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战神 凤鸣林山 第五十二章 紫藤萝,你怎能不等我?
    当小蝶出现的时候,项羽知道了无双所说的惊喜。

    墨媚来了,但是以小蝶的身份,所以小蝶便没有消失。

    也许,她面对项羽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是本来的性情。

    是的,正是这样,胆大、热情如火,带点古怪,偶尔还装一装贤淑。

    项羽有点感动,心中柔情如水,他说道:“好,今日只看你。”

    墨媚开心的笑了,眉眼弯起,好看的像月儿一样。

    “那你不许插手。”

    项羽深深的看了眼艳飞红,说道:“好,你要给他好看,比他好看。”

    “嗯,”墨媚看上去多了几分娇柔,她手有些无所适从的握了握裙摆,仿佛在犹豫,过了会儿终于抬头直视项羽,“那我便先比他好看。”

    她抬手轻轻在脸上一挥,小蝶清丽的面孔消失了,出现的是一张绝美的容颜。

    这是张冷艳中妩媚动人的脸,充满了东方女子的风情美丽,就像画中的女子般完美。

    不同于无双的成熟和孤傲,也不同于白衣绿映红的仙韵和灵动,以及香姐的柔情婉约。

    各有千秋,却都独一无二。

    除了极少数人,墨媚是第一次以真面示人,而且是在数千江湖英雄面前。

    所以,当这张容颜出现的时候,人群异常的安静,数千儿郎只是痴痴的看着她。

    风吟坊数百红粉丽人也不乏艳绝一方的人物,可是在墨媚的天颜前,都黯然失色。

    陶婉儿其实也与墨媚一样,妩媚风情、美丽惊艳,但不知为何,两相比较下,似乎缺少了些什么。她已猜到墨媚的美貌,但见到真颜,还是出现的一刻的失神,待她醒转,苦涩浸在了眼中、染在了脸上,也落在了嘴角。

    项羽神情也为之痴愣,他看着身前三个女子,想到了两个人,那是两千年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两个东方女子,一个雅致雍容,像一杯咖啡,一个冷艳柔情,像一杯茶。

    这两个女子,一个姓周,一个姓王。

    无双便是一杯淡雅的咖啡,墨媚便是那杯香浓的花茶。

    陶婉儿,自然不像这两个女子,她是独一的帝后。

    项羽轻咳一声,“你比他好看,那便让他好看。”

    墨媚感受到项羽的那丝痴愣,得意的笑了,点了点头。

    艳飞红却冷哼一声,“你长得很美,就不要想得太美!”

    大战一触即发。

    ………………………………………………………………

    吴中,越女山庄。

    两百多年前,吴中也曾有两个奇女子。

    其中一个拥有中华数千年最美之容貌,她一颦一笑、一哀一愁,都可让游鱼心神恍惚,以至沉入水底,“沉鱼”便成了她美貌的标签,那个沉鱼的湖泊便因她而得名一个“西”字,数千年来成为吴中风光最美的胜地。

    另一个女子好像是墨媚和燕非烟的结合,终日与猿猴为伴,习得一身举世无双的武功——日月同修猿击术,行侠仗义,一人可刺国,调教出三千武艺感受,但却对感情单纯害羞的如幼女,从不以真面示人。这个女子是阿青,花小青。

    越女山庄便落在在西湖之畔。

    山庄庄主叫范青云,他有两个堂妹,一个叫花见羞,一个叫花采莲。

    传说当年范蠡在助越王勾践灭吴国后,带西施逃离在齐国避难,改名陶朱公,后来因他心念越女花小青,在越王死后,举家迁至吴中,建了越女山庄。花小青感受到范蠡的情意,便来寻他。至此,三人矢志不渝,一生恩爱缠绵。

