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入赘为皇上 第六十九章 旧事重提
    魑魅之巅上,是一座危楼!这座危楼被设计成倾斜角度和山脉相依相靠,徐徐而上,在龙在渊看来设计用了最核心的三角结构,相互之间用平木搭紧平衡,巧夺天工。

    登上顶楼有十一层这是大赢最高的擎天木楼。

    比龙在渊烧掉的帝皇阁楼都要高两层。

    如今除了丞相妘冶请事未上朝,其他大臣全部都到了,而所有人目前都在第一层,这里地方宽敞,嫣然可以临时为露天朝廷。

    云衫侍女,加意动笙簧,更重要的今日还有曹贵妃在中央巨大的木圆台上跳舞,更显得皇后想要让露天这次才子面圣,留给才子们一个对朝廷向往的好印象,毕竟除了这次两相的人,寒门的人,还有其他被十大老臣们推荐的才子,包括一些诸侯选拔的才子,都会来,所以这次赢星瑶下令安排也花费了心思。

    但今日虽然舞动生箫,此时大臣们神色都严肃。

    “天下消息不入京!请问皇后有什么进展?”

    是方刚的话,让整个氛围变得严肃的缘故。

    “今日这般重要节日,方大人还在说这事!”

    “方大人知道芊王这条船皇后没有搭上,又在催促了。”

    “明知道解决不了,方大人真的要每天都提吗?”

    ......

    赢星瑶心情不愉快,就是坐在其身边的龙在渊此时也感觉到,方刚这种性格,那个朝代的君王恐怕都很难喜欢。

    “方大人,喻帅给本后来信,很快就回朝,相信很快就能解决!”

    赢星瑶表明自己有在计划办这件事,话语之中故意透露自己一些冷漠,是想要让方刚知道自己今日并不想议论此事!

    但方刚追问:

    “喻帅什么时候回朝?”

    “本后不是说了吗,很快!”

    赢星瑶已经明显表现出自己的不耐烦。

    “很快是多快!”

    方刚继续面无表情的追道。

    ......

    一下沉默。

    赢星瑶凤眼已经变得凌厉,方刚是一点都看不懂自己脸色!

    而且现在才子在这露天之外等候,多多少少也能听到他们一些议论,赢星瑶骑虎难下,明白这方刚可能是故意,选择这种场合要让她给他一个笃定的回复,但是这个答复能怎么快给得出吗!

    赢星瑶便换了个另外的应对之法:

    “曹家三卫在城外,可以出兵!”

    赢星瑶用曹家过桥,但曹家哪里能答应。

    曹川喻不需要父亲同意立刻拱手道:

    “三卫目前在加紧练兵,学习新的行军布阵的用兵阵法,不能功亏一篑!”

    曹川喻这句话,一下安静下来。

    其实都知道曹家无利是指望不了!

    “关键时候,朝廷也可以出兵!”

    赢星瑶搪塞过去,用自己禁卫军总可以了吧。

    接着龙在渊这个诱饵,引来了申公元和魔教暗杀以后,暴露了不忠诚的禁卫军,赢星瑶已经让芈傲姬揪出那些暗地里不是她势力的禁卫军,如今两支禁卫军是彻底的控制在她手中。

    但哪怕这样,任方歌立刻道:

    “禁军要出兵,起码要三个月的粮饷,但户部发不出钱!没办法出兵!”

    赢星瑶语气转冷:

    “等喻帅回朝,你们要时间,不行!

    让曹家三卫,又说在练兵!

    朝廷出兵,你们又说户部无钱!

    满朝文武怎么多人,难道一个办法都没有?”

    赢星瑶环视一周。

    赢星瑶怒意更甚,这朝廷全然没有为她赢星瑶效力尽忠!而是出发点都先是从自己势力党羽的利益考虑。

    “除非请妘相回朝主持大局,妘相必然能通过继续发行国债筹到银两!这样朝廷就能出兵!”

    任方歌借此机会巧妙,身边的大臣立刻意会纷纷下跪:

    “请皇后用最高礼仪,请妘相回朝!”

    如同他们都训练好一般,但是赢星瑶眼中的凌厉就更重了。

    是她要测查户部,所以不惜提前和妘冶将关系闹僵,而妘冶明显是想反治她,用不上朝来警告她,离开他妘治朝廷内政必然出错。

    所以如果她此次真请妘治回来,还用原来的国债方法救朝廷,那么朝廷的欠债会越来越多。

    而且请神容易送神难,请回来以后要彻查户部就再也不可能,因为请妘冶回来等于承认她做错了,那么朝廷她赢星瑶必然威信大失,而且如今还有上百位才子在。

    所以妘治他可以自己回朝,但是绝对不能请他回朝!

