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十八章 忍辱负重
    申公元突然一跳,立刻想要撇清自己和这个皇上的关系,可不能让曹相和曹将军认为自己和这皇上有什么关系。

    但龙在渊则已经拍着他肩膀继续说道:

    “你身上不是有进宫令牌,那令牌不就是朕赐给你的吗?不然这上万寒士怎么进来的!”

    龙在渊双眼是笑非笑的看着申公元,申公元脸色一下刷的黑了,身子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龙在渊则此时也跟着走前一步。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向申公元!

    进宫令牌非皇后或皇上恩赐而不可得!

    这申公元如果真有进宫令牌,那就要解释清楚了!

    申公元这时候感觉到众人看过来的压力,尤其是芈护卫和皇后哪里表露出来的反过来的质问。

    申公元再看向曹川喻,见曹川喻已再没有任何表示,申公元便深吸一口气,手往自己后脑袋一拍,后双手一礼:

    “哦,是末将忘记了,是皇上让末将将上万的寒士招入进京!”

    这都能忘记吗!

    群臣更是猜测不透到底皇上和曹家什么关系。

    龙在渊此时知道,申公元此时是在自救,因为申公元知道如果从自己身上搜出了进宫令牌,不需要找护城门卫对峙,便是知道寒士是怎么进宫的,虽然那些护城门卫肯定已经早被杀了。

    到那个时候申公元就要解释为何手上会有这个令牌,而这个令牌龙在渊再清楚不过,是假的!所以他不敢拿出来。

    大赢历史之中有提到过申公元用假令牌骗护城门卫进宫,然后杀掉护城门卫,然后让寒士入宫,逼着皇后的大势进一步恶化!

    当然幕后是曹家,申公元因为对自己做的这件大事很得意,所以一年后酒后和自己下属炫耀的时候传出来,被历史记载!

    所以龙在渊以此猜测,进宫令现在只能是在申公元自己身上,因为他还来不及处理掉。

    曹川喻脸色阴晴不定他自然也知道申公元的详细计划,但不知道为何会泄露。

    唯独曹相曹国瀚还淡定自若!因为哪怕是被人知道申公元身上有进宫令,也没有人敢去搜,因为曹家门外有三万曹军!谁都不敢撕破这一层。

    而赢星瑶见申公元如此表情,便知道他身上有!

    芈护卫从单膝跪地也站了起来!

    随后看向龙在渊是困惑的,他为何要为自己解围?

    反而是曹国瀚,则慢悠悠的以龙在渊的思维说道:

    “皇上用进宫令,让上万寒士进来,是什么意思?

    是让这上万寒士,暴乱,阻止皇后杀方刚吗?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是听皇后的,还是听皇上的?”

    曹相古井不波三问,立刻将龙在渊对申公元的质问,反过来成了要对龙在渊的质问!同时挑了龙在渊和赢星瑶的矛盾。

    “方大人,冤枉!”

    也是此时万人叩首!请冤震天!

    如同都在质问这皇上到底要让十万寒士做什么!

    “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将祸引到自己身上!”

    芈傲姬更想不透,想到自己昨天被对方拍了两下的警告,心中又是有气。

    “自然是要为皇后,重新启用方刚!”

    龙在渊傲然一笑,已经朝着魑魅之内,斩首台席之下的九门斩首之地走去。

    而皇上和曹相的对话,让所有人猜测不定,到底曹家和皇上是什么关系。

    曹国瀚此时深窝眼看向龙在渊。

    斩首之地,三百多个方家家眷,方刚就在其中,在最中央,最前面手脚镣铐,烈日当空下,其昂首直视紫銮殿方向,年过半百,但刚毅的方字脸,却依旧给人一种正气天成的印象。

    “启用方刚?”

    所有人都震惊,这不是摆明了要和皇后的旨意和两相的意志,相左!

    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龙在渊已经到了方刚面前。

    赢星瑶此时站了起来诧异想道:

    “难道龙在渊是给自己创造收复方刚的机会?”

    但赢星瑶清楚明白,方刚的性格就算是她当时用方刚三百家眷,都没有能够说服对方,龙在渊现在又凭什么!

    “方大人,你对朝廷的报效之心,还在不在,如果在请为皇后下诏,恩泽天下!”

    龙在渊声音郎朗道,赢星瑶在斩首台席之上,多少生出疑惑,到底龙在渊想干什么,真的为自己?!

    “老夫一罪人?怎么报效朝廷?”

    方刚苦笑,双目依旧直视紫銮殿方向。

    “方大人不以微臣自称,是忘了先帝了吗?”

    龙在渊居高临下责问道。

    “先帝已离微臣而去已,老夫一心求死。”

    方刚说话间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龙在渊则再靠近一步道:

    “先帝在世时,称你为一面镜子,能为他照出妖魔鬼怪!如今这面镜子废了吗?”

    被龙在渊一激,方刚道:

    “可惜微臣这面镜子敌不过偃世子当初的妖言惑众,阻止不了先帝听你的流连后宫,老夫愧对寒门!愧对苍生!愧对先帝美喻为镜!”

    方刚越说越用力,随即哈哈大笑。

    龙在渊乘机直视对方,言语雷厉吼道:

    “先皇在世!诸侯各自为政!金人入侵!你看不出,先皇的忍辱负重吗!”

    被对方这一咆哮!

    方刚似在思考,看向龙在渊,这时候才发现这年轻的皇帝,尽然如此年轻,双目却俊然煞气,如同百万军中杀伐过,不禁回味其话,后问道:

    “先皇是忍辱负重?”

    “难道你看出来吗?”

    龙在渊再次身上也燃出一道魔尊气息,让方刚一震。

    随后方刚则想到什么,呼吸急促几分,跪着在地上的双腿,往龙在渊身边跪着挪了两步,抬头看着对方急促道:

    “先皇是忍辱负重吗?你是说先皇忍辱负重!先皇并没有丧志于后宫,而是忍辱负重,流连后宫是计策!”

    方刚追问!

    龙在渊看着他渴望知道答案的双目,最终肯定的点了点头。

    方刚双目突然一亮,然后才一暗:

    “原来是微臣丧志了!先皇,你瞒得老臣好苦,老臣有罪!”

    方刚跪下用力磕头,磕头方向是紫銮殿!

    一下,两下,三下!

    那额头血痕已经渗入到地上,然后久久不起。

    几万人的魑魅门,鸦雀无声,只听到方刚年迈六十的老人低哑的哭泣声,一声,一声:

    “老臣悔已!

    老臣悔已!

    老臣悔已!”

    那声音听出愧对苍天,愧对先皇的悔意!

    上万寒士都抬起头,看着跪地头贴着地的方大人,寒士们不免有人和方大人一起落泪!

    这时候问斩时辰已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