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五十章 白衣古琴 你自何处来?
    在项羽来到落英苑前约盏茶时间,这里来了一位客人。

    来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着白衣,衣袖和裤腕绿带束起,头带一方红色绸巾,百灵和茉莉妆点其上,很是好看,还有点可爱。

    正是项羽先前看到的那个女子。

    她有一头柔顺的云发,两道鬓角自耳边笼过,在瀑布般垂下的头发上束成一缕马尾,叠在瀑布上落下。

    她生得清丽可人,又有丝冷艳,容颜如天上仙子,气质出尘,不似红尘人间。

    她背着一张古琴,手中握着一支短小的玉笛,自溪水边而来,赤足踏着溪边小径而行。

    她好像有心事,看着此时残破纷乱的芦苇荡,眉头皱起。

    天那,小仙女般的她,竟然小嘴一嘟,然后收起,继而将玉笛轻放在朱唇上。

    此间便响起一曲极为空灵的笛声。

    像凤在山林中啼鸣、在鹿泉边饮露、在珠帘间穿梭游玩。

    像春水初生、春阳乍冰、春风吹绿溪边满地百草。

    像湖面星光摇曳,像雨珠儿打在树叶上,像风铃叮叮咚咚。

    少女突然抬头往芦苇深处看了一眼,她开心的笑了,收起玉笛,走了过去。

    就连走路都那么轻盈,洁白的脚丫在水边留下一行轻柔的脚印,奇怪的是,她的脚始终那么干净,如月光。

    原来在芦苇丛中有只青鸟。

    它扑棱着一只翅膀低沉的鸣叫,显得很痛苦。因为,另一只翅膀折了,应该与那场战斗有关。

    看到这只小鸟,少女眼中流露出疼惜的情绪。

    她将玉笛重新放在唇边,笛声响起,如鸟啼。

    听到笛声,小鸟安静了下来,眼中竟有丝欣喜。

    少女在小鸟旁俯下身来,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倒了些白色粉末轻轻涂在它折掉的翅膀处,又从束在手腕的绿带上拉下一段,轻手为它固定好。

    “吱吱,咦咦,吱吱,咻咻”

    许是少女的手让小鸟感觉到舒服,也或许是那些白色药粉很有奇效,在少女做完这一切后,它便显得轻松了很多。

    看到小鸟的样子,少女唇角弯起,眼中带笑。

    她用手指轻柔着小鸟的脑袋,笑道:“好啦,要过会儿你才能好,安静点。”

    她的声音,脆如百灵。

    “吱吱,咻咻”

    小鸟点了点脑袋,安静了下来,可还是用脑袋在少女指尖亲昵的蹭来蹭去。

    突然,

    少女看了下来时的方向,敛去了气息。

    她看不见来人,自然不知是何人。

    但她天生便有玲珑之心,能感受到来人拥有强大的修为。

    她很疑惑,除了那人和父亲,世间又有谁拥有这等功力?

    过不多久,她隐约听到来人自言自语,风中只带来只言片语,好像很伤心。来人是个男子。

    眉头轻皱,她更是疑惑。

    然后,她感到空中气流极剧变化,男子身边狂暴的罡风搅动这方天地。

    他在舞剑,剑术很高,起初洒脱中决然生死,然后便是痴心断肠。

    痴心断肠的还有少女未曾听过的一阵歌声,或者说是吼叫。

    歌声不敢恭维,但那些文字和男子的情绪让这歌声充满了英雄盖世的凛凛威风,以及刻骨铭心的侠骨柔情。

    她竟然心中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痛,这让她情绪有点烦乱。

    于是她从背上取下古琴,和着男子的歌声剑舞,奏出一曲《情有几多哀》。当然,曲名是后来男子所取。

    琴声渺渺,便有千里莺啼。

    看着这群飞鸟,她想,此处过去已去,新生便叫落莺苑,也不错。

    呀,不好,她突然停下,迅速背起琴,用指尖揉了揉青鸟的脑袋,然后纵身跃向溪水,脚丫在水上轻点,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

    匆忙中,她好像遗落了什么。

    她走,是因为两个人。

    ……………………………………………………………………

    听到琴音,项羽知道,那里便是他追寻的人。

    他心头狂喜,飞身赶去。

    然而,当他到了那处,却没有见到想见的人。

    只有熟悉的暗香残留。

    他不甘心的找寻,只看到一只被救治过的青鸟。

    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白瓶。

    他俯身捡起,轻嗅,确定是她的。

    他看着小瓶,茫然若失,今日无缘。

    但他再没有伤心欲绝,因为他相信此生有缘。

    只是在想,白衣古琴,你自何处来?

    他起身,将小瓶收在怀中。

    “出来吧朋友!”

    “哈哈哈,”一声大笑,从芦苇丛中闪出一个道人,正是项羽在如风客栈观窗所见之人,只听他说道:“凤凰神功果真适合天命之人。”

    项羽笑道:“云中君乃公认武林之冠,如此行事难免有些不妥。”

    道人便是阴阳

    门主,云中君。

    “武林之冠?自他走后,普天之下能察觉到我气息的便只有两人,你便是其中一个。”云中君抚须叹道。

    项羽道:“那么,今日战过一场?”

    云中君道:“寂寥许久,难免见猎心喜,不过今日只得抱憾。”

    “嗯?”项羽眉头一挑。

    云中君摇头道:“你我必有一战,但不在今日。你此时心中烦乱,为情所念,战而无趣,况且我要去找一个人。”

    “此人可与长生只是有关?”项羽笑道。

    云中君似笑非笑的看着项羽:“你相信长生?”心中却想,还有谁比你更有关?

    项羽神秘道:“我见过一个人。”

    “哦?”云中君大感兴趣,“飞升还是丹道?”

    “丹道!”

    云中君神色大变,眼神闪烁,他并不信项羽所言,因为如今他才是尝试丹道之法的唯一之人,而且并未实现。

    可是关系长生,他又心中有些期盼,所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信息。

    云中君道:“不知是何高人,小友可愿相告?”

    项羽心道,我当然见过,那人便是你。

    “我只能告诉你丹道果真可长生,那人你也很熟悉,至于是谁,正邪不两立,恕我不能多言。”项羽心中暗笑。

    “很熟悉?难不成……额,他可对你说过这丹道之法?”

    项羽摇头,他是真不知道。

    云中君笑道:“今日遇小友能证丹道,也算不虚此行,我要去找一个人,就此别过。”

    项羽道:“下次再见,但求一战!”

    “老道等你。”说完便转身信步而行,身影如电,缩地成寸。

    “喂,老头,你那徒儿不管了?”项羽喊道。

    “你留不住他!”一句似近似远的话自空荡的芦苇丛中飘了过来。

    指尖点了下青鸟的脑袋,项羽转身便走,冷哼道:“要不是你说过不可改变历史,鬼告诉你这个。”

    青鸟眨着眼睛,有点无辜。

    云中君转眼便重新来到那处屋檐上,“项籍所言是真的话,那个人多半就是师兄你了,你不愧是我徐福最敬佩的兄长,竟然连丹道也能堪破?可是,项籍并不知他精血的秘密,显然你也不曾获得,时间也对不上。而且——乾坤鼎也未现世,你是如何做到的呢?无论如何,必须先找到你留下的东西。”

    天香猜想,如果项羽听到云中君的话,可能会憋出内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