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六十三章 ?彻夜难眠
    赢星瑶坐在龙床上,繁琐的神情,叫来芈傲姬和隗拔厉。

    这时候整个寝室氛围异常凝重,就是赢星瑶身边两个宫女都喘不过气来,已经察觉到皇后回来后,便是一直躁动,让两个宫女都如站针毡,作为侍奉宫女,最担心的莫过于主子的情绪,这时候都连呼吸他们都得要小心翼翼。

    “皇后有何吩咐?”

    赢星瑶今夜整个神情额头都是拧成川字,满脸愁容未散开,又不说话。

    芈傲姬和隗拔厉都对视了一下,随后芈傲姬还是问道:

    “皇后?”

    片刻后赢星瑶才道:

    “皇上呢?”

    皇上不是不回来了吗!两人是有看了看对方,赢星瑶不是不让找皇上了吗!

    “蹬蹬蹬!”

    这时候外面传来声音,只见龙在渊已经端着一盆洗脚水而来,而且其身上好几处沾满了鲜血,看起来也是有一股惊心动魄的气势。

    赢星瑶没了愁容,如同拨开云雾见青天一般,而追上也不失凌厉:

    “你是浴血奋战而来,你是哪里拿了鸡血往自己身上泼,装得真像!”

    赢星瑶抬起头,高傲的抬起头,鹅蛋脸如同盛开的鲜花,满脸的笑容。

    从来没有人见过皇后这般神情,这下换成隗拔厉满脸不愉快了。

    而此时龙在渊没有理会众人目光,而是端着盆继续往赢星瑶身边走去,赢星瑶身边两个宫女也不敢上前帮忙,谁都不知道如今赢星瑶到底和皇上如何。

    “难怪今晚睡不着,原来是有人没有给本后洗脚。”

    赢星瑶的让身边两个宫女都觉得刺耳,但是龙在渊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他将洗脚盆放下后:

    “脚放上来!”

    龙在渊神色霸道。

    “自己拿上来!”

    赢星瑶不甘示弱看着他。

    龙在渊神色温怒,对视她,两人如同对手一般,用意念而战,只是苦了两个侍奉宫女心惊胆战。

    好在一会后,龙在渊最终还是做了,他将赢星瑶脚捧起来,然后放到温水中,今晚吉爽爽做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帮龙在渊又去打水了。

    赢星瑶又感觉到自己脚底上传来那种让她舒适的暖意的时候,龙在渊表情严肃压低声音说道:

    “你是不知道自己病得有多重?”

    龙在渊神情让赢星瑶心中诧异,他是在关切她吗?

    她看了他良久,最后不可思议的对龙在渊问道:

    “所以你在为本宫疗伤!”

    赢星瑶原本还真以为龙在渊懂得按摩穴位的方法而已,从现在他的话,又想来自从龙在渊帮自己洗脚开始,自己每日能安然入睡心中才明白过来,而且龙在渊一些武功,她也察觉到了,只是对方内力不高,所以她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为你疗伤,你知道你这种病只能活到三十岁!”

    龙在渊的话,让赢星瑶也惊到,自己的寒冰之体,也被他发现了。

    “三十岁够了,十年,我可以改变一切!也能实现我所想!”

    赢星瑶给人一种生死看淡的感觉。

    “有朕,你可以不止活十年,我会让你活得更久!”

    赢星瑶愣住了,他是因为惦念自己伤势,所以才会阁下面子回来?!

    好一会,赢星瑶才回过神来立刻凤眼紫瞳凌厉的看着龙在渊道:

    “为何你要帮本后!”

    “额?!”

    突如其来的一问,让龙在渊想着又要找理由:

    “好吧!告诉你实话吧,偃地已经被我弟弟掌控,如果我不依靠皇后的话,可能我就无法得到偃地。

    赢星瑶看他很久,龙在渊以为对方不信,但没有想到赢星瑶一拍床边:

    “你早说呀!你早说本后就不会怀疑你了!”

    信了?龙在渊错愕了一下,他觉得这是最没有说服力的一次,但赢星瑶信了?!

    “我不是以为你知道吗!”龙在渊顺势。

    “本后怎么会知道,天下消息早就不入京,御史大夫董康明日才回朝!”

    赢星瑶说话间有些激动,她觉得很合情合理,确实很合情合理,因为诸侯国一直以来都存在世子争夺嫡系之位的事实,龙在渊识时务投靠自己,没错!聪明人做法!

    “哦!”

    龙在渊知道,御史大夫董康是小野猫董格的父亲,是真正六扇门的头,当然御史台可不只有六扇门一个直属。

    而董康之前是去追查皇上遇刺的消息去了,现在终于是回朝廷,此时是为数不多赢星瑶时期在历史前三年之中赢星瑶势力的班底!

