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三章 下马威
    一年前他就穿越到这个将死的偃地世子身上,才不至于死在那古墓之中。

    当时大赢的皇帝遇到朝中大变局,他便以质子身份随意提点,便帮助皇帝度过难关。

    而他在和皇帝偶遇,恰巧凸显自己才华的目的,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让皇帝自愿的将自己入赘给赢星瑶。

    如今成功了,但是也付出了代价,因为“入赘”在大赢皇朝,是男人一生之中最耻辱的事情,尤其是他这种还拱手送出自己地盘的世子,入赘就更加让人觉得没有骨气。

    这也是今晚祁太傅看自己怜悯的原因。

    很多人认为他在乱世之中贪生怕死,依附女人求荣华,虽然这个女人值得让任何男人为其裙下臣服。

    但问题是别的男人不服他龙之渊。

    但龙在渊无所谓,他从来都是在别人不理解的目光之中逆生长出来的,而且能在赢星瑶身边,是这一世‘偃世子’单相思的执念,是他最梦寐以求的梦中人,而且这执念还想要让他保护好赢星瑶,而见到赢星瑶的紫瞳后,这执念冥冥之中,也成了现在龙在渊最想要做的事。

    “方臣你为何拦我!女子便不能为帝吗?我偏要为帝!!”

    隐约之中,龙在渊听到床帘里面的赢星瑶发出呢喃的声音,方臣是谁?

    赢星瑶莫不是真的要效仿武则天!

    “大赢皇朝的历代史!”

    龙在渊开始在脑海继续回忆,在古墓中,他看到过记载有大赢皇朝的史册,虽然都是缺失的段片,加上比文言文都要难懂的蹩脚字,但是起码是知道历史走向。

    这也是他穿越后,能够清楚知道,这个星瑶时代是属于和唐宋时期文化接近,官制也接近却不完善也不类同的时期,而且这个时期更加危机重重。

    可惜大半部分史册没有时间读完,古墓就崩塌,唯一看到的是前三年星瑶年代的事情,但就是这三年大赢便已经是乱世大起,他猜测赢星瑶最终是没有逃过这三年后的大劫。

    回忆起来这些,让龙在渊身上燃起一股煞气,他必须要保护好赢星瑶,不允许‘克妇’的诅咒再发生在自己身上!

    龙在渊上一世其实是个孤儿,爷爷奶奶也是孤儿院认的,他哪里不知道这两位老人有时候说出来的话,也只是他们善于察言观色;但是有人疼他,他就会去较真,他相信他的姻缘便是这个紫瞳的女子,而融合了偃世子的记忆,在心里他就更加将赢星瑶看做是自己这一世最重要的人!

    “你要上天,我就给你造火箭;

    你要下海,我就给你搭潜艇;

    你要成为女帝,那世界上第一女皇就不是武则天!

    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龙在渊调整内息,这个时代暗潮涌动,悲哀的是这个‘偃世子’居然还不会武功,这也不要紧,最严重的居然是闭经脉,他不得不重头炼起!还要开脉!如果是别人这辈子肯定没有办法开脉,但是龙在渊不是一般人!

    他有一套太极神拳,便是用来开脉!

    而这一世他还感觉这地球纪元的能量更强大,更适合练武,这恐怕会出现比后世都要强大的高手。

    当然在朝堂之中再强的高手也没有用,因为一人之力终是有限,以他估算自己上一世的武功也只能是在这一世,以一抵三百个战兵而已,遇到真正的冷兵动辄十万起步的战争,不管谁的武力也是势单力薄,所以武是必要基础,但权势才是保命手段!

    因此他现在就最迫在眉睫的是需要帮助赢星瑶建立她的权势!心目中也有了将要替她招揽的人才,以应对三年后,那场必死之局!

    ........

    清晨第一道阳光射入玥明宫,龙在渊知道他目前所在的方位应该是唐朝时期长安以北不出百里之地,南面向阳。

    在大赢此皇城名为魑魅城,魑魅在大赢属于上古神兽,衍生紫火,取此名具有紫气东来的意境,大赢也以紫为瑞。

    “太极者,无极生,动亦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亦,皆及神鸣。”

    龙在渊将太极神拳的心法在体内循环。

    “心静身正,亦气运行,开和虚实,内外合一,运柔成钢,钢柔并用,静发自如!”

    一气呵成之下,便是感觉丹田直上泥丸顶,降下重楼入中元,几个循环后生机之气居然全部收归丹田,一年时间,终于突破了!

