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十一章 还能不能立
    最终曹国瀚才缓缓说出一个字:

    “可!”

    这一个‘可’字,让朝堂之中一半的群臣才如释重负。

    见曹国瀚终于是同意,赢星瑶重新坐了下来,然后语气生冷淡漠道:

    “偃地毕竟是偃王之前的封地,偃地无主,皇上子承父业,如今已尊贵为皇上,便是代表朝廷收回封地管辖,偃地理所应当回归朝廷,拟诏书吧!”

    赢星瑶伸开自己右手,长衬一折,放眼看向隗拔厉方向,隗拔厉已经手中拿着诏书低头恭敬上朝。

    龙在渊这时候感觉朝野上下再次看向自己。

    那双目眯蒙之中开始缓缓睁开,目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然后显得大方的接过隗拔厉手中的诏书。

    诏书之中早就写好让他退位偃地,早就知道满朝文武,同意让他当这个‘皇帝’,不过是为了方便以‘恩赐’他皇帝之名,收他偃地之权!

    隗拔厉手中拿着红色朱砂印泥,然后对龙在渊阴阳怪气说道:

    “皇上,按下手印吧!”

    龙在渊快速扫视群臣,两臣相神色依旧是轻松自在,他回落到身边赢星瑶时,赢星瑶虽然神色无变化,但眉头紧皱处,没有松开,和他猜测的一样。

    如今分割偃地,不是赢星瑶最想要的结果。

    更不是他龙在渊允许的结果!

    大赢历史最开始赢星瑶掌权,这天下还是赢家的天下!

    不存在她要和臣子割让封地,只是因为此时她女权需要支持,才破这次先例,而实际上赢星瑶是不想要怎么快做选择,这里面只有一个原因,逼着她要对群臣让步。

    那就是方臣!

    龙在渊脸色如常,神色近似曹国瀚:

    “可!”

    他学着曹国瀚回话,点点头,看似摆布模样,最开始给群臣一丝与众不同,如今已经成为了笑话。

    “放肆!”

    曹川喻低声怒斥道,眼中对龙在渊已经存有杀机,心中想到:

    “敢对自己父亲不敬,不过是一个装模作样入赘乞怜的窝囊废罢了!早该要死的!”

    随后目光冷煞的看向隗拔厉身后的小圆子:“办事不利!”

    明明是让这膳食太监昨晚将蒙汗药下到这偃世子的食物里面,然后让这世子醒不来,直接按下他手印,不要坏了他们封地的事情即可,怎么今天传出来的是变成了有人毒害偃世子!

    如今这个偃世子还好好的在这里,还真的乱了他们的布局。

    小圆子一见曹川喻看来,眼睛在哪里立刻躲闪,不敢迎。

    龙在渊捕抓到曹川喻和小圆子的变化,同时对曹川喻对自己的杀机也感应到,他已经铭记在心!

    群臣有些已经摇摇头:

    “偃王一代枭雄,生出个鼠辈!”

    “屈服于一女人,何之为大丈夫!”

    “大赢男儿,天生就该顶天立地,羞于!”

    ......

    隗拔厉隐约听到朝堂大臣的私语,嘴角微微上翘,就如同他早有所料。

    龙在渊可不理他们怎么想,手已经开始往上一扬,衣袖便是往下纷纷叠落,五指自然而出后,放到了朱砂印泥上。

    片刻后五指扬起来,那刺鼻的味道,龙在渊闻出来,这印泥除了朱砂还有朱镖、艾绒、蓖麻油、麝香等材料。

    随后便是往那诏书上徐徐落下。

    上百双眼睛,都看着他那红色的五指巴掌!

    不禁有人细叹摇头:

    “没曾想到怎么快,七王只剩六王已!”

    五指巴掌将要落到隗拔厉手中的圣旨之中的时候,隗拔厉脸色的喜悦已经不能掩饰,这是大功一件。

    然而这五个鲜红的巴掌突然变向!

    “啪!”

    一声巨响!拍到了隗拔厉白泽的脸上,带着拍打的力度,一下让隗拔厉整个魁梧的太监,滚落到了一米高的阶梯之下,脸上留下红红的五个手掌印。

    “呀?!”

