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十二章 依靠的肩膀
    “买官制没有定论,偃地之事亦是如此,那本相倒是要问问万岁皇后,一品大人,方刚!对皇后的凤意,抗旨不遵一月有余!万岁皇后,是杀,还是不杀?要是连这都没有定论,本相斗胆问一句!

    你这大赢朝堂还能不能立!”

    曹国瀚话语气势凌厉,谁人都听出他对自己刚刚没有得到偃地以西五百米,有梗于怀。

    龙在渊更是听出曹国瀚口中那句‘万岁’皇后前面带的‘万岁’两字,是其心可诛!

    意思已经很明显,只有皇帝能够叫万岁,把这个万岁给赢星瑶带上,就是要看赢星瑶能不能带上。要是赢星瑶对一个违逆自己的大臣都不敢杀,就配不上他口中的万岁!

    加上最后那个‘你’字,就如同一个长辈教训一个晚辈一样!

    赢星瑶双目紫瞳已经被逼出了同样的肃杀。

    “妘相的意见呢?”

    赢星瑶问向右相妘治的时候,眼中已经变得更加果决。

    “回禀皇后,违抗凤旨,是死罪,只能杀之以儆效尤!否则以后皇后的旨意谁人遵守,没办法,得杀的!”

    妘冶的答案和曹国瀚是一样的,在杀方刚上,他们都是一致的果断,只是一个表现柔,一个表现刚。

    “方大人,乃三代忠臣之后,为人刚正不阿!数次以死谏言,忠献护国之策,试问满朝文武,谁人能够做到?”

    “如果朝堂没有方大人,试问这大赢还有谁人会真心谏言!”

    “方大人不可杀,杀了,寒了天下寒门之士的心!”

    在朝堂中最微弱的反驳声音,传上来是排在最末尾位被孤立,显得弱势单薄的那几位青衣群臣,他们神色战战兢兢,如同防备的刺猬。

    “放肆,未登六品,何有你们说话的份!”

    “为何不杀!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

    “朝廷连这威仪姿态都立不住,诸侯还怎么管!天下还怎么调度!难道为了你们这些寒门而枉顾天下律令!”

    ……

    朝堂议论纷纷,议论以方刚不听凤旨,不传昭天下为由,以罪加其身!淹没了几位青衣群臣的声音。

    龙在渊看着满朝文武都响应附和,群臣跪地请旨意,唯有那几位弱势单薄的青衣群臣,脸色惊怒,最后却敢怒而不能言!

    龙在渊知道,这些个寒士文臣,日后便是三年后那霍乱的星星之火!

    龙在渊也就再也没有兴趣留在这里,今日偃地只要不给出,赢星瑶手中就起码还有一封地在手,目前不是最坏的局势。

    至于方臣论斩!

    按照历史轨迹没有人能拦得住,哪怕偃地今日按照历史轨迹送出给曹家,但过几日一样方刚必死于斩首。

    所以哪怕他记起方刚的重要性,但今天依旧会帮赢星瑶选择偃地!

    龙在渊退出争议不休的朝堂!在紫銮殿外深吸了一口气,这乱世拉开了序幕!

    .......

    夜朗心星稀!今日朝堂之事已经尘埃落定,明日便又是新的一局。

    龙在渊一吸一吐纳,循环自己体内内径,处在一种无我状态,在玥明宫提升内力。

    赢星瑶则在一旁内室之中,他们相隔百米。

    “诸位如今,本后刚立朝纲,能信任的只有三位,辛苦诸位,尤其祁太傅年事已高,深夜还要为本后奔碌!”

    三人分别是祁太傅,隗拔厉,芈傲姬。

    三人脸色都表露出忠心,尤其是隗拔厉,一个太监能被认可,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能为皇后分忧是我们分内之事!”

    祁太傅先说道:

    “后续每天深夜,我们都到明玥宫一趟,为皇后出谋划策,商议朝中局势!”

    “是!”

    你芈护卫同意,祁太傅年过半百都依旧如此,她又怎么会有怨言。

    而隗拔厉虽然和祁太傅多有意见不合,但是这时候也是点头应诺。

    祁太傅继续说道:

    “回禀皇后,科举官位如今全部被曹家和诸侯暗中买定,微臣现在无法安排人介入。”

    “就一个我们都拿不下吗?”

    赢星瑶脸色凝重。

    “曹家和诸侯出的价太高了。”

    祁太傅手中有赢星瑶安排的银两,但是有限。

    “我们比财力不是两相对手,而唯一支持废除买官制的方大人如今也下狱,今年我们如果不能安排人入朝堂,恐怕依旧是两相的两党专政!局势更不利!”

