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四十七章 魏豹一败 天下震荡
    如风客栈二楼,依然宾客满座,不过今日坐中几乎都是江湖中人,他们此次聚集,只为了一个消息。

    那便是,被六大门派和大梁城寄于希望的魏豹败了。

    也许他们能预料到结果,但当真正成了事实后,却又免不了唏嘘。

    台上,老者依旧说着故事,这回说的便是落英大战。

    “话说艳飞红与魏豹大战于落英苑,二人从午后打到黄昏,始终不分胜负,二人武技和功力修为都在伯仲之间,战到最后都在苦苦支撑。在艳飞红将毕生功力集于七彩鞭,使出绝招’霓裳漫天’时,魏豹宝刀倒提,脚踏罡步,疯狂的闯入满天鞭影,使出了成名绝技’奔雷开山’。”讲到这里,老者停了下来,慢腾腾的拿起茶杯呷了口茶。

    台下之人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突见老头又玩起吊人胃口的套路,不免气愤和着急。

    有人喊道:“然后呢?!”

    很多人都焦急的符合道:“是啊,是啊!”

    也有人道:“鬼半仙,你还真是说话说半截,后面怎么样,赶紧说啊!”

    原来老者叫鬼半仙。

    这时,坐中有一人说道:“小二,给老人家重新沏杯好茶,算我账上。”

    此人说话中气十足,声音并不高,场中虽一片嘈杂,却仿佛在每个人耳边说话的样子,听得很真切。

    鬼半仙耳朵抖了抖,不禁深深看了眼说话者。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模样俊伟,脸部线条如刀刻,又让这张脸看起来多了些刚毅。

    在他身边还坐着一个白皙俊美的青衣少年。

    年轻人见鬼半仙看了过来,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鬼半仙拱手道谢,清了清嗓子。

    “魏阁主这招是面对强敌玉石俱焚的打法,艳飞红显然见他来的这般决绝,便将漫天的霓裳鞭影收于一处,七彩鞭与奔雷刀硬撞到一处。双方内功都从兵器上源源不断的攻向对方,到后来变成了意志的较量。突然——”老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次没等台下催促,便继续说道:“魏阁主不知想到了什么,在一瞬间出现了分神,艳飞红抓住这个致命的时机,拼尽全力将他击败。魏阁主受了很重的伤势,怕是武功尽失,而艳飞红也付出了重伤的代价。唉,这一战。。。”

    老者满脸惋惜,台下也是叹息一片,桌子拍得砰砰作响。

    这应该便是前天那场大战的经过了,只是老者是怎么知道的?还是他胡乱杜撰出来的呢?

    那么,魏豹为什么败了?

    ………………………………………………………………

    云湖宫。

    云湖浩渺,波澜生烟,湖畔四季都有桃花盛开,只因云湖之中有一处温泉。

    这眼温泉在云湖深处的一个小岛上,泉名一个丹字,岛名云湖。

    云湖宫便在这个桃花缤纷的岛上。

    此时,岛上立着两个人,一个身形有些胖的老者,一个蒲扇蒙面的白衣女子。

    有白鸽飞来,落在老者肩头。

    他从白鸽腿上取下竹筒,将里面的锦书展开,他看了眼上面的文字,轻叹一声,说道:“非儿,爷爷老了,以后太子遗命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离去的身影看着是那样落寞。

    他喃喃自语道:“你果真还是败了,你既已心死,奈何这五年还要坚持,现在该轻松多了吧?我们都是脾气倔强之人,不然也不会做这些傻事。。。五年前,我自负武功,不顾太子遗命,偏要与那年轻人一战,以致一败涂地。你要为六国找回面子,也为拉我这个老家伙回来,便。。。你可知,我并非信心受挫,而是有难言之隐,不得不韬光隐晦,而这太过惊世骇俗,就连你也不能告诉。。。而且,我也并不明白为何太子要这样做。”

    燕非烟看着爷爷远去的背影,眼眶晕红,晶莹挂在双眸中,就要落下。

    她感觉有些孤单,于是吸了吸鼻子,从怀中取出一小段桃枝,枝上桃花已经风干很久。

    她痴痴的看着桃枝,终于感觉心里好受了些。

    她轻轻将桃枝包裹起来,放入怀中,然后看向花池般美丽的云湖。

    她想,都说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可是她见不到那人,又怎能开心的起来?

    从前难过时,她总会看桃花在云湖上飘荡,被浪花卷成欢快的花帘,阳光下泛着粉色的光彩,湖水拍打中仿佛能听到风铃的声音。这样,她便会快乐很多。

    可是,她发现,从彭城归来,她变得快活了,很少再有悲伤之时,即使偶尔难过,也是因为一个“情”字,而这一点,云湖再也不能帮她开心。

    她知道,这就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这便是,既见君子,云湖,不喜。

    因为,他就是沧海,是巫山之上的云雨,又怎是云湖能及?

    ………………………………………………………………

    阴山之上有道长城,从阴山南面横穿而过,正是赵武灵

    王时修筑的阴山南长城,也是昔日赵国的边境。

    从高空俯视,这道长城像被人用笔画出的一道丝线,将阴山划了出去。

    赵无极站在阴山之巅,峰顶正是阴山派所在。

    他面南而立,极目处都是故国的土地,而今已经与他这个赵王公子没有任何关系。

    “你也败了,仅仅只是一个艳飞红便教我们束手无策,那么绿映红呢?赵高呢?还有——云中君呢?鬼谷不在,难道真的指望那个被他预言的天命之人,那个年轻娃娃?”

    “云台山只剩下些谋士,燕千里有所顾忌,学院只想着扶苏,越女山庄偏安一隅,只有我和你才是真正希望复国的。曾经在这里我对你说过,’我忍受不了丧家之犬的日子,眼看着国土和遗民被占据,自己却像狗一样躲在阴山之上这个化外之地,可笑的是要躲在武灵王当初抵御胡人的这道城墙之外,苟且度日。’魏兄,我不服啊,我没有胡服骑射的军队去对抗大秦百万雄师,不像你拥有信陵君的遗泽,也无法像云湖宫那般以间刺国。。。我该怎么办?”

    赵无极心中悲愤不甘,脸上青筋暴露,胸前起伏不定。

    突然,他露出一丝欣慰,倏而神情变得很是激动,眼中赤红一片,“所幸,你有一个无双,我有一个舒儿,如今我有大批的财富,他日有变,我便可东山再起,恢复昔日赵国的荣光。老家伙,但愿你不要死,等着他日并肩作战,我们都会如愿,一定会的!”

    ……………………………………………………………………

    稷下学院,夫子斋。

    一群人坐在堂中话事,大都是书生,只有几个年轻人有些另类,他们是江湖豪侠的打扮。

    居中一个老者,手中一柄判官笔很是醒目。

    他看了看众人,叹息一声,宣布了一个消息:“败了!”

    然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一个壮硕得年轻男子,约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他看了看沉默的众人,哼声道:“败就败了,赢了又如何,云中君就能对付了?我们需要的是联合,是扶苏公子的仁义,而不是武力争取,论武力,齐鲁两国都胜不了大秦,所以,我们只能靠夫子。论道大会,势在必行!”

    听到这话,众人反应不一,或犹豫,或赞同。

    老者则是欣慰的捋着胡须,一脸欣慰道:“横儿说的有道理,论道大会势在必行!而且,据说天命之人已主掌墨门,如果鬼谷和墨毅没有预料错误,他便是我们最大的助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