    史册之中记载董康此人一生之中没有破不了的案件除了两百名单,如果是龙在渊那个年代就是个厉害的公安部部长,魑魅河的三百官女逼良为娼事件,就是他破获的,虽然最终没有找到源头。

    此人能回来,对赢星瑶来说是好事,这恐怕也是因为六扇门最近出了西北子弟把柄泄露的幺蛾子,这位大人才会回来。

    “本后一直觉得你人还可以。”

    龙在渊觉得信任来的如此突然。

    “下个月国库无银两,朝廷发不出俸禄,你想个办法。”

    赢星瑶的话,让龙在渊错愕,她是直接就把他用上了,而且她是认为他和十大富商熟了吧。

    但十大富商被他榨了五百万两白银,一时半会怎么能再拿得出来,别人也要资金周转,不可能杀鸡取软,真正的得罪十大富商吧。

    而且龙在渊知道十大富商虽然行商,但其实私底下为朝廷也抵挡了一部分两百名单的压力,毕竟龙在渊知道沈万四可以算是大赢商贾里面,唯一一个没有被两百名单拿下的富甲。

    “嗯!”

    龙在渊嗯的一声,也不废话,答应了!

    赢星瑶都诧异。

    她只是说说,其实不抱有很大希望。

    龙在渊则觉得他肯定要另想办法,一个男人就应该做到话少干事,这不是来之不易的信任。

    “你就帮本后筹备一个月的俸禄,二十万两吧!”

    她也知道不可能怎么为难龙在渊,而且也担心龙在渊也把十大富商逼得太狠也不好,毕竟别人也是和规矩行商。

    “不好意思,我龙在渊刚刚,可没有答应二十万两!”

    龙在渊嚣张帅气的抬起傲娇的下巴,剑眉挑起傲然说道:

    “我刚刚可是答应你帮你搞定一年的俸禄。”

    随后他轻轻的抱起赢星瑶的脚,然后擦干净,放回床边,让赢星瑶这次才注意到,他从来如此小心翼翼。

    一年的俸禄!这惊呆了两个小宫女,包括芈傲姬,就算是赢星瑶也楞了下,随后觉得可能龙在渊是面子说这话是好面子吧。

    “尽会说大话!”

    隗拔厉心中酸得很,看着龙在渊给赢星瑶洗脚,双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一般,那双脚他都没有碰过。

    “明日,你随本后参加才子面圣!”赢星瑶发出邀请。

    但龙在渊没有再说话,抱着洗脚盆,便往外走去,走到隗拔厉身边,则将自己湿哒哒的一只手,在隗拔厉胸膛衣襟上甩了下,然后低声只有他一人能听到:“你只是朕的一块擦手布!那天朕用的不开心了,换掉也就是扔掉那样简单!”

    隗拔厉立刻脸色铁青到极限,龙在渊是在警告他。

    “嗯?你怎么还往外走!”

    赢星瑶不认为龙在渊是自己去倒洗脚水,宫女招来就是。

    “皇后的气是消了,但朕的气呢!朕可还没有消!”

    龙在渊留给赢星瑶一个倔强而硬朗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感觉没有以往看起来那么羸弱,他毫不犹豫的往外走去。

    宫女就更紧张了。

    “回来!

    今日!

    本宫承认!

    误会你了!”

    赢星瑶难得一字一顿,声音却越说越小的说道。

    龙在渊脚步立刻一顿,自然反应转过高高的抬起他好看的下巴:

    “你是跟我道歉吗?”

    龙在渊指着自己鼻子,洗脚盆已经领悟到皇后意思的宫女接过去了。

    赢星瑶一拉帐幔,不再说话。

    “皇后入寝,我们退吧!”

    说话的是芈傲姬,她自觉是时候要退下,太监则一脸不甘心,脸上青肝色,今日听龙在渊和皇后的对话,似乎皇后对皇上的戒心是越来越小,他哪里能够甘心,但是此时也得退去,他毕竟没资格,也没有理由留下来。

    随后告退的时候是后跟往后,正面脸朝内寝退的,似乎这样反着退去,他能多盯着龙在渊一会,就盯着一会。

    随着隗拔厉的退出,宫女们也退下,立刻将寝内关上门,今日终于是告一段落了吧。

    “你是道歉了吗,你是真的道歉了吗?”

    龙在渊追问,每问一句,就往前一步,还竖起耳朵,但床幔是拉起来了,不回应。

    “你说嘛,朕又不笑你!”

    “我当你道歉了!”

    “你也会道歉呀!”

    “那我回来睡了!”

    龙在渊孜孜不倦不厌其烦,已经来到他睡觉地方。

    今夜鸦啼,霜满天!

    “别呀,别怎么冷呀,朕很开心我们再聊一会吧,你道歉也很别致!你不用不好意思!我又不笑你!其实这挺好的,我接受呀!我不觉得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还再说!下巴得意的从转头那一刻就没有低下过。

    “够了......!”

    床幔里头终于忍不住。

    鸦雀无声,静未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