    祁太傅说到方刚的时候,几人都沉默了。

    还是赢星瑶先打破宁静:

    “方刚明日斩首,本后不得已!父皇一直都没有能解决买官制,导致买管制被权贵垄断至今,让寒士才俊无出头之日,废买官制!本后一定会和两相争斗到底!”

    她解释了自己的处境,也表明自己决心。

    “微臣明白,微臣再想想办法,如果能再暗中布局哪怕成功一人,到朝堂之中,我们也不算输!”

    祁太傅尽力而为,如今朝堂赢星瑶当真无人可用,朝中都是两相党羽,所以便没有再将难题抛给赢星瑶,因为如今赢星瑶要面对的事情太多,而且赢星瑶手中银两肯定比不过两相。

    “另外皇后要注意今日世子表现,微臣认为,不是表面那般简单!而且微臣在屏风后面观察,此人在朝堂之中,点度把握极好,绝对不像普通的世子!和芊王,喻帅同属一流之辈!”

    祁太傅此时提醒激起另外两人的反应。

    “此人未必没有包藏祸心!”

    隗拔厉立刻说道,脸上还感觉火辣辣的。

    就算不是很说话的芈傲姬也道:

    “我也认为,此人心智极高!不排除另有居心。”

    今日那两啪,绝对不是一般人敢做,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且还知道她的秘密。

    赢星瑶便开始重视起来,他这两个心腹本来一开始就看不起龙在渊,但只一日,便完全改便口径,这只能说明,这皇上入赘的背后,的确不是那么简单。

    “祁太傅,父皇驾崩前,和您说过他吗?”

    赢星瑶问道,之前她对这偃世子一直没兴趣,所以一直没问。

    “有!老皇上说过:得偃世子,可得天下!”

    “什么?!”

    三人几乎是不相信自己耳朵,就算是赢星瑶也是诧异,如果说今日朝堂之前听到这句话,肯定觉得是胡言,但是现在听来,就觉得另有玄机。

    “皇上还有最后一句话,得之庆之,不得杀之!”

    祁太傅的话,让在场人都吸了口气。

    尤其隗拔力杀意已浓

    这时候大家都看向赢星瑶。

    “明日让他去后宫,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准他再上朝。“

    赢星瑶已经开始提防龙在渊。

    “是!”

    隗拔厉点头,今日如果不是朝堂出事,他应该就能够让龙在渊去后宫的。

    “方刚明日午时在魑魅门论斩,芈护卫,加强禁军守卫,不允许出任何变故!”

    “是!”

    芈傲姬点头领命。

    赢星瑶继续道:

    “买管制的事情,本后会继续和两相周旋,银两的事情,我也会再想办法!至于祁太傅,只要有机会,我会重新再安排你重返朝廷!”

    “是!一切听从皇后安排!”

    祁太傅点头,朝廷的事情他也只能说到这里,毕竟太傅虽然在朝中一等尊贵的,但是没有实权。

    “后宫哪里有何动静?”

    赢星瑶问道隗拔厉。

    隗拔厉自然知道问到的是那几位贵妃的事情,这几位娘娘可是皇后请入宫的,直接对皇后的布局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不能有差错:

    “今日无大事。”

    赢星瑶点点头,随后突然眼中凌厉的看着隗拔厉语气冰冷问道:

    “最近后宫不太平?”

    被赢星瑶如此一问,隗拔厉立刻跪下:

    “奴才该死,奴才知道怎么做!”

    时间一点点过去,赢星瑶不发话,隗拔厉都不敢站起来。

    良久,赢星瑶才对三人道:

    “退吧!”

    隗拔厉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不敢抬头。

    ......

    当赢星瑶回到房阁的时候,本想对龙在渊质问一翻,但龙之渊已经老老实实的睡在床下。

    赢星瑶靠近他时,滞留停顿片刻,见对方熟睡无异常,深夜也感觉自己困意,体力不支,才上了龙榻。

    夜更深的时候。

    赢星瑶一私无声似哭泣的声音道: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龙在渊睁开双目,从赢星瑶声音之中,听出来她的倔强,在外人面前的赢星瑶是一个被刺激起来的刺猬!

    她强势,霸道,勇于革新坚强之下,那是因为她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所以性格强如男儿!

    但龙在渊希望自己这时候能拥抱她,告诉她,一切有自己在!

    但如今赢星瑶厌恶他,所以龙在渊只能静默的陪着,等待她适应自己,等待赢星瑶会习惯他在身边!哪怕这个过程会有所误会!

    而今日之局他已经让所有势力警惕,明日之局还必须再露锋芒!

    锋芒从来就是魔尊的手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