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三十四章 死局
    “皇上保重!“

    这一刻芈傲姬必须做出选择,因为魔教的高手很明显,现在不出现便是去了刺杀皇后!

    芈傲姬一跃,别人都以为她要离开,哪知道天空之中居然天女散花,下落了十几道飞刀,这飞刀过后,是刀刀中了禁军脖子,那些禁军深深吸一口气,没死掉的都退后了好几步。

    一下便是只剩下十六七个禁军,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为何自己的主帅,申公元用了美女花这种厉害的毒之后,还要再叫一个魔教高手来助阵,要是芈傲姬全盛时期,那该有多可怕!

    然而芈傲姬跳跃之后,他们发现真的就离开了,申公元立刻一挥手:

    “这也好,只要引开芈护卫,我们事也能成!随后我自会去杀了芈护卫!”

    今夜他已经以自己儿子满月酒为理由,请假今日不入宫当职,目的也是让自己可以抽身来刺杀皇上,制造自己不在场证明,所以他便不能被人发现在宫中,杀了皇上就要立刻找芈傲姬。

    剩下的护卫便是齐齐上前:

    “皇上,各为其主!别怪我申公元!要怪就怪曹家!”

    吉爽爽颤抖着身体挡在皇上前面,双腿都是抖索的:

    “皇,皇上!快,快走!”

    龙在渊往其身后一点,便将吉爽爽给定住,话都不给他说了。

    “杀!”

    那些禁军护卫剑已经划过来。

    “呀!”

    凄厉的一声!

    第一个禁军那第一个划过来的禁军,那只带剑的手,被龙之渊一拗!断!

    触目惊醒的露出红色血肉白骨,痛苦的跌落在地上。

    这是什么速度!

    不等众人反应!龙在渊一转身,将第二个过来的禁军一扯,‘咝‘的一声那禁军的手臂便被撕飞在黑夜之中,月亮之下,只有片片血色红迹。

    随后是连贯的一脚,‘叭’的一声!将第一个跌落在地上的禁军,直接将其头颅踏碎!

    天空之中掉落了第二个禁军的手臂,同时掉落了他手中的剑,那剑被龙在渊稳稳接住握在手中,果决一推!便刺入到第二个禁军体内!一划,一分为二!

    龙在渊从其身体之中闯过!

    “嘶!”

    剩下的禁军倒吸一口死气一般!

    这皇上!

    龙在渊双目赫红!煞气熏天!身形一闪!天空之中,不停的被撕掉的手臂,被踩踏的头颅。

    “皇上原来也是个高手!”

    申公元带着剩余的十人相互围在身边,他之所以说皇上是个高手,并没有下判断到底是几流的高手,是因为他发觉龙在渊体内真气很微弱,只算是四流的内力,但是煞气巨盛!

    “皇上的内力不足!坚持不了多久!杀!别给皇上回气的机会!”

    申公元不愧是后世记载的暗夜幽灵,但龙在渊却笑了:

    “朕需要回气吗!”

    龙在渊狂傲的将剑如同刀一样扛在肩上,笑容诡异的对着他们:

    “让你们看看,什么是魔尊!”

    那十几个禁军一过来,龙在渊的腿自己如同千金重的铁一样,狠狠对着对方的剑扎下去,直接将对方反剑入体,反杀!

    其身体就如同被禁锢一样的,脚一直不出圈,但是杀的人却飞快。

    申公元身边又少几人,明明对方已经内力不足!却能坚持怎么久!

    申公元迟疑片刻便道:

    “皇上只用腿,他的内力只能用来控制双腿,不能用全身!一起上,杀了皇上!”

    申公元下令,自己已经一马当先,他是二流巅峰高手,只差一线,便是能够成为像芈傲姬这般的一流高手,因此其自然比身边几个禁军护卫更快!

    龙在渊最后诡异一笑,一只手迅速扣住申公元,另外一只手拔出一根银针,刺入到其手臂,随后一把将申公元拔起。

    “碰!”

    龙在渊借着申公元手中的力量,惯性带动其横扫千军,剩余几个护卫全部被申公元自己的发出的内力所伤!

    随后申公元被抛飞十米外!

    口吐鲜血,那些剩余没事的护卫也倒地不起。

    “魔尊!就是哪怕只有一根手指,也能让仙魔跪地!”

    龙在渊依旧是扛着那把血刀!