    花小青为范蠡生下一子,许是太过骄傲,对范蠡不告而别心中有怨,便教此子随母姓,而后,此子以后所得,便都姓花。

    越女山庄传承了两百年,一直秉承范蠡的出世训诫,从不插手国家失误,除非吴中百姓遭逢灭顶大难。

    所以,楚灭越时置身事外,秦灭楚时也不与理会。

    但自从十年前始皇一统后,苛政暴虐,民力耗费过甚,百姓水深火热。

    苦秦久已,民生艰辛,匪

    寇猖獗。

    越女山庄终于有了些表示。

    花氏姐妹出庄闯荡,杀恶徒、逞污吏、除不仁、行侠义,几年下来,吴中之地情状为之大大改善。

    但越女山庄始终注意行动控制在吴中府衙容忍之内,双方达成默契和底线。

    行江湖之事,从不参与吴中事务,且只在吴中,不与各派勾连。

    所以,越女山庄并未表明对阴阳门的态度。

    但月前赵舒到访,与范青云彻夜深谈,自那时起,越女山庄便行事多了些凌厉。

    不仅收留了很多被朝廷通缉的要犯,而且也逐步将势利渗透进地方事务管理中,这自然引起朝廷不满。

    今日,是落莺苑大战的日子,也就在今日,越女山庄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秋日的西湖凉意习习,澄澈的湖面宁静无波,杨柳依依在水上照出娇媚的妆容,丝丝若无的水雾隐约游荡其上。

    水雾在一处湖弯处凝聚,将这里的一池荷花撩拨成唯美的仙境。

    仙境自然有人,荷池之上的半隐半现的石桥上,立着一个女子,约十六七岁。

    女子粉裙罗带,身形娇小。

    她生的小巧精致,眉间一点嫣红,眼睛黑亮圆圆如葡萄,睫毛长长,瑶鼻、小口、粉唇,面容白皙,肌肤水嫩秋风可破。

    她像一个邻家妹妹。

    她喜欢莲花,爱恋如痴,正如她的名字,花采莲。

    可她从不舍得采拾,只是喜欢定定的看着花开花谢,心情随之或欣喜、或落寞。

    她此时眉头轻皱,岂非在伤感那渐渐因秋水浸染而开始初显残落的莲瓣?

    女子所在的地方已是山庄一隅。

    整个越女山庄与西湖其实连为一体,引湖水入庄园之内,形成无数曲水小流。

    沿着这些小流开满各种颜色的花草,将山庄妆点成偌大的花园。

    有一处花园很是特别,这是处藤苑。

    藤苑四周开满白色茶花,中间有几道交错的长廊,长廊中立着些石柱,这些石柱撑起数不尽的藤蔓铺满藤苑的这方天地。

    藤蔓上开着成千上万的紫色花朵,一丛丛、一簇簇,它们香气袭人,风吹过便会溢出更浓郁好闻的香味,飘出好远好远。

    那些花海里,有抹紫色很显眼。

    它从藤长垂落,像道细细的小瀑。

    风起时,花海摇曳,满苑花瓣如雨。

    而小瀑却只是轻摇,风吹起瀑上青丝万缕,便在人间又出现个精灵。

    这是个极为柔弱的女子,她身姿轻柔,仿佛随时要被花浪卷走,原来那抹紫色并不是花,而是她的罗衫。

    她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头戴紫色花环。

    她生的清纯唯美,像降落凡间的精灵。

    她有双淡紫色的眼眸,纯洁而深邃。

    她左眼下有滴小小的泪痣,眉头画着一小朵紫藤萝。

    这满园花海,便是紫藤萝。

    看着海浪波澜,少女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只在这瞬间仿佛时间静止掉了。

    那一笑的魔力,满园动容,万花娇羞。

    不知何时,她身边的一串串紫色花朵已经垂下了脑袋。

    只能看到的是,羞意在感染,从她身边蔓延出去,直至这方天地的花朵完全拜服。

    少女看到这种变化,咯咯笑了,清脆的笑声中还有丝孩童般的稚气。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花见羞,当她初会走路时偶然走入这个藤苑,注定一生痴恋紫藤萝。

    这一幕的光景,可弹一曲《紫藤萝赋》。

    (天香心结:紫藤萝,你怎能不等我?追忆那份青涩的纯真。)

    (序言)

    花神者,紫藤萝。

    天生丽质小妇人,香气袭人不胜闻。

    因一人而恋此花,时至今日,韶华经年,虽倩影珊阑,情不减。遂为此文,聊以慰心。

    (初见)