    龙在渊双目睁开,便是百丈内依旧清晰,已经恢复了上一世一层的功力。

    “这个纪元的环境下,上一世健体的太极神拳,居然在这一世能练出如此霸道真气?”

    这可以说是来到这个纪元里带给他最惊喜的礼物,他有信心不出三年便是能够恢复原来的功力甚至突破更巅峰的境界,到时候也是刚好面对三年后那场风波的到来。

    龙在渊醒来第一件事情,便是用铜镜看看‘自己’。

    十七八之容,脸型略微修长耐看,鼻梁和眉骨一气呵成,颧骨之下三分秀气,肤色白泽,显得很柔和不刚,所幸双眼有神,且双目之上是一把锋利因为白泽肌肤却不显张扬的剑眉,这柔和之中的锐利恰恰融了几分俊朗。

    “真帅!每天多看自己一眼,都能多活好几年!难怪上一世那些印度婆罗门的富人们喜欢将富人区建在穷人区隔壁,能每天欣赏自己天生的优越感,又能看到自己比别人更有成就的情景,着实能够上升幸福指数!”

    容貌和上一辈子接近,灵魂融合的缘故后面会越来越近似,随后对着镜子往下移,身体瘦弱,白泽。

    “身体可以练回来!”

    在这个崇尚武力,以武定江山的大赢帝国,这种瘦弱的模样,肯定会被看不起。

    一点仪态都没有的皇帝,试问有那个臣子会信服自己,难怪‘偃世子’这一世活不成。

    “放心吧!我会替你找出凶手报仇!赢星瑶我也会保护好!”

    龙在渊对自己这副体魄魅然一笑,他知道偃世子死不瞑目,安慰之中,已经真正深融入了两人的意念,偃世子便是龙在渊,龙在渊便是偃世子!

    清晨,一道身影在宫女和太监诧异之中围着玥明宫跑了起来,后面还跟着小队禁军,穿越这一年,他每天坚持晨跑,只是今天开始换了明玥宫。

    ........

    “传膳......”

    “皇上用膳!”

    卯时时分,赢星瑶就已经不在宫寝内,唯独身边一个侍膳太监,偃明轩很清楚赢星瑶初登大赢之巅,一个月来,早出晚归朝务繁忙,而昨晚大婚真正入赘后,这些太监宫女都改口叫他‘皇上’。

    当然这些太监宫女见到龙在渊都没有一个下跪请安的,嫣然是心中没有将他当做真正的皇上。

    如今在足足可以坐二十人的方圆大桌,还是那样,大白馒头点心,米膳,粥品,咸菜,加小盘果品,也没有再见继续传膳。

    “还是这些?当了皇上,怎么还是世子待遇?”

    龙在渊上辈子的身份权势,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顿顿是满汉全席,世界稀珍,如今要淡出病来!

    侍膳太监对着自己修长的指甲在哪里左右观赏,反复翻转,对龙在渊这个新皇帝一点都不在意,姗姗来迟的说道:

    “回禀皇上,皇后节俭,限度开支。”

    那声音故意拉得很长。

    龙在渊见对方如此,嘴角一翘,既然已经入赘成功,便明白是时候要给后宫一些人下马威的时候到了。

    他嫌弃的在食物上挑来挑去,突然目光锐利:

    “今日这菜你尝过没有?”

    触不及防的一句话,让这侍膳太监心中‘咯噔’一下,条件反射的瞬间看到那咸菜,然后眼中有些变化,膳食确实是每天他要试食无毒后才能递给皇上的,但是今天这咸菜。

    “尝,尝过。”

    “真的?”

    龙在渊嘴角上翘着笑容更甚,盯着这膳食太监,就这心理素质也确实只能是个膳食太监。

    龙在渊这笑容,让膳食太监心里突然生出不安来,隐隐觉得对方看出端倪。

    这年纪轻轻的‘皇上’让他感觉像是丞相发出的气势一样!

    龙在渊见对方神情被哄住,便继续放慢声速却笃定道:

    “如果我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一不小心死了,你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吗?”

    龙在渊说到‘一不小心死了’的时候,嘴角又笑的很迷人,配合他的俊朗,让人觉得异样,然后他筷子夹起那咸菜,双目继续锁定这膳食太监。

    这膳食太监被这一提醒,看了看那绿色的咸菜,生出冷汗来,尤其被龙之渊盯着,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不自觉地拿起手来擦过额头掩饰。

    这食物他是都有尝过,但是唯独那个咸菜是曹贵妃安排奴婢今早送来的,他也没在意,但龙在渊刚刚的提醒让他细思则恐,曹贵妃是什么人,那是整个后宫都畏惧的人!