    隗拔厉整个人又惊又怒,捂住自己热辣辣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龙之渊!

    龙在渊看都不看隗拔厉,这是敢对自己使心眼的代价!魔尊从来都是睚眦必报!

    “朕!不同意!”

    龙在渊站起起来,剑眉扫视群臣,然后从左丞相看到右丞相:

    “昨晚朕大婚,有人对朕下毒!”

    此言一出,群臣骚动。

    “今早用膳,又有人对朕下毒!”

    龙在渊再次扫视群臣,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和他对视,最终他双目落到了小圆子身边,他是故意在他身上停留片刻,让赢星瑶看到,这小太监最后选择听隗拔厉的,那就没必要留了。

    小圆子被其目光处及,发现皇后也看着他,便立刻跪倒在地,不敢做声。

    “偃地要是知道本世子如此境遇,偃地会作何反应?”

    龙在渊身上突然生起一股煞气,这股煞气让其整个瘦弱一些的身体,居然变得气势逼人,一时间群臣之间雅雀无声,都忘记这个皇上才十七八,这皇帝没有实权。

    “嗯?”

    妘冶看向曹国瀚,曹国瀚也看向他。

    两人双眼对碰瞬间收回。

    “父亲?”

    曹川喻望向自己父亲。

    曹国瀚肘臂和并拢的五指以肘关为点,向上扬起,做了一个禁止出声的手势。

    “这?”

    群臣之间,以左右相之间排列的中央为界限,相互对看,都觉得是对方的首相干的。

    赢星瑶同样凌厉的看向龙在渊,正要质问,却发现两相之间表情微妙,柳叶眉紧皱又慢慢舒展开来,那好看的柳叶眉也逐渐归了位,凤目一转对隗拔厉下令道:

    “传御医给皇上检查,带皇上回玥明宫,此事蹊跷,谁人下的毒!隗公公,本后要你彻查到底,给偃地,给本后一个交代!

    偃地增兵镇守之事,容后再议!”

    赢星瑶说话间,扫视了曹国瀚和妘冶一眼,意思是,你们两人肯定其中一人有鬼。

    两人此时似乎都没有想到,这个节骨点,居然明目张胆毒害皇上,嫣然有嫁祸他们的嫌疑,到底是诸侯,还是群臣!

    谁人会想到,这是一场戏。

    “是!”

    隗拔厉狼狈的领命。

    而这时候龙在渊,将所有人的神色都尽收在他眼中。

    如他所料,赢星瑶并不想那么快分了偃地!

    从两相互相对望的第一反应,龙在渊便知道昨晚他佯装中毒的目的达到了。

    左相曹国瀚已经猜忌右相代表的诸侯势力,对偃地可能还有企图,是要一不做二不休,你藩王要地是不名正言顺,我曹家有三卫也别想再添立地为王;

    而右相妘冶则猜忌左相有更大野心,想让龙在渊死在后宫,让偃地直接叛乱,让赢星瑶内外焦灼,以图谋更大利益!毕竟他在魑魅有三卫!

    “回去再找你算账!”

    赢星瑶心里暗道,现在她也是明白了龙在渊为何昨晚要让自己陪他演这出戏,他是让自己选择偃地,放弃方刚,原来从一开始龙在渊就没有想过让出封地,想到这里他对龙在渊生出提防之心,当初父皇让他入赘,莫非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皇上受惊,带皇上,回乾坤殿!”

    隗拔厉喊道。

    隗拔厉知道这时候不能够再让皇上在朝上,龙在渊对这朝堂的影响,完全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是自己拿主意让龙在渊上朝,想要为皇后解围,哪里想到会弄巧成拙。

    果然曹国瀚开始发话:

    “买官制没有定论,偃地之事亦是如此,那本相倒是要问问万岁皇后,一品大人,方刚!对皇后的凤意,抗旨不遵一月有余!万岁皇后,是杀,还是不杀?要是连这都没有定论,本相斗胆问一句!

    你这大赢朝堂还能不能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