    “除了请妘相回朝,继续发行国债,筹备军饷出兵!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说白了这些文武没有人给她出策,而是在逼她!

    很少说话的曹国瀚,此时发话:

    “难道皇后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如果没有就请用大臣们的策略!”

    他话一出,如同压赢星瑶的气势一般。

    随后,满朝文武,有了曹相的依仗,便开始顺着曹相的话风抨击:

    “皇后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妘相的重要性,妘相的办法那是经过实践证明的,是最好用的,岂能说不用就不用!”

    “妘相还是要请回来的!”

    “请妘相回朝吧!”

    ......

    “请皇后请妘相回朝!”

    一下又跪下大半,比上次跪下的还多。

    赢星瑶怒气起伏,但她一挥衣袖,侧面不看群臣,瞬间平复自己,她知道帝皇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表现出来她的情绪!

    “皇后请以朝廷最高礼仪,请妘相回朝!”

    又再次跪下一批大臣,这次是曹家的势力,龙在渊清楚他们是得到曹国瀚的示意,火上加油。

    “朝廷最高礼仪?!”

    赢星瑶反问。

    任方歌立刻答道:

    “朝廷最高的礼仪就是先皇带的头,三跪九叩,到大臣面前,斟茶认错!当年先皇有过,也是这般请方大人二次出山的,被誉为大赢尊爱贤臣的最高礼仪!如今皇后也可以这般效仿!”

    “让本后三跪九叩!”

    赢星瑶已经收回情绪,说话很冷静,但是眼中火焰闪烁。

    任方歌立刻道:

    “是!想来皇后借此也可以收获美誉!”

    随后群臣异口同声:

    “请皇后三跪九叩!”

    哪里是美誉?那是要腰斩她威信!赢星瑶冷漠道:

    “今日天子面生日,明日再议!”

    吃亏了,龙在渊已经料到,一开始如果赢星瑶就这般说,相信不会如此被动,而且可以多拖延一天,可能赢星瑶认为多拖延一天意志不大!而如今群臣已经下跪,任方歌已经先掌握主动。

    果然!

    这时候群臣又道:

    “请皇后三跪九叩请妘相回朝!”

    这时候群臣声音在这龙脉凹谷之中回响!

    赢星瑶脸色难看,今日要处理不好,她的威势恐怕要被压下去半截,这时候让步,等下一大批才子面圣,她还如何能收他们的心。

    “微臣,可以代替皇后,请妘相回朝!”

    这时候祁智出来解围,他是表明他的态度,他是站在赢星瑶这边,以三公身份请回国相也是代表朝廷重视了。

    但是龙在渊知道,赢星瑶根本就不想要请妘冶回朝。

    果然赢星瑶看都不看,回都不回祁智的话。

    “不可!皇后必须要用先皇最高的礼仪,难道祁太傅,想要大逆不道,自以为可以代替先皇!”

    任方歌此时笃定道,妘相不在,他就要趁机,将这件事办漂亮了,日后他不管在妘府还是在朝廷都必定威望水涨船高。

    “你!”

    此时祁智是没有想到任方歌这般难对付,以前有妘冶在他没留意。

    赢星瑶摆开凤凰双袖,准备站起来说话,以增加自己对峙气势时,却被龙在渊一把抓住她的手,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示意让他来。

    赢星瑶先是错愕,但不知为何龙在渊握住她手的时候,她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心安。

    龙在渊先站起来缓缓的笑容已挂在脸上:

    “任大人不愧是妘相国的弟子!能办事!你说祁太傅不能去请相国,那朕去请总可以了吧!”

    龙在渊此时的话让众人立刻肃静!

    他是皇上,更符合效仿先皇,一下让文武百官的节奏乱套了,怎么又忘了还有这个皇上!

    而接下来龙在渊又道:

    “但朕也没打算请妘相回来!”

    随着他的话,一下炸开锅!

    这是什么意思!短暂的回过神来后!

    任方歌立刻质问道:

    “那微臣问皇上,天下消息不入京,该如何解决!”

    任方歌有怒气的,被龙在渊踢过的腰还隐隐作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