墨门新任门主将会拜访,据小胖说这个项羽功力超绝,燕非烟正是得他相助才有突破,也不知是何人物?

    正在他烦心之时,一只锦鸟落在阳台上。

    他从锦鸟腿上取下一支竹筒,里面卷着一块绣着牵牛花的锦书。

    看到书中的文字,他摇头轻笑道:“死妮子!梅花与牵牛花不是一个季节,竟也能成为朋友。”

    她将锦书随意放在阳台上,站了起来,身形有些高挑。

    她看了看天色,转身准备下楼。

    锦书上的红色小字在阳光下镀上金边:“小相公,我与大相公午时到大梁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