    “皇,皇上,奴才想起来,那咸菜隔夜了,吃了会拉肚子!”

    说完就慌忙想要端走那咸菜,但刚端到盘子边缘,却见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皇上的筷子已经摁住咸菜,皇上看起来瘦弱,但是那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一时间他居然端不动。

    “放肆!

    朕未允,你这奴才,越俎代庖,要替朕做主了?”

    龙在渊双目瞬间变得凌厉。

    膳食太监噗通一下跪下:

    “奴才不敢,奴才该死,皇上恕罪!”

    一跪下后,龙在渊就没有了动静,太监便发现不对吧,抬起头后,立刻意识到,这偃世子是入赘的,自己怕什么!又不是真正有实权的皇帝!

    相通这些,便觉得自己跪下要是传出去,肯定成为后宫笑话,便赶紧爬起来。

    还没有站稳,便听到皇上斩钉截铁的声音:

    “吃了!朕赏赐你!”

    站起来看到的,是皇上已经将绿油油的咸菜夹了过来,看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吃了会出事。

    膳食太监只觉得自己双脚一踉跄后退,又跪下。

    “皇,皇上,这,这是隔夜的.....”

    “你敢抗旨!”

    龙在渊剑眉一翘,威势自起,身上居然有股魔一般的煞气。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说完他已经又死死跪下。

    奴才毕竟还是奴才。

    这次刚跪下,膳食太监的心脏蹦蹦直跳,但是求生意志,又让他想到,自己身后是有太监总管隗拔厉撑腰,不应该弱了威风,东西不吃就是。

    “奴才不饿。”

    膳食太监最终脸一横,想要扶着双脚再次站起来时。

    龙在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真的?抗旨不吃了?”

    被龙在渊这样一问,那太监比刚刚更加感觉有不好预兆。

    “你不吃,那就朕吃了!”

    说完,龙在渊将咸菜,往口里就送!

    “皇上,奴才说了,这咸菜过夜的呀!”

    说完没站稳噗通一下还是跪了,要是这皇上吃了这咸菜出了什么差错,和他自己吃了出问题又有什么差别,千万别出事呀。

    “千防万防,下毒难防!”

    龙在渊收起笑容在这膳食太监求饶之中,依旧是将咸菜朝着口中一丢。

    “不要呀皇上!”

    膳食太监尖声一出,也认为肯定有毒,整个人感觉就像被闪电霹了一下,这皇上千万不能出事,起码不能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否则他死定了。

    想到自己难得已经快入宫十年,已经快要存够下半辈子的积蓄,不能银两没花完,命就没了呀。

    突然一道寒光划破空气,偃明轩体内的真气明显有所反应,但是寒光极快,寒光所过是一把极寒而锋利的匕首,直接是刺中了他要丢入口中的咸菜,然后钉在了桌上!

    此人武功极高,不是他这种初生真气的人能够应付的。

    “皇上的膳食,御膳房不试食?”

    说话的声音偃明轩很熟悉,很妙曼好听,从外门进来一个高挑的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面纱。

    “是她!”

    赢星瑶昨晚身边的那个取走他嘴角唾沫星子的那个女子护卫,他昨天也是第一次相见。

    这时候真正见上一面,便给偃明轩好生养的印象。

    身材丰满,凹凸有致,很显然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带有一种健美,如同前世他在健身房或者抖音视频中,见到过那些微微健身的美女一般,包括前世满城风雨的强哥在美国中招的那个妞也就这身材,而模样半遮挡,看不分明则无从比较。

    “芈,芈.....护卫!”

    这膳食太监惊魂未定,是被龙在渊吓的,也是被芈护卫逮到,脸上,手上,背上,已经全是虚汗。

    长腿半遮脸收回自己的匕首,然后用银针刺入在咸菜,银针立刻变成深黑色。

    膳食太监立刻感觉到自己完了。

    “噗通!”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菜是曹贵妃送来的!”

    这时候他只能够什么都交代了。

    一个劲的叫饶命,但其实已经忘记,龙在渊是入赘的,真的没实权,饶不了他的命。

    “把你们大太监总管,隗拔厉叫来!”

    这女子直呼了隗拔厉的名字,膳食太监脸色发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