    廊亭幽深深几许,暗影斑驳藏玉人。

    轻罗紫带倚栏杆,身姿若柔谁人怜。

    玉指轻执藤上花,琼瑶微触深情眸。

    香浓已醉俏脸红,心起涟漪,不禁再吻,更添一抹红。

    仙子落凡尘,人花各自芳。

    人痴云聚风忽紧,海波弄香层层荡。

    紫花散落成花雨,青丝衣带随风舞。

    笑靥人轻舞,柔情雨为伴,倾城仙境莫胜然。

    清风徐徐,半含深情抚我面。

    流水悠悠,竟是有意动我心。

    忽闻耳畔铃音起,人去花散无踪影。

    睡眼蒙蒙心怅然,方知情景乃梦中。

    (如约)

    从此心常恋花神,陪我尝尽悲喜暖。

    意兴阑珊踯躅行,日近西山寻芳影。

    缓缓踏过青草丛,依依又见碧装柳。

    清风徐徐,半含深情抚我面。

    流水悠悠,竟是有意动我心。

    自言步莫停,为睹她面容。

    东转北行又一程,方至廊亭不再行。

    环顾哪见梦中人,徒留藤上自在花。

    空空兮奈何不遇真人,茫茫兮与花痴言痴语。

    又是清风起,花瓣自飘零。

    收拾旧心情,恍闻人低语。

    芊芊细步姗姗迟,青丝紫衫翩翩舞。

    仿佛我于青石上,手弄琴瑟为她抚。

    天生丽质小妇人,香气袭人不胜闻。

    狡黠细观知心人,含笑赠上紫色环。

    一人一花两相融,此情此景愿永恒。

    伊人不知何时去,紫藤依旧醉清风。

    感怀良多,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还请珍重,思念渐浓伴我天涯。

    (痴恋)

    人间五月天,朝阳当空,万物灵机日。

    芳菲好时节,舞动全城,群香竞芳时。

    花神惫懒才弄装,暗香诱使蜂蝶忙。

    淡妆浓抹胜西子,清新淡雅比幽兰。

    遥看虽有万种风情,回首却知不染尘烟。

    露华脉脉吻玉体,月光绵绵照紫衣。

    细雨缠绵,不解风情要她走。

    春风几度,含情脉脉欲挽留。

    我香我丽我娇羞,我情暂尽莫挽留。

    定要待我到明年,温柔解你寂寞愁。

    你我相知过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情变)

    我于古城情几变,你之芳华再不见。

    而今不是当时事,侬挽我臂我弄肩。

    牡丹帐中曾风流,樱花浪里也烦忧。

    山花烂漫迷我眼,桃上胭脂欲我留。

    负弃约定情多苦,醉生梦死几度秋。

    流年似水,流不尽满腹伤情。

    烟花散落,尽是寂寞悲苦。

    愿你怪我负你心,莫要忧伤悲自留。

    寻你芳影不得,乱情葬花谁知?

    纵使沉沦,冬去春来我之温情不减。

    花丛纵意,只为寻得片刻熟悉芳香。

    哪个少年不多情,谁家少女不怀春。

    天香红颜永不老,巫山云雨断人肠。

    春色渐醒晴方好,细雨缠绵入梦乡。

    (梦见)

    三年五载过,仙子访凡尘。

    凌波步晚回眸笑,芊芊丽影月华浓。

    柔柔月,淡淡风,丝带轻舞画廊中。

    流风卷起醉情香,青丝更比当年长。

    婀娜娉婷莫比娇,又有花环更添芳。

    徐步走向秋千旁,轻掩罗裳悠悠荡。

    玉足摇晃不淑女,欢声笑语动我心。

    轻揽玉体入怀中,耳畔私语传深情。

    再吻眉间温如水,俏脸微红情已动。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情亦同。

    寻觅玉人太愚弄,蓦然回首在心中。

    (香沉)

    今时不得见紫藤,我将情诗化成风。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

    往事烟尘兮不欲回首,心宽志坚兮不眠不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