    那些没死的护卫,不自觉地往后爬退,这皇上是妖孽!是逆天!

    那股蔑视一切的煞气,交手后,他们就再也生不出为敌的心思!

    申公元站起身来也是叨血一笑:

    “我别无选择!我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活!”

    随后申公元整个如同暗夜之中幽灵的气息开始发挥出来,没入到黑暗,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身影道:

    “皇上,你最后一丝的真气应该用完了吧!”

    “用完了!”

    龙在渊邪魅一笑,就如同说,你来杀我呀!

    “如果不是为了我妻儿!皇上此等英雄气概,我真不想杀你!”

    申公元一步步开始靠近。

    “我说了今日你的死局已经成!”

    “什么意思!”

    “朕想现在曹家的人已经到你申家喝你儿子的满月酒,并且已将你妻儿接回曹府,只要朕一死的消息,传到了曹府!这满月酒也是你妻儿的黄泉酒!”

    申公元身体一抖,已有所想!

    “皇上的意思是曹家会杀人灭口!”

    “朕背后的是偃地,有诸侯之兵!朕死了,这个责任朝廷要找人担!芈护卫是出去了,她可以指证你,哪怕指证不了,被你反杀,最后曹家也会将你送出去做替罪羔羊,因为你能和隗拔厉合作入后宫之地,朕猜测得到你和阉人的关系,难道曹家猜不到吗!”

    龙在渊笑了,内侍省能有谁让魔教入内。

    “我可以助曹家!可以成为曹家最厉害的鹰犬!”

    申公元看着龙在渊眉色已经紧起。

    “曹家内府人才之多,何必要你申公元!何况你申公元真正的才能,曹家未必知道!再加上,曹家会认为你够忠心吗!”

    龙在渊笑的更渗人。

    申公元身子不自觉颤抖一下:

    “杀了皇上之后,今夜曹家答应会接应我出宫!”

    “哈哈哈!如果想要你活,何必找人接应你出宫!直接给你出宫令不就可以了,曹家又不是没有!”

    龙在渊的话就像是封死了他的退路一样,让他一动不动,曹家有工匠高手能伪造出宫令,昨日寒士入城他就是用了曹家给的假的出宫令,但昨日事后,曹川喻就特意收回了他的假的出宫令。

    申公元摇摇头,再轻轻摇摇头,再慢慢摇摇头!

    随后露出一丝苦凄之笑:

    “皇上说的不错,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随后如同没有灵魂的活物一样看着龙在渊:

    “只是不敢想,不敢想自己无法救自己的妻儿,不敢想她们被曹家人割落头颅的场景!所以末将对曹家留了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们仁慈!“

    龙在渊如同洞悉申公元一样道:

    “你不信他们仁慈不是吗!你肯定有提前给自己想好出路,破这死局!”

    申公元神色便更痛苦,指着身边那些已经失去战斗力的禁军道:

    “有!杀了皇上,然后带着曹家这些也想要活命的禁军,硬杀出宫!宫外,我还有一帮兄弟,可以和我一起救出我妻儿!”

    其然后双目暗淡道:

    “但是迟了,魔教高手如此一闹!后宫现在恐怕加倍森严,如今也只剩下我一人,如何能闯!”

    申公元依旧在自己思绪之中,神色暗淡,越来越暗淡。

    申公元思虑之下,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逃出宫,是因为今晚魔教高手变故,导致现在后宫之中已经大乱,这时候已经引起城卫军,护卫皇城。

    哪怕他杀死皇上,但他再厉害,可以硬闯禁军,也无法闯过赶来的几万城卫军,他一人之力不可能有机会闯出去救妻儿。

    良久申公元举起剑放到自己脖子上,恨切道:

    “皇上说的对,魔教高手不来,本将军就已经死局!如果皇上有机会杀曹家父子,请告诉他们,我申公元九泉之下,会一直等他们!”

    申公元将剑抹了下去,微微要闭上双目,那鲜血已经开始染到了剑上。

    但就在这时候,龙在渊丢出一道手谕。

    “出宫!救她们!你还有机会!”

    申公元停止抹下去的动作,疑惑打开带有酒气的手谕,手谕上横七竖八的写着三个字:

    “出宫令!”

    申公元一惊,有玉玺盖章!

    剑移开自己脖子,复杂的神色看着龙在渊。

    随后不假思索,动作干净利索,将身边没有死去的几个曹家禁军都一剑抹之。

    随后没入到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